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329章知错能改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841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5


  其实,自从他们出现在门口处的时候,他便是知道的。只是,他们不进来,他也不催。何况,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当真是没有时间来招待这两位!  “好,父皇答应你,一个月之后,是今年最好的良辰吉时,到时候不管红妆是醒着还是睡着,都是你们大婚之日!”  “届时,父皇亲自为你们主婚!”  那一瞬间,梦连溪的眼眶都湿润了!  在梦连溪的认知中,他的父皇是一个称职的皇帝,为国为民,可以说是兢兢业业,毫无私心。历任皇帝,但凡有他一般的称职,都不会走上灭亡之路。  然而,他的父皇是一个好丈夫,却不是一个好的父亲。  他从不疏于对他的教导。  儿时,他这是这样忽悠他的,“男子汉大丈夫,上能顶天,下能立地。只有读好书,做好人,才能为国为民,奉献出自己的力量……”  因着这一句话,他当了十多年的陀螺,每天忙得都快冒烟了,甚至还得不到他一句赞扬!  这样的父皇,还时不时的带着娘一起翘家,一走少则三个月,多则几年。  他不是没有不满的,只是他觉得自己能够担当的事情适当的替他分担一点也是好的!哪怕他再不近人情。  说实话,今日上朝,他知道会有人反对,却始终没有想到,这第一个反对之人居然是他的父皇!  曾经,他们也有自己的无可奈何,却依旧选择了走到了一处。难道就不能够理解他的苦心吗?  他们相爱这么多年,一直懵懵懂懂。知道之后,又是聚少离多……这一次,若是红妆当真长睡不醒,那么他也要以着丈夫的身份守在她的身边。至少让她知道,这世上还是有他愿意守护她的!  不可否认的是,当他听到梦琉年的话时,心中顿时沸腾了起来。他是一个淡漠的孩子,表情有些紧缺,对于这样的沸腾,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只是觉得心中顿时放下了一块大石,不再压抑着难受。  从来,他想要的东西都不多,不过是想要得到爹娘的支持罢了。有了他们的支持,哪怕再难熬,他也会撑下去!  “爹,多谢您!”  梦连溪听到自己是这样回答的。  他叫的不是父皇,而是爹,那是每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都会叫的称呼。只是,这样大众化的称呼却不适合皇家!  所谓宫廷,是礼仪的代名词,它所代表的是威严的宫殿,森严的礼教,以及奢侈的生活……  这样久违的称呼,对于梦琉年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  爹,不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他是生他育他的亲人,是可以祸福与共却不会弃之不顾的血脉至亲。  唐沫柒看着他们父子之间的互动,心中甚是欣慰。  身在皇家又如何?如果不能顺着自己的心意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那么处在再高的位置,也不过是高处不胜寒罢了。  她的儿子,不需要身处那样恶劣的环境。  “溪儿,这一次,你也有不对之处。既然你父皇已经答应了你的所求,那么你呢?”  对于教育儿子,唐沫柒也有自己的原则。  可以宽容,可以疼宠,只是涉及原则问题,绝不姑息。  不以恶小而为之,这样的话,只会将孩子带入彀中,误入歧途,再难改正。  作为一国储君,若是她的儿子成为那样的人,到时候遭殃的怕是整个国家的人。她,不会冒这样的险!  她的出发点是好的,却不能好心办坏事。该教育的时候还是要教育的!  梦连溪呢,自是懂得自家娘亲的意思,俊脸顿时有些微红。  好吧,他承认自己早上是有不对之处,道歉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只是,当着爹娘的面道歉……  对于好面子的他而言,的确有些强人所难!  “或者,你想挪到明日早朝?”  唐沫柒那样精明之人,又怎会看不出梦连溪心中的呃想法?  梦连溪猛的瞪大眼,他才不要,那样更丢人!  “父皇,早朝之时,是溪儿冲撞了您,是溪儿不对,还请您原谅溪儿的年幼无知!”  梦琉年本想嘲笑他一番的,瞧,知父莫若子,他连年幼无知都搬出来了,他哪里还能笑得出来?  “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溪儿,我们不仅是君臣,更是父子。这么多年来,我在你们面前并未以‘朕’自居,目的就是为了不让你们产生距离感。我一直都清楚,身在皇家,多是身不由己。可这一世注定了我们承担的要比别人多得多。溪儿,记着,身为上位者,要时刻控制好自己的坏情绪,哪怕你心情再差劲,该忍之时还是得忍,懂吗?”  “从小,我是看着你和妆儿长大的,你们的过往我都看在眼中,疼在心里。你是我的儿子,你遇到这样的事情,我这个当父亲的除了心疼还能有别的情绪吗?虽然我们经常吵闹争执,却不会真的生对方的气!”  所谓父子情深,便是如此!  梦连溪颔首。  他不是自己父皇对自己的疼爱,有些心情像细细涓流,缓缓流过心田,心中留下的是一阵温暖!  “溪儿,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百姓的舆论很多时候能够淹死人。你既然这样做,就要有心理准备承担这一切!”  梦琉年正色的提醒温

