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409章宠不够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842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5


  “轩辕齐,我并没有想要抓你短的意思,只是想要为了那些无辜的人讨回一条性命而已。像我们这样靠杀人赚钱的人,有多少是真的出自本意?我们也不想杀人,但不杀人便被人杀,这个世道就是这么的残酷,我们避无可避!”  “一年多之前,那时候我就猜到,灵异阁或许真的走到头了,我不想为我们的罪行开脱什么,但至少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相信我,大哥他们并不是真的十恶不赦,一切不过都是为了活下去罢了!伤了她,我以命抵命,绝无怨言!”  “我知道,如今说这些话,很是无礼,好像为他们开脱。但我真的希望你能够考虑一下,谁都知道,灵异阁易守难攻,若真的想要拼搏生死,也未见得就毫无一丝生机。但我累了,我的弟兄们也累了,这样刀头舔血的日子,如果不终止,不知道何时才是个头!”  “你是轩辕之主,如果你能够善待他们,固然是好;如若不能,请放了他们吧他们,也是可怜之人!”  轩辕齐就那么站着,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他说。  紫衣看着他丝毫未动的表情,有些不确定,他本就是抱着一丝希望前来赌这一把,就堵他的仁心!  良久,在紫衣近乎放弃了的时候,轩辕齐叹息一声,“好,我答应你!”  “你……”  “紫衣,我答应你!我虽然想要替她报仇,却也没有想过要那么多人命,如果当真能够以最小的代价做到,我又何乐不为?”  “回去告诉他们,只要他们不反抗,我绝不会滥杀无辜,他们是去是留,我尊重他们的意见。但是,这个思想工作你去做,还有你的那帮兄弟们。我想,你应该是瞒着他们出来的吧?”  紫衣点头,他的确是瞒着他们的,因为他不知自己此行会不会如愿。  “紫衣,你不必质疑我,我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当然,我也不会完全信任你,等那一天,你拿出自己的诚意来的时候,便是我放过你兄弟们之时!我轩辕齐说话,向来一言九鼎!”  这一夜,他们谈了很多很多,但没有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们在此见了面!  深夜,梦连衣幽幽转醒,发现那个本该睡在她身旁的男子居然没了身影。  她疑惑的起身,随意的披了一件外衣,起身出了内室,果然看到那一抹颀长的身影,矗立在窗前,正发着呆,不知在想些什么?  似乎是感觉到她来了,轩辕齐转身,眸子里闪过一丝诧异,温和一笑,走过去将她搂在怀里,“你怎么醒了?”  梦连衣在他怀中嫣然一笑,“你不在,我又怎么睡得踏实?”  “刚刚,你出去了?”  他身上带着一丝异样的气息,不似她平日里闻到的,显然,他应该是去了什么别的人!  轩辕齐本就没打算瞒着她,大方的承认了,“刚刚的确去见了一个人!”  “我,认识?”她从他的眼里读到了一丝异样。  “嗯,算是认识的!”  可不是,都追杀过她了,怎么着也该是旧识了。  “那你们都谈了些什么?”能让他这般烦恼的,定然是与她相关的事情了。  轩辕齐抚摸着她的俏脸,有一丝不确定的问,“阿梦,如果,我说如果,我放过了灵异阁的一干人等,你会怎么想?”  “你,是想要放过他们吗?”梦连衣有些不确定的问,倒不是不高兴,只是觉得依着他这样的性子……的确很讶异。  他仔细观察着她的脸色,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丝小小的痕迹,“如果我这么做,你会反对吗?”  梦连衣觉得他小心翼翼的模样当真是好笑,她是什么嗜血的杀人狂魔吗?  “能告诉我,你这么做的愿意吗?”  “啊,让我猜一猜,是不是与今晚见的那个人有关?”  “你刚刚说我认识他,可又不想提及他的模样,想来是我不喜的。再加上你现在的话,我想,那人应该是灵异阁的人吧?”  轩辕齐见她没有生气,也没有一点别样的情绪,顿时卸下心防,她不知道,他有多害怕她会因此而与他生分了……  但是,紫衣有句话没有说错,听命行事,不过是为了能够混口饭吃,能够活下去……说到底,他们也是可怜人!  “阿梦,我是想过将他们斩草除根的,毕竟是亡命之徒,为了金钱,什么做不出来?”  “可我又觉得,他们不管是好还是坏,都是我的子民,我似乎不该那么凶残的对待他们!可我也从未忘记过对于你的承诺——只要是伤害了你的人,我绝对不会放过!”  梦连衣伸手抱着他,将身子依偎在他的怀里,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  “其实,我没有多大的复仇心,我只是觉得灵异阁这样的杀人阻止当真不能再存在,那个阁主,我每次提及她总会有一丝冷意从脚底升起……这样的感觉太不好,我下意识想要回避。”  她淡淡的蹙眉,似乎很不解,“我从未见过她,却每每提到这样一个人的时候浑身会泛着冷气。我在想,是不是我失忆之前与她打过交道,甚至是不好的经历,现在才会下意识的示警?”  轩辕齐也觉得有些诧异,回想着紫衣的话,“看来,这位阁主的确大有问题!”  “你这么一

