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340章刮目相看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942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5


  待少女失踪案完结之后,他便再也不见她。以前他们是陌生人,今后也会是!  正想的入神的他,猛的被一件桃红色的衣衫覆住了双眸。他慢吞吞的拿下来,瞧着是一身女装,蹙眉看她,“你这是什么意思?”  “身为轩辕国的皇帝,你的子民出了这等大事,想必你不会置之不理才是。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去看看如何?”  轩辕齐淡漠的看向理所当然的她,将衣物静静的交还给她,“我既是皇帝,那么这些事情便轮不到我亲自出手,我要那些官员做什么的?食君之禄,担君之忧,这是他们分内之事!”  梦连衣微微一嗤,将着衣物丢给身后的小喜,心中突然涌起了一份不明来意的怒意。  只是,她向来习惯收敛自己的脾性。于是,她冲着他微微一笑,绝美的小脸顿时眩花了他的眼。  “轩辕齐,这世上从来没有什么事是理所当然的。你给了他们俸禄,他们就该替你办事吗?好,我们退一万步讲,就算他办了这件事,可他们当真有这个能力解决吗?”  “你知道少女失踪案发生了多久吗?你又知道有多少女子失踪了吗?你知道她们的父母亲人会有多着急吗?你也是女子所生,难道你娘亲没有教导过你要尊重女子吗?”  哼,当真是个白痴,若是他的官员能够破的了这个案子,她又何须强自出头?  短短一个月之内,已经有一百多名少女失踪了,而他口中的官员每日里除了逛窑子受贿之外,何曾做过一件像样的事情来?  倒不是她有多高尚,只不过是想起一句话来,才做了这好人!  当然,他是皇帝,有这样的心态也纯属正常。之前一直听说轩辕国的皇帝怎么怎么勤政,怎么爱民,如今看来,传言毕竟是传言,到底信不得!  轩辕齐“听”了她的话,脸色忍不住沉了下去。  什么是传言,这个女人当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她每日睡觉的时候他还在批改折子呢!若他当真不管那些女子的死活,又岂会出现在这里?  这时,一个黑衣男子飞身而来,径自跪在梦连衣身前,“小姐,请恕罪!”  “贾青,若是来的人是刺客,今日怕是什么事都办成了吧?”  贾青是她一手调教出来,就算是功夫没有轩辕齐厉害,也不至于到现在才来。很显然,他们轻敌了!  来人愧疚的垂下头,“请小姐责罚!”  “半年之内,增加一倍的锻炼量。哪一天不轻敌了,哪一天再停止!”  “是!”  她身后的来喜听了她的话,忍不住张开了小嘴,一倍的锻炼量?  小姐,你还能不能再更狠一点,人家那是个女子,不是男人,你造吗?  “贾青,你可有不服?”  “贾青心甘情愿受罚!”  她怎会不知?  小姐之所以对她如此严厉,是为了她好。如小姐所言,今日来的若是刺客,她岂有活命之说?  “下去吧!”  轩辕齐微微诧异的看着梦连衣,他觉得这个女人再一次让他刮目相看。  她居然能够将一个女子训练成如此?  “很诧异?”  “轩辕齐,一味躲在那个笼子里,只会闭塞的双眼。我的伊人山庄,之所以叫做伊人山庄,便是因为庄内皆是女子。你该庆幸,今日她们轻敌了,否则你能不能活着掉下来都是个未知数!”  “对了,皇上回宫之后,记得送一万两黄金到伊人山庄,作为修葺我屋顶的费用!”  一万两?  还黄金?  轩辕齐有理由相信眼前这个女人掉进钱眼里去了。  “怎么?堂堂一国之君居然想要赖账?”  “岂敢?本公子只是第一次知道,名震天下的伊人公子居然是这样一个敲诈钱财之人!”  梦连衣忍不住甩给他一记鄙视的眼神,“您还是皇帝呢,就这么一点眼光?”  “你也不看看,你刚刚摔碎了瓦片,它们可是价值连城?我要了你区区一万两,你就心疼成这幅模样了?”  “近来,我也没听说这轩辕国的国库空虚啊!”  她淡淡的讽刺之话,让轩辕齐顿时哑口无声。  “阁下到底愿不愿意去?若是不愿意,还请离开伊人山庄!”  梦连衣没时间和他磨磨唧唧的了。  昨夜,她得到消息,今日还会有几个少女失踪,她得抢在对方之前将人转移了。  “去,当然去了!”  “姑娘伶牙俐齿,在下甘拜下风。不过,你有句话说的没错,她们皆是我的子民,我自当解救她们!”  “既然去,那就换衣裳吧!”  “换什么衣裳?”  为何他的心中会突然涌起一种不好的预感来?  “你以为我为何穿女装出门?我得到消息,今日张员外家的千金,王员外家的小姐,会被人带走,我们得抢在他们之前换人。正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若是不亲自涉险,怎么救的出那群被抓的姑娘们?”  说来也怪,这批歹徒在抓那些姑娘之时,总是会提前通知一下。只是,不管对方派多少人来保护她们,这人总是会不翼而飞……  “你要我扮作女子?”  她点点头,“不然你以为我为何会丢给你一套衣裳?”  “男子汉大丈夫,被这么磨叽行不?赶紧的换衣裳吧,要不晚了就得再等几天了!”  她的人脉也算是遍布天下了,偏偏查不到这伙人将人藏在了何处?这让她很是郁闷

