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366章定情物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866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5


  “后来,我选择了放逐自己。我对娘说,我想要出去散散心,娘亲大概看出了我的不对劲,也就同意了。爹爹平日里最听娘亲的话,娘亲同意我便没有什么顾忌了。离开之前,我去见了红妆姐姐,她已经醒来了。我很庆幸,没有将哥哥陷入绝望的境地。他们已经够苦了,我帮不上忙也就算了,偏偏还给他们添乱,那时候真觉得自己是多余的,离开,或许是我最好的选择……”  轩辕齐心疼的吻了吻她的发丝,顺手替她理了理被揉乱的发,“傻丫头,那是你想多了。我想,你哥哥或许当时会生气,却不会当真怪你,你又何必斤斤计较,不放过自己呢?至于你所说的那一场刻意的安排,我觉得也并不是那样。也许他们期初是为了贪图那些钱财,日子久了,他们越发的发现你的优点,你的领导能力……知道吗?那一日,我在他们的眼中看到的是心悦诚服,而不是虚情假意,懂吗?”  梦连衣不说话,她怎么会知道?  当一切浮出水面之后,她满脑子都是难堪,觉得自己被愚弄了,又怎么可能静下心来细细的去想些什么呢!  许久之后,她出声,带着一丝怀念,“其实,仔细想想,那时我最快乐无忧的时光。游历江湖的那些年,我越发能够明白哥哥当时的心意了。只是这些年始终不曾回去看他们,只因心中有愧!”  轩辕齐板正她的小脸,正色道,“傻丫头,收起你那些傻念头。你没有对不起谁,自然没必要为任何人任何事买单。我喜欢看到你像当年那般无忧的笑,那样的笑有一种渲染人的魔力,让人也忍不住想要一起开心!”  也许,这就是他为何会一直念念不忘的原因的吧!  那样明媚灿烂的笑,是他早已丢失了的,一朝在她身上寻回,自然难以忘怀!  “唔……”  轩辕齐瞪大眼,看着某个小丫头红着小脸非礼他,近在咫尺的俏颜炫花了眼,唇齿交缠之间,他听到她低低的声音,“轩辕,遇到你,过去所有的难以释怀都在此刻释然了。梦连衣的人生因为有你而圆满!”  衣衫滑落,气息相缠,某人自食其言,带着她一起纵情飘摇于云雾之中,娇哝轻吟,一室迤逦流泻。由少女晋升为女人,成为轩辕齐名副其实的妻!  云雨之后,一阵阵欢愉的余韵犹在身子里流转。她将自己埋进被子里不去看他。饶是这样,还能够清晰的听到他愉悦的笑声。  轩辕齐伸手将她挖出来,“怎么,不好意思了?”  “你……你别说了!”  长这么大以来,她还是第一次这般疯狂……刚刚的她,都不像自己了。  天呐,这里是天牢……  她又将自己埋了进去,这下子当真没脸见人了!  轩辕齐哪里忍心让她将自己闷坏了,强制的将她圈在胸前,紧紧地抱着她,享受着欢愉之后的宁静。  “阿梦,以后你只是我一个人的了!”  似乎是感受了他心里暖暖的笑,梦连衣反手抱着他,用行动来回应他的话。  “轩辕,明日我的护庄统领会在宫门口求见,倒是你将她留在身边做你的带刀侍卫吧,还有来喜,记得替我照顾好她!”  想起那个小丫头,轩辕齐一阵莞尔,“那丫头可是一直觊觎着为夫的美色呢,你就不怕引狼入室?”  梦连衣瞥他一眼,闲闲道,“若是你连这点定力都没有,那就算我看走眼了。这样的男子,不要也罢!”  这话,他可不乐意听到,恶狠狠地将她搂过去,略带邪魅的说道,“不要?”  “阿梦,如今木已成舟,你觉得你还有反悔的机会吗?”  “不过,好像我也的确没有正儿八经的给过你定情之物……”他松开她,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还有一枚小巧的戒指,“这玉佩象征着轩辕国皇后的身份,如今虽未曾举行立后大典,但你是我唯一认定的皇后,这枚玉佩理所当然属于你了!至于这枚戒指,不是任何尊贵身份象征,它只给我轩辕齐的妻!”  目光灼灼的落在她身上,其实还是有些紧张的,担心她会不喜欢——毕竟比起那块价值连城的玉佩,这枚小小的戒指的确不算什么。  梦连衣取过,上下打量了一番,“做工倒是精巧,看得出来是花了不少的心思设计的!”  她坏坏的调侃他,“我没想到,你居然还有如此才华?”  他苦笑,如此花前月下,她居然还在拿他打趣,当真是坏着呢!  “如何?愿意收下它吗?”他小心翼翼的问着,语气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  天知道,就算是登基那一天,他也不曾如此紧张过。  梦连衣自然看出他的紧张,故意蹙着眉,嫌弃的看着它,“它这么小,也不知道能不能戴进去?”  “啊?”轩辕齐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试探的问,“那我给你戴上试试?”  牵过她的小手,将那枚小巧的戒指轻轻的戴在了她左手的无名指之上,清秀雅致,别有一番情调。  她举高自己的手,左翻右翻,青葱纤指上的戒指盈盈耀眼。不过,她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你没有吗?”  轩辕齐点头,“我自是有的!”  “拿来我瞧瞧!”她起了好奇心,突然很想知道他的那枚戒指长的是什么样。  他轻笑出声,从

