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394章有虫子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844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5


  “轩辕,你要悲伤也该有个度不是?都这么多年过去了,难道你还没走出过往吗?”  轩辕齐一愣,是吗?刚刚的他很落寞吗?  刚刚,他在想什么来着?  是了,他在想他们的过往,一点一滴,回忆着他们的对话,忽然发现他们之间的话其实少得可怜,他和她,多是在忙着各自的事,聚少离多,从起初的暧昧到后来的相濡以沫。这段时间,对他来说,才是最开心的,每天都可以守着她,守着这样一方来之不易的幸福。  她口中的落寞,大概是他想起那分别之期。那样的痛,太过刻骨铭心,他每每想起,心里总是疼痛难忍的。  她如今这幅模样,想来是为了让他开心的吧?  感动,一点一点的聚集在心里,慢慢汇聚成汪洋大海,将他湮没。  “唔……”梦连衣瞪大眼,她没想到,就她这幅惨兮兮的模样,他居然也吃的下去?  一场温馨,她渐渐沉迷于他的温柔之中……  只是,这一场温柔,注定会被她破坏殆尽。  “停下……咬我……”  她的小手推拒着他,小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之色,轩辕齐发现了她的不对劲,连忙松开她,却听到她叫,“有虫子咬我!”  有些狼狈的小脸此刻被羞恼代替,她的手不停的扯下身上的树叶,还有头上的……那被咬的疼丝丝的地方,探进去,抓了一条肥肥的虫子……  梦连衣的脸色顿时有些惨白,手顿时松开,虫子掉落在地上,轩辕齐心疼的看着她,手中也加入了她的撕扯行列,想要替她检查一番,身上是否还有虫子……  这丫头,明明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看到这虫子,小脸立刻变了色,没了一丝血色。不知为何,他却只想笑……  “不许笑!”  “好,我不笑!”轩辕齐不忍再笑话她,好不容易将身上的树叶子扯了个干净,他扯开她的束带,却被她压住,小丫头气哄哄的看他,“你干嘛?”  “我给你检查一下,看看还有没有虫子了!”  她以为他想干嘛?  即便是他突然兽性大发,也不会在这样一个不合时宜的地方,更别说她此刻的模样是如此的狼狈……  “我,我想要沐浴……这附近可有河水可以冲洗?”  梦连衣垂下眼眸,掩饰住眼底的那抹羞赧,不适应的扯了扯衣摆,这一身,让她怎么回去?  “沐浴?”轩辕齐哭笑不得,这里是皇陵,怎么会有沐浴之处?  “我身上好难受,感觉浑身上下都是虫子在爬……呜呜呜,我不要这样回去,多难为情……”  轩辕齐知道,今儿个若是不让她沐浴了回去,小丫头怕是几天都不会开心了。  他想了想,一把抱起她,脚尖一点,瞬间离开了这里。  梦连衣多在他的怀里,不解的问,“我们去哪里?”  “这里不远处有戍守皇陵的士兵居住,应该会有沐浴之处。只是有一点,大概没有宫里那么舒适!”  “能洗干净就好!”  她埋在他的怀里嘟囔,丝毫不愿意将脑袋探出来。  “怎么了?”他低头看她,看不清她的脸色,不知她此时在想什么。  “没怎么!”声音好像蚊蝇之声,怎么会没事?  难道是她身上还有虫子不成?  这么想着,脚下加快,片刻之间就到了他们的驻扎之处,还未等的那些士兵们反应过来,轩辕齐便丢下一句话,“快去准备热水,娘娘要沐浴!”  一帮兵蛋子愣着了,“啥娘娘?”  轩辕齐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自然是皇后娘娘!”  刚刚,他撕了脸上的伪装,这些士兵们自然是认得皇上的。只是他们终年守在这里,轩辕齐也未曾举行封后大典,他们常年不得离开,又怎会知道这位伟大的皇后娘娘的存在呢?  “还没问完吗?”  面对如此阴测测的声音,那帮兵蛋子个个跑的溜溜快,纷纷跑去准备热水了。  室内,梦连衣看着那一桶又一桶的热水,再看看站在一旁,似乎不准备离开的男人,咽了咽口水,开口,“你要不要出去一下?”  “我是你相公,有什么不能看的?难道你沐浴还避讳了我不成?”  她觉得那么丢人,偏偏他还在这里杵着,让她怎么安心沐浴?  “那个,有没有干净的衣服?”  轩辕齐没好气的丢给她一句话,“这里都是些守着皇陵的将士们,你觉得会有适合你的衣裳吗?”  “还是你觉得我会让你穿别的男人的衣服?”  梦连衣觉得胃都抽筋了,这个时候,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吗?  “另外,你不觉得这些热水太多了吗?你一个人洗,是想洗到天黑么?”  “所以……”她诧异的抬头,应该不是她想的那样吧?  “我也要沐浴。一会儿你穿我的衣服,我让他们另外寻了套干净的衣服!”  梦连衣纠结了,穿他的?  为嘛不能穿那套干净的,难道还会比他身上的衣服脏吗?  当然,她现在没有力气去争论那些,身上的感觉太奇怪了,怎么都不舒服。算了,孩子都有了,还扭捏个屁啊,他爱走不走!  这样想着,也就觉得一切都理所当然了。  伸手解着束带,她迫不及待的将那些衣裳褪下,整个身子沁入水中之时,她

