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418章设局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912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5


  “我到底是服侍了她一场,日后总还是要相处的,不能亏了礼数。不然这往后的日子还怎么过下去?”  “娘娘这话倒也不错。奴婢这就送过去!”  绿柳点了点头,走进了内室。  她扫了一眼华丽的宫殿,里面的一切都价值连城,可见是用了心去布置的,想来,这一切都是皇上安排的吧?  这么想来,她的俏脸上浮现出一丝羞红,想到今后就要和这个男人共度一生,她便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不错,在她看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开始,就生了想要得到他的念头。那样清华的男子,怎配她一人独占?  期初,她是想要帮助祖姥姥完成的大业的,可自从进了宫,她就改变了主意,这里的一切她唾手可得,何必还要辛苦的谋划一切?何况,那破什子大业比得上她的终生大事吗?  因此,她善作主张,利用缪红药布置下的机关,来达成自己的目的。为了得到轩辕齐的垂青,她绞尽了脑汁,终于得到了他的认同。  虽然只是普通的嫔妃,但来日方长,她一定会在封后大典上拿到她想要的一切的!  绿柳摸了摸自己手上的玉镯,又看了一眼轩辕齐派人送过来的玉镯,孰优孰劣,一眼便知。她不屑的将手中的玉镯摘下来,将那一只价值连城的套在手上,更衬得她白皙的肌肤光彩照人。  她恶狠狠的将旧手镯砸在梳妆台上,表情是狠毒的,是快意的。很快,很快她就是这轩辕国的一国之后了!  ……  这一天傍晚,她如愿的等来了轩辕齐。  她以往都没有觉得那些尖着嗓子的公公们那声“皇上驾到”是如此的动听。  轩辕齐风光满面的走进了问柳宫,将正欲行礼的绿柳搂进了怀里,“爱妃就不必如此多礼了!”  绿柳的脸儿顿时红透了半边天。  “怎么样,这里还住的习惯吗?”  “回,回皇上,臣妾还好!”  轩辕齐捧着她的小脸,噙着笑,“怎么不敢看着朕?”  “皇上,外面站了那么多人呢,你让臣妾怎么好意思?”  轩辕齐似乎是恍然大悟,大手一挥,“你们都先下去吧!”  一时之间,诺大的问柳宫只留下了他们两人。  轩辕齐伸手摸着她的小脸,绿柳害羞的垂下了眼睑,掩藏着眼底的得意。  “皇上,您怎么这样看着臣妾?”  “啊……”她轻巧的身子猛地被他抱起来,本能的环住他的脖子,将头埋进他的胸膛。  真好,她就快要成为他的女人了!  只可惜,她这一垂头,错过了“轩辕齐”眼中一闪而逝的蔑视。  将她轻轻的放置在床上,轩辕齐并没有倾身而上,而是起身往外室走去……  绿柳不依的唤着,“皇上……”  “爱妃等着朕,一会儿就来!”  再进来时,她看到轩辕齐的手中端着一壶酒,还有两个杯子,脸色微变。  “皇上,这是什么?”绿柳在他坐下的时候,主动地攀着他的手臂,状似不懂的问。  “这是西域的葡萄佳酿,朕今日特意带过去与爱妃一同品尝!”  绿柳的脸色看起来更加惨白,“皇上,臣妾不胜酒力,万一喝醉了驾前失仪,皇上不喜欢臣妾了可如何是好?”  不得不说,这绿柳深谙驯服男人之道,这种欲拒还迎的手段,让轩辕齐很受用。  “今日之后,你我便是夫妻,这夫妻之间,难道还要有什么秘密不成?”  他抬手捏着她的下巴,将一杯红红的葡萄酒递到她的唇边,声音充满诱惑,“爱妃难道认为朕说的不对吗?”  绿柳咬着银牙,心道:横竖只是葡萄酒,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才是。这么想着,她已经低下头,将那杯葡萄酒饮了下去。  “爱妃真乖。来,陪朕一块儿喝!据说这葡萄佳酿可是难得的极品呢!”  绿柳轻笑着想要给他倒酒,却被轩辕齐躲开了,“今晚,这里没有皇上和柳妃,只有轩辕齐和柳儿如何?”  绿柳自是心动不已,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将她看得如此之重!  “皇上怎么说,便怎么是!”  “柳儿称呼错了,该罚!”轩辕齐假意敛起笑,看起来似乎真的是因为她的称呼不高兴了。  绿柳急忙赔笑,“夫君莫气,是柳儿错了,柳儿该罚!”  说着,就将一杯葡萄酒饮了下去。  两人一来二去,一壶酒逐渐见底,而绿柳的意识也渐渐飘离。她感觉到有男子覆在她身上,近乎粗鲁的撕着她的衣衫,她顿觉浑身一凉,紧接着一股撕裂的疼痛袭上她心头……  她想,她终于是轩辕齐的女人了!  ……  承乾殿。  梦连衣正抱着轩辕小宝,悠闲的读着早前轩辕齐为她准备的书籍。  她不时地抬眸瞧了瞧天色,都这么晚了,那个死男人居然还没来,他丫的这是玩上瘾了吧?  这时,她耳尖的提到内室隐隐有异样的响动,挥手将守在门外的人离开,“本宫累了,你们都下去吧!”  紫嫣看着梦连衣脸上的累色,心里简直恨得要命,她哪里敢告诉娘娘,今晚皇上就迫不及待的宿在了绿柳那里……  问柳宫,问柳宫……  紫嫣恨不得活活的撕了绿柳。她让皇后娘娘这般伤心,简直是恩将仇报……  想想娘娘,今日自从回来了,便将小太子抱在手上,一直一直的给

