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321章报仇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838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5


  “皇上和太子顾及您的面子,不提罢了。没想到,反而助长了您的这种自我良好的心态,看来,倒是皇上将您的胃口养的大了,才会让你产生如今这样骄傲自大,唯我独尊的心态来。”  “不过,也难怪,大人至今孤家寡人一人,身边只有这位恩将仇报,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毒王大人,这心灵不扭曲,似乎也说不通。权利欲成了你心中唯一的寄托。现在想来,你也不过是个一无所有的可怜虫罢了!”  这话,很是伤了高立伟的面子,更是戳中了他内心的痛楚。  诚然,如今的他,除了权利之外,的确一无所有。甚至,他连个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  可是,这一切又是拜谁所赐呢?  他举高着手,想要打红妆,却被她一把抓住,甩到了一边。  “怎么?说中你的痛处,恼羞成怒了?”  “别忘了,这里是天子脚下,我劝你趁早收手,否则你的下场将会是万劫不复。太子殿下的雷霆手段,想必你是见识过的,到时候天皇老子也救不了你的命!”  “你……你……”  他震惊的看着红妆。  她不是被点了穴道,被制住了吗?怎么会?  “我,我怎么了?”  “难道你们会点穴,我就不会解穴吗?”她瞧着高立伟,“看来,大人的情报工作做的还不够到位,红妆的功夫,虽不是天下第一,不过当今世上,也算是少有敌手。难道您不知道,习武之人,解穴手法是必备的吗?”  高立伟只想着大吼一句:他又不是习武之人,怎么会知道这些?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将她拿下?”  看着行堑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他生气的大吼。  可恶,没眼力劲的蠢货,没看到他被甩在地上了吗?都不知道过来扶一下。  “拿下?”  “义父,这里皆被太子殿下的人包围了,拿下她又有何用?”  “要挟他吗?”  “不必了!”  行堑猛的掀开他脸上的黑纱,红妆愣住了,居然如此丑陋——他的脸上有着无数的伤痕,凹凸不平,多数为两个牙齿状的洞……看起来有些可怕。  “义父,这张脸,您看到的时候会觉得害怕吗?”  “每当看到我的时候,您的心里会觉得寒意不断吗?会想起那些见不得光的过往,会觉得愧疚难安吗?”  高立伟瞪大眼睛,吓的几乎不会言语。  不不不,他怎么会知道的?当年那些事情他掩藏的那般好,那般隐秘,所有的知情人皆被他灭了口,他怎么会知道的?  他绞尽脑汁的想着,到底是哪里出了错,究竟是哪里?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知道这一切吗?”  “呵呵,难道你忘了一句话吗?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呢?”  “你怎么也没想到,当年。师父并没有死,而是一直藏在了皇宫里,甚至还收了一个徒弟。怎么样,没想到吧?”  “你机关算尽,到头来,还不是一场空?”  高立伟顿时明白了过来,“是你,是你搞的鬼是不是?”  “我对你恩重如山,将你救上虿盆,你不思回报,反而恩将仇报,你简直……”  这话还未说完,便被行堑一掌震飞。  “这一掌,是为我行家满门!”  他怎么都没想到,一路追查下去,事情的真相居然如此可怕?  眼前这个人,一直披着伪善的面具,与他的父亲套着近乎,却又在暗中布置杀手灭了他行家满门,父亲死前死不瞑目,怕是看到了他的真面目吧!  后来,无意之中,他发现了他并没有死,故技重施,设计让他离开了白府,然后他派人毁了白府,断了他的后路,至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而萱儿,也成了这件事里面无辜的牵连者!  再后来,机缘巧合之下,身受重伤的他被毒王圣手鬼圣所救,拜其为师。出师之后,他寻上他,依着当年的种种博得了他的信任,从而沦为了他的杀人工具,甚至还因此害了师父!  这一切都怪他识人不清,错把豺狼当好人,不仅自己被人所利用,更害了他一生中唯一珍视的人儿!  想起白子萱,他的心中顿时充满了悔恨。如果,当时他稍加制止,是不是就不会有如今的遗憾?  如果他带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是不是现在的所有一切都会更改?他不必承受锥心之痛,而她,不必香消玉殒!  只可惜,这世上之事,从来没有如果一说!  猛的,门被推开,梦连溪从外面大步跨了进来,身后跟着的,还有两位大臣,便是那日与他合谋的二人!  “高大人,别来无恙啊!”  梦连溪唇角边诡谲的笑意,让他顿时明白了一切。这所有的一切,皆是假的,都是谎言,他从一开始就走进了他们的彀中,深陷不已。  呵呵,如果此刻的他不是万念俱灰,深陷恐惧之中的话,便可以看得出,站在他身边的两个人不过是别人易容而成。  梦连溪真正想要的,是让他亲手交出兵符,然后再慢慢告知他这一切!  最好的猎人,不会一下子将猎物弄死,总要逗弄几番,才会将其宰杀!  看了一眼站在旁边,毫发无损的红妆,顿时松了口气。  如果不是红妆的突然失踪,他

