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371章孩子是谁的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905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5


  风韵犹存的唐沫柒笑倒在他的怀里,眼里含着小女儿的娇羞,更多的却是毫不做作的坦然,“我辈子最有成就感的事情便是那日劫错了人!”  “呵呵,可不是?你我所有的开始便是起于那一日,如此,我倒是要多谢那个人了!”  想起过往,她的脸上闪过一丝怀念,“我们何时去赵国一趟吧,多年不见,我甚是想念!”  于是,这么多年,功夫越来越高,性子却越来越幼稚的男人黑了脸,“你在我怀里,居然还敢去想别的男人?”  “沫儿,可是我对你太过纵容?”  她巧笑着捋虎须,“陈年老醋了,还吃它做什么?”  当年,她若不是心系于他,又何必送上门来?  这个男人啊,明明还是那样的风华绝代,偏偏这性子……还真是有些头疼!  梦琉年没有说话,静静地抱着她,悄然的在心里打着算盘:赵兴烨,这辈子都不会让沫儿再踏进你赵国半步!  梦琉年没有想到,她不去,难道那人还不能来了么?  于是,不久的将来,当他看到比之当年而言更加熟悉的面庞后,毫不犹豫的便招呼了过去……  唐沫柒自是不知道他心里的盘算,仰头看了看繁星满天的星空,惊奇的指了指天边,“你瞧,那边有一颗星星忽明忽暗,可是有什么预兆?”  梦琉年不在意的抬头,看过一眼之后,脸色大变,“沫儿,你老实告诉我,衣衣最近在做什么?”  不知为何,最近他的心里总是突突的,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  这么些年来,他一直无所事事,闲来无事之时,便研究这天象。多年下来,也算是略有小成!  唐沫柒一愣,一时之间有点支支吾吾的。心下千回百转,难道是衣儿她……  不会的,衣儿的功夫虽不是顶尖,可也没多少人是她的对手,何况那一天精明着呢,怎么会让自己吃了亏?  可蠡之绝不会无缘无故的问她这话的,所以?  “事到如今,难道还瞒着我吗?”  唐沫柒没有直接回他的话,有些焦急的反问着,“是不是衣衣她有什么危险?”  “你说啊,是不是?那我们现在派人前去可还来得及?”  “我都告诫她,不要让她乱来了,就算她有些异于常人的本事又如何?西域邵门可是她单枪匹马能够摆的平的?”  梦琉年脸色微变,“西域邵门?”  “我孟国与西域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怎么会惹上了西域?”  “这样,我先命人前往支援。听说魅影功重现江湖,看来衣衣她有危险了!”  “沫儿,你这般瞒着我,若是衣儿出了什么事,未来你要如何自处?我一直告诉你她十八岁必定得回来,因为她命里还有一劫,躲过去便是长命百岁,躲不过……”  “但愿如今还来得及!”  梦琉年面无表情的看了眼呆住的唐沫柒,起身离开了。  这么多年来,他们住在这里,日日与烦忧绝缘,她以为女儿是任性了一些,却没有想过她会遇到那样大的灾难,大到几乎让她险些失去了这个女儿……  她,不过是想要成全了女儿的心头所爱,难道这样也错了么?  唐沫柒陷入了迷茫!  ……  装饰素雅的房门处,唐沫柒正焦急的转悠着,时不时往里面看,刚刚她被赶了出来,说是治疗的过程不太好,怕她伤心!  她怎么也没想到,今日清晨,他们便将衣儿带了回来,却不是一个生龙活虎的女儿……  当时,她的心犹如坠入深渊,寒冷彻骨——那个小脸削瘦,满身是伤,浑身是血,毫无生气的人儿当真是她的女儿么?  他们急匆匆的将衣儿抬了进去,说是要急救,紧跟着的还有乔子骞与乔书剑两父子。瞧他们的脸色,便知道衣儿的情况很不好……  也是,梦连衣满身上下皆是伤口,人也气若游丝,脉搏更是时有时无,最棘手的是她不仅头部受创伤严重,腹中更有两个月的身孕怎可能会好呢?  唐沫柒的脑子里一阵乱哄哄的,却在这时听到了他清冷的声音。  “衣儿的孩子是谁的?”  梦琉年脸色阴郁,沉声的问。  好啊,当真是好,他的女儿怀孕两个月,他这个当爹的居然不知道?  “沫儿,事到如今,难道你还不说么?”  唐沫柒幽幽一叹,“你既已知晓,又又何必多次一问?”  她又怎会想得到,自家女儿果真爱上了那个孩子,并且私定终身,珠胎暗结……  “当真是他?”  梦琉年忍着一口气,刚刚他听了清风的报告,额上青筋直冒,脸色自是难看的不能再难看了……  唐沫柒艰难的点点头。  她只是没有想到,爱上那个孩子,居然会这般伤了衣儿……若是她早知道……  即便是早知道,她又能做什么?  那丫头,自从八年前的事情之后,从未真的开心过,可那个男子却轻易的打开了她的心扉,让她甘心倾心相许,可见她是用了心的……  日前,她得了消息,那孩子日日将自己关着,谁也不见,怕是以为衣儿死了吧……  如今,衣儿能不能活下去还是未知之数,与死有何区别呢?  梦连衣瞧着妻子,知道她心中不好过,可他生气她竟然那般瞒着他……  若是早些告知他,他便能够早些准备一切,也不会让衣儿伤的如

