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315章相处之道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894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4


  “啊,怎么了?”被踹了一脚的某人,顿时回过神来。  “你小子,没听到我刚刚和你说话的吗?”  “哦,您问天牢被劫一事啊!儿臣觉得,凡事都会有例外不是?再坚固的牢房也会有弱点。何况,我是人,又不是神。就算是再厉害,总会出现纰漏不是?”  他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倒是出乎梦琉年的意料之外。  看这小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难道行堑的逃狱与他有关?  这小子,到底在闹什么幺蛾子?  “坦白交代吧,你到底有什么计划?”  梦连溪笑的没心没肺,“这朝中有些人已经等不及开始蠢蠢欲动了。既然如此,我何不好心成全他呢?”  “有眉目了?”  梦琉年趣味盎然的看着梦连溪。  若有旁人,可仔细观察他们两人的表情,看起来如出一辙,同样的挑眉,同样的笑,同样的莫测高深……  “父皇,我是您的儿子,纵然比您差,可又会差到哪里去呢?”  “何况,我还想告假一段时间,带着妆儿出去走一走,顺便寻访一下,如何解了她体内的蛊毒呢!”  梦琉年挑眉,这小子,似乎是知道自己不会同意,故意将红妆拉出来当挡箭牌使。  “你别这么看着你儿子我,我为您当牛做马了这么久,也该是时候给我假期休息休息了。母后说了,劳逸结合方为上策!”  “行了,你也别贫了。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打算的?”  比起他的废话,梦琉年更愿意听到他想要听的信息。  “父皇,这三十六计里面有一招叫做反间计,还有一招呢,叫做以逸待劳!我呢,就坐在府里,等着他送上门来!”  “哦,对了,到时候还请父皇您配合着做一场戏!”  某爹一挑眉,“做戏?我有什么好处?”  “居然还和你儿子讲条件,您也好意思?”  “唔,不知道母后现在在做什么,应该快到御书房来了吧?到时候,我在母后耳边这么一说,您说,母后万一生气的话,您要怎么向她解释呢?”  “你小子,胆子大了啊,居然敢要挟我?”  说曹操,曹操到!  门口处,有女子的声音响起,“你们父子俩,又是谁的胆子肥了?”  “母后,父皇他欺负我!您要为儿臣做主!”  梦琉年哑口无言。瞪大眼睛,他家混蛋儿子这是颠倒是非,睁眼说瞎话吗?  殿门外,梦连溪捂着某个尴尬之处,一脸羞愤的瞪着那扇紧紧关着的大门。如今,也就父皇敢如此待他了。  不就是昧着良心告了个状吗?至于将他踢出来吗?  哼,一会儿他还得求着他回去!  某太子大摇大摆的往前走,在心中默念:一,二,三……  果然,门被一阵劲风打开,“还不快我滚进来!”  没有外人在的时候,他从不用“朕”这个字眼,太过生硬,太过距离感,而他不想这样的威严吓走身边最为亲近之人。  梦连溪扬着声音,冲着里面叫了句,“父皇,恕儿臣政务在身,不能久留!”  殿内,梦琉年咬牙切齿,“今日,免你一天,不需要处理政务!”  某人得意的笑了。知道这个梦琉年独有的示弱方式,掸了掸衣摆,又走了进去。  唐沫柒呢,抱着小丫,嘴角抿着,似乎正在克制着自己的笑意。  她想,总要给他留些面子才行,不能那般光明正大。  嗯,看了看某人脸色有些发黑的脸色,十多年的时光过去了,他原本生硬的脾气似乎一去不复返。现在的他,会笑,会怒,喜怒哀乐齐全,不似当年清雅高冷的男子,却更让她内心悸动。  梦连溪进去,抱过梦琉年手中的哭的正可怜小女娃。  说来也怪,居然立马不哭了,还露出了如花的笑颜,他忍不住出声刺激在一旁哀怨瞪眼的梦琉年,“还是妹妹好,这么给皇兄面子!”  小丫头似乎是听懂了对方在夸她,一个劲儿的挥舞着小手,闹腾的正欢。  另外一个,在唐沫柒的臂弯中也不安分了,小手伸着要梦连溪抱抱。  无奈,他只好一手一个,看看这个,逗逗那个——这俩人精,还得一视同仁,若是忽略了哪一个,势必哭的凄惨!  而他,往往是最可怜的那个人!  “奇了怪了,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小情人,怎么你的两个女儿不喜欢你,而是喜欢他们的哥哥呢?