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417章证人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923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5


  梦连衣冷冷的笑,“大人今日若是不说清楚了,那么就别想从本宫这儿过去。你若想要过去也行,除非踏着本宫的尸体过去!”  倾宏面色一正,冷肃的脸有一丝龟裂,显然,他没有想到皇后娘娘居然如此执着。  “娘娘,今日早朝,有一位大臣无辜却朝,皇上派人前往其家中问罪之时,却发现他早已离家。就在前不久,被发现死在御花园。届时,他以死了两个时辰。有人作证,两个时辰之前,娘娘你前往过御花园,还拿了一把带血的佩剑回来!”  梦连衣总算是听懂了,“原来你们这是怀疑我杀了他?”  “轩辕齐呢?”  “让他来见我!”  倾宏摇头,“皇上说了,皇后娘娘若是想要见皇上,待搜宫之后!”  梦连衣轻笑出声,眼底却是也阵寒芒,“好,如此你们随意搜!今日若是你们搜不出什么,那么你们一个个都别想从这里活着出去。”  “既然你们给了我这样的罪名,我若是不坐实了,岂非对你们不起?”  倾宏从未见过这样冷然的梦连衣,心中微震。他知道,梦连衣所言没有半句虚话。  但皇命在身,他不得不从。  “搜!”  跟着进来的侍卫们纷纷散开,各个角落开始搜罗了起来。  梦连衣也不瞧他们,自顾的坐下,用着自己的午膳,分明是将他们当做透明人。  半晌,她抬头看倾宏,“我爹娘那里如何了?”  “娘娘请放心,皇上并没有为难她们!”  梦连衣冷笑,隐隐透着一丝不屑,“只怕都被软禁起来了吧?”  倾宏的眼底闪过一丝不忍,却不得不硬声回她,“此事毕竟非同小可,娘娘要理解皇上的用心才是!”  “回禀大人,搜到带血的佩剑一把!”  “回禀大人,这是在血剑旁边放着的黑色夜行衣!”  梦连衣并没有一丝意外,他们能来找,便是有足够的“证据”,不是吗?  “人证物证俱在,还请娘娘与我们走一趟吧?”  梦连衣冷冷一笑,“皇上呢?”  “皇上此刻正在大殿之上等着娘娘呢,娘娘还是请挪驾吧!”  “劳烦前头带路!”  梦连衣走过绿柳身旁之时顿了一下,随即迈步走了出去。  待梦连衣离开后,紫嫣走到绿柳面前,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我以前怎么就不知道你是这么一个不知好歹的东西?”  绿柳阴狠的眯了眯眸子,反手一巴掌还了回去,“你是个什么东西,居然也敢打我?”  紫嫣不敢置信的看着绿柳,仿若不认识她似的,呆呆的愣在原处。  绿柳冷笑着丢给她一个背影,“紫嫣,这承乾殿将要易主了!”  紫嫣顿时觉得周身寒冷。  不,她一定不是绿柳!  ……  金銮殿上,轩辕齐高高的坐在皇位之上,面无表情,没有人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  这时,有人高声叫了一句,“皇后娘娘驾到!”  “传!”轩辕齐冷冷的突出一个字。  梦连衣纤弱的身影被带了上来。  轩辕齐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手不自觉的捏紧了,眼神微缩,脸上却是没有丝毫改变。  “皇后,你可知罪?”  梦连衣亦是冷然的,“臣妾不知,还请皇上明示!”  “你自己做的好事,还要朕再给你重复一遍吗?皇后,朕再给你有一次机会,若是你承认了,朕定然会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对你网开一面!”  “臣妾没有做过,为何要承认?”  轩辕齐狠狠地一拍椅柄,“没有做过?来人,将证人传上来!”  绿柳被带了上来,她先是唯唯诺诺的看了梦连衣一眼,随即低头,“娘娘,对不起,虽然你对绿柳很好,可绿柳不能违背良心,那毕竟是一条人命!”  梦连衣自然没有错过她眼底的那一抹得意之色。  “那就请你说说,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两个时辰前,奴婢陪着您一起去御花园,那里是皇上刚刚为您准备的秋千架,您说想要去看一看,是以让奴婢陪着您一起去。没想到,在那里,碰上了匆匆忙忙路过的吉大人!”  “你从秋千架上看到了他,让奴婢将他拦下来。您是娘娘,您的命令奴婢不敢不从,只是没有想到您居然对吉大人下了杀手!”  梦连衣的脸上保持着那份高深莫测的冷笑,她从来不知,她的宫里居然还有如此会编的人存在呢?  “那你说说,你都看到本宫行凶了,为何本宫不连你一块儿杀了,反而让你留在这里指正本宫,难道本宫傻了不成?”  绿柳的身子一颤,看起来似乎是被她的气势吓到了似的,“娘娘,分明就是你一掌将奴婢打晕了,奴婢自然没有看到这一切。但是那时候只有娘娘和奴婢两人……”  她恰到好处的停了下来,不再说话。  将这样的遐想空间留给众人,谁还会不认为人是她杀的?  “皇后,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梦连衣目不转睛的看着轩辕齐,依旧冷笑,“皇上,你我夫妻这么久,难道臣妾是怎样的为人,您还不知道吗?如今,你听信了她的话,就认定人是我杀的……”  “你宁可信她也不信我,那么我再解释,又有什么用?”  轩辕齐闭了闭眼,再次睁眼时,他目露希冀的看着梦连衣,“阿梦,只要你愿意解释,朕便相信你!”  

