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406章造反吗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897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5


  “我知道,昨儿对她太过了,才会导致她的病发……”梦连娟瞥见了他眼底的惊讶,柔柔的开口,“是的,我一直知道,她一直以为自己藏的很好,可我是妹妹,与她朝夕相处,她会的我都会,她不会的我也会,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只是,她不说我也就不说,这样或许她能够更开心一些!”  “其实,她很少对异性如此信任,邵公子,家姐这些天就交给你照顾了!”  邵天翔眸色深深的睇着他,似乎是在审视她,“你当真是妹妹吗?我怎么觉得你像是她的姐姐,她的性格不羁,做事丢三落四;可你不同,你性格细腻,温柔婉约,弥补了她性格中的缺陷……看起来,你更像是她姐姐。”  “平日里,都是你在照顾她吧?”  梦连娟微微点头,“其实她不难照顾的,只不过是嘴挑了点儿,这一点,还请公子多多担待。”  “至于我刚刚说的话,还请公子不要告诉家姐。既然她想要自由,那便随了她去吧!”  “你不必觉得歉疚,她没有怪罪你的意思!梦小姐,你和她虽然一母双生,容貌相同,性子却迥然不同。她虽大大咧咧,却也不是不辨是非之人。放心吧,七日之后,我会交给你门一个完好无损的梦连丹!”  “另外,你不要难过。她是姐姐,自然宁可自己生病,也不要你替她有所分担的……”  梦连娟浑身一震,随即恢复了平静,温婉的行了一礼,“她快来了,我就先离开了!这几日,拜托公子了!”  白色的身影一闪,顿时没了踪迹。  邵天翔轻笑,这两姐妹,还真是与众不同!  “你在呆看什么呢?走了!”  “好,这就来了!”  既然她们都想要瞒着对方,何不成全了她们?  ……  皇宫。  梦连衣一手抱着轩辕小宝,一手捧着一本书,正仔细的给他读着。  小家伙似乎能够听懂其中的内容,正笑的欢呢!  坐在一旁笑语连连的轩辕齐都忍不住羡慕起这小子的好命了——明明是他娘子,却时时刻刻被他霸占着,现在居然还念书给他听?  “阿梦,你若是那么闲,可以帮我分担一些,你给他念个什么劲儿?他又听不懂!”  梦连衣抬眸瞪他,“你的事儿还没过呢,还想要我帮忙,门儿都没有!”  某人凑过来,“那就开个窗吧!”  “不然,打一个洞也行!”  梦连衣都懒得看他了,自顾自的念着。  轩辕齐蹙眉,他刚刚是不是看到了那小子眼底的嘲笑了?  才几个月大的小家伙,居然还嘲笑起他来了?  小小年纪就如此无礼,这还了得?  这么想着,他一把将小家伙抱过来,口中还念念有词,“哼,居然敢瞪我,小家伙,你造反了是吧?”  “轩辕,你这是做什么?”  “他还那么小,怎么会瞪人?”  小家伙听到娘亲的话,转身看她,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盈盈之色在眼眶内转动。小模样,委屈极了!  梦连衣一瞧,可心疼了,上前一步,想要将小家伙抱过来,却被他躲了过去……  “阿梦,小子得糙养,这么娇惯着将来只怕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轩辕万里江山,可不能毁在这小子手里!”  梦连衣无语了,这才多大的一个小屁孩儿,他就想着要虐待他了?  真不知道,她昏迷不醒的那段时间,他究竟是怎么带孩子的?亏小宝那时候还那么依赖他!  轩辕齐将小家伙放在桌案上,想让他站着,可是小家伙好像偏偏要与他对着干似的,他一松手,就坐了下来……  如此周而复始,梦连衣真是不忍心再看了。  她走过去,将重重坐下去的轩辕小宝搂在怀里,不满的瞪着他,“轩辕,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居然有虐待儿子的怪癖?”  轩辕齐的脸都黑了!  再去看那小子,脸上挂着得意洋洋的笑,似乎是对他的嘲弄……  小子,装可怜是吗?  轩辕齐阴测测的看着自家儿子,没想到他居然被一个小屁孩算计了,传出去岂不是有伤他的威名?  于是,轩辕齐父子俩自此陷入了明争暗斗之中!  香榭小居。  梦连丹坐在贵妃躺椅里,摇晃着脚,百无聊赖的看着不远处正在练功的邵天翔。  “红毛,你怎么都不陪我过过招,一个人在那儿练来练去,有什么意思?”  邵天翔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被剑气划伤。  收了剑,他大步而来,居高临下的瞪着那个罪魁祸首,偏偏对方还没有一点自觉。  “你能不能换个称呼?”  红毛,红毛,他都觉得这个称呼瘆人,每次听到都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对,他的头发是红的不假,可那也不是他希望的。  再说说喂招,他们才来了这里不过三天,都不知道打了多少次了,她不觉得累吗?  虽然吧,与这丫头过招的确是挺有感觉的!  “你难道不觉得我这个称呼很贴切?”  “你不觉得特别拉风吗?这个称呼,可是别人想要都要不来的,你就惜福吧!”  她一副这是给你的恩赐的眼神,让邵天翔真是有苦不能言,最重要的是,他还不能收拾回去。  “梦连丹,你若是无聊,大可以出去走走,整日都气我,你也不怕当真将我气死了?”

