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372章不许笑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879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5


  “衣儿,你在天有灵,定要保佑我替你报仇!”  身旁的人垂着头,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伤心欲绝的主子——以往,女人对于主子来说,不过是调剂品,何曾如此在意过?她们的生死被视为蝼蚁,任意轻贱……这个女人,对少主而言,当真那般重要吗?  一直灌着酒的男子猛然抬头,看了眼眼前说话之人,心中潜藏的杀意汹涌澎湃而来,却又在一瞬间被压了下去。  “竹痕,你难道没有话要告诉本座吗?”  唤作竹痕的男子似乎是感应到了那股子杀气,身子一僵,“少主,属下不明白您的意思!”  “不明白?”  邵天翔歪歪斜斜的站了起来,一身酒气,眼底却是清明一片,“竹痕,要我提醒你么?你效忠之人并未本座,而是本座的祖母。”  “本座留着你,是因为你从未做过伤害本座之事,更是因为你是祖母派来的,出于敬重,本座不曾多问,却也不代表本座不知晓。是你,是你假借本座的名义废了她的功夫,是你最致命的一掌将她打落悬崖!你说,你如此胆大妄为,本座要如何处置你?”  竹痕猛地下跪,“少主,属下并无私心,只是不想您被那个女人迷了心神,她愿意跟来,是另有所谋,既是如此,属下怎能让一个心怀叵测之人陪伴在您身侧呢?”  “心怀叵测?”  邵天翔突然发出一掌,狠狠地拍在竹痕的身上,他顿时吐了一口血。  “她不过是想要替轩辕家破了血咒罢了,何来心怀叵测?”  是的,他什么都知道,他知道梦连衣自导自演的那一局是为了让轩辕齐能够长长久久的活下去,不过他不在乎,只要她愿意来,他自是有办法留住她的心,更留住她的人!  可没想到,这一切都被眼前这个自作聪明的蠢货给破坏了!  还有祖母……  想起祖姥姥,他无法去怨,她无论做什么,皆是为了他好……何况,那是他唯一相伴的祖姥姥,他一直敬她,爱她,如今让他如此痛苦之人也是她……  他一直以为,她让他将人带回来,是为了成全他,没想到竟是为了加害于她……  可他想不通,既要动手,为何不在轩辕国境内呢?  有魅影在,要杀什么人不都是手到擒来么?  是了,在轩辕国境内,那最后一批魅影功的传人岂不是有去无回?功夫再高,他们也是人,也需要休息,若是轩辕齐倾尽兵力,怕是也凶多吉少吧?  邵天翔摇摇头,她忽略了衣儿的身份,她以为只要杀了衣儿,邵门便能相安无事了么?这一次,怕是真正的灭门之灾了吧?  他苦笑,那又与他何干?  既是他害了她的性命,一命赔一命,用他的性命去抵她,至少她黄泉路上不会太寂寞!  ……  “竹痕,本座不杀你,你从哪儿来便回哪儿去吧!这一次,不论是谁,邵门,怕是皆保不住了!”  一向张狂的红发,失了往日的神采,有些黯淡。  竹痕心一紧,“少主,请节哀!邵门还需要您来主持大局呢!”  “自属下跟随您的那一日起,属下便只效忠少主一人。这一次的事,是属下背叛了您,属下愿意以命相抵。只求少主不要置邵门于不顾!”  邵天翔拎着酒瓶,踉踉跄跄的走到他面前,蹲下,眼神迷离的看他,“你的命,抵不了她的!”  “过去,我就是太将邵门放在心上,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你们背叛,欺骗。邵门有祖训,一生不得滥杀同门之人,所以本座不会杀你,你喜欢也可以留下。只不过,这邵门,我再也不会待了!祖母若是不喜,要杀要剐请随意!”  一阵劲风袭来,在他面前停下。睁眼时,他看到一个拄着拐杖的年迈女子走了进来,“天儿,你太让姥姥失望了!”  邵天翔诧异的看着眼前的人,不敢置信,姥姥之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邵老夫人咳了咳,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你不必觉得诧异,我本就是这个模样!”  “可是,您怎么会”  邵老夫人坐下,拍拍身边,“天儿,你过来,姥姥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邵天翔眼眸深深的瞧了她一眼,还是走了过去,却不是坐在她身边,而是坐在一旁的椅子之上。  邵老夫人也不强求,眼神渐渐迷惘,似是对往事陷入了痴迷之中。  “这事儿,得从一百多年说起了!”  一百二十多年前,邵老夫人原名缪红勺,是异域部落的公主。幼时,她很幸福,爹爹的疼爱,娘亲的怜惜,童年的她,可说是众人捧在手中呵护的明珠。  十五岁之时,一场叛乱,她的父母族人皆被其他部落所杀,额吉拼死保护她逃了出来,而她躲在一边,看着额吉被那帮禽兽凌辱致死。  她一直不懂,为何她的部落会遭受如此灭顶之灾。后来,偶尔之间她发现了爹爹给她留下的遗书,才知道,原来,他们这个部落是上古之神的后裔,世世代代守护着血咒。  缪红勺不知道血咒是什么,更不知道这血咒有什么用。于是,逃亡之余,她翻看那本爹爹留给她的古籍……  所谓血咒,便是用他们这个部落人之血,精炼七七四十九日,在月圆之夜,用满腔仇恨所下的咒语。一旦下咒,除非下咒之人,否则永生永世不得解!  年少时候的她

