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396章别鲁莽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839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5


  她扁扁嘴,双手一摊,也表示有些无奈,“这个我也不知道,好像有些东西在脑海里根深蒂固了一般,心念一动,它们就不由自主的冒了出来。不过,对于现在的形势,我也并非一直一无所知!”  前段时间,那是她最无聊的时候,让林枫查查内幕神马的,消遣消遣无聊时光。  “邵天翔,让你一直在追踪的那个神秘组织,你到现在还是没有一丝下落吗?”  说到此处,他也不由自主的敛起了眉,“我的眼线已经有几日没有给我传过消息了,想来是遭遇不测了。之前为了保险起见,他并未将巢穴直接告知于我,现在我也失去了查证的方向了!”  轩辕齐蹙眉,看来这缪红药比他想象中的还难对付!  ……  灵异阁。  “将人带上来!”缪红药冷然的声音在大堂内响起,带着一丝恼怒,冲击着每个人的心。  堂下站着七个穿着不同颜色衣服的男子,面具蒙面,看不清他们的脸,从面具之中看出他们眼中的担忧,以及惧意。  浑身血淋淋的黑风被拖了上来,虚软的身子趴在地上,脸上的面具早已被摘下,一身黑色的衣服早被血染红,气若游丝的看着上位的缪红药,眼底划过一丝嘲讽。  “黑风,你还有何话说?”  “冒牌货有何资格坐在那个位置上?”他挣扎着想要起来,怎奈伤势太重,浑身的功力被散,根本无法动弹,只得趴着不动。  黑风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所幸他事前早已安排好,只要他半月之内没有音讯,那么便会有人讲消息传回去……  缪红药的眼眸一红,闪过一丝杀意,“你说什么?”  没想到,她一心一意重用的黑风,居然是他们安排进来的探子?幸亏她发现的及时,才没有被他一直骗下去……  怪不得,她所有的计划总是功亏一篑,原来有他在里面暗中传信?  现在看来,这里也不是安全之处,她得早作打算!  “你并不是阁主,不过是长着一副与阁主相同的皮囊罢了。你以为你还能作威作福到几时?”  “放肆!本座如假包换,何来假冒一说?黑风,事到如今,你居然还想着污蔑本座,简直是找死!”  “呵呵,我将死之人,有何惧怕?缪红药,你作恶多端,但愿日后你不会后悔!”黑风笑的诡谲,幽深的眼眸里是谁也不懂的深意,没人知道那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他艰难的看了看昔日的兄弟们,艰难的吐出最后一句话,“当……心……阁……主!”  说罢,他不甘心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黑风!”  七名男子同时上前,想要靠近黑风之时,被缪红药喝住,“黑风背叛灵异阁,被处以极刑,此乃他咎由自取。以后你们当中若有效仿,就不要怪本座心狠手辣!”  他们一起恭敬下摆,“是,属下一定效忠阁主!”  缪红药冷冷的笑了,睨了一眼黑风,从怀中掏出一瓶药水,“背叛之人,不配留有尸骨。这是化尸水,将他的尸首化了!”  毫无感情的声音让众人浑身一颤,缪红药看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后,甩袖离开,再不看他们的反应。  所有的部下一个个面面相觑,然后像木偶一般走出了大殿,一时间,大殿之内只留下他们七人。  人都散了之后,他们顿时围了上来,将黑风翻身过来,看到他浑身没有一处好地方,绿衣男子狠狠地在地上砸了一拳,“大哥,难道我们就这样任她打杀吗?现在是黑风,是不是就快轮到我们了?”  被称作大哥的男子,一身红衣,眸色深红,伸手拍了拍绿衣男子,“老四,身在灵异阁这样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我们别无选择。虽然我们没有黑风背叛的证据,却不代表阁主没有。她虽性情古怪,却从未滥杀无辜过……”  “你忘了吗?黑风临终之前还在提醒我们小心她?”  紫衣男子摸了摸下巴,沉思,“黑风似乎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秘密?难道真如他所说,阁主是假的?”  “如果他说的话成立,那么真的阁主哪儿去了?她的功夫那么高,普天之下能够杀了她的人,似乎不多!”  红衣男子紧握了手里的化尸水,蹲下身子,缓缓的打开瓶塞,一点一滴的倒在黑风的尸骨上,“兄弟,好走!”  地上的尸首瞬间消失不见,只留下一滩浓水。  绿衣男子想要阻止,却硬是咬着牙别过眼,不再去看。  “阿紫,我不相信黑风会背叛,他时常跟着阁主,定是知道什么被灭了口。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死的!”  “绝不会!”  紫衣男子一把拉住他,严肃的看他,“四哥,你这么冲动,难道是想步上黑风的后尘吗?这事儿我们都是云山雾罩的,还不能这么早就下定论!别忘了,我们的性命都是阁主给的,即便她对我们严厉了一些,却从未这么狠过!”  “你的意思是,黑风他当真背叛了灵异阁?”  “阿紫,你让我不要忘了阁主的救命之恩,难道你就能忘了他对你的救命之恩?没有他,你也早就死了!”  紫衣男子无奈的叹息,“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们七个兄弟之中,就属你的性格最为莽撞。你这么冲动,能做什么?难道还

