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424章奸夫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899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6


  她从未想过,刚刚获宠的柳妃娘娘居然敢堂而皇之的出墙,而且还是册封大典的大日子里。  绿柳被青虹尖锐的声音吵醒,隐隐有些不耐的说着,“大惊小怪的做什么?”  “娘娘,娘娘,你……”  青虹跌跌撞撞的跑出去,正好撞上前来请柳妃前去观礼的李承宁。  她刚想抓住李承宁的衣袖,却被他眼明手快的闪了开去,“做什么这般慌慌张张的?”  “李,大人……”青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实话,因为她是问柳宫的人,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若是今日柳妃被问罪,身为宫人的她也不会有什么好的下场;若是柳妃侥幸逃过一死,那么日后她也在劫难逃。  李承宁瞧着她的模样,眼神里闪过一丝了然,面上却纹丝不动,“今日是皇后娘娘的册封大典,我奉皇上之命来请柳妃前往观礼,不知柳妃可曾洗漱完毕?”  他的话音才落下,室内便想起了一阵阵令人脸红耳赤的声音。  李承宁顿时沉下脸,“这是怎么回事?”  青虹闪避着眼神,支支吾吾的不说话。  她哪里会知道,昨儿明明来的那个人是皇上,怎么会变成了……  “还不照实说!”  青虹吓得跪下,“李大人,奴婢不知道。刚刚奴婢推门进去的时候就看到柳妃娘娘和一个陌生的男子睡在榻上,具体是怎么回事,奴婢确实不知啊!”  李承宁阴沉着脸,大手一挥,对身后的侍卫下令,“还不进去捉拿奸夫?”  侍卫们纷纷冲了进去,看到的便是柳妃不知羞耻的缠着那名男子行苟且之事……  这么多双眼睛为证,只怕是怎么抵赖都做不了数的!  李承宁的嘴边挂着一丝残忍的笑,证据确凿,她算是活到头了。  “都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我拿下?”  绿柳听到有陌生的声音,却还是不管不顾的缠着那名男子,而男子也正奋力的抽动着。  青虹在一旁看了有一种想吐的冲动,那个男子实在是……  满脸的脓疮,一双黝黑的大手正陶醉的在柳妃白皙的肌肤上四处摸着,浑然不知周遭还有别的人……  “去,准备一桶凉水来,让柳妃清醒清醒!”  “哗”的一声,一同凉水从头到脚浇在二人赤裸的身上,两人顿时跳了起来……  绿柳的意识顿时清明了起来,她迷醉着双眼看着身下的男人,有一瞬间的呆愣,随即大叫,“你,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娘娘,我们一夜春宵,现在怎么就翻脸不认人了呢?”  绿柳还未意识到周围有其他的人,用被子紧紧的裹着自己,不敢置信的摇头,“不,不会的,昨天明明是皇上……”  李承宁的声音适时响起,似乎在好心的提醒她,“昨儿皇上的确来了,可不消片刻皇上便离开了,何曾在你宫里过夜?”  “难道柳妃娘娘忘了,今日是皇后册封的日子,皇上又岂会在这里陪着你?”  “不过,本官倒是很是佩服娘娘的胆子,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做这样不知廉耻的勾当。有什么话,娘娘还是一会儿与皇上去说吧?”  绿柳不住地摇头,不不不,不会的,她明明记得的,那个人是轩辕齐,他还温柔的叫她柳儿……  而刚刚,也正是这个声音,让她控制不住自己,才又缠上了他……  难道这一切都是她在做梦吗?不然怎么会是现在这副光景?  她明明计划好了的,今天的册封之日也正是梦连衣身败名裂之时。怎么会变成了她自己?  绿柳想不通,明明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为何现在变成了这样?  李承宁可容不得她发呆,“你,去给宽衣,至少也得衣衫整齐的出现在皇上面前,这般出去,成何体统?”  “你们,先去将奸夫拿下,一并交给皇上处置!”  末了,他还来了一句,“这大过年的,居然闹了这么一出,真是晦气!”  那男人不停地闪躲着,口中不停的嚷着,“这不关我的事,我只是被她带进来的,与我没有关系,我什么都不知道!”  李承宁阴测测的笑了,“你睡了皇上的妃子,还说没你的事情?”  说完,他冷冷的扫了绿柳一眼,偷鸡不成蚀把米的蠢女人,只怕现在还不清楚这两夜她不知被多少男人睡过了吧?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在心里为她同情一把,都是贪心惹的祸啊!  青虹颤抖着身子,慢慢走上前去,想要给绿柳穿衣,却被她大力的推开,“不会的,明明不该是这样的……”  “你们都出去,出去,一定是你们害我,一定是你们害我……”  “今天应该是看她的笑话,怎么会变成了我?这当中到底哪儿出错了?”  “不不不,我一定是在做梦,我怎么会被这个恶心的男人给碰了呢?”  那男人听了,可不满了,一边穿衣服一边鄙夷,“现在嫌弃我恶心了?昨夜你霸着我的时候怎么没觉得恶心?”  “也不知道是谁,一直缠着我说要的,哼!”  绿柳顿时白了脸色。她记得的,昨夜她觉得身子里好像火烧似的,有一股渴望从体内深处散发出来,让她变得好像不是自己了……  她冷静下来,想了一下,却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  “不,不会是他的,不会是他的!”  可是,无论她怎么说服自己,还是

