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344章养伤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952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5


  富有活力,古灵精怪,只消一眼,便再难忘记。  看了一眼旁边的药罐子,他苦笑一声,没想到他居然也有这么一日要为人上药!  轻轻扯开她腰间的衣带,罗衣散落,露出她晶莹白皙的肌肤,许是突如其来的寒意,让昏迷中的她蹙紧了眉头。  看到她腹部的伤口,他的心忍不住一疼。  傻丫头,谁让你冲过来的?  他宁可受伤的是他自己,也不要看着她如此毫无生气的躺在这里。  手轻轻的清洗伤口,将药粉慢慢撒在伤口处,然后轻手轻脚的给她包扎好。再替她穿上干净的衣衫,盖好被子,坐在一旁静静的守着她。  “王叔,药煎好了吗?”  王福听到他的话,推门而入,手中还端着一碗热乎乎的汤药。光是闻着,他便觉得难以接受了。  “早就煎好了,现在温度适中,快让这位姑娘服下吧!”  “现在时辰不早了,你快去休息吧,这儿我自己来就好了!”  轩辕齐看着药碗,心知这碗药想让她喝下去,怕是要费些周折了。  王福看了梦连衣一眼,什么都没说,安安静静的离开了。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位姑娘很是眼熟,似乎在哪儿见过!  可是,在哪儿呢?  果然不出他碎料,只是喂药,便花了大半个时辰。  他摸了摸额头上的汗,将药碗放下,宠溺的看着一脸可爱的她,“喂了你那么苦的药,还能睡的这么香,真像一只小猪!”  他想,若是她醒着的话,定会这样回他:你才是猪,你全家都是猪!  叹了口气,他转身去了浴室——一身的疲累,该是时候冲一冲了。  ……  梦连衣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整个身子都叫嚣着疼。只是抬一下手臂,感觉五脏六腑都好像移位了。  打量了眼前陌生的一切,她支起身子,“这里是哪里?”  “姑娘,你身上还有伤,太医说了不能乱动,万一扯到了伤口就不好了!”  太医?  梦连衣猛的抬头,“这里是皇宫?”  “姑娘好聪明!”  她看了一眼眼前的小丫头,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手脚很是麻利,“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叫红珠,是皇上特地命奴婢来伺候姑娘的!”  “我睡了多久了?”  她的伤口处虽然还疼,可明显的结痂了,应该不止一天了。  “姑娘睡了三天了!”  “说来姑娘还真是好福气,皇上的寝殿从未有女子进来过,更别说睡在龙榻之上了。奴婢也是第一次进来寝殿里呢!”  到底是个小丫头,一打开话匣子,就好像刹车失灵,怎么都控制不住的叽叽喳喳。  梦连衣却不以为然,尼玛,老娘救了你一命,睡一下你的床又怎么了?  “那个红珠是吧?我现在肚子饿了,能不能给我端一些吃的过来?”  红珠一愣,猛的一拍脑袋,“哎呀,皇上上朝之前还特别交代了,我居然给忘了!”  ……  姑娘,轩辕齐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居然让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小丫头来照顾她?  不怕她被饿死吗?  ……  下了早朝,轩辕齐朝服没换就来到了寝殿,看到她在吃东西,冷凝了几天的脸,终于缓和了。此刻,终于染上了一丝笑意。  “睡了那么久,还是少吃一点的好,否则一会儿又该不舒服了!”  梦连衣忙里偷闲的回了他一句,“怎么,舍不得给我吃吗?”  他忍不住失笑,“就你那点儿饭量,还不够小猫吃的。我好歹也是一国之君,岂会那么抠门。更别说你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说到这个,梦连衣努力吞下口中的食物,“你可别忘了,你还欠我两万两黄金呢!”  ……  轩辕齐突然觉得她还是睡着的时候最可爱!  “怎么不说话了?我告诉你,堂堂一国之君,可不能出尔反尔!”  他坐到她对面,看着她吃的那么津津有味,也觉得有些饿了。  梦连衣看着他的举动,不满道,“这是我的!”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里应该是我的寝殿!”  他的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了,他在自己家吃自己的东西,是理所当然的!  养伤的日子是美好滴!  梦连衣每日吃着山珍海味,霸占着龙榻,过着猪一般的生活,这样的逍遥自在岂是惬意可形容得了的?  天天吃了睡,睡了吃,有事没事逛逛皇帝他家的御花园,除了有些无聊之外,小日子其实还是相当美好的!  在她昏迷之时,她看到了轩辕齐脸上惊人的杀意,她以为那些人定然身首异处了。打听之下才知道,那一日,他终归是没有杀了他们。除了伤了她的王大之外,其余的人皆被关押在牢里。每日里带着手铐脚镣去那些失了亲人的家中帮忙干活,不分轻重。  这天,她躺在龙榻之下,不住的唉声叹气。原因无他,实在是太过无聊了。  那个死男人,居然以她重伤为由,将她囚禁在这一方小小的牢笼里,美其名曰为了她好。  就这么大的地方,每天盯着看,好泥煤啊!  这里连只苍蝇都看不到,更别说人了。  不知道这男人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隐私,居然下旨寝殿十丈之内宫人不得擅入,违者杀无赦。为此,她整整翻了两天,连根奇怪的毛都没找到,更别说什么见不得人的隐私了。  “轩辕齐,你个王八蛋,本姑娘

