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398章死都不放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907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5


  “真是,一大把年级的人,还这么不开窍!”  梦琉年心里那个憋屈啊,他都好几日没能抱着他的亲亲娘子了——白天被流云霸占着,晚上被那个臭小子霸占……  哼,梦家的小子一个个都是这幅德行,居然一个个的都来跟他抢沫儿的注意?  他阴测测的盯着某个方向,心里不停地琢磨:嗯,这小子再不乖的话,就将他还丢给他老子,总是这么缠着沫儿算什么回事?  最最重要的是,小家伙一口一个祖父,都将他叫老了……  清风在心中不住的摇头,看爷这幅模样,又不知道谁要倒霉了。  嗯,也该是时候低个头认错了,总这么冷战下去也不是办法。万一他家那小子回来说他欺负他娘,趁着他忙的时候,将他娘给拐带走,他岂非当真成了孤家寡人?  一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他冷不丁的打了个哆嗦,不行,他现在就去将云儿拎回家……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和!  既然他们床头吵了,那就床尾和一下吧!  这么想着,清风的心头顿时敞亮不少,连日来在心头的阴霾也通通散尽。  “爷,这些事儿属下会尽快处理好。至于现在,属下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就现行告退了!”  梦琉年摆摆手,瞧着他一脸的德行,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去吧去吧!”  清风风一般的消失了!  梦琉年笑骂了一句,“德行!”  想起梦连衣,他的嘴角弯起一抹笑,前不久收到他们的来信,说是衣儿生了一个小子。  嗯,也许他也该抽个时间去看看他们了!  那厢,流云正在唐沫柒的屋子里讨教如何煲汤,刚在准备食材,不想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毫不分说就将她打横抱起,风一样的离开了屋子。  流云先是一愣,随即闻到熟悉的气息,知道她家那个总是惹她生气的家伙,气不打一处来,挣扎着就想要下来。  清风哪里肯,好不容易将她逮到手了,哪里还肯放手?  这么多年的夫妻了,他几时这般失态过?  还不都是怀里这个女人整的,都老夫老妻了,居然还学别人吵什么架?害的他这几天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可不自在了。  “清风,你,你放我下来!”  流云羞得脸都红透了,他这样堂而皇之的将她抱了出来,还让不让她见人了?  她可没有错过夫人嘴角边的笑。  “不放,到死都不放!”  清风难得这般霸道,一脚踢开大门,将她抱进了他们的房内,眨眼的功夫就将她压在了床上,男子颀长的身子随之倾身而上……  清风没有给她任何思考的时间,径自覆上她的唇,仔仔细细的描绘着她的唇形,存心要令她理智全失,任他为所欲为。  流云嘤咛一声,伸出手抱着他,慢慢的沉浸在他的温柔之中。  床幔缓缓垂下,遮盖了一室的旖旎。  事后,流云将被子蒙住自己,死活都不肯出来。清风觉得好笑,轻笑着将她挖出来,紧紧的圈在自己的怀里,一声一声的唤着,“云儿,云儿……”  “干嘛?”流云声音软软的,唇边却勾着一抹笑,踏实又温柔。  “我就是想要这么抱着你!这么多天了,你居然当真狠下心不让我进门,唤你也不理我!”  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无比的委屈。  他不过就是想要个女儿罢了,她不想生就直说嘛,他也不是非要不可。可这女人脾气一上来,也不告诉他为什么,就不让他进门了,说话也不搭理……  难受了这么多天,现在能够将她这么抱在怀里当真不容易。  流云嘴边的笑容慢慢的隐了下去,眉心涌起一抹痛意,她紧紧地抱着他的腰,不让他看出她的脆弱。  这么多年了,她未曾再拿过剑,只因这个男人心疼她。他说,她辛苦了十多年,也该是时候躲在他的羽翼之下,让他保护了。  为了他,她甘心放下一切,只做他的妻,为他相夫教子。  夫妻多年,他们从未隐瞒过对方什么,他有什么烦心之事也会与她说。为了她,他甚至放弃了高官厚禄,只因她想要一个平凡的家……  只有一件事,她瞒了他!  “清风,记得我们刚成亲说过的吗?这一辈子不隐瞒,不欺骗,真诚以待!”  清风笑着点头,“当然记得!”  “怎么想起来说这个?”  “这么多年,我的确没有什么瞒着你,只除了一件事……”  她慢慢的挣脱出怀抱,眼神沉静的看着他,清风敏感的捕捉到她眼中的痛意,心里一急,“怎么了?”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流云摇头,一脸痛苦的看着他,“清风,这一辈子,我都不能再生孩子了。”  “你想要的女儿,我无法帮你生了……”  清风一愣,就急忙检查她的身体,“云儿,是不是你的身体哪儿出了问题?没事的,生不了我们就不生了,只要你好好地就好!反正,我们不也有了佑儿吗?”  “告诉我,是不是你……”  清风发现,他根本无法问出口。他爱这个女人十多年,怎么受得了有一日她抢在他前头走?  “不是,我很好,真的很好!”  “只是,当年生下佑儿之时,伤了身子的根本,没有及时医治,大夫说我这辈子很难再怀孕。那时候,我以为你不在了,