怀中掏出属于他的那一枚,满足她的好奇心。  “我的没有什么好瞧的,不过是大了一号。不过,与你那个却是一对的!”  她接过去,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方方正正的,的确没啥好看的,不若她的灵巧。  将他的手牵过来,同样套在他苍劲有力的手指上,然后两只手摆在一处,她欣喜地看着两个人的手,“它们可有名字?”  “没有。不如,你来取一个如何?”  她沉思,眉儿蹙着呢,叫什么好呢?  记得娘亲曾经告诉她一句诗: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眼睛一亮,“不如叫朝暮情长戒,你的叫朝暮,我的叫情长,如何?”  “可有出处?”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便是从这句诗里取的。轩辕,如今我们不得不分别,这句诗成了我们最好的写照。我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就算没有我的陪伴,轩辕国在你手里也是繁荣的!”  “阿梦,这是你想要看到的,我定然不会辜负了你的期盼。只是,阿梦,不要让我等太久!”  她摇头,双手捧着他的俊脸,亲亲印下一吻,“放心,我自是舍不得让你一人的!”  本是想要安慰他的,没想到这一吻将他潜藏的欲!望勾了出来,反手围攻,将她的体力彻彻底底的榨光才放她沉沉睡去。  黑夜里,他替她整了整衣裳,想起这附近似乎有一处隐蔽的天然温泉。她如今的情景,实在是需要一番清理。  手,轻轻的点住了她的睡穴,将她一把抱起,从窗户处翻身离开。  暗处,两个黑影看着,其中一个问,“这样离开,不好吧?”  另一个白他一眼,“有什么不好的?我们看见了什么吗?快回去睡觉,瞌睡死了……”  ……  次日清晨,梦连衣醒来之时,身边早已没了轩辕齐的踪迹,而她的身上一阵清爽,衣裳也是重新换过的……  想起了昨晚的缠绵悱恻,她微微红了脸……哦,她居然睡得那般沉,连他给她清理身子都不知道!  垂眸,看到无名指上的情长,会心一笑,她是他的妻了呢!  若是可以停留在这一刻多好!她轻叹,看来,最迟明日,她便要离开了。  依照她得到的消息,他们最迟在明晚行动……想到此处,向来温淡的眸子里射出志在必得的光芒!  御书房内。  “王叔,准备的怎么样了?”  轩辕齐低着头,埋首在折子里,连眼都没抬一下。  王梓卿守在一旁,此时的他已恢复他原本翩翩公子的模样,不再是一身不伦不类的太监服还有那不堪入目的易容术……  身为太监总管的王福,在司空飘雪“死”的时候,突然溘然长逝。皇帝怜悯其一生凄苦,特让他回归故里!  “我办事,皇上还不放心么?”  王梓卿摇晃着手中的纸扇,抿了一口桌上的茶,不解的道,“难道皇上当真同意她的做法吗?”  轩辕齐叹息,“不同意又如何?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还由得我不同意吗?那丫头便是算好了我会妥协,才会如此有恃无恐的。”  “她如此以身饲虎,定是有她的理由。我虽不知其中的缘由,却也不想禁锢了她去做自己想做之事。王叔,你知道的,她与那些女子不同。”  王梓卿微一愣,随即颔首,也是。出生在那样的家庭,比起别的女子,她自是不同凡响。  “我听说西域的那位可是稀罕她稀罕的紧呢,你就这么让她去那里,就不担心她到时候乐不思蜀,不愿意回来了?”  轩辕齐不淡定了,瞪了他一眼,这是他最最担心之事了。倒不是对阿梦没有信心,而是这个世上未知之数实在是太多,他怎敢掉以轻心?  偏偏那丫头一头扎了进去,再难拔出来。他只得舍命陪女子了。  “不会。等我忙完这里的一切,定会去将她接回来的!”  “不说这个了。王叔,她如何了?”  王梓卿自是知道他说得是谁,“放心吧,她没事,明日便可解了她的药性了。”  “对了,今日来宫门口求见之人,你可有安排妥当?这可是阿梦亲口吩咐的,我若是办不好,日后还如何去见她?”  王梓卿笑着摇头,欣慰的看着他,“这么多年来,从未见过你将什么事如此放在心上,如今遇到她,你倒是变了不少!”  “王叔见笑了!”  “之前我只知道要担负好自己的责任,并没有在乎之人。如今有了她,我自是要承担起一切,这才是一个男人的担当。王叔,你不也是如此吗?”  王梓卿一愣,随即一笑,可不是吗?  本质上讲,他们是一路人。一旦有了在意之人,便会不顾一切。而他,寻寻觅觅了这么多年,还是回到了起点!  “我去陪陪她,你先在这忙着吧!”  “嗯,浪费了半生的光阴,的确是时候补偿她了!”轩辕齐说完,继续埋首干活。  ……  “邵天翔,这都两天过去了,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阴陌北恼怒的瞪着那厢悠闲自在的红发飘扬你脑子。  他以为他们会尽快行动的,没想到等了他两天了,居然还是没有一丝行动,这让他如何不着急?  邵天翔懒懒的扫了他一眼,语气危险的问,“你这是在质问本座吗?”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