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392章傲娇男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846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5


  眼下,当这个男人敛起笑容,就那样看着她时,心里居然是前所未有的彷徨。  “你,干嘛不说话?”  轩辕齐将她的小心翼翼看在眼里,眸中带笑,面上却是没有一丝表情,心里百感交集。  一直以来,他未曾对她说过的是,她可以忘记一切,唯独不该忘了对他的爱。日前在假寐之中听到她的喃语,忽然发现一切都可以释然了。  忘了又如何?她能够爱他一次,自然能够爱他第二次。人生在世,谁还没有一点意外,不是吗?  眼前的小丫头满含担忧的看着他,无非是担心他会生气。会担心,何尝不是一种爱呢?  芸芸众生之中,表达爱的方式很多,她虽不曾说,但他又怎么会感知不到?  若不是爱,怎么会千里迢迢陪他来这样一个对于现在的她而言毫不熟悉的国度,甘心情愿的困守在这一方华丽的牢笼里?  若不是爱,怎么会那么乖顺的在这枯燥的寝殿里,一待便是七日?对于好动的她而言,何尝不是一种煎熬?  “现在,知道错了吗?”  “阿梦,有的时候说话重伤人的程度不亚于行动,覆水难收的道理想来你也该是懂的。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你觉得我不该生气吗?”  “那都这么多天过去了,也没见你有什么表示嘛!”  好吧,她以为这么就过去,就算是生气,那火气也该很快就消散了,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小气?  其实,她也知道,这无关小气与否,自己的一份关心被说的那般不堪,搁在她身上,只怕早就抓狂了!  也就只有他了吧,一边对她好,一边生着她的气!  “你身子不好,我该如何表示?打或者骂,亦或是冷着你?阿梦,告诉我,那是你愿意看到的吗?”  他挑起她的小下巴,让她的眼神无法闪躲,直勾勾的对上他的视线。  她嘟囔着小嘴,扭扭捏捏的回着,“当然不愿意!”  “可是人家都知道错了,你还想怎么样嘛?”  “轩辕齐,我告诉你,你想要傲娇也得有个限度!”  轩辕齐一把将她搂进怀里,闻着她馨香的发丝,“你说了那么伤人的话,还不让我生气吗?阿梦,我亦是人,也会难过的!”  是的,他终归是介意她那日的伤人之言!  “好了好了,我以后都不会再说了。日后,不管什么事,我们都得有商有量的才好,我不善作主张,可你也不许独裁,什么事儿都瞒着我。我虽失了记忆,但原则不会丢。”  “在我看来,夫妻二人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该同心协力的,不该有任何藏私!”  “何况,那一日事发突然,我也没时间和你商量不是……”  她将小脑袋埋进他的怀里,不依不饶的扭了扭身子,丝毫没有发现男子的身子瞬间变得僵硬了。  “别再扭了,不然我可不保证会发生什么事!”  刚刚被压制下去的冲动,现在以燎原之势迅速袭来。轩辕齐清明的眸子顿时变得幽深起来。  大半年的时间,他一直陷在她身亡的消息里无法自拔,自是没有任何心思去触碰任何女人的。好不容易寻回了她,不仅失了记忆,身子还那般虚着,他又怎么忍心做出伤害她身子的事情来。  接下来又是生产,沉睡了两个多月,一醒来又发生了那么令他胆战心惊之事……  这一桩桩一件件,让他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所有的一切就那么汹涌而来,毫无招架之力。这样忙碌的他,又怎么会想到那方面的的事?  如今,温香软玉在怀,她还那么撩拨着他的精神感官。一年多以前的那一晌贪欢,至今历历在目,有时候在梦里,他都梦到将她紧紧搂在怀里,刻骨的缠绵,再也不让她有一丝离开的机会。  馨香柔软的身子,暗香浮动的气息,无一不是挑战他的极限。  他猛地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猛地低下头,衔住刚刚被他吻肿的唇瓣。这一次,温柔不再。他那么用力,恨不得抽走她口腔内所有的空气。  梦连衣眨巴着眼睛,有些脱离了状态,刚刚他们还在讨论的那个生不生气的问题,为嘛一下子就变成这限制级的了?  当属于轩辕齐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之时,梦连衣脑海里那根弦就断了。纤手不自觉的环抱着他的双肩,慢慢的闭上眸子,无力地承受着狂风暴雨般的洗礼。  不知何时,她的衣裳脱落,粗指划过凝白的肌肤,引起一阵阵战栗。梦连衣星眸半闭,仿若在海上沉浮,他便是她唯一的浮木。  轩辕齐猛地回神,看到她如此迷人的模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下气息给她整理好衣裳。他可没忘记,她的身体如今还虚着,无法承受这样的欢爱!  梦连衣颤动着双肩,不解的看他。轩辕齐冲她一笑,“你的身子尚未康复!”  她的小脸瞬间变得通红,捶了他一下,不依的依偎进他的怀里。  “阿梦,早些养好身子!”  梦连衣没有回话,心里不住地腹诽,养好身子与你滚床单吗?  当然,这话是万万不能说出口的,因为她不知道他会不会将她就地正法!  唉,真可怜,现在的她,当真是手无缚鸡之力,只能任人鱼肉了。  她问过青儿,以前的她可厉害了,不说翻手为云,

