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378章等着我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853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5


  记得刚看到梦连衣时,他的心被紧紧地揪住了——那是他最疼爱的妹妹啊,哪怕是她再调皮,他宁可瞪她,也舍不得高声斥责一句,如今却毫无生气的躺在那里,生死未卜,怎么能让他不心疼呢?  “告诉我,她在哪儿?”  他的话,一字一句的砸在轩辕齐的心上,口中一甜,一口血吐了出来……  轩辕齐捂着心口,单膝跪着,他眼中带着哀求,面上更是令人窒息的绝望。  “求求你,告诉我,她在哪儿?”  “这一切是我的错,是我没有保护好她。可我若是知道她会这么危险,我宁可自己死,也不会让她以身犯险的。如今,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没用,只求你告诉我,她在哪儿,我想要见她……我想要见见她……”  轩辕齐不敢去想,一身是血,满身是伤的她,如何撑下去的?那么疼,那么疼,她一个小小的女子,是如何忍受的?  那样的场景,他不敢去想。只要想一点点,整个心都是痛的,连呼吸都是困难的。  她受了那么重的伤,危在旦夕,到头来,她最关心的还是孩子!  孩子,他们的孩子!  她和他的孩子!  阿梦,你不知道吗?你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我宁可我现在死了,也好过你受那样的苦!  梦连溪震惊的看着眼前对他下跪的男子,他脸上的悲戚那么真实,没有一丝作假,若非真的爱她入骨,又如何会有这样的表情?  他是过来人,当年妆儿出事之时,他也同样觉得生不如死……  “你,那么爱她?”  轩辕齐抬头,一脸悲痛欲绝的看他,“若是我早知道会有今日,我定然不会同意她的计划的!”  “是我托大了,是我托大了,是我没有拦住她,甚至配合她,将她一步步推入了死亡的深渊……我才是那么罪魁祸首,一切的起因皆是为了我……”  “求求你,告诉我她在哪儿!我想见见她……我不求你们原谅我,只求你们让我见见她,哪怕一面也好!她,是我的命……”  听到那样的她,轩辕齐这段日子以来极力掩饰的淡静再也装不下去了。  轩辕齐几乎崩溃,泪水一滴滴落下,砸进泥土里,迅速的渗透进了土壤里,再也寻不到。然而,那种令人窒息的悲戚却紧紧地扣住了他的心弦,心里满满的皆是那个叫做梦连衣的女子!  未知生死!  他那么迫切的想要看到她,那么想要抱抱她,亲亲她,想要告诉她,不论生死,他都陪在她身边,不离不弃,一辈子!  梦连溪嘲弄的看着眼前这个为情所困的男子,心中亦是感慨万千。轩辕齐,或许衣儿便是在等着你吧!  “轩辕齐,若是我告诉你,衣儿这辈子可能再也醒不过来,甚至连你们的孩子都无法保住,你可还要她?”  看着轩辕齐的表情,梦连溪叹息,“衣儿她后脑受到重击,乔叔叔他们竭尽全力保住了她的性命,可几个月过去了,她还是未曾醒来!”  “轩辕齐,如果她一辈子都这样,你又当如何?”  梦连溪一瞬不瞬的盯着轩辕齐,哪怕他此刻有一丝犹豫,他也不会告诉他,衣儿此刻身在何处!  轩辕齐慢慢起身,他眼神坚定的看着梦连溪,没有一丝犹豫,“带我去见她!”  这一辈子,轩辕齐的心只为一个叫做梦连衣的女子而动!  “轩辕齐,我只盼你能够永远记住这句话!”  梦连溪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轩辕齐看着他离去的方向,幽黯的眼底闪过一丝坚定。  阿梦,等着我,我很快就来看你了!  ……  柒风寨。  梦琉年冷着脸,一瞬不瞬的看着梦连溪身后的人,“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梦连溪摸摸鼻子,睨了一眼身后的人,“爹,这个我觉得还是让他来看看衣儿的好,毕竟他可能是唯一一个能够唤醒她的人!”  好吧,这话他自己听了也有些说不过去。  还不是他的错,非得让他去教训人家,可他偏偏下不去那个狠心不是?这下好了,人不但没揍,还给带回来了……  “我不会允许他见衣儿的!”  梦琉年冷淡的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远远的,轩辕齐甚至听到梦琉年的吩咐,“没有我的允许,陌生人不得见小姐!”  梦连溪苦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他爹发这么发的火气——虽然之前早有预料,真正面临的时候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他转身,冲着轩辕齐一笑,“他这是爱女心切,还请多多包涵!”  “这几日我瞧着你一直咳血,想来是伤了身子,这里的大夫都还不错,有空让他们帮你治治!”  轩辕齐苦笑,“这里的人,怕是都不太欢迎我,我还是不劳驾他们了。”  “哼,像你这样再继续咳下去,那轩辕国也就可以倾覆了,皇帝都没了,还要那国家做什么!”  不知乔子骞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冒了出去,瞧了轩辕齐一眼之后,冷冷的说。  “乔叔叔,你说什么呢?”梦连溪走过去,哥俩好似的搭着乔子骞,好奇地问,“书剑呢?”  “别跟我提那小子,这么多年了,还是没给我找着儿媳妇儿,这不,我前几天说了几句,就跑的不见了踪影。真是,越大越不像

