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427章傻丫头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886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6


  轩辕齐正埋头解着繁琐的腰带,“好像被李承宁那小子抱走了!”  梦连衣皱眉,似乎很不满,“李承宁是什么意思?我的人要么不嫁,要嫁定然是正妻。可以他的身份,想要娶紫嫣为正妻,那是不可能的吧?”  “那也是他们的事情,你跟着瞎掺和什么劲儿?”轩辕齐觉得好笑,今日都这般忙了,她居然还有心思管别人的事情?  “我似乎在紫嫣身上看到了来喜的影子。我将她当妹妹看,自然不能容许别人将她欺负了去!轩辕齐,我可警告你,若是他做了什么对不起紫嫣的事,到时我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在这一点上,梦连衣还是很有原则的,想要动她的人,当然得过了她这一关。  轩辕齐拿她没辙,只得同意,“你是皇后娘娘,自然是你说了算!”  梦连衣得到了满意的答案,自然高兴,“这还差不多!”  他却觉得,这女人被他宠的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不知道以后,他还能不能制得住她了。  “对了,一会儿换上我们拜堂时候的衣服,今天清早的事情还没完呢!”  梦连衣不解,“不是都拜完堂了么?”  “小傻瓜,最重要的洞房花烛还没开始呢!”  梦连衣的脸儿顿时通红,不过不是羞的,而是气的。  轩辕齐捧着她的小脸,认真的看她,“阿梦,我没有办法给你一个民间最平凡的婚礼,但别人能做的,至少我也要做到!”  “听说送入洞房之后还有许多礼节,我们一并补上。我想,这是我们的婚礼,至少该全的还是得全的,不是吗?”  梦连衣叹气,一向视礼教为粪土的轩辕齐,此刻居然也说起这样的话来了?  唉,若不是为了他,想来他又怎会如此?  “好,你说如何,我们便如何!”  至少,那一身衣裳很轻巧,并不繁重。  轩辕齐吻了吻她的额头,“你先换好衣服,一会儿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她好奇的问着。  “既然是洞房,自然得有新房的样子不是吗?这里不合适!”  她也不多问,难得他这般有心,手脚麻利的将头上的凤钗一一摘除了去,学着唐沫柒的样儿挽了个与早上一模一样的随云髻。  两人双双换好衣服之后,轩辕齐一把将她抱起来,往他们的新房走去。  梦连衣以为,他是重新装点了哪一个宫殿,却没想到,在御花园的桃花林深处,有一间简陋的竹屋,门口处贴满了大红喜字。  “这里是我给你建的家,是我们一同的家!”  梦连衣呆呆的看着,从他怀中下来,慢慢的向前走着,推开门,走进去,入眼的皆是喜庆之色,满眼的红色几乎炫花了眼。  “这里……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怎么可能没有一丝惊喜呢?  这里的环境这般雅致,外面是一片桃林,落英缤纷,谁能想到在它的深处,居然别有洞天?  轩辕齐走过去,从身后将她搂进怀里,“喜欢吗?”  梦连衣不住的点头,“知道吗?比起亭台楼阁,雕阑花建,我更喜欢这样的住处!”  “可是,你怎么会知道?”  轩辕齐埋首在她馨香的发中,深深的嗅了一下,清淡的声音蒙上柔情,“有一个傻丫头,为了我不顾一切,甚至是不惜豁出自己的性命。这样的她,我怎么能不知道她心里想的什么呢?”  “可是,我没办法满足她心里所想,唯一能做的便是尽己所能让她开心!”  “轩辕,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一直以来,我不是没有遗憾的,但是这样的遗憾跟你比起来,却是微不足道。现在,你给了我这样一个家,我再也没有遗憾了。以后,只要你的地方,便是梦连衣的家!”  她说的动容,一字一句皆触动着他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  他知道,她最不在意荣华富贵,愿意留在这深宫之中,无非是因为他。  “来,我带你进去看一看,这里的一切都是我亲自设计的,我想你应该会喜欢才是!而这里的所有陈设,它们没有一样价值连城,却都是我从集市里精心挑选的!”  梦连衣自从进来了这里,眼里无时无刻不充满了惊喜。  看惯了华丽的装饰,再瞧瞧这些朴实无华的饰品,竟觉得那般满足。  很久以后,紫嫣已经嫁给了李承宁,一日进宫探她,偶然间问起她,“娘娘,皇上这一辈子对您做的最浪漫的事是什么?”  她含笑而答,“懂我!”  只两个字,却含着道不尽的深情不悔。  ……  轩辕齐将她带入一间房中,环顾一下,她知道,这是新房。  陈设很简单,却也很是大气。一方桌案,上面摆着一对红烛,一盘盘象征着吉祥如意的喜果,上面还盖着大大的红喜字。另一边,摆着一壶酒,两个精致的酒杯。细看之下,那上面的图案竟是他们!  她执起两个精巧的杯子,惊奇的看着他,“这……”  “这是合卺交杯,自然得是只属于我们的。这上面的人物可是我事先画好让他们照做的,怎么样,不错吧?”  “没想到,你这平日里只装国家大事的脑子,居然也会有如此浪漫的想法!”  “你喜欢就好!”  轩辕齐暗自里抹了一把汗,幸好有大舅子在,不然想要制造这些惊喜还真是不

