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391章要不要跑掉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873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5


  此刻,本该在床上躺着哼哼的男人正坐在轩辕齐的寝殿内,翘着二郎腿,晃悠悠的吃着刚从果园摘来的新鲜葡萄。那模样,哪有半分受伤的模样?  “你怎么又来了?”  梦连衣将他手中的葡萄抢了过来,这人每天都偷偷摸摸的来这里,还如此大喇喇的与她抢东西吃,难道是那日的一百杖责没有打够?  “小衣衣,你这么说,也太伤我的心了吧?我可是好不容易,背负着伤口来看你的呢,你可不能这么小气,连个葡萄都不给我吃吧?”  梦连衣瞪他,这是什么恶俗的称呼?  还有还有,自己为什么要将吃的分他一半,而且还是一大半?  这些东西,都是她好不容易磨来当零嘴的,却不想被眼前这个坏人吃了一大半……  天呐,一连几日她都是躺在床上,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都快发霉了。  不知道轩辕齐发的是什么疯,这一次似乎是铁了心的将她困在这里了。  虽然吧,她也知道轩辕齐这么做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可就是过不去心里的那个坎儿,所以一连几天,她都没有与他说话,也没有让他睡在自己身边。  不过为了戏能够顺利的演下去,将奸细成功的抓住,她还是勉为其难的让他睡在一旁的小榻之上。  唉,她知道这个男人是爱她爱惨了,才会如此紧张她的安危。  一不留神,手里仅剩的葡萄又被他抢走了,“喂,你怎么这样?这是我的!”  邵天翔摘了一个丢进嘴里,丝毫不以为耻,“就几个葡萄罢了,何必这么小气?况且你相公打了我那么多下,而且还打的那么重,吃你几个葡萄疗伤怎么了?”  “怎么没有将你打残了?”  梦连衣狠狠的咬着牙,这话怎么听都一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小衣衣,你怎么就这么狠心?万一我打残了,你家相公皇上可就少了一个得力助手了。不是我自夸,我这邵门门主也不是白当的!”  “既然不是白当的,那就去做你的事,在这里万一被人发现了,朕所有的计划都得泡汤!”  不知何时,轩辕齐从外面走了进来,将邵天翔吹牛皮的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咳咳!”邵天翔被他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口中的葡萄还没咽下去,就那么卡在那儿了……  “我说,你下次出声能不能有点预兆?”  他知不知道,这样突然呛着会死人的!  “哼,朕看你那一百下根本就没受到教训,居然还敢这么堂而皇之的进来?”  “邵天翔,哪天朕心情不好的时候,将你拖出去斩了,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他这话可不是说笑,这男人有时候真的是贱出习惯来了——寝殿是什么地方,是他一个臣子能够随意乱进的地方吗?  可这人偏偏没有一点自觉,依旧我行我素的爬进来,怎么撵都撵不走!  果然,脸皮这玩意儿,没有最厚,只有更厚。邵天翔又一次刷新了他厚脸皮的程度!  “轩辕,你怎么一来就这么凶嘛?邵天翔他还不是看我一个人怪寂寞的,才来陪我聊天消遣的嘛?”  “你不让我出去,也不让我看宝宝,又不让人陪我说话,是想要闷死我么?”  说着说着,她就委屈了,眼泪就那么滴了下来……  轩辕齐唉唉的叹息,他怎么就遇到了这么一个磨人的丫头。明明知道他心疼她都来不及了,怎么舍得闷死她?  何况,他这不是有空就往这里跑吗?就差没把办公处搬来这里了。  其实,可以搬过来的……  他可没忘了,这丫头看折子可是有一套的,他学了那么久,也及不上她一半的功夫。  梦连衣防备的看着他,这人的眼睛里全都闪着阴谋呢,不定又在想什么鬼主意吧?  她咬了咬唇,要不要偷偷跑掉?  唔,这里防守这么严密,她的身子又虚得很,也没有了功夫,怎么跑得掉啊?  梦连衣忧桑了,托着下巴,转过去身子,摆明着不想搭理某人。  轩辕齐走上前,想要安慰安慰他,偏偏某个没有眼力劲儿的还巴巴的看着。他咳了一声,“邵天翔,御书房还有一些折子,你去处理一下!”  邵天翔立马炸毛,“凭什么?”  轩辕齐淡淡的一笑,直勾勾的盯着他,看得他心里直发毛,“你说,凭什么?”  “嗯?”  邵天翔眨巴着眼睛,反应有些迟缓,咱,这是被威胁了吗?  好吧,他就是被威胁了!  “轩辕齐,你这是以权谋私!”  轩辕齐受教的点头,“多谢提醒,以后我会注意多善用我的权力,多给自己谋些私利!”  “无耻!”  邵天翔甩甩头,这儿他也待不下去了,才不要留在这里看他们恩恩爱爱呢!  唉,他也好想有个人陪着他一起恩恩爱爱!  这么想着,垂着头就往外走!  “你往哪儿走?”  “你不是让我去御书房的吗?”他没好气的翻白眼。  “哼,若我猜的不错,你应该不是从正门进来的吧?从哪儿来的还从哪儿走,朕可不想你毁了阿梦的名节!”  邵天翔恨得牙痒痒,偏偏他说的还都在理,这才最气人!  想要揍人,都没个理由。  终于赶跑了那只讨厌的苍蝇,轩辕齐笑眯眯的走过去,脱了鞋,坐上了他久违