此之重……  “沫儿,放心吧,有子骞父子在,衣儿定然会无事的!”  不知何时,唐沫柒的脸上流满了泪水,她扑进梦琉年的怀中,“蠡之,我不是故意瞒着你,而是你当年因着一个戏言,便如此反对他们,我怎敢告诉于你?”  “衣儿那孩子向来活泼好动,却始终放不下八年前之事,好不容易有人能够让她敞开心扉,我这个做娘的怎么忍心不成全她这么多年来唯一一次的恳求呢?”  “蠡之,我只是没有想到,她会爱的这般深,这般不顾一切,甚至是搭上自己的命!”  “说来,这事儿也是我不好,我一直以为皓天他是因病离世的,却不知轩辕家一百多年来世世代代被人下了血咒……我无意间告诉了她,不想她却记在了心间。说到底,还是我这个当娘的害了她啊……”  梦琉年心中微震,血咒?  他从不知晓,血咒竟也是来自西域邵门?  看着唐沫柒在他怀里哭得那般伤心,哭得他的心都揪了起来,“不哭了可好?是我不对,是我不该凶你……我只是生气你这么瞒着我,我就那么值不得你信任吗?”  “衣儿不仅是你的女儿,她也是我的女儿,难道我不希望她幸福吗?沫儿,我知道你是想要补偿那孩子,可你也要顾虑一下我的感受不是?衣儿受伤,那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而我,也不是故意那般说你……你不哭了,要不,你也骂回来?”  唐沫柒捶了他一下,倒是止住了眼泪。  “蠡之,邵门敢如此伤了我们的女儿,这个仇,我定然是要报的。我唐沫柒的女儿哪能这般让人欺负了去?”  唐沫柒眼中的杀意不可言喻。  梦琉年将她搂进怀里,“放心,咱们的衣儿会长命百岁的。至于报仇一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即便是我们不动手,邵门这一次也要遭受灭门之灾了!”  一阵寒芒从他眼底迅速闪过。  哼,敢伤我梦琉年的女儿,那便等着他的回礼吧?  ……  一天一夜过去了,那扇门始终没有打开。  梦琉年第八次劝着唐沫柒,“沫儿,你去休息一会儿吧,这么久不吃不睡,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的!”  “蠡之,你先去吧,我要在这里等衣儿,我要知道她平安才敢去休息!”  梦连衣心疼的看着妻子,“沫儿,子骞他们没有个三天三夜,怕是出不来的。你别忘了,衣儿伤的很重,更重要的是,她腹中还有了小娃娃!”  说起小娃娃,梦琉年不自觉的就有一股子咬牙切齿的冲动!  为嘛呢?  因为他养了多年的大白菜给猪拱了呗!  她苦笑,“不知那孩子可否能够保住?”  “放心吧,依着他们的能耐,应该不在话下!”  “沫儿,你听话,去休息休息,我在这里守着就好。如果衣儿没事了,我立刻通知你。不然,到时候你哪来的精神照顾她呢?”  这句话说到了唐沫柒的心坎里,可她还是没有挪动步子。  在这里站了一天一夜,身子早就僵了,心还时时刻刻的悬着,这样的她,还如何休息?  梦琉年眼神一闪,无奈的一叹,还是一如既往的倔!  苍劲的大手不着痕迹的搭着她的见,趁着她不注意之时,点住了她的昏睡穴……  唐沫柒不可置信的瞪着他,还未说话,两眼一翻,便睡了过去。  梦琉年一把将她抱起,飞快的离开了屋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将她轻轻放在床上,拭去她眼角的泪水,俯身亲了亲他的额头,“好好睡吧,我保证,等你一醒来,什么事都过去了!”  替她盖好被子,掖了掖被角,走了出去。  “清风!”  清风不知从何处闪了过来,“替我准备快马!”  “另外,这是醉芙蓉,夫人醒来之前让她闻一下,七天之后我自会回来!”  “爷,让清风跟着你去吧!”  梦琉年摇头,这么些年来,他身上的锋芒已经收敛了不少,这一次小姐的受伤,仿佛曾经那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男子又回来了!  “清风,这是我的家事,我自不会让任何人插手!”  清风试探的问,“爷可是要去教训那个人?”  梦琉年斜了他一眼,“你欺瞒我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等我回来再收拾你!至于那小子,收拾他是迟早的事,不急于一时!”  “没人能在得罪了我之后,还能够功成身退的!”  于是,清风知道,邵门要倒霉了,而且是倒大霉了!  这些年,爷的功夫越发的精进,他在他手上甚至走不了一招……  至于魅影功神马的,在爷眼中不过是小菜一碟……既然如此,他又何必拦着?  唔,总比爷将怒气出在自己身上的好!  清风看着逐渐远去的俊影,不厚道的想着。  西域,邵门。  “少主,您还是少喝一点吧,不然老夫人知道了又得生气了!”  自从梦连衣出事以来,邵天翔便整日与酒为伍,不理邵门之事,散散漫漫的,似乎对任何事都失去了兴趣。他目光熏然,仿若是没有听到身旁之人的话,口中径自喃喃着,“衣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若是我早知道,带你回来会让你遭受如此灭顶之灾,我定然不会如此任性的将你带来……”  “可如今我纵然愧悔难当,又如何能够换你回来?”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