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422章不安定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898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5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别,这丫头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一个个笑的神神秘秘的。  还有娘也是,不过是一个封后大典罢了,何必整的这么兴师动众?  唐沫柒一手执着梳子,一手抚摸着她的秀发,笑语晏晏,“衣儿,没想到转眼间你就嫁人了,这时间过的可真快啊!”  这话,听来多少有些伤感,梦连衣似乎也有了将要嫁人的感觉,心里竟涌上一股莫名的情绪,有点儿感动,又有些不舍。  “娘,我虽然在轩辕国这里,但这里距离你那里又不远,想您了,我就回去看看您和爹,可好?”  唐沫柒不住的点头,“放心吧,那里永远都会有你们的房间!”  “好了,娘要给你梳头了!”  “这口诀啊,还是娘当年成亲的时候学来的!”  梦连衣有些晕晕乎乎的,觉得这样好像是要拜堂似的,真是的,她怎么会有这样的错觉?  “娘,你们今天都好奇怪,我怎么觉得你们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唐沫柒怜爱的摸摸她的脑袋,“想什么,娘有什么奇怪的?不过是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被人家一下子订走了,心里有些失落罢了。之前一直是没有正式仪式的,倒也能催眠自己你还没曾出嫁。今儿这大典一过,可不就是真真切切的嫁人了?”  梦连衣一想,也是这个理儿,也就不纠结了。  “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二梳梳到头,无病亦无忧;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有头又有尾,此生共富贵!”  说完吉祥话,唐沫柒给她挽了一个漂亮的随云发髻,配着华丽的凤钗,流苏隐隐若现……  “娘,你说我这样像不像新娘子?”  梦连衣说这话时,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上已然穿的是凤冠霞帔,不是新娘子,又是什么呢?  唐沫柒抿着唇笑,她这个闺女啊,平日里精明着呢,没想到这会儿居然这般迷糊了?  这都做的这么明显了,难道她还看不出来吗?  接过一旁的红盖头,她轻笑,“今日你本就是新娘子,傻丫头!”  梦连衣被盖住的俏脸上闪过一丝诧异,新娘子?  灵光一闪之间,她猛然就想起了某人曾经说过的惊喜!  难道这便是他想要给她的惊喜?  唐沫柒牵着她的手,温情脉脉,“为了你的婚事,所有的人都来了!”  她轻轻的掀起盖头的一个角落,飞快的走到门口,打开门,刺骨的寒风吹打着她的脸,可她丝毫感受不到……  门外,站着不少人,爹,乔叔叔,梦连溪搂着红妆,腿边还有一个粉雕玉琢的孩子,另一边站着一个一身清华的男子拥着一个眉眼与娘很相似的女子,男子手中牵着一个小男孩,女子手中抱着一个奶娃娃,看起来很幸福,还有四妹和五妹,甚至是邵天翔他们都来了……  最显眼的当然是那个一身红衣的男子,正浅笑的睇着她。  他,怎么能在她不知情的时候为她做了这么多呢?  她呆呆的看着那个男子一步一步的向她走来,她听到那个男子深情的唤着她的名字,“阿梦!”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有些心醉,她从不知道原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也可以如此的魅惑人心。  所谓男色惑人并不是没有依据的。  她就那么站着,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再也容纳不下别人!  “外面冷,有什么话进去说,一会儿拜堂的时候叫你们!”  这个时候,还是唐沫柒最有眼力,将那群闪闪的灯泡一个个轰走了。  轩辕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将她打横抱起,慢慢的走入室内。  他知道她畏寒,伸出大手包裹着她的小手,给她取暖。  梦连衣不确定自己的脸是否是通红的,但的确是有些温度的。  “你怎么没有提前告诉我一声?”她温驯的在他怀里待着,呐呐的道。  “若是告诉了你,还有什么惊喜可言?”  “不过,你也是个小迷糊,难道没有发现此刻我们并不在宫里吗?”  她上下打量了一番,这才惊叹,“哎呀,我居然不知道!”  轩辕齐神秘一笑,她自然不知,昨晚上给她喝的凝神茶里放了一些安神药,就是为了将她不知不觉的偷出来……  “今天一天注定会是一个不安定的日子。趁着现在我们都空着,我想要给你一个简单的婚礼。我听四妹说,每个女子都期盼着穿着大红嫁衣嫁给心仪的人,而我居然忽略了……”  “我知道你不说,并不是你不想,只是有些事一旦尘埃落定,就没了说出来的必要……”  轩辕齐捧着她的小脸,温润的脸上好像枯木逢春,笑意不断,“我在想,我的阿梦为了我不远万里嫁过来,甚至不曾以公主之尊,我这样委屈了她,难道不该做一点点补偿吗?”  梦连衣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她一直以为自己的无缘穿上这样的衣服,是无缘与他拜那三拜,没想到他竟什么都准备好了。  公主之尊,那样的嫁礼,她不曾想过。她爱的只是他这么个人,身份什么的不过是身外之物,何必在意?  何况,从孟国到这里,万里之遥,那么久不见面,岂不是要急死她?  “这样,已经很好了!轩辕,此生能为你

