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383章小白脸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849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5


  轩辕齐无奈的看着蹲在地上耍赖的某只小丫头,心里很是纠结,这才走了几步路,她就觉得累?  咳咳,其实他很想抱她来着,就怕惹恼了她,万一发毛,估计不太好对付。  那,到底是抱呢还是不抱呢?  梦连衣斜着眼睛看那个眉宇轻蹙的男子,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想要将它抚平。没来由的,她就是不喜欢看到他蹙眉的!  她觉得,他应该是那种云淡风轻,温润如玉的男子。这样轻愁的他,令她有些心疼。  “喂,你没听到我累吗?”  轩辕齐垂眸看她,“所以呢?”  她气呼呼的站起来,“你不是说我肚子里的娃是你的吗?娃她娘累了,你身为娃他爹,难道连抱着我走的自觉都没有吗?”  “喂,你怎么都不打声招呼就抱我?”转眼间就被抱在怀里的某人,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质问着。  “那要不要我将你放下来,再询问一次?”轩辕齐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咬牙切齿,但是他的确有一种暴走的冲动。  谁能告诉他,他家阿梦不过是失了记忆,怎么好像连智商都回去了,一整个撒赖的小孩子嘛!  即便是失了记忆,梦连衣还是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的!  她乖乖的窝在他的怀里,闷不吭声。  轩辕齐抱着她轻飘飘的身子,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她怎么这么轻,到时候还有力气生孩子吗?  梦连衣那叫个郁闷哇,不就是让他抱着她吗?怎么这般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  “你是不是不想抱着我走啊?”怀里发出某人闷闷的声音。  轩辕齐没有听清,“你说什么?”  “轩辕齐,你是不是根本就不喜欢我啊?我和这个孩子对你来说不过是责任?”  “还是我只是你养在外面见不得的小老婆?”  说到这里,梦连衣还真是有些怀疑,如果当真如他所说,为什么她孩子都有了,他们两人却还不是夫妻?  “你怎么会这么想?”  轩辕齐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家阿梦的思维变得这般……戏剧化了。  “你看看你这么不甘不愿的模样,分明就是嫌弃我,留在我身边,是因为这孩子吧?”  “哼,我告诉你,就算是我失去了记忆,你也别想把我的孩子骗走!”  “对了,我还有一个问题啊,我到底睡了多久,为什么醒来的时候觉得浑身无力呢?我坐在那里歇了好久,还是觉得浑身提不起劲来!”  轩辕齐真是有冤无处说,他哪里看起来像是那种寡情薄幸的人了?  不过,她这一睡,的确是够久了。  “阿梦,你睡了七个月了,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你在这里,才能够如此守着你。有些话,我只说一次,你挺好了,你梦连衣是轩辕齐此生唯一的妻,不是你说的什么小老婆,更也不是为了孩子才对你好。因为是你,所以我才愿意柔情以对!”  “知道吗?其实我是不喜欢这个孩子的,如果不是他,你不会伤的这么重,不会离开我,不会让我心惊胆战了那么久……”  想起过去大半年的日子,简直不堪回首,现在能够这么真实的抱着她,在他看来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  能不能活过四十,他并不在乎。他只要有生之年,生命之中有她,于愿足矣!  梦连衣似乎是感受了他的悲伤,圈着他的脖子,将自己埋进他的怀里,小声的嘀咕,“对不起,我什么都忘了,所以心里很茫然,对什么都不确定,我不是故意要那么说的。”  “对我,不需要说什么对不起,懂吗?”  “走,你不是想要见见你爹娘吗?我这就带你去!”  “好!”  她深深的吸了一下他身上好闻的气息,那么让她觉得安心,似乎有他在身边,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轩辕齐,有你在身边,真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呢!  ……  大堂内,梦琉年的脸色有些难看。  原因无他,只因他的女儿醒来之后不亲近他,居然亲近一个外人?  唐沫柒颤巍巍的走向躲在轩辕齐身后的梦连衣,“衣儿,我是娘亲啊,难道你不认识我了吗?”  梦连衣想了想,没印象,摇头。  “哼,你爹娘都不认识,就认识那个臭小子?”  躲在某人身后的小妮子,自从失去了记忆之后,胆子可大了,她冲着梦琉年挤眼睛蹬鼻子的,“你好凶,我不喜欢你!”  梦琉年顿时气得鼻子都歪了。  “那,你认识娘吗?”  “衣儿,我真的是娘,你过来,娘亲不会伤害你的!”  梦连衣本能的看向轩辕齐,他点头之后她才小心的走出来,“你,当真是我娘?”  “好奇怪哦,我觉得你很亲切,好像不会伤害我。可是,我不记得你了哎,你不要伤心好不好?”  “不伤心,娘不伤心。衣儿,都是娘不好,是娘没有保护好你,才让你受伤的……”  梦连衣觉得眼前这个风韵犹存的女人哭得她的心一阵抽疼抽疼的,她那么真挚的伤心,半分做不得假,如果不是真心疼她,又怎么会有这样的真情流露?  “娘!”不知为何,她的鼻子一酸,眼泪就那么簌簌的流了下来。  唐沫柒一把抱住她,她的女儿终于醒过来了。  “衣儿,衣儿,娘以后再也不会让人伤害你了,

