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385章没人性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907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5


  三日后,轩辕齐带着大腹便便的梦连衣离开了柒风寨,踏上了回去之路。  由于梦连衣的身子状况不便骑马,所以轩辕齐也陪着她一起坐马车,给她讲一些有趣的故事,累了就枕在他身上休息。  原本十天的路程,硬是拖了二十几天才到了。  “阿梦,醒醒,我们到了。来,我抱你下车!”  轩辕齐轻拍着她的小脸,试图将某个吃了睡,睡了吃的小猪弄醒,怎奈某人头一转,不耐烦的嘟囔,“我要睡觉,要睡觉,别闹我……”  那慵懒的神情让轩辕齐无奈的低笑。  这么大的肚子,每天在这马车上颠来颠去的,难怪她这么累了。  也罢,就不叫醒她了。  轩辕齐小心翼翼的将她枕着他的小脑袋放到一边,自己先行下车动了动早已酸了的腿,然后轻轻的抱起她,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乖,好好睡吧,我们到家了!”  梦里的梦连衣听到他温和的声音,忍不住再往他怀里靠了靠,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觉。  一路上,不管是谁,看到轩辕齐脸色温和怀里抱着一个怀着身孕睡得很熟的女子,脸色皆诧异不已。  这这这,这还是他们那个不近女色,近乎冷漠的皇上吗?  此刻,他脸上所有的柔情都因怀中的女子!  一路来到御书房,许公公看到轩辕齐走过去,急忙上前,却被他一个眼神制止了。  许公公会意的点头,跟在他身后,替他打开御书房的门,轩辕齐径自走了进去,将她放在内室,他平日里休息的地方。  轩辕齐摸摸她的发丝,细心的替她盖好被子,自己走了出去。  “许公公,他人呢?”  许公公自然是知道他说的是谁,“一连几日,邵公子都未曾来了!”  “怎么回事?”  “启禀皇上,那一日,如您所料,宫里那一日真的发生了变动。邵公子带着人将那帮人收拾的干干净净,却也因此受了些伤。于是,老奴再也没有见到邵公子进过御书房……”  轩辕齐的眸子忍不住眯了一下,“那这几天?”  “老奴对外宣称皇上身体不适,这几日所有事情暂且搁下,一直待到您龙体康健再说。日前,老奴得到您的消息,说是今日便会到达,事先安排了人乔装成您的模样出宫!”  “许公公办事,朕自是放心的!”  “去,传邵天翔进宫。另外,让贾青和来喜来这里!”  许公公的眼神瞟了一眼内室,支支吾吾的问,“皇上,那……里面的那位姑娘……”  “她不是什么姑娘,她是朕的皇后。待她产下龙子,朕到时候自会昭告天下。”  “许公公,这宫里的事朕不多说,相信你也是懂的。朕只有一句话,这宫里上下不得让她受了半分委屈,否则别怪朕到时候翻脸不认人!”  许公公心中大震,心里也清楚了,那姑娘在皇上的心中分位之极重的。  “老奴知道了!”  “去吧,朕不在的这段时间,一定搁了不少事,先将那些事处理了再说!”  许公公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  约莫三个时辰后,邵天翔吊着一只胳膊,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御书房。  轩辕齐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是谁给你的胆子,进朕的御书房可以如此肆意妄行?”  邵天翔才不怕他射来的冷光,自顾嘻哈着,“皇上,您没看到吗?在下可是替你受了伤,怎么着也该赏赐赏赐吧?”  “赏赐?”  轩辕齐的嘴角弯起一抹似是而非的弧度,“朕临走之前交代了你什么?你又是怎么做的?”  “邵天翔,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  “朕这里不需要任意妄为的人,如果你拿捏不好自己的脾气,还端着你之前门主的架子的话,那么朕也没必要留着邵门了!”  轩辕齐最是厌烦这种随意而行之人。  这样的情况说轻不轻,说重又重,万一哪天因着他这性子坏了大事,又当如何?  邵天翔瞧这架势,便知道轩辕齐生气了,而且火气还不小。  于是,他立刻站起来,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衣裳,那头红发依旧张扬的披在背上,眼神里总归是收敛了刚刚的玩世不恭。  轩辕齐敛下怒气,指着一旁的折子,“这里是你偷懒那段时间该做的,现在拿过去看完!”  “我不……”  轩辕齐就那么看着他,看的他头皮发麻。邵天翔不得已改了口,“我不看不行!”  呜呜呜,这就是传说中的皇命不可违吗?  这不明摆着欺负人吗?  什么皇帝吗?简直没有一丝人性,没看到他手臂吊着吗?居然还想着压榨劳动力……  任命的走过去,单手抱起那些折子,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手中的动作一顿,“她,有没有跟你一起回来?”  “你问这个做什么?”轩辕齐凉凉的回了他一句。  “这这这,我不是好奇吗?”  “邵天翔,你现在的情报工作不怎么地啊,发生在三个时辰之前的事情你居然到现在还不知道?你说,朕是不是要考虑一下,到底还要不要留着你浪费粮食?”  邵天翔怒瞪着他——这根本就是侮辱!  居然说他浪费粮食?  想他堂堂邵门门主,屈尊降贵来给他当跑腿的,他居然还嫌弃这嫌弃那的。哼,他上哪儿去找他这么聪明勤奋勇敢的跑腿的?  最重要的还是免费的!