,不是没有想过用这个法子去咒诅那些害死她亲人之人。只是她觉得这样做,未免太过便宜他们了……  她缪红勺要的是,他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辗转之间,她来到了中原,邂逅了那样才情艳艳的男子,风姿翩然,举止高贵,一眼便将他看进了心里。  为了引起他的注意,她跌跌撞撞的走到他跟前,整个人晕倒在他面前!  轩辕天朗诧异的看着倒在面前昏迷不醒的少女,生平第一次,他起了恻隐之心。他不顾行人的脸色,抱起地上衣衫有些破旧的女子,那样轻的重量,让他的心忍不住轻颤了一下。  缪红勺,由于长期逃亡带来的疲累,当真在他怀里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她看到自己躺在了一张华丽的大床之上,周围的装置也那么的富丽堂皇,一时之间,她竟是认为自己是身在天堂。  直到门被推开,走进一个身着龙袍的男子,他含笑的看她好奇的小模样,多年未曾悸动的心居然跳的那般快!  于是,轩辕天朗知道,这一辈子,他是在劫难逃了!  “怎么样,睡得可还舒服?”  诧异过后,她听到轩辕天朗的声音,呐呐的点头,问,“你是皇帝?”  轩辕天朗笑着颔首。  她歪着小脑袋,那小模样没有女的矫揉造作,更添一丝英气。  “这里是哪一国?你,干嘛将我带来这里?”  轩辕天朗顿时哭笑不得,“朕以为,这是姑娘希望看到的!”  缪红勺小脸一红,她只是想要引起他的注意,哪里想过会被他带来皇宫。而且,他居然知道自己是假装晕倒的?  额,都怪他啦?没事儿抱着她那么舒服,让她忍不住就卸下了心房,在他怀里便呼呼大睡起来……  真是好丢脸!  “你,你不许笑!”  缪红勺知道,眼前这个男子绝对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虽然他总是笑,笑的那般迷人,那般好看……  “朕不笑,难不成还要哭不成?”  “姑娘,可否告知朕,你叫什么?看你的模样,并非我轩辕国之人,为何会流落到这儿?”  闻言,缪红勺深藏在心底的委屈就那么涌了出来,在一个甚至还是陌生人的男子面前哭得稀里哗啦的。  轩辕天朗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一时好奇,居然引发了一场“洪水”。  她哭得那么伤心,那么委屈,让他心生怜惜,忍不住将她瘦弱的身子拢进了怀里……  缪红勺哭着哭着,又睡着了,只是眼角边还挂着两个闪闪的泪珠。  “傻丫头,朕虽不知你经历了什么,却也不难猜到。放心,以后朕会保护你,一定不让你收到任何伤害!”  轩辕天朗,二十五岁,二十岁登基为帝,五年来,淡泊后宫,无子息,勤政爱民,是个人人乐道的好皇帝。  这是半个月以来,缪红勺打探来的消息。  她抿唇笑着,心中想的是这半个月以来,他温柔的呵护,偶尔的捉弄,时而坏坏的笑,看她出糗,看她脸红……  这个人,明面看起来,温润如玉,温文有礼,其实他坏着呢。有时候她发现,他会趁着她睡着的时候偷偷亲她,会抱着她在她耳畔说一些怜惜之话……  是的,她一直住在轩辕天朗的寝宫里,霸占着天下所有女人都羡艳的龙床……  昨晚上,他抱着她,许下承诺,再过一个月,他便公告天下,封她为后,是他轩辕天朗唯一的皇后!  其实,是不是皇后,她一点也不在意,她在意的只是这个男人。  只是她没想到,她一心一意等着一个月之后的婚礼,却被一场战乱给破坏了。  敌国大举来犯,连破十城,轩辕天朗大怒,御驾亲征,亲自抵抗外敌……临行前,他让缪红勺在宫里等她凯旋归来!  “红勺,战场危险,你乖乖的在宫里等我回来,到时候我们成亲,你便是轩辕天朗唯一的皇后了!”  缪红勺不答应拉着他的铠甲,不让他离开。  “天朗,我逃亡了那么多年,多少凶险都过来了,难道还怕区区战场吗?带我一起去吧,我说不定还能帮上你的忙呢!”  轩辕天朗心疼的抚摸着缪红勺的小脸,“红勺,我今生最为后悔之事便是没有早些遇到你,否则就不会让你遇上那样的危险了。放心吧,我一定会平安归来的,我还等着你给我生下小公主呢!”  他们说好的,生一儿一女,凑一个好字,此生圆满!  缪红勺那么满怀希望的等着他回来,又怎么会想到,他这一去,两人的缘分至此走到了终点!  一年,这一仗整整打了一年,而她,在宫里等了他一年。  一年未见,她藏了许多话要告诉他,好不容易等到他凯旋,亲自迎到城门口之时,看到他温柔的抱着一个女子,怀里还有个孩子……  缪红勺摇头,连连后退,不相信眼前那个男子会是她日思夜想的人!  “红勺,对不起,对你的誓言,朕落空了。这是方歌……”  方歌温温的对他行礼,“姐姐好!”  “姐姐?”缪红勺一脸绝望的看着轩辕天朗,“轩辕天朗,没想到,一年不见,当真得对你刮目相看呢!”  “你不必如此警惕的防着我,我自不会拿他们怎么样的。我缪红勺即便是再不济,也不会与人共侍一夫!”  “红勺,你听朕说!”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