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408章红毛怪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878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5


  梦连衣点头,“既然我没法出去,那就交代了青儿去办吧!”  “你要记得早些休息,若是困了,今晚就不要回去了,在这儿睡也是一样的,来回奔波都能睡一会儿了!”  他抿唇一笑,并不说话。  她哪里知道,只有抱着她,他才能睡得安稳!  ……  香榭小居里,传来某人的质问声音。  “说吧,这么晚才回来,你今天跑去哪里疯了?”  “你知不知道现在情况有多复杂?你姐夫都不让你姐姐随意出门,你居然还敢大摇大摆的在外面混到这么晚才回来?”  “我告诉你,既然你住在我这里,我就要对你的安全负责。以后,哪里都不许去了!”  刚刚,他回来的时候没有看到她的身影,连忙询问下人,一打探才知道,她居然出去了?  他心里那个气啊,才一会儿没有看着她,她就给他跑了……  “我不过是出去散散心,这你也管我啊?”  “红毛哥哥,你是住在海边的么?”  她垂眸看着自己一身狼狈的模样,捏了捏鼻子,流里流气的,“看什么看,本姑娘现在要去沐浴了,没事别在我跟前晃悠,当心我真气死了你!”  邵天翔看着她嚣张的身影,心里那个气啊,这个小丫头,简直就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不对不对,这不是他问她的初衷!  他刚刚才发现,他一直珍藏的那一瓶“幽然雕花”居然不见了,问过所有的人,只有她进过他的房间,不是她拿了还会是谁?  他急忙跟了上去,“喂,你给我站住,你将我的东西还给我!”  “东西?你是说那一瓶好闻的药水吗?如果是的话,我已经送人了!”  她转身,笑的可甜了。  可不是送人了么?虽然那人并不想要!  “你你你,我我我……你知不知道这幽然雕花,可是珍贵得很,你居然送人了?你会害死人的!”  她一副天塌下来我顶着的模样,小身板摇晃了一下,“放心,他没那么容易死!”  闻言,邵天翔眯了眯眼,“我听说,今日皇上的布置被人捷足先登了,对方是个小乞丐……”  他上下打量了她一下,破破烂烂的,的确像是乞丐,“你不会将我的幽然雕花用在别人身上了吧?”  她不以为然,“是又如何?”  “我可是听说,他用毒的手段高明着呢,我想应该毒不死他的吧?”  “毒不死?”邵天翔气的直转,都怪他啊,他没事在她面前瞎炫耀个屁啊!  “你知不知道,这毒之所以珍贵,不是因为它够毒,而是因为这种毒太过霸道,一旦进了人身,就再难解除,即便是有了解药,这人也不过只能活一年……而且但凡中了这种毒的人,浑身就好像被千万只虫子啃噬,痛不欲生!”  梦连丹有些不耐烦的撇撇嘴,“那又如何?”  “别忘了他的身份,他害了我三姐,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教训!我若不是知道这玩意儿的用途,我还不用呢!这一次,我不过用了一滴,算是给他一个下马威!我梦家的人,是他们随便能动的吗?”  “既然他们能够为了钱伤害我三姐,我为何不能为了我三姐,废了他们?”  “邵天翔,不要告诉我,你现在心软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邵天翔觉得自己都快被这小妮子整的崩溃了,“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好好的和我说,非得用偷的吗?”  “你堂堂公主之尊,说出去多难听!”  “偷?”梦连丹扯开嗓子,冲着他吼道,“红毛妖怪,本姑娘看中你的东西,那是福气。说我偷?我那是光明正大的回去拿的,你懂不懂?懂不懂?”  邵天翔狠狠的一怔,被她吼的有些反应不过来,待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当着他的面将门“啪”的一声关上了。  他随意的抹了抹脸,摇摇头,“为什么她妹妹的娴静就一点也没学到呢!”  门猛地开了,又是一阵怒吼,“你这是嫌我粗鲁了是吧?红毛怪,觉得本姑娘粗鲁,那就爱哪儿哪儿待着去,别在我面前碍眼!”  门,又关上了。  邵天翔觉得自己何其无辜?他自己的东西被她拿了,还不能问一句?  再者说,这里是他的地方,她要他去哪里?  虽然他知道实话是伤人的,却也没想过居然会这么大的反应!  算了,反正没有用在别处,对付他们,他还是乐见其成的。嗯为了奖励她今日的辛苦,他决定——让厨房加菜!  ……  “你来了?”  黑色的夜幕下,一袭人影闪过,坐在屋内的男子听到外面的声音,起身开门,看到一个穿着黑斗篷的男子站在门外。  “就想这么让我站着不成?”  男子侧身,让他进来。  来人将斗篷摘下,露出一张冷凝的俊容,嘴角边挂着最常见的温和笑意,却未曾达眼底。就他的相貌来看,是个令人一见难忘的人。  “轩辕齐,你果真是好胆色,居然真的敢单枪匹马的过来,你就不怕我在这里设了埋伏吗?”  不错,来人正是轩辕齐。  轩辕齐自顾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闻了一下,“想不到居然是上等的碧螺春,你倒挺会享受的!”  男子轻笑,并不答话。  轩辕齐倒也不介意,饮了一杯之后,随口叹道,