覆手为雨啦,至少天底下鲜少有人是她的对手。可惜了,那么好的功夫,居然被人废了……  不行,她一定得将功夫练回来,不然做什么都束手束脚的,多不自在!  轩辕齐凝神看她,发现她的大眼睛一直转个不停,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又想什么鬼主意呢?”  梦连衣的眼底闪过一丝惋惜,“没有,我只是在想,一定要早些将身子养好,这么虚弱,做什么事都不方便!”  “还有,听说我以前的功夫可厉害了,只可惜被废了。我想要将它练回来,这样你也会少一些担忧的!”  轩辕齐眼眸一黯,那是他的错,是他害得她!  “阿梦想要功夫做什么?”  “难道有我保护你不好吗?”  梦连衣摇头,“自然不是!”  “轩辕,你是皇上,日理万机,我不可能整天都腻着你的是不是?住在这深宫大院,百姓的疾苦你又不可能事事尽知。身为皇后,我总要为他们做些什么才是!”  “我知道你舍不得我操心那么多事,可你不舍不得我,我何尝舍得你呢?”  她伸手点住他欲开口的唇,含笑的睇着他。  “你有这份心,我很高兴。不过这一切都不急,你的身子也并非是一时半会儿能够养得好的,还有那么一些烦人之事等着处理。至于你的功夫想要练回来,只怕也急不得。既然如此,我们就一件一件的来,想那么多做什么?”  这算是缓兵之计吧。  她为了他吃了那么多苦,他又怎舍得再让她为了他而操心?  梦连衣想了想,好像是这么一个理,也就老老实实的不说话了。  轩辕齐抚摸着她柔顺的发,心中灵光一闪,“阿梦,想不想出宫去看看?”  她高兴地坐了起来,兴奋的滔滔不绝,“可以吗?”  “我在这里都快闷死了,如果能够出宫自然是再好不过了。不过,我们这么堂而皇之的出宫,会不会打草惊蛇?”  轩辕齐点点她的小鼻子,“自然不会!”  她疑惑的看他,有点不解。  “丢了记忆,难道手艺也丢了不成?”他神秘一笑,有些坏坏的,他可没忘记当初她那一手巧夺天工的本事。  ……  两个时辰后,两个少年站在喧闹的大街上,一人身穿白衣,飘然卓立,一人身穿红衣,烈烈如火,明明落差那般大,却又相得益彰,让人难以移开眼眸。  梦连衣垂眸看了看身上的红衣,再摸了摸自己的脸,一脸的不可思议,她小声的在轩辕齐的耳边嘀咕,“我到底还有多少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本事啊?”  某人只是笑,却并不答话。  出了宫,来到这集市上,梦连衣就好像放出笼子里的小鸟儿,不停地跑来跑去,叽叽喳喳个不停。  轩辕齐摇头,在宫里身子倒是没有一丝力气,到哪儿都是他抱着走,这会儿倒是精力充沛,谁能看得出来她身子虚弱?  这丫头,一提到玩,性子就像变回了小孩子,开心着呢!  也许,这就是她失忆之后最大的好处吧?  之前,她总是压抑着自己,明明是开朗的,却总是扮着一副老成的模样,凡事亲力亲为,身先士卒,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安危。这样的她,是不开心的,甚至是虚假的。  现在的她,开心的时候笑,难过的时候哭,哭哭闹闹,他宁愿她做这样的真女子。  想来,这失忆也并非完全没有好处。  “我要吃这个!”  顺着她小手指的方向,轩辕齐看了过去,原来是糖葫芦。  他微笑着摇头,掏出银子,将所有的糖葫芦都买了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女孩子都喜欢吃着甜腻腻的东西!  卖糖葫芦的小贩看着他,再看看她,笑道,“你这当哥哥倒是对弟弟不错!”  他一笑避之,也不答话。扛起了那一串糖葫芦就走。  “怎么样,这么多够你吃了没?”  某个小妮子笑的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线,这说明她现在的心情真的很好。  轩辕齐含笑摸着她的小脑袋,“吃吧!”  梦连衣咬了一个,小小的嘴巴鼓了起来,显然是糖葫芦太大,而她小小的嘴巴根本就包不了那么大,那小模样看起来还真的是有些滑稽。  “你也……吃!”好不容易咽下去,她举起来,放在他嘴边,双眸闪亮的看着他。  轩辕齐笑着咬了一个,的确很甜。他不爱吃这些的,但是是她递过来的,即便是毒药,他也甘之如饴,何况这小小甜食?  梦连衣开心的在前面跑着,他蹙眉,紧追其后,“你小心一点!”  “放心吧,我没事儿!”  “你走的真慢,还不快点追上来,当心把握弄丢了哦!”  轩辕齐本来笑着的脸庞陡然一变,看着那横冲直撞的马车当街而来,丢下手中的糖葫芦棒,身子轻点,在千钧一发之间将她抱离了地面。  再落下时,他急忙检查她有没有受伤,“阿梦,你有没有受伤?”  梦连衣也是惊魂未定,眼睛有些茫然,“我,我没事!”  “刚刚好险!”  轩辕齐冷下脸色,不悦的看她,“出来之前你答应过什么?现在你又在做什么?”  某人自知错了,也不敢答话,自顾低着小脑袋忏悔。  “怎么不说话,舌头被猫丢走了不成?”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