生不生孩子,对于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前段时间,你说想要个女儿,不是我不想生,也不是生气,我只是觉得无法面对你。知道吗?我是你的妻子,可却连你想要个女儿都无法做到……”  清风顿时松了一口气,重新将她抱在怀里,一下一下的安抚着她,“傻瓜,这有什么,不能生我们就不生了!”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早些告诉我,一个人藏在心里该有多痛?”  清风知道,当年梦琉年出事,他丢下身怀六甲的他孤身犯险,本就抱着必死的心……待他回到她身边之时,佑儿已经出生了,而他自然是不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每每问她,她总是一言蔽之,跟着就转移话题……  他真的从未想过,在他不知道的过往里,她居然一个人承受了这么大的痛……  一直以来,他都知道生孩子对于女人而言,是一个劫难。他以为当年生佑儿给她留下来太多的阴影,所以也未曾与她说过想再要一个孩子的事情。  这么一过,就是十多年。当他看到梦琉年那么宠梦连衣之时,他的心里也涌起了一股子渴望,他想要一个女儿,一个长得像她的女儿,让他可以疼着,可以宠着……  原来,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她承受了那么大的痛。  现在,他终于知道了,为何在她的眼里总能看到那一抹羡艳,原来是她早已失了那样的资格,所以才会格外疼爱佑儿,疼爱小姐们……  “傻瓜,真是个傻瓜!”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会很心疼?你知不知道我根本不在意你能不能生孩子,我只要你,如果没有你陪着,我宁愿没有孩子,懂吗?”  “云儿,我们相识多年,夫妻多年,我们之间的感情早就超越了生死。在我心里,你是我挚爱的妻子,是我相伴多年的搭档,更是一生不可多得的知己。这样的你,即便是残缺不全的,也是我心里的至宝!”  流云抬起头,呆呆的看他,似乎是第一次认识他似的,“你从不说这样的话的!”  清风将她的小脑袋重新压回去,靠在他的胸膛上,喉间发出一阵阵沉沉的笑,“傻瓜,我不说,那是因为我知道你都懂!后来,有人告诉我,原来有些话也是要说出口的!”  “那,你不怪我吗?”  “怪你?我有什么立场去怪你?云儿,这些年,我总觉得无论怎么待你好,似乎都是不够的。我在你最需要的时候选择了离开,让你一个人无助的面对我的死,面对孩子的降临……这么想来,我最该怪的那个人应该是我自己才是!”  “不,你很好!”  “流云一生能够遇上你,是我的福气。”  流云趴在他的怀里,温柔的浅笑,或许,他心中的遗憾,有朝一日可以实现。  他不知道,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在调理自己的身子,虽然机会渺茫,可她还是想要试一试。  其实,她也想要一个女孩儿的,一个漂漂亮亮,文文静静的女儿!  ……  “流云走了?”  梦琉年一进屋,看到唐沫柒一人倚靠在床头看书,走过去拿走她的书,将她揽在怀里。  唐沫柒瞪了他一眼,不用说,清风那么风风火火的来,定然是听了他的话。  也好,夫妻嘛,小打小闹那是增长情趣,时间长了可是会生分的!  “刚刚在看什么?”  “医书啊,衣儿的记忆始终没有恢复,有些事情做起来终归是不得力。”  “衣儿前几天来了家书,我看着很欣慰,却又有些心酸。我在想,爹娘若是在的话,会不会是我现在的心情?”  梦琉年拍拍她,情知她是想起了爹娘,“过几日便是岳父岳母的忌日了,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去!”  “我还以为你又忙的去不了了呢!”她靠在他怀里,斜眼睨着他。  梦琉年忍不住讨饶,“我不过是一年未曾去,就被你叨念了这么多年,这么记仇吗?”  “记仇?哼,我还小心眼儿呢!”  “梦琉年,你说说,这么多年,你有了一点儿事情就瞒着我偷偷出去,你有没有把我当成你妻子?”  唐沫柒在他怀里嗅了嗅鼻子,语气可不满了呢!  “不把你当成妻子,会这么抱着你吗?女人,你就是这几天太闲了!”  “可不是,我都快发霉了!”  “蠡之,不然我们出去走走吧?这都两年多没有出去玩了!”  “不行,龙儿在这里呢,不能将他落下……这个小霸王难怪溪儿想要将他丢到那个位置上!”  唐沫柒推开他,从他怀里抬起头来,上下打量了一番,“看来,你们家的基因太好,生出来的都是聪明的小捣蛋鬼!”  梦琉年失笑的摇头,“我的确是想要带你出去走一走。如果你不放心他的话,大可一起带出去,反正多见识见识也没什么不好!”  “溪儿像他这么大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走过了多少地方了!”  “可不是吗?”  “不愧是两父子,根本都是闲不下来的主儿!”  这不,说曹操曹操到,小家伙从门外探进来一颗黑黑的小脑袋,笑眯眯的看着唐沫柒,“祖母,你是在说我吗?”  唐沫柒笑着向他招手,“龙儿,过来祖母抱一抱!”  小家伙扭捏的走了过来,伸出小手抱着唐沫柒,“祖母,龙儿今日的功课都学好了,能不能休息一下?”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