怎奈,梦连衣决然的摇头,“你让我解释,已然是不信任我了。轩辕齐,我只是没有想到,你我之间的信任居然这般的浅薄?”  她转身,没有一丝留恋的离开,“轩辕齐,你想怎么判便怎么判,我等着你的处决!”  “站住!”  轩辕齐冷然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可梦连衣依然好像没有听到一般,自顾向前走,丝毫没有一点依恋。  “朕让你站住!”  轩辕齐的目光透着些许旁人看不懂的异样,没有看到他何时动身,却瞬间来到了她的身前,一把抓住她的衣袖。  她的目光很冷,似乎眼前的男子不是她朝夕相待的温情男子,看向他的眸光那么的陌生,令轩辕齐的心不由得一窒。  “轩辕齐,你不相信我,那么我说什么皆是枉然。你宁可相信一个心怀鬼胎的宫人,都不信我……”  她摇头后退,将自己远离他的桎梏,“轩辕齐,你太令我失望了!”  轩辕齐的脸色很难看,明明是她有错在先,为何还字字句句好像他负了她?  他不过是想要一个解释,一个封住天下悠悠之口的解释罢了,为何她的反应会这么剧烈?  难道她不知道在他心里,她永远是最重要的那个人吗?  面前的她,那么的森然,丝毫不顾及夫妻情分,令他的心有些生冷。他背过身,不去看她,“来人,将皇后送回承乾殿,不得再出承乾殿半步!”  “你,这是要软禁我么?”  轩辕齐默然。  “呵,轩辕齐,我怎么会指望一个帝王会有情深不寿的情呢?是不是过几日的封后大礼也不需要再举行了?”  “不会!朕答应过你的事,定然会做到。此生,你是朕唯一的皇后!”  “不过,在那一日,朕会册封绿柳为柳妃!”  站在一旁的绿柳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欣喜之色,随即赶紧跪下,“多谢皇上!”  梦连衣不敢置信的瞪着他,眸光破碎的看他,“你说什么?”  “诚如你所听到的!”  “来人,即刻将皇后送回去!”  轩辕齐大袖一挥,似乎再见她一刻都觉得难以自持。  门外,立时走进来几个侍卫,“娘娘,请!”  梦连衣挣脱出他们的桎梏,傲然道,“我自己走!”  轩辕齐浑身一震,他知道他这样的举动令她伤心了,她甚至没有自称本宫,是不是意味着她连他都舍弃了?  身后,是众大臣的反对之声。  “皇上,万万不可啊,皇后娘娘如此无礼,实在是不堪担当国母,还请皇上明察!”  “臣附议!”  “臣附议!”  “臣附议!”  一时之间,整个朝堂的大臣们皆跪了一地。  轩辕齐对此似乎熟视无睹,他慢慢的走了回去,半晌才听到他幽幽的声音,“她能不能做一国之母,自有朕说了算,何时轮到你们来置喙?”  “朕今日这般处置她,不过是为了给你们所谓的公道罢了。别说她不曾承认自己杀了人,即便是承认了,那又如何?她身为皇后,难道杀几个人还要向你们请示不成?”  众人皆惊,完全想不到这样的话居然会从轩辕齐的口中说出来。  “觉得震惊是吗?”  轩辕齐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他的眼神一路扫过来,最后落在绿柳身上,语气稍微收敛了些,“来人,将柳妃送到问柳宫!”  绿柳的脸上微微一红,显然没有想过,轩辕齐在如此震怒的情况之下还能记得她的存在。  她的心里闪过一丝得意,果然,他不过也只是一个寻常的男人,怎么会不喜“识大体”的她?  她敢“不畏权贵”出来指证皇后,但为这份胆魄,也足够让一个男子注意到她了,更何况以她的姿色,即便不是国色天香,但也绝对不俗。这样的她,即便是贵为九五之尊的他,也难逃她的石榴裙下。  “臣妾告退!”  她轻轻福了一礼,露出得体的笑。  既然他都称她为柳妃了,那么她自然以臣妾自称了。  离开金銮殿的绿柳,嘴角扯起一抹得意地笑,问柳宫?这名字一听便是为了她而起的名字,她可不可以认为他为了她早已准备好了一切?  看来,那几日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还有一日便是封后大典了,绿柳的眼中划过一丝恶毒的光芒,梦连衣,你的一切我都要夺过来!  他的皇后,只能是我!  这时,她远远的看见一只鸟儿飞来,冷声的吩咐身后的宫女们,“你们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是!”  她看着宫女们离开,身形飞快的闪进了一个偏僻的角落里。  一只鸟儿停在她的肩头,似乎是在说什么。她静静地听着,嘴角挂着不屑的冷笑,然后纤手捏住那只鸟,狠狠一捏……  祖姥姥,这一次,恕水瑶不能听你的!  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慢慢的走出角落,向问柳宫而去。  在她离开之后,一个黑色的身影隐了出来,捡起那只鸟儿,身形一闪,没了踪迹。只留下一片晃动的树叶……  ……  问柳宫。  绿柳看着轩辕齐命人送来的一切珍贵首饰,还有许多漂亮的布料。她随手翻了翻,将一些雅致的衣料挑选了出来,对身后的宫女说,“将这些送给皇后娘娘,就说是妹妹的一番心意!”  那宫女双手接过,奉承道:“柳妃娘娘还真是心善!”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