的伤早就好了,你到底想怎样?”  空空的寝殿里荡漾着她的回声。  “难道你不知道,背后骂人是小人行径吗?”  不知何时,满脸笑意的轩辕齐出现在门口。他并没有因为她的出言不逊而心生怒意,心情反而是出奇的好。  “哼!”  她重重的哼了一句,背过身,不理他。  “不过是吃药罢了,何必如此苦大仇深的对我。况且,我不是为了你好吗?这剑伤深的很,若是不治理好,万一将来落下病根怎么办?”  梦连衣转过身,对着他大大的翻了个白眼,“这么多年我都是一个人,也没病没灾的长大了,区区剑伤罢了,怎么会有你说的那般严重?”  “轩辕齐,你将我留在这里,是不是想要抵赖?”  “抵赖?”  “哼,我可没忘了,你还欠我两万两黄金呢!”  ……  轩辕齐无语的看着她——他堂堂一国之君,难道还能亏了她那点银子不成?  叹息一声,他一撂衣袍,坐在她身旁,“没想到堂堂伊人公子居然如此小气,区区两万两罢了,竟还如此斤斤计较?”  她瞧了一眼,装模作样的学他,“唉,没办法,本姑娘没有那么好命,什么事都得靠自己,否则那一帮手下可怎么活?”  “这样,我聘请你为国师,专门为我出谋划策,这样你可以不用为他们的生计发愁了不是?”  “相信我,只要你能够造福我轩辕百姓,不论你要什么,我都给得起!”  这是重点吗?  梦连衣瞬间觉得自己被他逗了——以她的身份,需要国师这样劳心劳力,又费力不讨好的官职吗?  她不过是懒了一点,爱钱了一点,可她绝对没有一眯眯想要卖身的意思。  从她的表情看,就知道她是不同意的。轩辕齐并不觉得奇怪,如果她不拒绝的话,他倒是会失望了。  “怎么?”  这时,梦连衣翻身坐起,目光如炬,“轩辕齐,你是聪明人,问问你的心,当真想要我当这个所谓的国师吗?”  自古以来,上位者最为信任之人是国师,可最为忌惮之人亦是国师。何况她的身份特殊,纵然隐藏的很好,日后难免不会行差走错!  牵一发而动全身,这样的险,她不想冒,也冒不起。  她一向喜欢自由,这么多年的漂泊江湖,让她已经习惯了无拘无束的生活。  本来只是一句即兴之言,在听到梦连衣这般正经的询问下,他不由得愣住了,他当真想要她担当这个国师之职吗?  想到每日可以看到她,看着她绞尽脑汁解决一个个难题时,他发现自己并不排斥。  “之前我的确是随口一说,但眼下,我是真的希望你担此官职。你不必以女儿装世人,人前你依旧是潇洒倜傥的伊人公子,为我出谋划策,人后,你高兴怎样便怎样,御书房你可以自由出入。而且,你不必每日上朝,除非有重大事情不得不为之。”  “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纤细的手在他面前打了个大大的叉。  笑话,她又不是闲的没事自己给自己找事做。  一旦当了国师,她的自由岂不是长了翅膀与她说拜拜了?再者说,若是让她爹知道她不帮自家人,却帮着别人,还不得扒她几层皮下来?  “想都不要想!”  他神秘一笑,“是吗?”  狐狸一般的笑容,隐隐有些熟悉,可却不知道在哪儿见过,可身体呢,本能的收缩了一下。  “你,想怎样?”  “我不想怎样,只是想要你当我的国师罢了。如果连我这个小小的要求都不答应的话,我不介意直接封你当我的皇后,帝后临朝,想必也是一段佳话吧!”  “还是说,你对皇后比较感兴趣呢?”  她瞪着他,“你要挟我?”  “你可以这么认为!”  “别忘了,这片土地上,我最大。就算你能力再大,斗得过整个朝廷吗?”  “你无耻!”  亏她前不久还帮了他那么大的忙,没收他的好处也就算了,居然现在还逼着她卖身?天下哪有这样卑鄙无耻的人?  可他有句话说对了,这里是轩辕国,是他的地盘,她一个人或许能够全身而退,可跟随她的那些人……  虽然知道他不会那般狠决,可到底不敢用那么多的人的性命豪赌这一把。  有些事情,开工没有回头箭,她不想犯下那样令自己一生难安的错误。  “怎么样,想好了吗?”  不是没有看到她脸色转变,也不是不知道她心里想些什么,只是这些比起留住她,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了。  无妨,她现在对他认识不深,可能会因此而反感他。只要她能够在他身边,时间长了,终归能够了解他的心意的。  “我可以不必上早朝?”  “除非必要,寻常时间都可以不上!”  “我不想住在皇宫!”  “你大可以住在伊人山庄,到时候派人将重要公文给你送过去即可!”  何况,你不住皇宫,我还不能出去么?  “还有什么要求?”  她摇摇头,一切都在预料之外,能想到的只有这么多了。  “我还有一个要求!”  “什么?”她瞪着他,直觉不会有什么好事。  “既然你不想住皇宫,只能我出去住了。我希望伊人山庄有一间属于我的客房!”  ……  半晌之后,轩辕齐的寝殿里响起了一声凌厉的吼声,“滚!”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