容易呢!  要知道,自从他想到要为她准备这些惊喜开始,就忙着请教各路人马,将所有的人的点子都集中在一处,再加以自己的想法,才有了如今的光景。  现在看来,过去几个月的辛苦,倒是不曾白费!  走到塌边,俯身摸了摸床上的东西,这些都是早前他磨着她绣的,没想到,他竟然预谋了那么久,而她居然丝毫未曾察觉?  她不由得浅笑出声,若不是这般信任他,又岂会有这样的惊喜存在?  “轩辕,我有没有说过,我很喜欢你!”  轩辕齐假意想了一下,“今日还未曾说过!”  “以后,我天天告诉你,可好?”她想,有些话,说出来会比藏在心里好得多!  “好,以后我们会有一辈子的时间,我会每天的听着你的话,慢慢的变老!”  他端起托盘,将酒壶放在床边的小桌上,然后在她身旁坐下。  然后,她听到他清雅的声音里含着一丝魅惑,“我听说,新人成亲当晚需要将衣袍紧紧的扣在一起,寓意永结同心!”  她红着俏脸,垂眸不去看他,眼尾却看到他好看的大手将他们两人红红的衣袍紧紧的系在了一起……  那感觉,好像他们今生今世再也不会分开!  “今日是我们的大喜之日,这杯是我们的交杯酒,寓意长长久久!”  梦连衣媚眼瞄他一眼,在这之前,他到底问了多少人?  她纤手接过他手中的酒杯,两人相视而笑,双臂交叉着饮下杯中酒。  “现在,新郎要吻新娘了!”  轩辕齐抬起她纤细的下巴,双唇寻到她的,轻轻的吻了上去……  屋内,红烛高照,伴着女子的吟娥迎来了属于他们的洞房花烛之夜!  唐沫柒早就知道,这一天会是一个不平的日子。而她并没有参与,静静的在宫里等着结果。  这一等,一直等到了傍晚。  远远的,她看到了神情有些抑郁的清风,急忙迎了上去,“蠡之呢?”  清风眸色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爷出宫了!”  “怎么回事?”  清风淡淡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其实,梦琉年只是担心会有意外,才会出现在那里,没想到竟然让他听到了这样一番对话。  这么多年来,他不是没有怀疑过,只是事情已然过去了这么久,若还是一味地揪着过去不放,那日子又该如何过下去?  “那你怎么不拦着他?”  唐沫柒有些着急,他是那样一个高傲的人,怎么能够受得了这样的事情发生?面对当年的事,始终不曾真正的释怀。这些年来,他们的孩子更是因为上一代的恩怨而陷入了无边的痛苦之中……  梦琉年是谁?  他是孟国人人心中的神祗,仙一样的神奇人物,是众人口中津津乐道的佳话。当这样一个他,被告知被人愚弄了多年之时,他的心里怎么可能好受得了?  清风苦笑,“夫人,爷的事情,向来不许我们置喙,属下又如何拦得住?”  “夫人,您放心吧,爷说了,他只是出去散散心,会回来的!”  唐沫柒还是放不下心。  可她也不知道去哪儿找他,这里对她来说,并不熟。  皇陵。  梦琉年静静的站在轩辕皓天的墓前,眼神有些阴郁。  “轩辕皓天,我来看看你,这么多年未见,想来你也并不太想见到我吧?想想我们之间的过往,其实不见面对我们都好。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知道沫儿的心里始终有你的一席之地,那是你们一起走过的过往,是我无法踏足的地方。可即便如此,在她心中最重的那个人是我,对我而言,便足够了!”  “我从未想过,我的女儿会嫁给你的儿子,可这一切还是真真切切的发生了。我想阻拦的,却始终逃不脱命定的情缘。我来,就是想要告诉你,两个孩子现在都很好。比起我们,他们幸福多了。你若在天有灵,也该当瞑目了!”  “呵呵,别人看我梦琉年是什么人?是天纵奇才,是少年英才,还是这世上不可多得的傲骨之人?那么多荣耀加身,还是逃不过别人的算计!你的早逝,沫儿的心伤,我的无可奈何,还有孩子们的情比金坚……这些,我是一一看着过来的。如今想来,却是心惊肉跳。身为父亲,没办法保护孩子们,是不是很失职?你若在,定是要笑话我了吧?”  梦琉年清俊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的笑,“没想到,到头来,我这些话,竟只能说给你听!”  “忘了告诉你了,我们都当了爷爷了,当然我比你还要多一个称呼,外公……呵呵,明明不想服老的,却终归是老了!”  “谁说你老了?”身后,是唐沫柒嗔怪的声音。  梦琉年一愣,转身,看到他的妻子正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他笑。  “你怎么来了?”说不惊讶,是不可能的!  唐沫柒慢慢走过来,挽着他的手臂,“你那么就不回去,我自然不放心。想了许久,只想到了这里,便想着来碰一碰运气!”  他的额头抵着她的,温情无限,“看来,你的运气很好!”  她笑语晏晏,却是不再做声。  没事,妻子不想说,那就让他开口,“为什么来?”  唐沫柒睨了他一眼,终究是溃败的叹息,她永远别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来。即便是看出来什么,也是他故意为之。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