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347章飘香院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961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5


  轩辕齐的脸上闪过一丝忧伤,随即挂上招牌的调笑,“没事就不能出来了?”  “不想笑的时候就别笑,这么假,看着就觉得瘆的慌!”  这小丫头,说话还是这么的不留情面。  他敛起笑,脸上挂着抑制不住的忧伤,“今日是我父皇的祭日!”  梦连衣默然。  这种事,她帮不了他!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可好?”  她本能的想要拒绝,却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以前,有一个男子,他很爱很爱一个女子,可是他却伤害了她,想要挽回的时候,已经晚了。因为那个女子死了,灵魂来到了另一个时空,他好不容易找到了她的下落,也跟着来了。没想到,这一世,他晚了一步,他爱的那个人已经成了别人的妻。那样刻骨铭心的爱恋,让他明白了,失去了便永远失去了,再也找不回来!”  “后来,为了身上的责任,他娶妻生子,给了另外一个女子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美梦,是天下人口中的美谈,却没有人知道他心里的苦,只因在那个女子转身的瞬间,便注定了他一世的萧条落寞。思念成狂,身体每况愈下,终究还是没有逃过英年早逝的命运!”  梦连衣知道他说的人是谁,只是,往事已矣,又何必紧追着不放?  “他执念太深,若是早些放手,未必不能幸福!”  轩辕齐没有说话。  室内突然一片静默,死一般的寂静让她有些不适应。  在她企图打破这异常的寂静时,他突然起身,淡淡的丢下一句,“我的故事讲完了,时间不早了,你早些休息吧!”  “你都说时间不早了,今日便留下吧!这里备了你住的客房!”  不知为何,她突然不想看到他就这么离去,那样的落寞,让她的心隐隐作痛。  后来的她才知道,原来执念并不是那么容易放下的!  这一晚,轩辕齐宿在伊人山庄。  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何今日自己要来这里,将父皇的事情告知她。他想,大概她是那个人的女儿吧!  往年,他总是一个人在父皇的陵寝之前喝个通宵,告诉父皇他心里的苦和闷。  今年,是他第一次不曾喝酒,清清醒醒的度过父皇的祭日。  明明是一样的,可似乎又有哪里不同了。  他轻笑出声,那个小丫头起初并未想留下他的,许是他身上的落寞令她心软了吧?真是个傻丫头!  他想,今夜,他定会做一个好梦,但愿梦里有她。  只可惜,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  “主子,刚刚得到消息,皇上今晚不在宫里!”  一个黑衣人恭敬的跪在戴面具的男人面前禀告着刚刚得知的消息。  “那他此刻在哪里?”  “伊人山庄!”  戴面具的男人哼了一声,“没想到这伊人公子倒是给他面子,居然当真去当什么国师!”  “大人,那我们还要不要?”  黑衣人做了一个杀的动作。  “暂时不要动手。别忘了,他已经中了我们的毒,就算我们不动手,只怕也活不了多久了!”  那人眼底折射出狠戾的光芒。  “还是主子神机妙算!”  “正所谓姜还是老的辣,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就算是连手又如何?难道还想跟我斗吗?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梦连衣在屋内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干脆起身,换了一身紫色流光华服,头发用紫色发带高高束起,提了扇子便出了门。  几个纵身飞跃,飞了几条街,停在了屋顶之上。由上而下观望,啧啧,这生意还真是不错啊!  那分明是京城最大的青楼——飘香院。  古往今来,这青楼皆是最大的消息来源地,也是赚钱最快的方式。  只是,这飘香院不同其他青楼,这里的姑娘不仅个个美艳绝伦,还精通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姑娘们大多是清官。最为吸引别人眼球的是,这里的佳肴是别处吃不到的!  梦连衣颇有成就感的点点头,比起姐姐开的那些连锁店,她这青楼可算是赚翻了。  翻身从后门而入,飘香院的妈妈见她来了,顿时眉开眼笑,“公子,好些日子不来了,她们可都想死您了呢!”  她邪邪一笑,伸手捏住飘妈妈的下巴,“她们想我,难道你不想我吗?”  飘妈妈无奈的扒下她的手,若不是知道她是女的,还当真以为她是哪儿来的纨绔子弟呢!  “少来,别贫了,她们吃你这一套,我可不吃!”  然后,她悄悄在梦连衣的耳边低语,“公子,最近有不少消息呢!”  她挑眉,“是不是那些人有什么大动作了?”  “不知道,这些消息看似没有关联,可似乎又另有玄机。公子你吩咐过我们,没有您的吩咐,我们不得擅自行动,所以只能等您前来定夺了!”  “另外,小花死了!”  梦连衣的脸色顿时拉了下来,“为什么?”  “小花拼死带回来一条消息,可是因为受伤太重,说话断断续续的,我们实在是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飘妈妈的脸上闪过一丝心痛。  “我不是千叮咛万嘱咐,告诉她们凡事要以自己的安全为重,这次为什么这么鲁莽?”  梦连衣对于自己的手下,向来是要求安全第一,任务第二。任务万成不了,还有下一次,若是命没了,便什么都没了。  可她们怎么就这么任意妄为呢?  小花,她记得那是一个长