  呜呜呜,所有的皇帝都是坏蛋,坏蛋!  可他敢怒不敢言,万一他当真踢了他怎么办?  这段时间,他一直跟着他,发现原来做皇帝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每天那么多琐碎的事情,看得头都大了,真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还总是想着这个位置……  撇开轩辕齐那张不讨喜的脸和不会说话的嘴而言,邵天翔是佩服他的。身为上位者,能够将老百姓放在心里,而不是想着自己享乐,对一个皇帝来说,那是极为不易的!  易地而处,他未必做的比轩辕齐好!  不,他定然做的不如他!  听说,他儿时丧父,少时丧母,小小年纪便在权力之间周璇,能够长成如今这般,皆是他个人的能力……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干活?”  轩辕齐见他久久不动,才发现他一直盯着自己看,那目光看得他浑身发毛。实在是受不了了才不得已出口提醒他!  邵天翔尴尬的收回目光,还是不死心的问,“皇上,我只是想要知道,您就告诉我呗?”  “大不了,这些折子我都替你看了呗!”  “好,她现在正在内室休息。这些就都交给你了,朕赶了这么多天路,身子也乏了,先进去休息一会儿,晚膳之时,朕自会好好答谢你!”  “当然,你也可以见到她!”  邵天翔呆住了,就为了他这么一句话,他居然将自己就这么给出卖了?  轩辕齐相当满意的看着他的表情,将自己的位置让给了他,临了还拍怕他的肩,“以后这事儿你就多担待担待了!”  原本以为自己将要解放的邵天翔,自轩辕齐回来之后更加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了。  ……  晚膳之前,梦连衣幽幽的醒了,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嗯,好陌生哦!  她的心里顿时慌了,“轩辕齐,轩辕齐,你在哪里?”  听到梦连衣的呼喊声,正与邵天翔讨论事宜的轩辕齐放下手中的笔就跑了进来,“怎么了?”  “是不是做恶梦了?”  她摇头,伸出手要他抱抱,轩辕齐会意的将她搂进怀里。  “到底怎么了?”  “你睡了一下午,一直没有吃东西,现在可是饿了?”  梦连衣摸摸肚子,点头,“是有些饿了,宝宝也饿了!”  “好,我们一起去吃饭,正好见见你曾经认识的人!”  轩辕齐将她抱起来,明明应该丰腴的身子除了肚子大一些,别的地方还是瘦小的……  他也很无奈,每餐喂得也不少,怎奈就是不长肉,营养似乎都被孩子吸收了!  看着她凸起的那里,轩辕齐的唇边染上一抹幸福的笑,那是他们的孩子呢!  “谁啊?我的朋友吗?”  朋友吗?  算是吧!  轩辕齐点头,“对,是朋友!”  梦连衣笑眯眯的窝进他的怀,“那好,我们现在就去吧!快点走,我都快饿死了!”  “真是的,这么能睡,我会不会养成一只猪啊?”  轩辕齐含笑的低头睨着她,眼神里的柔情几乎要溺死她,“我倒巴不得能将你养的肥一些,可你丫头吃了那么多都不知道吃哪儿去了,愣是一点肉都不长!”  提起这一点,他别说多泄气了!  “衣衣!”邵天翔看到他们出来,连忙奔到了她面前,声音里隐隐含着一丝迫不及待。  “你是谁啊?”梦连衣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他。  “哇,好漂亮的头发,轩辕,红色的呢!”  轩辕齐嫌恶的看了一眼,漂亮个毛线!  他才不承认自己这是吃醋了。唔,他只是气愤,阿梦都没夸过他……  邵天翔的脸色顿时一白,“你,你不认识我了吗?”  轩辕齐淡淡的替她说道,“她的后脑受过很严重的伤,不仅是不记得你,她是谁都不记得了!”  邵天翔忍不住连退几步,脸色似乎更加惨白了一些,“怎么,怎么会这样?”  轩辕齐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乔叔说她这是脑中滞血,压制住了记忆神经,致令她失了所有的记忆!”  “那她还会想起来吗?”邵天翔有些艰难的问。  “不知道!”他低头看着怀里的人,“不管想不想的起来,她都会是我唯一的皇后,哪怕她一辈子这样,我也不会放手的!只要她活着,怎么样都是好的!”  他仰天叹息,似乎要将眼泪逼回去,声音里是压抑着的痛苦,“轩辕齐,这一次我不会再成为你们之间的绊脚石。我已经害了她一次,绝不会再有第二次!”  “至于那个伤害她的人,我也觉不会放过她!”  说起这个,轩辕齐微微蹙眉,抱着梦连衣将她放在桌边,替她布菜,慢条斯理做好这一切之后,再看向邵天翔,“前端时日,曾有人闯进去想要杀她灭口,那人似乎是缪红药本人,功夫并不是我们熟悉的,看样子倒是挺像某个部落的!”  “我想,能够让她亲自出马的,自然是意义重大的。只是阿梦如今成了这样,我也查不出她到底知道些什么居然让缪红药那般忌惮!”  邵天翔同样大惑不解,“有一点我也很奇怪,那个神秘的组织之前并没有听过,但是据我的探子来报,似乎早已建立多年。为什么过去她没有动作,反而现在动手呢?”  “你怀疑什么?”  “我怀疑这个秘密最重要的还是在衣衣身上!”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