穿一次这样的衣服,对我来说,于愿足矣!”  “今天,爹娘都在,我的姐妹们都在,这就够了!我最期盼的不过不正是眼前的这一刻吗?你都为我想到了,我已经很高兴了!”  轩辕齐真心觉得她的要求真低,即便是普通人家,这样的礼数也太过寒酸,可在她看来,已然是最好……  不过,他还是有些愧疚的,“为了我们的计划,今夜鞭炮是不能尽兴的放了。不过我答应你,上元节那天,我会让你一下子玩个够!”  半月之后便是上元节,那时候整个京城热闹非凡,他们还未曾一起玩过呢,这一次就一起补上了吧!  “都说出嫁从夫,我听你的!”  梦连衣觉得这感觉真奇怪,明明孩子都替他生了,也都快会说话了,现在居然有一种将为人妻的羞涩……  此时,紫嫣在门外轻轻的提醒,“皇上,娘娘,吉时已到,请出来拜堂吧!”  轩辕齐看了门外一眼,随即再看她,只见她娇羞的垂下了头,盖头也自然而然的落了下来,遮住了她羞红的双颊。  梦连衣刚起身,便被他抱了起来,她本能的圈住他的脖子,低声问,“你做什么?”  “你是我的娘子,相公抱着娘子拜堂怎么了?”  他说的那么理所当然,让梦连衣也不该如何回答,只得任由他去了。  拜堂的大厅,梦琉年与唐沫柒早已正坐在上座,等着他们的到来了!  婚礼虽小,可该有的习俗轩辕齐一样都没落下,踢轿门,射箭,跨火盆……  现在站在长辈们面前,轩辕齐方才觉得她从此刻开始,真真正正的属于他了。  “爹,娘!”他自然而然的改了称呼,那么自然,盖头之下的梦连衣都忍不住替他脸红。  唐沫柒含笑的扯了扯那厢脸色不太好的梦琉年,小声劝道,“今日是女儿大喜的日子,你总是板着个脸成什么样子?”  梦琉年不高兴的撇了撇嘴,他养了十九年的大白菜,一朝被猪给啃了,还不让他郁闷么?  “溪儿,开始吧!”  梦连溪坏笑的看了轩辕齐一眼,朗声说道,“轩辕齐,在我们孟国,这拜堂可是有一个习俗的,那就是新郎必须背着新娘拜天地,拜父母。这里虽是轩辕国,可我们将衣儿嫁来这里,什么都是随了这边的习俗,总该有些我们孟国的习俗吧?”  红妆忍不住掐了他一下,这是什么时候的习俗,她怎么不知道?  今儿是衣儿的婚礼,他居然还敢捣乱?难道他这是皮痒了?  梦连溪龇牙咧嘴的忍着疼,“轩辕齐,你答应是不答应?”  轩辕齐扫了一眼在座看好戏的人,只得咬着牙同意了。  他们明摆着就是想要看好戏,什么狗屁习俗,他根本听都没听过。  盖头之下的梦连衣自然也知道自家大哥的意思,却又不好出声阻拦。听说,进洞房之前新娘说话是不吉利的!  她虽不信鬼神,但事关他们的一辈子,倒也是宁可信其有了!  梦连诗是这九年来第一次看到梦连衣,没想到她都嫁人了。她依恋的看着身边的元清,笑眯眯的头靠在他的肩上。元清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快乐,回以一笑,清幽若雅莲,让人移不开眼。  “清哥哥,真好!”  她没头没尾的话,让元清唇边的笑颜更加拉大了。  他知道,她说的是她能活着与他在一起,真好!  一旁,梦连丹扯了扯梦连娟的衣袖,小声的在她耳旁嘀咕,“你瞧瞧,姐夫居然笑了,真是难得一见!”  梦连娟无奈的扯回了自己的衣袖,同样小声的回她,“四姐,你若是无聊,一会儿找邵天翔玩去!”  梦连丹扁了扁嘴,也不说话了。  哼,她才不要再和那个小气鬼说话了。  这一次,等三姐他们的事情完了之后,她就跟着爹娘一起回去,修身养性,等着嫁人!  邵天翔眯眼看着不远处被轩辕齐背在身上的梦连衣,几个月了,他将对她的感情彻底尘封,放在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他知道,这辈子,他可以随时随地的看到那个女子,却不能将她拥入怀中……  今日,他亲眼看着她嫁给轩辕齐,彻彻底底的断了他的念想。  梦连衣,以后,你一定要幸福,一定要很幸福!  ……  轩辕齐背着梦连衣拜堂,还是有些吃力的。她的分量虽不重,可他却是跪着的,所有的支撑点都在膝盖上,难免有些吃力。  偏偏,他的大舅子还慢悠悠的喊着,“一拜天地,跪!”  “一拜,再拜,三拜!”  这三拜下来,轩辕齐的腿忍不住有些颤了。  在他背上的梦连衣有些担忧,想要从他的背上下来,却被他扯了回去,小声的回了一句,“我没事!”  她抬起头,朝着梦连溪站着的方向狠狠的瞪过去。  梦连溪虽然看不到,却也知道自己的妹子在瞪他呢!他摸摸鼻子,这些都是爹让他这么做的,父命不可违,知道吗?  不过,他也很想看到那小子吃瘪的!  “起身!”  轩辕齐倏然松了口气,慢慢的背着她站了起来。  “二拜高堂,跪!”  “一拜,再拜,三拜!”  许是刚刚梦连衣瞪的那一眼起了作用,梦连溪没有再为难轩辕齐,让他不至于那么煎熬!  “起身!”  他这一次是真的有些吃不消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