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356章依我一次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801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5


  梦连衣冷哼,“给我查清楚,当时有哪些人介入了这大坝重筑的过程。胆敢在我的眼皮底下捣鬼,我看他们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是,属下遵命!”  “不过,公子,最近还有一些传言……”林枫想起那些话,有些忍禁不俊。  “有话就说,干什么吞吞吐吐的?”  梦连衣的心情烦着呢,他居然还敢抿着嘴笑?  有什么好笑的?  “公子请息怒,外面有人风言,公子与皇上乃断袖……”  梦连衣的眼睛顿时能吃人,断袖?  哪个王八蛋说的,看本姑娘不宰了他?  “这事儿吧,其实也怪不得他们,公子您平日里图方便,一直穿着男装,别人难免想歪了。何况,天下人并不知晓,侠名在外的公子伊人居然是一届女流!”  “所以呢?”  梦连衣迈开步子,一步一步走向林枫,眼神极其危险的看着他,“跟着我这么久了,难道还看不出这是有人故意造谣生事?”  “看来,杀了一个还不足以威慑他们!”  “林枫,你说这江南一干官员若是通通下狱,那场面该是多么壮观?”  轻如幽兰的声音,听起来却那么的让人不寒而栗。  这样嗜杀的梦连衣,他很少见到。一般来说,梦连衣是温温淡淡,似乎所有事情都在她掌控之中。  林枫想要说什么,被她制止了,“这事儿你不必多说,此事我已经决定了。我要用最快的速度洗干净这江南官风!”  都挑衅到她身上来了,若不还击,岂不是当她是软柿子?  ……  “皇上,公子她如此做,怕是会激起百官的不满?您怎么看?”  轩辕齐办完事回来,想要去看看她,不想听到了她与林枫的对话。  说话的是轩辕齐的影子侍卫,倾宏。  公子?  什么时候起,他的人也如此称呼她了呢?  “朕没什么看法。她想做,便由得她去,不论如何,总归有朕在后面支持她!”  “可是,江南官员众多,多数与朝中大官相连,若是贸然出手,怕是整个朝堂会动荡……皇上维持多年的局面怕是要崩塌了……”  “塌了,也好!”  “倾宏,她看似恼怒,其实早就有此打算。以最快的速度肃清官场,固然会令人人心惶惶,可换个角度思考,难道不是一次杀鸡儆猴吗?朕放任他们,是想他们给百姓造福,可不是让他们官官相护,鱼肉百姓的!”  “你瞧瞧,这每日看到的官员,他们身上穿的,戴的,哪一样不是价值连城?区区一个三四品的官员,会买得起如此昂贵之物?不是收刮民脂民膏又是什么?”  “朕得顾着朝中大局,不敢轻易动他们,可她不必。比起朕,她做的可好多了,她知道如何平衡利弊,如何用最小的代价换来最大的利益……倾宏,有时候朕都自愧不如!”  轩辕齐很少与他说如此多的话,更多的时候,他下令,他去办。像这样的谈话,很是奢侈。  倾宏对于梦连衣,了解不多,但听到他如此高的评价,不禁对她的看法又提高了一层。他想,有如此人才,该是轩辕之福。  “倾宏,王福那边可有任何消息?”  “皇上请放心,王大人做事小心的很,朝中大臣至今还不知道皇上早已离宫……不过,朝堂的局势越来越严峻。日前,王大人来信说,户部侍郎和礼部尚书结成亲家了!”  “是吗?”  “这可是大喜事,朕,考虑一下,看看要不要送上一份大礼,毕竟是一辈子的大事!”  倾宏撇撇嘴,他还不知道皇上的意思么?  看来这户部侍郎和礼部尚书这官是当到头了!  “告诉王福,朕要在三天之内,看到他们贪赃枉法,草菅人命的罪证!”  倾宏点头,下去着手准备了。  ……  微风阵阵,凉意吹拂在脸上,让他有些熏熏然。  也罢,回去看看她吧。  不看她一眼,他如何睡得着?  转身,看到她站在他身后,微一笑,脱下外衣,披在她身上,“怎么穿的这么少便出来了?”  “刚刚,我的话,你都听到了?”  轩辕齐点头。  “听了之后,有何感想?”  他歪头一想,“我的阿梦很能干,帮我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闻言,她莞尔,“我以为此举足以让我背上天下第一狠辣的称号了!”  “放心,再狠辣,在我心里也是良善之人。记住,我永远不会让你成为那第一人,怎么着我都会在你前面,替你挡风遮雨!”  “看来,这一次,江南在我们手上,注定要掀起一场暴风雨了!”  他低下头,在她唇上吻了吻,“这下放心了?”  梦连衣将自己埋进他的怀中,低低地说,“我没有不放心!”  她,只是担心罢了!  她并非不放心,只是想要得到他的支持罢了——他的一丝一毫质疑,都会让她受不了!  佛曰: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从前她做事,从来都是率性而为,只有应不应该做,没有所谓的后顾之忧。与他在一起之后,她发现自己变得有些患得患失,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流露出来的杀意会让他心生