话!”  “还有这小子也是,再不治,用不了几年,也没啥活头了!”  乔子骞随手一指,对着有些脸色有些发白的轩辕齐。  梦连溪猛翻白眼,乔叔,咱还能愉快地聊天不?人家才多大啊,您就这般诅咒人家,真的好吗?  好吧,即使他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  “如此,还有劳先生妙手回春了!”轩辕齐恭敬的行礼。  乔子骞好像没有看到似的,迈着步子向梦琉年的方向走去。鬓发飘然,一身白衣,一头白发,衬得他整个人更似仙人,偏偏脸上那股子傲娇破坏了整幅谪仙的模样。  “放心吧,有乔叔在,你即便是想死,怕是也难!”  轩辕齐摇头,“放心,我这条命是她拼死换来的,又岂会如此轻易的放弃了!除非有一日,这世上没了她,那么再长的寿命于我而言也不过是累赘而已!”  梦连溪算是听明白了,人家这是要同生共死呢!  “我爹这几天怕是会开的特别紧,你呢,又不能够动手,这几天就在这里养伤吧,养好了身子咋么折腾都行!”  “不过,我丑话可说在前头,你这段期间可是滴酒都不能沾的!”  这一路下来,梦连溪与轩辕齐也算是惺惺相惜,两人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言谈之下,倒也成了莫逆之交。  不过,对于他这啰嗦劲儿,轩辕齐倒是不敢恭维。尼玛,你丫的这是憋了多少年的话,逮着他便唠唠叨叨个不停……  “梦连溪,你可以适当的闭嘴了!”  轩辕齐冷冷的看他,瞧那模样并不领情。  梦连溪顿时风中凌乱了,他这是为她好,到头来还被嫌弃了?  “溪,你回来了?”  红妆站着远处,隐隐听到梦连溪声音,手中的东西还没放下,便跑了过来。  “妆儿,你小心着点,怎么抱着东西就这么跑出来了?”  梦连溪一手小心翼翼的拿下她手中的罐子,另一只手心疼的揉着她的手,“怎么手这样凉?”  “我的手一年到头都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是给衣衣拿的,虽然她现在是睡着,可娘说了,多吃点红糖是好的,刚刚我看了一下,红糖没了,我这不是刚刚拿过来的!”  “不是有下人么?你身子不好,该多歇歇!妆儿,你又不听话!”  梦连溪努力的想要板起脸来教训她,心里却是一阵柔软。  红妆红脸的瞧了一下周围,低声嘟囔,“有人呢!”  轩辕齐冷眸扫了一眼,自顾转身离开。  这样的温情太过伤人,而他想要柔情以对的那个女子,至今仍然昏迷不醒!  诺大的寨子里,轩辕齐漫无目的的走着,他抬眸打量着这里的一切,普普通通的房屋,看得出来是经过精心布置的,四周种植着桃花树。他诧异的摸着那些桃花,如今早已过了桃花盛开的季节,这里居然还能够看到如此缤纷的桃花飘落……  “谁?”  他顿住手上的动作,一手摘下桃枝,随时准备出手。  “我这里的叶子可不是给你用来当做暗器的!”身后,清冷的声音,带着男子特有的成熟韵味,传进了轩辕齐的耳朵。  “梦伯伯!”轩辕齐转身,恭敬的叫着。  “一别多年,你都这么大了!”梦琉年淡淡的点头,不着痕迹的打量着眼前的男子。他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男子的确有令衣儿沉迷的风采。  “是啊,我亦没想到,多年之后的重逢,竟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轩辕齐一震唏嘘,他以为,再次见到眼前依然俊朗不凡的男子,应是他以女婿的身份行跪拜之礼的。  “轩辕齐,其实若论本心,我不想让衣儿与你有任何牵扯。”  轩辕齐理解的点点头。  他的父皇曾经那么喜爱他的夫人,到死也不曾忘记,这样的渊源的确不太适合。  只是,他若能够控制得住自己的情感,何至于落到如今的地步?  “衣儿她娘自以为瞒住了我,我亦不愿点破。这么多年了,我暗中观察着衣儿的一切,她时而笑,时而闹,时而古灵精怪,时而忧伤抑郁,却从未真正的开怀过。直到遇上你,你能将她气得跳脚,能激发她体内一直潜藏的能力……”  梦琉年似是挫败的叹息,“我一直想着要阻止她的,可又不忍心看她伤心。与你在一起,她命中注定会有次一劫。只是,我没想到,她的行动会如此之快,甚至连我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当年,你父亲驾崩之时,我便有所怀疑,以不曾告诉她,目的是不想扰了大家的宁静,却不想一心想要遮掩的到头来还是隐藏不住!”  “梦伯伯,我爱她,不管她是醒着还是睡着,更不论是生是死。我爱她之时,远在我知道之前。父皇告诉我,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您信吗?即便是她不来轩辕国,我亦会去寻她!”  想起梦连衣,他的眸子里染上一层氤氲,眼前似乎出现了梦连衣的倩影,那醉人的笑,是他最最奢求的。  天知道,这几个月,是他人生中最为漫长的时光。突然有一日,有人带回了她的骨灰,告诉他,她已经死了。那是最残酷的打击,一瞬间将他由天堂坠入地狱,醉生梦死,是他最好的归宿。后来,他无意间发现她没死,于是重新拾起生的希望,时时盼着她回来……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