得很清秀的小姑娘,第一次见她的时候腼腆的不得了,没想到几日不来,那个小丫头居然就这样没了?  “带我去看看她!”  飘妈妈没有说什么,将她带进一个密室里,里面躺着的正是小花。  “外面离不开你,你先出去吧,一会儿我自会去!”  飘妈妈点点头,伸手拍拍她的肩膀,算是无言的安慰吧!  相处了几年,她多少也了解几分公子的脾性,在她心里,她们这些人不是下属,不是工具,而是她的亲人,是她看重的人。  每次,只要有人受伤,不管严重与否,她总会第一时间来探望;这一次,却是死了人,让她心里怎么会不难受?  梦连衣走到小花面前,细细的打量着眼前没有一丝生气的小姑娘,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却再也无法睁眼看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了。  她观察着小花的伤口,致命一处是在心口处的一刀。照伤口看来,应该是面对面的时候被人出其不意的伤了——是她认识的人!  梦连衣的眼神里顿时溢出杀意,看来组织里出现了奸细!  “小花,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就这么白白死了的!”  这是她的誓言,亦是承诺!  胆敢背叛她,就要承受背叛她的下场!  ……  “既然大家都聚齐了,我也就长话短说了。”  “想必你们也都知道,你们死了一个姐妹,看着她的尸体,你们告诉我,这是什么?”  梦连衣冷然的扫了一眼她们,口气坚决,“这是战书,是挑衅!”  “现在,我要你们不惜一切代价查出组织里的叛徒,一旦逮到他,我会让他尝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这是梦连衣第一次说出如此狠戾的话来。  只因,她是真的愤怒了。  在这世上,弱肉强食,她可以理解。可唯独接受不了背叛。这个组织里的人,每一个人都是她亲自选拔的,她容不下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作祟之人。  “是,我们一定让他血债血偿!”  悲伤,往往也是一种凝聚力,一种士气。  “告诉我,她临死前都说了些什么?”  飘妈妈走上前,递给她一条玉带,上面有用金线绣成的日月形状,还有一小块碎片。  梦连衣仔细瞧了瞧,微微蹙眉,这似乎是军队的将士所用!  小花冒死带回来这些,到底是想说什么?  “小花临死前,说了三个字,水,刀,银!”  “我们想了好久,也不知道这三个字到底代表了什么含义!”  听了这三个字,梦连衣也摇头,丝毫没有任何头绪。  “你们呢,有什么消息?”  有一个红衣女子走上前一步,“我探听到京城许多巨商大贾正悄悄的囤积粮食,现在又没有什么涝灾的,囤积那么多粮食也不知道是何缘故!”  另一个身着绿衣的女子也上前一步,“日前,我曾听王员外醉后说了一句,总觉得万分奇怪,却不知是何用意!”  “什么?”  “他说,最近这铁和铜越发的贵了,生意越发的不好做!”  梦连衣沉思,这铁和铜的价钱向来由皇帝亲自掌控,怎会无故涨价?  ……  她一个个听完她们的回报,眉头蹙的越发深了,这些问题看似平淡,可这背后当真那般简单吗?  怕是不见得吧?  “红儿,这些日子你们定要千方百计打探出这其中的关联,我总觉得这背后的事不简单啊!”  “是,属下一定完成任务!”  “记住,在保证自己绝对安全的情况下,才可行动。还有,你们平日里最好结伴一起,相互也好有个照应!”  “记住,今天这样的事情,我不想再遇到第二次!”  看着眼前没了气息的小花,所有人的脸上都挂着一抹浓浓的忧伤。  “天快亮了,大家都忙了一夜,都去休息吧!”  “是!”  以往,她每次来到这里,大家都是高高兴兴的,这一次,气氛这般严肃,还真是有些不适应。  “飘妈妈,你先留下吧!”  “小花的家里,你们可有打点好?”  “公子放心吧,她唯一的弟弟此刻正在孟国最好的书院读书,只是,一直没有告诉他,他姐姐没了!”  梦连衣又是一阵黯然。  “先别说了,每个月按着小花的习惯给他送银子。等他再大一点说吧!”  死者已矣,生着可追,还是先瞒着吧!  “飘妈妈,你我认识好些年了吧?”  飘妈妈的眼神有些出神,良久才叹道,“是啊,快八年了!”  “当初公子你要买下这飘香院的时候,我还一个劲儿的反对呢。没想到,如今这里却成了我最好的归宿!”  “妈妈可有什么在意之人?”  她想了想,脑子里闪过一个身影,却道,“我一生无儿无女,半老徐娘,一只脚都跨进棺材了,哪里还有什么在意的人?”  “妈妈,本来,你的事,我不该管,可是今天我突然明白一件事,人生百态,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既然如此,何必让自己留下遗憾呢?”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始终没有嫁人,就说明你心里是有他的,既如此,何必执着于往事呢?”  飘妈妈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梦连衣。  “你不必这般吃惊,我并不曾找人查你,而是三日前无意中看到了一方绣帕,才知道你心里的人原来是他!”  “你,见到了他?”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