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395章官之大者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818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5


  他们一个个笑嘻嘻的抱拳,报上各自的姓名:“末将陈子骁叩见娘娘,恭祝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末将赵东阁叩见娘娘,恭祝皇后娘娘福寿康宁!”  “末将李承宁叩见娘娘,恭祝皇上皇后百年好合,和和美美!”  “末将魏乾资叩见娘娘,恭祝皇后娘娘福泰安康,皇上多子多孙”  最后一句,梦连衣忍不住笑了出来,多子多孙,是想让她变成母猪吗?  “你们几个,都将你们关在这里十年了,怎么性子还没收敛,一个个嘻嘻哈哈的,成什么样子?”  陈子骁不满的回道,“皇上,您可真是奸诈,当年我们四人一时不察,上了您的当以至于输了赌局,可你也不用这么狠吧,居然将我们送进军营,这一进来便是十年!”  “可不是,您如今是妻儿双全了,可怜了我们这群人还没个暖被窝的呢!”程东阁紧接着抱怨。  “一来就冲着我们瞪眼睛,皇上,您这是过河拆桥吗?”李承宁保持队形。  “就是!”魏乾资永远都是附和,没有一句像样的话!  “说完了没?”  轩辕齐扫了他们一眼,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看来,这十年来一点当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性子还是这么浮躁。也罢,本来还想着召你们回朝的,这样一来,你们接着再待十年吧!”  “什么时候你们稳重了,能当重任了,朕再召你们回去!”  他们的脸上一个个都变得难看无比,连忙讨饶。  “皇上,我们错了!”  “皇上,我们错了!”  “皇上,我们错了!”  “错了!”  三个人恶狠狠的盯着魏乾资,一点该有的认错姿态都没有。  轩辕齐也不为难他们了,“朕知道,这些年来,也委屈你们了。以你们的身份,本不该受这份罪,但是你们也该知道朕的苦心,朝堂是个诡谲之处,朕是担心你们受不了蛊惑,才想着将你们送进军中历练的。这些年来,我一直暗中关注着你们,也知道你们都变了不少!记着,为官者,一不为己,二不为财,官之大者,乃是忧国忧民之人!”  四人俯首答应。  次日,朝堂之上出现了四位青年才俊,分别担任刑部尚书,户部尚书,礼部尚书,工部尚书。  朝中顿时掀起一阵喧哗,朝臣纷纷认为四人年纪太轻,无法担此重任。  陈子骁妖冶一笑,从袖中抽出一份折子,恭敬上交,“这是半个月之前,发生在京城之内一桩三家八口命案,此案一直未曾告破,但是微臣已于昨日将凶手缉拿归案,以待皇上下旨查办!”  其余三人亦拿出自己的惊人之举,令在朝的官员哑口无言。  最为重要的是,善通医理的魏乾资解了皇后娘娘的“毒”,令娘娘得以醒来。皇帝大悦,无人再敢有异议。  ……  梦连衣终于“醒”了,每日里抱着轩辕小宝,试图培养母子亲情。可惜,小家伙这几个月以来,除了睡觉就是吃饭,别说笑了,就是个屁都没放几个。  她那叫一个挫败啊,难不成儿子天生面瘫不成?  于是,每日里闲来无聊,她便逗弄着轩辕小宝,小家伙的脸蛋儿被扯得红一片,就是不吭声。眼神凉凉的看了她一眼,翻了个身,继续睡!  梦连衣担心啊,这一担心就跑到御书房去寻轩辕齐,也不管他在干什么,一把推开门,将儿子往他怀里一丢,声音里带着哭腔,“怎么办?我逗了潇儿这么久,他不哭不闹,不会是个傻子吧?”  轩辕齐一脸黑线的看她,小心的抱着轩辕小宝,说来也怪,小家伙立刻睁开了眼,咧开小嘴,咯咯笑出声来,丝毫没有注意梦连衣难看的脸色。  “轩辕齐,你们家的基因欺负人!”  她的一句指控,惹来了一阵笑。  转身一看,原来那四个家伙也在,看来他们是在讨论什么要紧的事情了。  邵天翔晃荡着二郎腿,瞧了轩辕潇一眼,“他怎么欺负你了?”  “我这几天一有空就抱着他,就想着逗他笑一笑,不笑哭也行吧?没想到不管我怎么逗他,他啥反应都没有……”  “可是,你瞧瞧他现在笑的多欢!”  这小家伙,是不是忘了他是谁千辛万苦生出来的了?  轩辕齐无奈的将小家伙放回她手中,小家伙立刻敛了笑,打了个哈欠,在她怀里睡了过去。  ……  在场的人,笑的更大声了!  梦连衣呢,看着怀中惹人怜爱的小宝,哭笑不得。她身上沾了瞌睡虫吗?怎么一到她怀里就睡了?  “娘娘,看来,咱们的太子殿下可不是一般的不给你面子呢!”陈子骁笑的很嚣张。他伸出手,“来,将太子殿下给我抱一抱,说不定就笑了呢!”  梦连衣冷着脸将孩子递给他,小家伙立刻睁开了眼睛,瞅了瞅,眉心一皱,陈子骁立刻觉得有一股湿湿的从指间滑下……  他的脸色立时尴尬无比。  “子骁,朕的太子这是告诫你,他的娘亲除了他,别人都不可以欺负!”  梦连衣心情大好!  “陈子骁,连一个小娃儿都斗不过的感觉如何?”梦连衣毫不掩饰脸上的嘲笑之意。  陈子骁手中抱着那个面无表情的奶娃儿,抱也不是,丢也不是,