说服不了自己——昨夜,她只喝了一杯酒之后就不省人事了,之后隐隐觉得有人在解她的衣衫……  绿柳不住的摇头,不会是这样的。她违背了祖姥姥的命令,就是为了能够留在他的身边,他怎么会那样对待她呢?  她定了定心神,抓起一旁的衣衫穿上,慢慢的从床上起来,眸子里闪着一丝算计。  李承宁冷笑,自是没有错过她眼底的算计,冷然的提醒了她一句,“我若是你,就先看看此时还有没有内劲!”  “你……”绿柳瞪大眼睛,诧异的看向李承宁!  李承宁却是一耸肩,“拿下!”  今天他带来的可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拿下一个没有内劲的女子,简直是易如反掌!  当绿柳被他们制服之时,李承宁在她身前蹲下,一脸可惜的“啧啧”道,用着只有他们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你说你长得那么精明,怎么尽做蠢事呢?你以为轩皇上和皇后是什么人?是你能够算计得了的?”  “是时候醒醒了!你有什么话,还是一会儿对皇上去说吧!”  话到这份上,若是她还不懂的话,那算是白活了。  原来,真的是他!  绿柳的脸上顿时变得狰狞,不停地挣扎着,冲着李承宁恶狠狠的叫道,“带我去见他,带我去见他!”  李承宁弹了弹手指,抬眸看了眼远处,“放心,等那边都收拾完了,你自会见到他!”  “你,你说什么?”  李承宁摇头,对她的表情似乎很失望,“我说什么,难道你不明白吗?”  “或许我该称呼你一声沐水瑶沐姑娘,对吗?”  沐水瑶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你们,你们什么都知道?”  “差不多吧!放心吧,一会儿你便能够见到你的祖姥姥了!”  沐水瑶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都是她的错,都是她的错,是她没有听祖姥姥的话,才会害得她功亏一篑。  若不是她心存不该有的幻想,一切又怎会是现在这样子?  祖姥姥,只怕是恨死她了吧?  ……  太和殿外。  梦连衣乘坐的凤銮慢慢停下,在紫嫣的搀扶下,一身正装的她轻轻的下銮,目光淡淡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长长的台阶之上,陈列着威风凛然的羽林卫,一排排站着,凛凛生威。  以赵东阁为首的礼部尚书及旗下属,将乐器等悬于太和殿外,然后由礼部及鸿胪寺官员设节案于太和殿内正中南向、设册案于左西向、玉案于右东向、龙亭两座于内阁门内。内监设丹陛乐于宫门内、节案于宫内正中,均为南向,设册宝案于宫门内两旁,设皇后拜位于香案前。  台阶之上,那个眉目温润的男子正含笑看着她,在她刚要抬步之时,收到了那个男子制止的目光。随即,她看到他迈着大步,一步步走下台阶,向她走来……  轩辕,走到今日,我们何其不易啊!  转眼之间,轩辕齐已然来到了她的面前,缓缓的向她伸出手!  “阿梦,站在最高处,往往是最最寒冷的。但如今有了你,我不再怕冷。以后,我们彼此取暖!”  梦连衣淡笑着将手放入他的手心,轻轻许下一诺,“好!”  只一句好,轩辕齐忽觉春暖花开,一种满足油然而生。人生,大抵如此吧!  “走,我带你上去!”  梦连衣扯了扯繁重的凤袍,小声的抱怨,“这衣服太重了,我怕我会摔到,你可要扶着我!”  “都怪你,没事儿做这么繁复的干什么?也就今天穿一下,简直就是浪费!”  轩辕齐轻笑,她平日里穿的衣衫太过简单,宫服在她眼里就是一团累赘。现在让她穿成这样,简直是一种为难。  “乖,只此一次,以后都不穿了,可好?”  “好!”  在轩辕齐看来,这世上没有一种美景能够抵得过她眼底的风景!  两人手牵着手,一步一台阶,轩辕齐另一只手懒着她的纤腰,在外人眼里似乎有些做戏的成分,若即若离的。  她在他怀里巧笑,“你说,这里有多少人相信我失宠了?”  “别人的话,我们何必当真!”  “你说,这会儿那些躲在暗处的人,是怎么想的?会让我们安安静静的举行完仪式吗?”  轩辕齐沉吟,“大概会吧!”  梦连衣点点头,附和,“我也这样想。不然我又得受一次苦,太可怜了!”  他弯弯唇角,“有那么辛苦吗?”  虽然他也不喜欢穿这么繁重的衣服,却也没有她说的这般夸张。  梦连衣不住的点头,“你都不知道,穿上这些,简直都有两个我重了!唉,皇后难为啊!”  看着她似模似样的小模样,轩辕齐的心头很是满足。抬眸看了看远处,冷哼,只怕此时已经动手了吧?  但愿能够如她所愿,能够在仪式结束之后出现在这里。  终于,他们两人相互扶持的走到了最高处。  轩辕齐的眼尾扫了一眼许公公,他会意,从身后的托盘上拿起一张明黄的圣旨,朗声的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梦氏连衣,淑慎性成,勤勉柔顺,雍和粹纯,性行温良,克娴内则,淑德含章,堪为天下女子榜样,今赐封为皇后,统辖六宫,钦此!”  梦连衣本想跪着接旨的,没想到身旁的男子却径自拥着她,横在腰间的大手有力的撑着她,不让她下跪。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