想搭上自己的性命不成?”  “你看看我们在站的那一个不是黑风的兄弟?”  橙衣男子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不要鲁莽!”  绿衣男子眼眶泛红,双拳紧握,手背青筋直冒,牙齿里隐隐可闻的血腥气,他悲愤的指了指地上那一滩脓血,失望的冲他们吼着,“你们一个个都让我不要鲁莽,那是因为你们与他的交情不如我深!他向来寡言少语,更不是我们七修罗中的一员,说他孤傲也好,矫情也罢,可他是第一次知道我真正需要什么的人,他不说话则以,一说话必定暖人心扉。这样的他,怎会是叛徒?”  红衣男子起身,将手背在身后,凌厉的双眸盯着绿衣男子,“是不是叛徒,一切还是未知之数。我告诉你,从今以后你哪儿都不许去,今天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以后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得违逆阁主的意思!”  “今日黑风尚有我们替他难过,若日后你也出了事,休想我们兄弟瞧上一眼!”  绿衣男子摇头,身子慢慢后退,语气是前所未有的生疏,“大哥,你真令我失望!”  说完,他就跑了出去。  “你们两个去看看他,别让他做傻事,必要时打晕了拖回来!”  他回头看着身后穿着青衣和蓝衣的男子,淡淡的吩咐。  “是,大哥!”  紫衣男子若有所思的看了眼他后背的手,眸子深了深,若无其事的升了个懒腰,“今天累了,我想要去休息了!”  “嗯,今日都累了,大家都去休息吧!”  “我怕,过几天,我们也该离开这里了!”  是了,半年搬动一次,是灵异阁多年来的规矩!  ……  半夜,一抹红色的影子出没在黑色的夜幕里,身姿矫捷灵便,可见其身手不凡。  阴影处,走出了一道身影,他轻叹,“大哥,这么晚了,你去做什么?”  红色身影一顿,看清来人后,他停下了脚步,“老七,你怎么会在这里?”  “大哥,我自然是在这里等你!”  “这事儿你别管,老七,今晚你最好当做没有看到我,对你我都好!”  紫衣男子抚了抚额,语气颇有些无奈,“大哥,你唤你大哥,便是将你当做兄弟。事关兄弟安危,你觉得我能够置身事外吗?”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在黑风身上到底发现了什么,致令你那般反常?”  红衣男子醇厚的声音透着一丝暗哑,轻笑出声,“七兄弟当中,就属你最精明。大哥并不想瞒你,这事儿风险很大,我不让老四冒风险,也定不会让你参与。听大哥的话,乖乖回去,如果我明日傍晚还不曾回来的话,就说明我遇害了,到时候带着他们五个人离开这里,隐居也好,另辟山门也罢!”  紫衣男子面具下的眉头紧紧皱在一处,对他的做法很不赞成,“大哥,你不说,我也猜个几成。你不想让我们面对危险,却让我眼睁睁看着你去送死,你觉得我可能答应吗?”  “今天,要么我们一起去,要么都不要去。大哥,论功夫,我可能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对智谋,你却远远比不上我!除非你想将别人引过来,否则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功夫了!”  “难道大哥忘了我们七人当日结拜之时说的话了?”身后,又突然冒出来两个身影。  “老二老三,你们怎么都来了?”  黄衣男子伸手打了个哈欠,“大哥,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去送死,是活腻了吗?”  橙衣男子等了他一眼,死小子,这么大了,嘴还是这么欠。  “大哥,既然我们都知道了,何不拿出来我们一同看看。正所谓一人计短二人计长,说出来我们兄弟几个也好商量商量!”  红衣男子终于妥协,“好吧,我拿给你们看看!”  他从怀中掏出一块沾了血迹的玉佩,递给他们,“你们看看,这个玉佩是不是很眼熟?”  “这不是挂在阁主身上的玉佩吗?怎么会在这里?”  紫衣男子接过去,就着月光仔细的瞧了瞧,“这是真的!”  “废话!”  黄衣男子碎了他一口。  “问题就出在这里。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大约一年之前的某一日,我似乎就没有看到阁主佩戴这块玉佩了,起初我已经是玉佩丢了,所以曾开口问了一下,当时阁主的确说是丢了。现在却在黑风这里,难道你们不觉得事有不妥吗?”  “一块玉佩罢了,有什么不妥?”  三个人同时狠狠地瞪向黄衣男子,恨不得将他那张破嘴堵上。  “堂堂灵异阁阁主,何必对我们说这种慌?一块不起眼的玉佩罢了,丢了就是丢了,有什么值得遮遮掩掩的?可是这玉佩奇就奇在出现在黑风身上……他是阁主的贴身护卫,对于阁主的一切定然是了然指掌。他到如今才发现端倪,这说明什么?”  “说明现如今的阁主更加令人忌惮和害怕!”  “是的,瞧她今日在大殿上的狠戾,不难看出她越发的心狠手辣了!”  紫衣男子大胆的提出假设,“如果,我是说如果,她当真如黑风所说,不是我们的阁主呢?”  “这怎么可能?她的功夫可是与阁主并无不同!”  红衣男子点头,“这也是百思不得其所之处。”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