一时僵在那里。  轩辕齐实在是看不过去,将奶娃娃抱过来,随即在所有人的怒瞪之下,咧开了小嘴,笑的自在。  “果然是父皇的好儿子!”  “小宝,以后不许欺负母后,不然父皇不抱你了!”  不知道轩辕小宝是对他的称呼排斥,还是对他的话很排斥,大大的眼睛扑闪了一下,闭着眼睛流着哈喇子就那么闭上了眼睛。  梦连衣很纳闷,“他到底是随了谁的性子?”  “我娘说我小的时候可爱笑了,逢人就笑,这么说来,肯定不像我。”她的意思很明确,既然不像她,那么定然是像他了。  轩辕齐也不反驳,抱着儿子入了内室,片刻之后又走了出来。  他将她拉过来,坐在他的腿上,她不好意思的扭了扭,被他压住,“别动乱!”  “有人呢!”  他斜睨了他们一眼,“那又何妨?”  李承宁笑着摇头,“皇上,您就不要在这里刺激我们这些孤家寡人了,可好?”  轩辕齐点头,“朕明白你们的意思!”  “什么意思?”他自己都不太明白的说。  “你的意思是,要朕给你们赐婚了。放心,这事儿朕一直留意着,有了合适的,谁也落补下你们之中的一个!”  四人顿时变了脸色。  邵天翔凉凉的拨了拨手指,“让你们别羡慕嫉妒恨了吧?这下报应来了!”  轩辕齐扫了他一眼,“放心,也少不了你的!”  邵天翔的脸上立马黑了下来,其余四人幸灾乐祸的看着他笑。  梦连衣瞧着他们脸色都不太对劲,急忙岔开话题,“刚刚你们在讨论些什么?”  “前段时间,朝中官员大换血,官职空缺太多,这不,大帮老顽固联名上书了一些名单。现在我算是明白了,老顽固固然忠心,却也有一些骨子里的坚持让人无法接受!”  她好奇的拿过桌上的名单,粗略的扫了一眼,上面的名字对于她来说,无疑是陌生的,“这些是什么人?”  陈子骁嘲讽的看了那名单一眼,“除了他们的亲信,还能是什么人?”  “我记得轩辕似乎是贵族世袭制,难道他们还缺这些不成?”  魏乾资冷冷的吐了两个字,“贪心!”  是啊,有些人便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权势再大也没有满足的时候。  “轩辕,我觉得这样的选官制度并不好,漏洞太大,容易让那些有心之人钻了空子。对于这选官,我觉得也该是时候给平民们一个公平竞争的平台了!”  “毕竟是穷苦人出身,他们才会真正从百姓的利益去想问题。我记得你与我提过一个人,好像叫做秦烈是吧?虽然他的父亲是世袭的官员,但是这些年来,他过着普通人的日子,反而更知民生疾苦。由此可见,这选官制度当真是需要改一改了!”  他沉吟半晌,眸色深深的看她,“其实这事儿我也想过,毕竟在秦烈身上效果很是显著。只是,这变革不易,尤其是他们,不会同意的!”  梦连衣唇边挂着笑意,眼底却是寒光乍现,“不同意?难道这天下之主是他们不成?反对之声肯定是会有的,但只有你们同心协力,难道还怕斗不了那帮老骨头?”  陈东阁沉吟片刻,似是有所悟,“我想我终于知道,为何皇上独独钟情于你,眼里再也容纳不下别的女子!”  李承宁附和,“果然,我们的皇后娘娘就是不同凡响,这样的话,哪一个深闺女子说得出来?又有哪个女子敢如此理所当然的说出来?就冲这一份胆量,皇后之尊也是非你莫属!”  轩辕齐好看的看着那帮小子,在他们眼中看到的真正的敬佩,“怎么?如今才知道朕的眼光不差吗?”  陈子骁睇着梦连衣,别有深意的瞥去一眸,“那么,依着娘娘的意思,我们该如何改革?又如何让那些平民能够拥有这样一个竞争的机会?”  “想来你们也该知道,孟国如今的选官制度,轩辕国难道不可效仿吗?”  “自古以来,朝堂之上最忌讳尔虞我诈,结党营私,可这在轩辕似乎成了一种风靡。反观孟国,我虽不说他们的官风是如何的端正,但至少结党营私的现象的确不多见。”  “十多年前,孟国,轩辕国,赵国,三足鼎立,国力相当,现如今,孟国却是三国之中最为拔尖的。再有月国,那本是一方小国,却在元清的治理之下,地域逐渐扩大,经济日益繁茂。难道身为上位者,我们不该深思一下吗?”  轩辕齐一语中的的指出,“你的意思是效仿孟国的科举制?”  梦连衣勾唇一笑,清涟而妖媚,“既是效仿,自是该有自己的特色。这事儿我事后会想好,然后写下来,到时候你们一起探讨探讨,不合适的地方再进行修整!”  “这一次,既然我们清肃了朝堂,就不能再放任他们,否则的话,不超过十年,又得再清肃一次。妄动杀念可是罪过,我可不想将来下地狱!”  在座的六个男子皆不由自主的咳了咳,清清嗓子。他们这辈子都不知道杀了多少人,岂止是下地狱这么简单?  轩辕齐搂紧她的身子,暧昧的靠进她的耳畔,惹得她一阵轻颤,“我记得你似乎是失去了记忆,那么这些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