。  否则,她这百年难得一见的女儿装,又怎么会穿在身上呢?  “你你你你……”  轩辕齐哼唧了半天,还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最后,他从来喜的手上,气愤的抓过衣裳,走近了梦连衣的房间……  “哎,那是我的屋子!”  ……  来喜看着憋屈的小姐,一时没有忍住,笑了出来。  “噗嗤!”  “小喜子,刚刚贾青的训练量增加了,你也想要尝试一下是不是?”  “不不不,小姐,小喜子错了。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我这一次吧?”  “饶过你?”  梦连衣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又瞄了一眼来喜,那脸上的坏笑不言而喻……  来喜更知道,她要大祸临头了!  顺便,还要捎上那位公子!  ……  刚刚换好衣物的轩辕齐,只听得一声巨响,一个女子就这样的飞了进来……  他本能的想要躲闪,可他一时不习惯这样的衣裳,躲闪不及,被撞了个正着……  来喜那只色手还在他身上摸了摸,咦,不疼?  废话,你当然不疼!  疼的是他!  轩辕齐一把甩开来喜,站了起来,揉揉被摔疼的腰,还好他懂得自我保护,否则这一下非得摔残了不可!  他怒目瞪向那个罪魁祸首。  只见她靠着门框,目光放肆的盯着他猛瞧,那模样,怎么看都像一个女色狼!  “啧啧,没想到,你扮起女人来,居然毫不逊色?”  “既然你都要赔我屋顶了,那就顺道着连着门一块儿赔了吧!”  说完,她拍了拍手,不负责任的走人,留下轩辕齐在屋里目瞪口呆。  估计轩辕齐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无耻的人吧?  来喜却懂了,小姐,你嫌弃这门年代长了,也不需要用这么……不淑女的方式毁了它吧?  呜呜,门门好可怜!  茅屋内,一群女子被绑在一处,哭哭啼啼的,个个吓的花容失色。  梦连衣被这哭声吵得醒来,悠悠睁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破旧的茅草屋,还有一群仗着花容月貌的女子……  许是被关得久了,她们的脸上都带着异样的苍白。  看到她不吵不闹的模样,有女子好奇,“你们怎么都不哭闹?想当初我们刚被带到这儿来的时候,哪个不是哭爹喊娘的?你们,怎么会这么安静?”  我们?  梦连衣下意识的转身,便看到身后坐着的轩辕齐。  别说,这个男人扮起女人来,居然如此好看?当然,这得抛开他高大的身躯以及这一脸的不爽。  不去看那个他了,想来他的肚子里正憋着火儿吧?  毕竟谁能想得到,佛门清净地,居然用来做如此丧尽天良的勾当?  她装作认命的模样,叹了一口气,“哭哭闹闹就能够摆脱眼前的窘境吗?于是哭闹,还不如留着力气,用来逃跑呢?”  “这位妹妹想的倒是简单!”  “你瞧我们姐妹们,哪个能够斗得过那些五大三粗的男子?不瞒妹妹说,不是没有人逃过,只是下场太过凄凉,所以无人再敢效仿!”  “怎么了?”  那女子泫然欲泣,掩起嘴巴,似乎是不忍心说。  另外有一个女子却是接了话,“这群混蛋,居然当着我们的面,一个接着一个的……那位姑娘据说是一位大户人家的小姐,怎么会受得了这种的对待?竟被活活蹂躏而死!”  “这帮禽兽!”  梦连衣凉凉的递了个眼神给轩辕齐,仿佛在说,看看他治理下的人都做了些什么勾当?  上位者,若是不能够眼观四方,耳听八方,那么这些生活在最底层的平民百姓岂会有好日子过?  其实,她并不是说轩辕齐不是个好皇帝,只是依着他的能力,本可以做的更好。如今这世道混乱,他们所希望的也不过是平平安安的度过每一天。  ……  轩辕齐不期然的想起不久前的事情。  他们离开了伊人山庄之后,并未先行奔往张王两位员外家中,而是去看了一下那位死的凄惨的女子。  之前,若是有人告诉他,他的国度里会发生这样的惨事,他定然嗤之以鼻。如今亲眼所见,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  “身为皇帝,你可以算得上是称职的。只是,你有真的为下层百姓想过吗?他们每天过的又是怎样的日子?有些官员连起来欺瞒,你当真会知道吗?”  “皇帝不是神,也是人。轩辕齐,若是不想再发生这样的悲剧,以后你怕是要进行一些改革了。别这么看着我,我知道这些话不该我来说,我只是不想看到再有无辜的人惨死罢了!”  梦连衣最是受不了他那堪比小军刀似的眼神,凌厉,仿佛洞察一切。  “你知不知道,女儿的惨死,会给父母带来怎样的打击?这位女子的娘亲至今还在床上躺着呢,口中喃呢的都是她的女儿!”  “每个孩子都是娘亲怀胎十月所生,皆是他们的心头肉。有一日,他们却被告知,他们的掌中宝死于非命,这样的打击可以说是致命的!轩辕齐,他们又该找谁去倾诉呢?又有谁能够为他们主持公道呢?”  她的话直白,犀利,更字字句句都砸在了他的心上。  是啊,这件事发生了这么久了,居然现在才传到他的耳朵里,可见这文武百官报喜不报忧的本事有多高明了。  “那依你看,该怎么解决这种事情呢?”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