“果然是好茶!”  “不知阁下该如何称呼?”  “我自幼便不知自己是谁,平日里只穿紫色的衣服,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叫我紫衣吧!”  “呵呵,名震江湖的七修罗之紫修罗!阁下连取名都如此随意,在下倒是对你有些另眼相待了。”  在轩辕齐心中,能够如此随意之人,定然十分好爽。如此洒脱之人,自然值得高看。  “皇上之言,在下愧不敢当!”话虽如此说,但其神态却是从容不迫的,并没有因为他的身份而露出一丝怯懦的情绪来。  轩辕齐知道,七修罗向来是带着面具示人的,如今他拿下了面具,这张脸,只怕也不是他的吧?  “不知阁下夤夜求见,所为何事?”  他也不兜圈子了,直奔主题。  紫衣负手而立,似乎是在酝酿如何表述,眉心之间微微蹙着,似乎有些不安。  他也不着急,喝着茶,等他慢慢酝酿。  半晌,他淡然开口,“皇上,您当真不肯放过灵异阁吗?”  轩辕齐准备喝茶的手微微一顿,想了想,干脆放下水杯,反问一句,“阁下看过佛经吗?”  紫衣不解,却还是如实回答,“略知一二!”  “佛曰,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放下屠刀者,可立地成佛。我不知道当一个十恶不赦之人,放下他手中的屠刀,是不是真的能够成佛?我想,他害的那些人,却不能因为他的成佛而回来吧?那这样的成佛还有何意义?而我自问没有那样的胸襟,别人将我的妻子伤的体无完肤,我却还一笑置之?抱歉,我做不到,所以我只是俗人一个,在尘世跌宕!”  “原本,灵异阁再如何横行无忌,我都可以一言蔽之。但是,你们伤害了不该也不能伤害之人,要我如何放过你们?”  “难道,你们的命是命,她的就不是吗?别忘了,当日的她,可是一个功夫被废,还身怀六甲的弱女子!”  直到现在,轩辕齐都不敢去想,她是如何逃脱出那样一个可怕的场面的?  紫衣苦笑,那个女子,是他们七修罗生平遇到的最棘手的一个人,没有内力,仅仅凭着招式还有智谋,便躲过了他们七修罗的追杀……  那时候,连他们都不得不佩服她!  “我们不过伤了她一个,难道你要整个灵异阁的人陪葬吗?当时只有我们七人,难道你连别人也要迁怒吗?”  轩辕齐抬眸,勾出一抹毫无温度的笑,“所以,你今天大费周章让我来,就是为了替他们求情的?”  “不,我请你来,是为了跟你做一笔交易!”  “交易?”  轩辕齐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一个连真面目都掩藏的人,我凭什么去相信这是一个交易,而不是一个陷阱?紫衣,你是很聪明,但可惜,我也不笨,还不至于被你牵着走而不自知!”  “我知道,你们七人兄弟情深,你想要保着他们的性命。但那又如何,与我有何相干?”  “只要是伤了她的人,我都会一一的替她讨回来。她身上多少伤,我就要加倍的还在那些人身上;她受了多少苦,那些人就必须比她多受几倍的苦!知道吗?我可是连说话都舍不得对她高声,却被你们伤成那副模样,险些丢了性命,至今还未曾恢复记忆……你说,我该放过你们吗?”  轩辕齐说的很慢,语气很温和,不见一丝怒意,可紫衣就是感觉到他体内蛰伏的杀意,令他不由自主的想要远离他一点。  紫衣握了握拳,似乎是给提醒自己此行的目的。他清了清嗓子,“轩辕齐,灵异阁做事,不过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们不过是奉命行事,你又何必苦苦纠缠?”  “我今日来,的确是为了让你放过我的六位兄长。若你能够答应,我会帮你,灭了灵异阁,也会告知你那个人是谁,让你能够为你妻子报仇,如何?”  轩辕齐轻笑,那笑声里隐含着浓浓的嘲讽,“你以为没了你的帮忙,我就查不到了?你以为以你一个人的性命,我就会放过其他六个?你放心,我刚刚就说了,只要伤害了她的,哪怕是她的一根头发,我都会替她还回去!”  他起身,站到紫衣的面前,眸子里的寒意乍现,“今日,我不杀你,因为你也算一条好汉,毕竟你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那份兄弟情!但是,今日过后,我绝不会手下留情的。灵异阁,我是灭定了!”  轩辕齐走回去,将斗篷拿在手上,准备离开。  紫衣上前拦住他的步伐,语气有一丝着急,“轩辕齐,没有我的帮忙,你就算灭得了灵异阁,也会损失惨重的。何况,阁主的功夫深不可测,你以为凭你们能够伤的了她吗?而且,她近来又练了邪功,功力只怕更甚从前,难道你想要看着你的人白白牺牲吗?”  “轩辕齐,都说你爱民如子,难道他们就不是你的子民吗?况且,我想她也不会答应你如此草菅人命吧!”  紫衣虽然并不了解梦连衣,却也大概听闻过她的为人。他想,那样一个不同凡响的女子,定然不会同意他如此轻视别人的性命的。  果然,他看到轩辕齐的眼里闪过一丝犹豫,他知道自己赌对了。  “那你想要如何?”轩辕齐的声音有些冰冷,没有初来的那份温和淡漠的笑意。  自然是冰冷的,任何人被拿住了短处,都不会高兴的!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