柔的替红妆拭发的儿子!  ……  婚事公告天下,注定了举国沸腾!  原本,太子殿下大婚,是值得高兴之事,可他们这位太子殿下,娶的却是一位不知何时才会醒来的太子妃。而这太子妃,更是将来的皇后娘娘……  试问,一个沉睡多年的皇后娘娘,如何母仪天下?如何诞下后嗣?又如何令朝臣信服?  次日早晨,朝堂轰动几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梦连溪冷眼睨着那群争得面红耳赤的群臣,心中突然觉得有些好笑——明明是他的私事,何时轮到他们在这里指手画脚了?  还是说,这段时间他的不理睬,被他们看成了软弱,所以可欺?  听,争得可激烈了!  “启禀皇上,此事万万不可啊,未来太子妃怎么能是一个乡野女子,门不当户不对,将来如何成为国母,又如何母仪天下?”  “臣等附议!太子殿下此举实在是不妥。臣等知道,红妆姑娘早入皇家金策,可是那是她没有昏睡之前。如今,她这幅模样,如何服众呢?难道皇上要老臣们眼睁睁的看着皇家绝后吗?”  “皇上,臣也反对太子殿下娶红妆姑娘。早在红妆姑娘进入皇家金策时,就心中不满。毕竟,一个没有身份背景的女子,将来如何能像皇后娘娘那样,令朝臣信服?整个朝廷的运作,群臣上下同心,与上位者是息息相关的!”  你一言,我一语,听得梦琉年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这些个大臣,平常不见他们如此多的建议,一旦涉及这种事,他们的意见倒是比谁都多!  他抬眸瞥向一边目不斜视的儿子,心中猜想,估计这帮人又得倒霉了!  果然,梦连溪猛的出声,朝堂之上,顿时鸦雀无声。  “各位大人,本宫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各位,还请各位停下争执,回答了本宫的问题再来讨论,如何?”  大臣们看着神色如常的梦连溪,个个面面相觑,心中忽生警觉。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暴风雨的前夕都是宁静的!  有人硬着头皮回了一句,“太子殿下严重了,还请问!”  “近日来,我朝西北部地区出现了严重的旱灾,庄家颗粒无收,百姓们食不果腹。为何在站的各位大臣们都不曾讨论过,而是死死揪着本宫的事情不放?”  “本宫觉得,身为臣子,不是应该为国分忧,为民解劳吗?何时我这家务事成了朝堂之上的闲谈了?”  他的声音不高,却掷地有声。隐约间,都可听闻他们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  有些话,不说则已,一说必定惊人!  “这……”  在站的人都无言以对。  “我来替各位大人们回答吧!”  “本宫若是记得没错,李大人,你家中光是小姐达到试婚之龄的,怕是不低于三个吧?如果能够有幸成为太子妃,那么你这国丈大人岂不是官程似锦?”  “再说说我们的张大人吧,刚刚属您最为义愤填膺,仿若本宫做了什么十恶不赦之事。其实,本宫不过是娶一妻子罢了。本宫记得,张大人家中有一位小姐,从小天资聪颖,被称为京城第一才女。本宫猜测,你想的不是自己,而是觉得这样的女子才配得起本宫,才能成为本宫的贤内助,是吗?”  “何大人,听说您的侄女今年年方二八,正值花样年华,长得也是端庄秀丽,可为太子妃人选……”  ……  他一个个的细说下来,被他点过名的大人,个个面红耳赤,脸上皆有些挂不住。  梦连溪的声音猛的太高,华丽的衣袖挥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心中的怒意却再难抑制:“朝廷养着你们,就是为了让尔等谈及本宫以及皇家的私事吗?身为重臣,一个个不知道替百姓谋福祉,却在议论朝事的朝会之上,将自己的小心思露的如此鲜明……你们当真让百姓失望!”  “再说本宫大婚一事!你们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本宫好,觉得红妆身份卑微,配不上本宫。你们隔着窗户看人,当真看得清楚吗?你们又了解她多少?不是本宫信口雌黄,你们眼中的所谓才女,皆比不上她的万分之一!在本宫心中,本宫的太子妃不需要过多的才华,不需要什么才女的名号,她只是她,能给本宫温暖,能让本宫在疲累之余感到放松之人即可。”  “本宫希望今日之事到此为止。如果还有人不服,大可站出来。本宫的私事还轮不到尔等置喙!”  朝堂之上,除了梦连溪的声音,再也没有什么声音了。  梦琉年激赏的看着自家儿子,不愧是他的儿子,魄力就是不小!  梦连溪看着鸦雀无声的朝堂之上,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笑,“怎么,现在都没有话说了?”  “刚刚不还是振振有词,一言一词都为了本宫好的吗?”  “你们说的那么动人,本宫都快被你们的好心感动了!”  他的手一直背在身后,没有人看到他手上青筋迸起,更没有人知道此刻他心中的愤怒。  妆儿那样好的女子,到底做了什么事不如他们的意了,居然一个个的都来反对他们?  如若不是自从的教导,他还真是想要一个个的收拾他们。这帮子臣子们,向来安逸日子过惯了,只顾着眼下的利益,根本看不清整个大局。  “殿下……”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