反感,心生厌恶……  这样的她,有些陌生,有些无所是从。  怀里的佳人,身子有些凉,他不知道她心中的担忧从何而来。  这丫头,将自己的情绪藏得很好,若非故意让他知晓,否则他是绝不可能知道的。  “能否告知我,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若是国事让她操劳了,那他大可让她多休息,也可让她从此远离那些烦心事。  若是因为他,那大可不必。不论她做什么,在他眼里,她始终是她,不曾变过。好也罢,坏也罢,那又有何关系?  梦连衣摇头,有些话不说,是因为他都懂。她要的,从来都是一份安全感!  “时辰不早了,你累了一天,该休息了!”  她想要从他怀中退开,却被他一把拦住,“今晚,宿在我那里!”  “我只是抱着你,保证不逾矩!”  梦连衣自然不依,面上闪过一丝不自然,说出来的话也带着一丝娇嗔,“睡在一处便是逾矩!”  “皇上,您还是哪儿来便往哪儿去吧!”  一个不留意,被他打横抱起,头顶上传来他的戏谑,“都在我怀里了,还想去哪里?嗯?”  最后一个“嗯”字,何尝不曾带着浓浓的宠溺呢?  抱起她,往他的院落里走去。路上,梦连衣状似无奈的叹,“看来,明日我与你这断袖之名算是坐实了!”  轩辕齐的脚下一个踉跄,“断袖?”  她认真的点头,很无辜的问,“难道皇上还不知道吗?”  “这外头可是都传疯了,皇上与臣之间名为君臣,实则……”  轩辕齐抿了抿唇,问道,“我记得,我是微服而来,除了你之外,别的人似乎不知道我的身份!”  “好吧,前面那句话我收回,不过断袖是真的!”  左一句断袖右一句断袖,听得轩辕齐眼皮直跳。低下头,抵着她的额头,声音竟透着一丝诱惑,“要不,你来试一试,我是不是断袖?”  “这个……”  她冲着他尴尬一笑,“这个就不用试了吧?”  “还是试一试的好,免得你到时候又说我是断袖……毕竟,只有试过才能粉碎谣言,不是吗?”  她犹自在纠结之时,却被他抱入房中,安置在床上,“阿梦,今晚便依我一次可好?”  她很想说一句,不好。  可她说不出,只因他说话的语气带着恳求的意味。  见她不说话,心知她是答应了,“你在这里,我去沐浴一下,一会儿就过来!”  轩辕齐离去之后,她抱着被子在床上翻滚,她要疯了,居然不拒绝他?  若是他用着强势的口吻,她还能一口拒绝,唯独这儒软的语气,像个要糖的孩子……那模样,她还真是无法拒绝呢!  片刻之后,换了一身雪白里衣的轩辕齐走了进来,看她瞪大了眼睛,不知在看什么。  “想什么呢?”  他翻身上床,将她抱入怀中,淡淡的冷香扑鼻而来。  梦连衣浑身一个机灵,想要从他怀中挣脱出来,却被他越抱越紧,“阿梦!”  “你,你能不能松开我?我快不能呼吸了!”  “好,我放开你,你告诉我,你刚刚在想什么?”  她慵懒的扫了他一眼,“我在想,过了今晚,我们怕是逍遥不得了!”  “我还以为你在想……”  “想什么?”  轩辕齐卖关子不说话了,“不早了,睡觉!”  抱着她,他依稀能够闻到她身上淡淡的桃花香,让他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马。  梦连衣睡了一下午,哪里还睡得着?何况,他这么坏,说话只说一半,分明是在吊他的胃口。  “不睡,我睡不着!”  “睡不着?不如我们找点别的事做做?”  他眼里的意思那么分明,她若是不懂,那便怪了!  何况,她常年游走于男人之间,就算是那种话,她也能够心不红心不跳的说出来。  只是,面对眼前这个男子之时,她会觉得那么的紧张,会有些喘不过气来!  “做,做什么?”  他的脸几乎要贴近她的,热气洒在她的眉眼间,乱了她整个心房。  “没想到,伊人公子混迹于男子之间,居然如此纯情?”  她猛地一口咬住他的肩头,哼,让你坏!  轩辕齐没有料到她会突然咬他,肩上的疼意铺天盖地而来,可见她咬的多用力。  苦笑一声,肩上怕是破皮了。  其实,她还算是口下留情,若是咬在他脖子上或是脸上的话,那他才是无法见人了呢!  待她松口,他笑看她,“怎么样?解气了没?”  “哼!”  解气?  她牙好疼,解毛线的气!  “既然你解气了,也该轮到我了吧?”  “轩辕齐,你……”  “乖,闭上眼,好好感受!”  乖你个头,再乖下去,就被你啃了!  梦连衣想要推开他,不想手脚早已没力,根本不听她的使唤,只能任他予取予求。  迷迷糊糊之间,她听到他说,“放心,我答应不乱来,一定做到!”  这句话,奇异的安了她的心。闭上眼,放任他“胡作非为”。  夜,正开始呢!  ……  翌日,江南所有四品之上的官员齐集国师大人下榻之驿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