一定不会了!”  “娘,好奇怪哦,我好像隐隐记得你的,对你本能的想要亲近,这些日子我总能听到断断续续的哭声,很熟悉,很心疼,是娘亲你么?”  唐沫柒不住地点头,她早已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只能点头。  梦琉年心里别提多不是滋味了,自己的女儿,不仅不认识他,居然还说他凶?  偏偏他还生不得气!  “衣儿,那是你爹!乖,你去叫他一声好不好?”  “你知不知道,你生病这段时间以来,你爹很担心你的,为了让你能够早点醒来,没少奔波,如今你虽忘了他,父女亲缘却是断不了的。乖,爹在等你呢!”  梦连衣嘟着小嘴,不情不愿的走了过去,好奇的看着梦琉年,“你真的是我爹吗?”  “你好年轻哦,一点都不像我爹的样子!”  “娘,你确定这是我爹,而不是你偷偷养的小白脸?”  梦琉年的脸更黑了。  轩辕齐强忍着笑,心中叹道,梦连溪啊梦连溪你走的还真不是时候,如果你能去看到你亲爹这般羞窘的模样,怕是悔之晚矣吧?  嗯,他可以好心写给他看看。  轩辕齐不知是不是近墨者黑了,他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恶趣味越来越浓烈了,居然胆敢不知死活的捉弄道岳父大人身上了。  当然,他还是知道分寸的,上前拉住梦连衣,小声的训斥,“阿梦,不得无礼,那你是父亲,还不道歉?”  梦连衣瞪他,凭毛?他居然用这么严厉的语气对她说话?  这男人是不是以为自己好欺负了?  当然,她也知道亲爹大人的威严不能随意挑衅,否则后果怕是不堪重负了。  她吐了吐小舌头,笑眯眯的依偎在梦琉年身侧,“爹,你真是我爹哦,原来我还有这么年轻俊美的爹爹呢!”  她不自觉的摸摸自己的小脸,很真诚的看着梦琉年,“爹,你说我是长得像你还是像娘啊?唔,虽然娘亲也美美哒,可是还是喜欢爹爹这张脸,简直帅翻了……”  “我要是也长成这样,不知道得迷死多少小姑娘呢!”  梦琉年越听越不对劲,她一个姑娘家,还想着迷倒姑娘?  不过,那一声爹倒是听得他很是舒服,也就不去计较她刚刚的无礼了。  他温和的理着她微微散乱的发丝,“衣儿,可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你不记得没关系,只要你好好的,爹和娘就开心了。以后若是有人敢欺负你,尽管告诉爹爹,爹爹给你做主。”  他的眼神有意无意的瞥向轩辕齐,意思很是明显。  哼,臭小子,别以为他不知道他刚刚偷笑了。  梦连衣重重的点头,摇晃着他的衣摆撒娇,“爹啊,衣儿好累了,衣儿好想……睡觉了!”  她说话的声音越说越低,闭着眼睛就没有动静了,倚靠着梦琉年的身子也渐渐下滑……  “子骞,你快来看看!”梦琉年冲着门口处大声的吼着,神情很是担忧。  唐沫柒也在同一时间里冲了过来,好不容易才醒了过来,别的又睡好久。  乔子骞任命的走过来,执起她纤细的手腕,细细的把脉,半晌,他温笑着看向众人,“没事,她只是睡得时间太长了,又走了不少路,说了不少话,超出了身子承受的范围,再加上她怀着身子,说睡就睡,这是常有的事了,以后大家就别见怪了!”  梦琉年还是不太放心,“有没有药能医治这种情况?”  总不能她走在半道上,说睡着就睡着了吧?这不是吓人吗?  乔子骞摇头,“现在还是少吃些药好,否则对孩子不利!”  “其实,对于这个孩子,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这个孩子刚来的时候,真是衣儿刚刚受伤的时候。虽然我用了保胎药,却也不能完全保那孩子周全……”  “我不是没有想过将孩子弄没了,只是太过伤身子,万一落下病根,一辈子不能再有孩子那该如何是好?所以,如今说开了,便是让你们都要做好准备!”  轩辕齐盯着梦连衣的肚子,沉声问,“阿梦现在已经醒了,这孩子对她的身子会有影响吗?”  “这个倒不会!”  “还有一个月,这孩子就该出世了,依着阿梦现在的身子,能够顺产吗?我更想问的是,她还有力气生这个孩子吗?”  乔子骞迟疑了,看了眼梦连衣的情况,“这个,怕是有点难!”  “一个月,想要将她养回来,太难太难,而且她本就伤了根本,岂是一个月能够养得好的?”  这也是轩辕齐所担心的地方,如果这个孩子会影响阿梦的安危,那么他宁可现在舍了这个孩子……  不管以后会不会再有,阿梦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一切在他看来皆是附加。  “如果现在将孩子拿了呢?”  乔子骞摇摇头,“这肯定是不成的。现在孩子早已成形,想要将它打掉几乎是不可能的。万一殃及母体,怕是两个都保不住!”  唐沫柒懂这些,生孩子对于女人也是一道关卡,如果一个不慎,怕是会母子不保。现在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到底该怎么办?  她焦急的看着乔子骞,“子骞,你说说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实在不行,就只能剖腹产了!”  “我还是那句话,孩子可能早已不健全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