的床榻,将她别扭的小身子扳过来,点点她的小鼻子,“怎么,还真的生我气了?”  “你是皇上,一国之君,我哪有那个胆子,生您的气啊?”  梦连衣这话听起来酸着呢,让他一阵蹙眉。  “你这丫头,好没良心,我在你面前,何曾摆了皇帝的架子了?倒是你,在我面前,皇后的架子都是摆了个十足!”  “我知道,这些天憋坏了你,你不喜欢这样的束缚。可是你要知道,我们一定要将埋伏着的奸细找到的,不然你现在毫无招架之力,我不可能随时都在你身边保护你的。”  “阿梦,我只是想要让你平平安安的!”  轩辕齐又想叹气了,都一连七八天了,抓了那么多人,也搅得人心惶惶的了,他居然还是不曾露头。  果然,这一次这个奸细来头不小,不容小觑。越是这样,他越是不放心,不放心将她置于风口浪尖……  “你确定,那人相信了吗?”  “这些天,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我们哪里遗漏了!”  轩辕齐微微皱眉,“这怎么可能?事无巨细,能想到的可能我们皆一起想过了,怎么可能会有遗漏?”  “轩辕,你有没有想过,或许这个人根本就不在宫里,所以这才是我们没有抓到他的原因?”  “不在宫里?”轩辕齐细细的咀嚼着梦连衣的话,眼睛猛地瞪大了。  “你是说?”  梦连衣点头,“我们一直以为,我衣服上的毒是我出门当天下的,所以调查了凡事接触过这件衣服的人。但是我们忽略了这件衣服的根源,不是吗?”  “因为我不喜欢穿宫里繁复的衣裳,喜欢霓裳佳人专门定做的,是以我的衣裳大多是来自那里。虽然我一直低调,可这些价值不菲的衣裳还是会引起那些人的注意……或许,这件衣裳的毒早在拿进宫的那一日便下好了。”  “对方是个极其聪明之人,他定然料到这衣服除了我之外,不会有别人碰,所以他不担心这事会提前败露。他等的就是我穿上这衣裳之时,立时要我的命!”  梦连衣开始冷笑,“可惜了,他千算万算,没算到我的鼻子灵得很,即便是无臭无味的毒,在我的鼻子下也无可遁形!这真可谓是百密一疏!”  “既然如此,我便派人时刻监视着霓裳佳人,看看他们近来可有什么异常!”  梦连衣点头,微微喘息,“我希望这次的判断不要错才好,被困在这里实在是太憋屈了!”  轩辕齐低头,吻了吻她的唇,心满意足的抱着她,“不会错,我的阿梦这么聪明,一定不会错的!”  梦连衣楞了一下,小脸顿时红了,结结巴巴的看着他,“你,你干么?”  “什么干么?”  轩辕齐的眼底噙着一抹坏笑,存心看她脸红害羞的模样。  “坏人!”梦连衣没有错过他眼底的促狭之色,恨恨的拍了他一下,以示惩罚。脸上的霞红倒是越来越重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坏给你瞧瞧!”  他猛地低下头,擒住她的红唇,慢慢的舔弄,细细密密的吻像一张大网,铺天盖地而来,让她丝毫没有气力反抗,只能乖乖的任他予取予求。  梦连衣从不知道,原来男人的唇也可以这般柔软,让她有些熏熏然,几乎要沉醉在他温柔的吻中。  轩辕齐似乎是不满意如此蜻蜓点水,用舌尖慢慢的探进去,一点一滴的想要探进她的世界里……吻,慢慢变得凶狠,他的舌尖所到之处就好像春雨般滋润了她的心田,甜蜜,漫天覆盖而来,不知不觉之中将她彻底湮没。  许久之后,轩辕齐喘息着放开她,额头抵着给她顺气,“笨蛋,都不知道换气的吗?”  梦连衣无力的瞪他,“你才笨蛋!”  这是她醒来之后这么久,他第一次这么亲她,之前不是没有亲过她,都是浅尝辄止。  “好,我是笨蛋!我是大笨蛋,你是小笨蛋,还有我们的小小笨蛋,我们一家三口一起笨笨的生活,一起幸福的生活!”  他压制着汹涌而来的冲动,淡淡的摸摸她的小脑袋,宠溺的看她,连说出来的话,都充满了无限的温情。  “轩辕,对不起!”  梦连衣咬着唇,突如其来的道歉让他一愣。  “怎么了?怎么突然说对不起?”  “前些时候,我说话重了,一直想着给你道歉来着,可总也拉不下面子。我知道你只是着急我的安危……”  “我虽然不记得往事,但是我也知道,定是之前不好的经历让你如此紧张,生怕再一次失了我!”  “轩辕,我答应你,这一次,我不会再单独行动,我还想和你,和宝宝一起幸福的活下去呢。所以,你可不可以忘了我那天说的话?”  轩辕齐好笑的看她,原来小丫头这些天踌躇的好像失了魂儿就是为了这事?  难道在她心里,他就是那样小心眼的男人吗?  不过,该有的姿态还是得有的,不然下一次她还上天了?  生在尘世,每个人都拥有各自的喜怒哀乐,或开心,或难过,或愤怒,或悲伤,多多少少皆有自己的情绪。  梦连衣发现,她身边的这个男人对她似乎太过包容了,无论她如何无理取闹,在他眼里似乎都算不得过错,永远都是那样含笑的待她,让她在不知不觉之中渐渐地迷失在那样的柔情里。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