舒服的呻吟出声,此时此刻,她真的觉得这热水澡当真是无比的舒服!  轩辕齐的眸中闪过一丝笑意,随即也退了身上的衣服,踏入另一个浴桶里——不是他不想洗鸳鸯浴,实在是担心自己控制不住想要她的欲望……  他瞧了瞧外面,喧闹的争论声一阵盖过一阵。这里实在不是一个好地方!  瞧她闭着眼睛享受的小模样,轩辕齐的嘴角勾起清雅的弧度,小丫头今后怕是看到虫子就要退避三舍了吧?  “舒服吗?”  毛巾底下,梦连衣慵懒的回道,“真是再舒服没有了!”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原来洗热水澡是这么开心的事情呢?”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顽皮了!明知道树叶最容易招惹虫子了,居然摘的时候也不注意一些,以后看你还敢不敢任性妄为了!”  梦连衣瘪了瘪小嘴,“别说了,真丢人!”  他的眼底划过一丝笑,丢人吗?  或许会有点吧,更多的却是感动。她这般做,无非是为了让他开心,没想到却给自己招来了麻烦……  的确是个小麻烦啊!  “阿梦,快要过年了呢,这是我们第一次一起过年,你想要怎么过?”  “这个啊,我现在都不记得过年该做什么了。何况,宫里应该会有什么活动吧?”  轩辕齐双手撑在浴桶的边缘,语气略带遗憾,“潇儿的满月酒摆的有些敷衍,趁着过年的喜庆,将潇儿册封为太子,给他大办一次,你说如何?”  梦连衣想了想,“也好!潇儿的满月酒我就那么睡过去了,想来,天下还没我这么不负责的娘妻呢!自从潇儿出生都没怎么抱过他,他会不会与我生分了啊?”  他斜了她一眼,现在才想起这个问题来,她还真是有够迟钝的!  “对了,我记得前几日你总说什么小宝的,那是什么?”  “那时我给儿子取的小名!”  梦连衣扶额,轩辕齐,你确定他是你亲儿子吗?  天底下会有如此陷害儿子的爹吗?  “怎么,你有异议?”轩辕齐微微挑眉,似乎对她的口气很是不满。  “没有!”  潇儿自从出生,都是他带的居多,她那里敢有异议?  “快些洗吧,一会儿我们还得回宫!外面那帮野小子,可都在等着我们出去呢!”  梦连衣拿下脸上的毛巾,不解的问,“等我们出去做什么?”  “这里是皇陵,是皇家最重要的地方,你以为是谁都能在这里守着的吗?”  “所以他们是?”  轩辕齐的唇边勾起得意地笑,“他们输了,自然得愿赌服输!”  梦连衣弱弱的问了一句,“我冒昧问一下,他们都是什么身份?”  “我从小的伴读,一个个的自恃不凡,我就做好事替他们压压性子,一局定输赢,赢了他们官拜高职,输了任我处置,结果显而易见!”  “既然是你的伴读,为何将他们送来这里?岂非大材小用了?”  一丝怀念从他的眸中闪过,他微微一笑,“阿梦,只有在军队之中待过的人,才会有那样一种英雄气概,那是多少金银财宝都换不来的!我将他们送来这里,自是为了日后能够有一番大的成就!”  “父皇曾告诉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我这么做,自是为了他们好!”  那时候的官场,岂是如今可比?他们一个个心高气傲,怎么会是那些老狐狸们的对手?  梦连衣听了他的话,半晌,叹了一句,“皇帝,果然是天底下最最腹黑的人!”  “阿梦,我可以将你这句话当做是夸奖吗?”  某人脸不红气不喘,笑容可掬的看着她。  好吧,她显然没有那么厚脸皮,甘拜下风的点头。  夸奖也好,嘲讽也罢,这样一个他,是她一个人,纵使是腹黑了些,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至少能够保证他们母子平安不是吗?  轩辕齐冲着她意味深长的一笑,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猛地站起身来,梦连衣吓得立刻闭上了眼睛。  洗的白白净净的小脸上瞬间染上了一抹烟霞,她用手蒙脸,小嘴里淡淡的吐出两个字,“流氓!”  应该说耍流氓,他们老夫老妻了,即便是坦呈相待,又何妨?  只可惜,她的脸皮始终没有练到家,不是他的对手。每一次的甘拜下风,梦连衣终于悟出了一个道理:想要立于不败之地,还是得要厚脸皮才好!  沐浴完毕,他们各自穿戴整齐,她穿着他的衣裳,那么大,就好像小孩偷穿了大人的衣服一般滑稽……  她甩了甩过长的袖子,“有没有像唱戏的?”  轩辕齐穿戴整齐,看着她甩动袖子的小模样,还真是有那么几分相似的。  只是,戏子的身份是低贱的,像归像,用在她身上终归是不适的!  “走,一起出去会会他们!”  “他们在这里多久了?”  “大约……十年了吧?”  十年,的确够久了!  轩辕齐想,或许是时候将他们召回朝了!  ……  梦连衣含笑的打量着站的笔直的兵蛋子们,他们的脸上有的好奇,有的偷笑,有的诧异……  轩辕齐站在她身边,淡淡的开口,“还不向皇后娘娘请安?”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