又怎么会如此匆忙的发动这一切呢?他的计划尚未完全展开,就被眼前的变故打乱了一切。  不得已,只得提前实施计划。  只是,兵符始终不曾得到,这是个大患!  “高大人,现在投降的话,还来得及,否则到时候这府中上下,只怕是都要被你连累了?”  高立伟的脑子慢慢变得清明,狰狞一笑,“投降?”  “笑话,梦连溪,你当真以为我怕你吗?你不过是个愣头青,你有什么资格对着我颐指气使?老夫纵横江湖之时,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如今,居然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难道就不怕我手中的兵符吗?”  “老夫每日皆与那位将军联系,若是突然中断,他就知道老夫出事了。到时候,铁骑将会踏遍京城。到时候,倒霉的可是老百姓,这个,当真是我们忧国忧民的太子殿下愿意看到的吗?”  梦连溪的眸子微微一敛,随即扯开一抹没有温度的笑,“是吗?”  “一块假的兵符又有什么用处?”  “本宫固然不想引起战乱,涂炭生灵,可对付你这种冥顽不灵的人,若是除了这一条路之外,别无他法,本宫甘愿猫此风险!”  “不过,我既然敢星夜来此拿你,必定是做好了万全准备。唔,让我想想你的下场是什么?”  “你会甘愿受缚,斩首于午门之外,凡与你沾亲带故的人,男的皆被流放,女的皆成官妓,您觉得如何?”  高立伟强自镇定的脸色顿时惨白一片。  令他脸色大变的不是他的话,而是他一直挂在手中摇晃着的东西。  那是一个虎符,代表着几十万大军的兵符,他唯一的筹码,此刻正他的手中不住的晃着,那动作,似乎是昭示着他生命的终结。  想到刚刚行堑说的话,他本能的认为这是行堑做的。  自从天牢回来,他似乎变了一个人,是他太过托大,太过自满,没有在意他的变化。没想到,却成了他最大的漏洞,最大的败笔!  “你这个逆子,居然如此恩将仇报?这么多年来,我亏待过你了吗?我对你不好吗?我死后我的一切不都是你的吗?”  “你居然如此对我?你,你,你真是气死我了!”  行堑虽不明白那虎符为何会到了梦连溪的手中,但也不会放过任何能够刺激他的机会。  “高立伟,你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有今天吧?你机关算计,害死了那么多人,我不过是将你最为珍视的宝贝送了人罢了,你就这样心急?那你在杀了我那么多亲人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我也会难过,也会伤心?”  “亏你还好意思对我说,你对我多好?难道灭我满门,杀我双亲,害死我最爱的女人,这就是你对我好的方式吗?”  “若果说这样,那我还真是无福消受这样的好!”  他的话,无疑是刺激到了高立伟。  生气,往往会让一个人失去理智,而他正一步步的堕入梦连溪设计的彀中。  “你个逆子,和你那个死鬼老爹一样,不识时务。当年,我好心劝他,他却怒言相向,我给他留了一具全尸,对他已是恩赐。”  “你明知道这虎符是我贴身收藏的,居然还会将它盗走,我倒真是小瞧了你……”  “我真是后悔啊,这么多年来,养虎遗患!”  “贴身收藏”四个字,顿时令梦连溪松了一口气。  他想要的就是这个虎符的下落。若是没有用这个冒牌货来让他上当的话,他岂会那么容易就说出虎符的下落?  其实,他也该想到的,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最安全的避风港。  贴身收藏,随身携带,是最危险的,但也是最安全的!  所以说,姜还是老的辣。  这只老狐狸,如果不是乱了他的心,让他心生恐惧,自乱阵脚,又岂会不打自招?  只要有了这兵符,出其不意的杀了为首之人,那么这支几十万人的军队不就归他所有了吗?  “高立伟,现在你是自己受绑呢,还是本宫派人过去拿你?”  高立伟顿时垂下脑袋,像只斗败的公鸡,“栽在你的手中,我是认栽了。不过,你别得意,一定会有人为我报仇雪恨的!”  “你是指新科状元李雄吗?”  梦连溪的嘴边噙着一丝嘲讽的笑,“不必觉得讶异。我既然怀疑了你,又怎么会不对你进行一番调查呢?”  “哦,我忘了告诉您一件事,影妆楼的楼主正是本宫。江湖上,影妆楼是最大的情报机构,无孔不入,任何人的秘密都休想逃过影妆楼的眼线。对了,咱们的高大人曾经不就重金查询一个消息,只是最后不了了之罢了!”  “其实,这一切还真的是对亏了您找上影妆楼,否则,本宫又岂会怀疑到您这位忠心耿耿却野心勃勃的人身上呢?”  “再说说我们这位新科状元吧。长了一张老实巴交的脸,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心想要当驸马爷。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德行,配得起我梦连溪的妹妹吗?莫说他配不起,就算是配得起,我又怎会让一个身份来历皆可疑之人接近我的妹妹的?”  “你说是吧?”  “嗯,本宫记得,您亡故的结发妻子是叫李氏吧?而这位李雄呢,不是别人,正是李氏之兄,李龙的私生子。对于此,想必你是无意之中知道的。”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