他念着书,看起来很平静,却不知平静的外表下装了多少不为人知的辛酸……  她低低的叹息一声,轻声给她将门带上了。  梦连衣静声听着,外面没有任何声音,起身向内室走去,果不其然看到某个本该在问柳宫的男人。  她顿时没好气的冷哼,“不是去看你的柳妃娘娘了吗?还来我这里做什么?”  轩辕齐似乎不解,那模样看起来还很委屈似的,“阿梦这是哪里话?我刚刚忙完御书房的事情就来了你这里,什么柳妃娘娘?”  梦连衣瞥了他一眼,装,继续装!  也不搭理他,将手中的轩辕小宝放在他自己的小床上,细心的替他盖好被子,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臂早已麻的不能动了。  轩辕齐自是看出来了,走上前去,不顾她的反抗将她打横抱起,走到床边,将在安置在自己的腿上,细细的替她揉着发麻的胳膊。  “这一切都是你自己设的局,怎么现在还怨到我头上来了?阿梦,做人要公平,当初我便告诉你不要这么做,是你自己一意孤行,我现在配合你了,你还想怎样?”  轩辕齐一边替她揉胳膊,一边发牢骚。  梦连衣哑然。  “怎么不说话,舌头给猫叼走了?”  轩辕齐可不放过一丝可以教训她的机会,免得她日后再搞些令他招架不了的事折腾他。  梦连衣垂着头,也不说话,似乎当真是乖乖的听他训。  轩辕齐越想越不对劲,这妮子平日里哪有这么乖?  抬起她的小脸,发现小丫头脸上都是泪,顿时慌了,“阿梦,你怎么哭了?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你别哭,你一哭我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是不是我今天在殿上的态度伤了你,惹你生气了?我错了好不好,你说句话,想打想骂都随你,只要你不哭了!”  “阿梦,你乖,你想怎样,只要你说出来,只要我能做得到,我都依着你好不好?”  “你抱着她!”她终于开口了,却是一句指控的话。  轩辕齐一时没有转过弯,愣在那里。  看到小丫头又有哭的架势,顿时哭笑不得,才知道小妮子是吃醋了。他小意的替她抹着泪眼,“现在知道吃醋了?当初胡闹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若是不把戏给演全套了,你的计划岂不是都要落空了?”  梦连衣瞪着他,可她也没有想过要牺牲他的男色不是?  哼,就那个女人,不仅杀了绿柳,还妄想染指她的男人,她若是不以牙还牙,怎么对得起她自己?  只是,她没想到,到头来整到的那个人居然是她自己!  “哼!”  轩辕齐将她的小脑袋往怀里压,“你闻闻,看看有没有别的味道!”  梦连衣不停的嗅着小鼻子,是他身上的气息,并没有一丝女儿香……那刚刚她听来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轩辕齐坏坏一笑,意味深长的看她,“你难道没有觉得不对劲吗?为什么我今天封了别的女人为妃,邵天翔他们几个居然没有来和你闹?”  “今儿这事,岳父岳母显然是不信的,所以才会在太极殿里待着没有出来,目的便是为了帮助我们完成这么一场大戏。至于岳父的身份,除了我们,还有谁能知道?”  “依着邵天翔对你的在乎,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那小子那么嚣张,怎么会不出来闹一场?”  梦连衣呐呐的道,“他哪儿在乎我来了?”  轩辕齐冷哼,“你忘了,我可没忘。阿梦,以后记着离他远一点!”  某个男人小心眼的病又发作了!  梦连衣的小手用力掐了他一下,“你还不快说,扯这些没用的干嘛?”  轩辕齐龇牙咧嘴的忍着痛,心叹这妮子下手还真是不轻。  “好好好,我说,我说,你快松手,再不松手,我这里就该青紫了!”  梦连衣恶狠狠的回了句,“活该!”  却还是忍不住想要给他揉一揉,“你疼不疼?”  他一把抓住她的小手,亲了一下,“不疼!”  她那点儿力道,哪真会让他疼了去?不过是惹她心疼罢了!  他抱着她,她在他怀里乖乖的卧着,仔细的听着他的话,“我想,今日你也听过我去了问柳宫吧?”  小妮子不高兴的“嗯”了一下。  “别乱想,去的那个人不是我,而是邵天翔!”  “什么?”梦连衣险些从他的怀里跳起来。  他他他,他也忒坏了,他居然陷害邵天翔?  “反应这么大做什么?我又没有逼着他要了那女人,人自然是早就备好了,只要他把持得住自己,就什么事儿都没有。当然,一些必要的肢体接触还是避免不了的!”  “那,你们当真准备?”  轩辕齐温柔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屑的冷然,“她那么想男人,不满足了她岂非对不起她如此的算计?”  “阿梦,这一次幸好你反应的及时,不然真的百口莫辩了!”  这个男人的脸上有一丝惊魂未定,显然是因为她险些被人害了。他那么在意她,想到让他在那么多人面前那样质疑他,不知他为了多大的气力才说出那样的话来……  唉,他还真是百无禁忌的宠着她,只要她想做的事情,即便是违背了他的原则,他都会帮她做到。  “轩辕齐,这一次趁着封后大典,将所有的事情都一起解决了吧?来喜等了那么久,也该是时候给她一个公道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