说,我不由得想起你醒的那一日,我和你大哥逮了一个奇怪的女人,面纱下的容貌我可以肯定,绝对是年轻的,可不知为何,我就是觉得她不该是那样的样貌……”  梦连衣的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快的让她抓不住……  “我刚刚灵光一闪,可又忘了是什么了。”  她有些泄气的捶了捶脑袋,“每次都这样,遇到重要的事就想不起来了!”  轩辕齐可舍不得她如此自残,伸手扯着她的小手,阻止她自残的行为,“好了,想不起来就不想了!”  “现在天色也不早了,你继续上床睡会儿!”  “明日岳父岳母就要到了,难道你想顶着一双熊猫眼去接待他们不成?万一他们以为我欺负你,不让你嫁给我,那我岂不是得不偿失了?”  梦连衣自然知晓他是开玩笑的,却还是听了他的话,乖乖的去睡觉。  “那你呢?”  他浅浅的坏笑,似乎有心调侃她,“怎么,没有我的怀抱,你睡不着了?”  她的小脸忍不住羞红,小声的咕哝,“都是你把我宠坏了。现在不枕着你的手臂,我根本难以入睡。怎么办,以后我去哪儿都得将你带在身边,不然我岂非要失眠了?”  轩辕齐抬手捏捏她的鼻子,宠溺的笑,“小东西,我怎么觉得怎么宠你都是不够的呢?”  “嗯,不玩了,睡觉睡觉,今后的每天都还有的忙呢!”  梦连衣的小肩膀顿时耷拉下来,“你说说你,整这些做什么,我都快崩溃了!”  可不是吗?  那件重的不能再重,闪的不能再闪的后袍,她光是那么看着,就觉得牙疼了,更别说穿在身上了……  那么明晃晃的衣裳,她多怕闪了腰。若是这样,只怕她是这世上唯一一个因为后袍的华丽而闪腰的皇后娘娘了吧?  “轩辕,那个,那件后袍……”  轩辕齐的脚步停住,“你不喜欢?”  梦连衣觉得头皮发麻,那么重,那么华丽,她怎么会喜欢?  会喜欢才有鬼呢!  可这话她不能说,眼前这个男人不惜花费巨资,只为了给她最好的,她若是嫌弃,岂非辜负了他的美意?  但是……那也太夸张了一些。  她小意的抬眸,小手抓着他的衣襟,“你看过那件后袍没?”  轩辕齐摇头,“没有,我只是吩咐他们做出来的一定要好看大方得体,至于款式,是那五个人选的,我并没有参与!”  梦连衣忍不住哀嚎出声,“那五个人分明就是在整我!”  “怎么了?”  她用手比划一下,有些语无伦次,“你都没有看到,那件后袍有多重,下摆有多长,我光是那么看着,就觉得腿打颤,轩辕,一件衣服都整的这么华贵,你这封后大礼才多浓重?”  轩辕齐知道了,原来小丫头这是怕麻烦,想要撒赖来了。  那怎么成?  未婚生子,对她的名节已经大有影响。这迟来的封后大礼自然得浓重,不然怎么突出她的可贵?  他抱着她,尝试着说服她,“阿梦,在这深宫里,并没有你想的那般干净,我若不给你一个盛大的典礼,那帮朝臣怎么会服你?日后,你堂堂皇后,若是镇不住一帮大臣,说出去岂不是很没面子?”  “再者,你要知道,你的相公长得这么不安于室,那些心怀叵测的女子怎么会轻易放过我?你也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吧?”  梦连衣忍不住笑了出来,不安于室?  一个大男人,用这样的词儿来形容自己当真好吗?  不过,这话糙理不糙,这男人看起来的确不那么安全。唉,总不能时时看着他吧?  “可是,我不喜欢热闹,我想到要在那么多人面前,就好像自己是一只猴子,供人观赏似的。这感觉,太奇怪了!”  轩辕齐掰过她的俏脸,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一言定论,“你可比猴子好看多了!”  她那只是个比方,又没真的说自己是猴子,他这比较到底是几个意思?  梦连衣的心里冒着几丝不爽,若不是顾忌着小宝在这里,她早就给他一个下马威了。  “阿梦,瞧你这恶狠狠的眼神,似乎有谋杀亲夫的打算?”  她对着他假笑出声,“你好聪明哦!”  轩辕齐蹙眉,明显有些不高兴了,“不想笑的时候就不要笑,这个样子,真……”  她眯着眸子看他,“真怎么样?”  薄薄的唇轻启,慢慢的吐出一个字,“丑!”  这下,梦连衣再也顾不得轩辕小宝是不是在睡觉了,一蹦三尺高,逮着轩辕齐就是一顿胖揍。  夫妻二人在内室里一来二往,居然喂起招来了。  嗯,动静不小!  “哇哇哇……”  轩辕小宝被吵闹声闹醒,扁了扁嘴,很给面子的哭出声来了。  呜呜,他就是睡个觉罢了,这俩无良的爹娘都不让他好好休息。这还有天理吗?  梦连衣连忙收起招式,跑到床边,将轩辕小宝抱了起来,心疼的摸了摸他哭得通红的小脸,“哦哦哦,不哭不哭;哦哦哦,父皇坏;哦哦哦,小宝是个好孩子,咱们不和父皇一般见识……”  轩辕齐黑着脸看着那边为了哄儿子,丝毫没有犹豫的将他出卖的女人。  轩辕小宝似乎是感受到来自他爹的低气压,哭得更来劲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