  邵天翔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平复自己被她激起的情绪。  她无谓的踢了踢脚,带着一丝慵懒,像那种肥肥的波斯猫儿,“我这是给你锻炼锻炼你的气量,这才哪儿到哪儿,你就生气了?”  “邵天翔,以往三十多年,你都是怎么活过来的?”  邵天翔极力想要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他是怎么活过来的?江湖上,邵门也算是名声在外,他身为邵门门主,难道还会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气他吗?  真是,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居然被一个小丫头吃得死死的!  “你去哪儿?”  “我去透透气,免得真被你气死!”  梦连丹撇撇嘴,至于吗?  不过,这两天的小日子的确是过的不错,吃饱了睡,睡饱了吃,简直堪比神仙了。  唉,这样伟大的日子,她当真是许久没有过过了。如今能够这样舒服,还得多谢邵天翔了。  她当然知道那个男人不会与她一个小丫头置气,这传出去岂不是太有辱他的名声了?  不过,闲了这几天,身子也恢复的差不多了,也该是时候找一些事情做做了,不然非得废了不可。  她的小手有节制的在把手上敲着,一双美眸闪过算计,小小的唇边挂着一丝诡异的笑——灵异阁,是吗?  ……  灵异阁。  “谁?”  红衣男子在房内给自己上药,神情陡然一紧,大手紧紧握住一旁的剑,时刻防备着。  “大哥,是我!”  他的神情顿时一松,“是七弟啊,你进来吧!”  紫衣男子推门而进,看到他肩膀处殷红一片,有些着急的走上前,“大哥,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何会受伤?”  “大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知道的,我们灵异阁将于近日内搬往他处,有许多东西要置办,这些事以往都是我处理的,今年也不例外。可是,不知为何,我们需要的那些东西不是缺货,就是不予售卖!”  “我觉得情况不妙,出了第十三家门之后,突然遇到了一个小乞丐,他就那么突然的撞了过来,我躲闪不及,被撞了个正着。我立时发现这条手臂没了知觉,心知不妙,刚想要还手之时,他就没了踪迹!”  “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是我起码能猜出这仅仅是个开始!那个人似乎知道我们七人,只怕是来者不善!”  红衣男子坚毅的眼神中透着一丝慌乱,“七弟,你告诉其他几个兄弟,让他们出门小心一些。”  “这些年,虽没有几个人知道我们的样貌,但也不乏漏网之鱼。”  紫衣男子凝眸思考,仔细的看着他的手臂,“大哥,你这手臂得马上治疗,再晚一步就要废了!”  红衣男子苦笑,转头看着那条乌青的手臂,“已经来不及了!”  “你还没试过,这么早放弃做什么?来,我给你将毒逼出来,一定会没事的!”  红衣男子伸手阻止紫衣男子,“七弟,你忘了吗?我制出来来毒,在江湖之上也是少有对手,不说独步天下,却也是数一数二的。如今我说来不及,你还质疑什么?”  “不过,那人没想要我的性命,以后只怕难捱的还在后面吧!”  紫衣男子咬牙,狠狠地捏起拳头,“大哥!”  “你去把他们几个人叫过来,我有话要说!”  “放心吧,不过是没了一条手臂罢了,只要命还在,怕什么?”  “不过,这一次,只怕我们是走不了了!”  紫衣男子微微蹙眉,语气带着前所未有的严肃,“大哥,看来,他们已经出手了!”  “你是说?”红衣男子眯着眼,明明是疑惑的口吻,此时却透着几分肯定。  “你觉得能有那么大能耐查到我们的人,除了那一位,还会有谁?”  “时隔一年,他始终没有放弃。我们灵异阁的人现在是越来越少,似乎有一张大网正慢慢的将我们包住……还有阁主,近来行踪也越来越诡异!”  “其实,我们七修罗这么多年杀人无数,不论年弱老幼,只要对方给得起银子,我们都招办不误。现在即便是被人赶尽杀绝,只怕也是我们应得的下场。大哥,我并不害怕,这是早在意料之中的,不是吗?”  红衣男子一顿,神情有些黯淡,“是啊,像我们这样的亡命之徒,早该死了,不是吗?”  “七弟,即便是如此,我们也不该什么都不做,就那么等死!七修罗没有一个怕死,却也容不得别人随意挑衅我们的尊严!”  “嗯!这事儿我会和其他几个哥哥说,尤其是四哥,他近来为了查黑风一事,受了阁主不少责难,现在我们灵异阁应该团结起来,一致对外!”  紫衣男子的眉宇间隐隐透着一丝疲累,这么多年刀头舐血的日子,他过的当真是够多了。  其实,他没有说的是,有一条路对他们而言是最好的,却也是大哥最不愿意的!  “大哥,你先歇着,我去看看四哥。他今日被阁主打伤了,不知道伤势如何!”  红衣男子摸了摸肩膀,另一只手拍拍紫衣男子的肩,“七弟,辛苦你了。明明你是最小的,却总是让你来照顾哥哥们,大哥真是有些过意不去!”  紫衣男子蹙眉,语气有些生硬,“大哥,当年如果没有你们几个哥哥,就没了现在的我。我照顾你们,是理所应当的,以后你再说这样的话,就是不把我当兄弟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