难道是投错了?”  唐沫柒不顾某人幽怨的眼神,不厚道的打趣着。  “这俩小没良心的家伙,也不知道平日里是谁最疼她们,这么快就喜新厌旧……”  “是挺没良心的!”她点头附和,“也不知道是谁将她们生下来的,居然会说的第一句话不是娘,而是哥哥……”  梦连溪听着那对无聊夫妻俩的对话,忙里偷闲的回了一句,“你们俩够了哦,妹妹喜欢哥哥,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怎么在你们看来那么罪大恶极呢?”  他转头看看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妮子,“是不是啊?”  “呀,呀,呀……”  “走,爹爹娘亲说你们的坏话,去喷他们……”  两个小丫头听了,一起跳着,小手直伸着要他们抱!  梦琉年见宝贝女儿又要他了,高兴的接过来,不想被喷了一脸的口水……  “噗,噗,噗,哥哥抱!”  任务完成,

自然回归哥哥的怀抱。  唐沫柒呢,伸过去的手僵在那里,心里绝对是庆幸的,还好她没抱!  此刻,梦琉年的俊脸已经黑的不成样子。  他看情况不对,抱过两小丫,撒腿就跑。风里,还传来他得意的声音,“父皇,母后,今日我便休息一日,带着小丫一起出去玩了!”  “这小子!”梦琉年笑骂道。  唐沫柒走到他身边,靠在他的肩上,似是撒娇,“生气了?”  “都这么大了还撒娇,会被人家笑话的!”  “你这话不对!”  “我听过这样一句话,夫妻之间的相处之道,就在于宠与被宠。所谓宠呢,便是相公将娘子当成孩子宠。既是如此,不管年纪多大,这撒娇的权利并不会丢!”  梦琉年该说什么呢?  这样的歪理怕是只有她才能如此冠冕堂皇且理直气壮的说出来吧?  “怎么不说话?”  “我只是在想,该如何回答你口中的歪理!”  她不满,抬头睨他,瞧见他眉眼间皆是笑,顿时也笑了。  生活大抵是如此——平淡,却温馨!  栖霞宫。  红妆坐在床边,上下摇晃着躺椅,正看着窗外发呆。  “妆儿,今日怎么起来了?”  不知何时,梦连溪走了进来,轻易看到她发愣的身影。  “呃,溪哥哥,你怎么来了?”  看到他手中的两个娃娃,惊奇的出声,“呀,小丫们怎么来了?”  “刚刚吵闹着要我抱,我刚好回来,便将她们带回来,陪你解解闷。”  她小心翼翼的抱过其中一个,高兴的逗弄着,“溪哥哥,你瞧,她都长牙了呢?”  “呵呵,都这么大了,再不长牙,就该担心了咯,是不是啊,小丹?”  梦连溪额头抵着小丫的额头,语气很是宠溺。  红妆看到这一幕,心里顿时疼了一下,他是如此的喜欢小孩子,可她却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样的福气生下他们的孩子。  其实,她的私心里是想要一个孩子的。  床第之事,他向来霸道,更有自己的主张。他告诉她,她现在还小,来日方长,将来一定让她生个够。  可她不敢去想,真的会有将来吗?  有的时候,她能够宽慰自己,没关系,他们还有一年的时光可以开开心心的过;有的时候,却又忍不住悲观起来:万一找不到解药,他们阴阳相隔,那么他一个人该如何度过剩下的人生呢?  人,总是自私的。哪怕是她死了,总不想有别的人取代她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溪哥哥,既然你这么喜欢小孩子,不如我们也生一个吧!”  闻言,梦连溪蹙眉,直觉拒绝,“妆儿,这个问题我们不是讨论过了吗?你现在还小,不适合怀孕当娘亲!”  “可是与我一般大的女子都可以当母亲了,为何我不行?”  她的脾气一旦上来,也是相当倔强的。  嬉闹的两个小丫头似乎死察觉到氛围不对,也不闹了,干瘪着小嘴,瞪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小耳朵竖的高高的,似乎是打算光明正大的“八卦”。  突然,梦连溪手中的小丹,抬起小手,一巴掌拍在梦连溪头上,口中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可他却明白,她这是让他不要欺负红妆呢!  想不到,她小小年纪,倒是如此的懂得保护别人了呢!  “放心,哥哥不会欺负姐姐的。”  “丹儿乖,跟着乳娘去睡觉,好不好?”  小丫头立刻耷拉着小脑袋,似乎是在抗议!  另外一个呢,也耷拉着脑袋,小手死死的扣着红妆的衣裳。  红妆也觉得,这两个小人精在这里,的确不适合谈论这种事。  “看她们的小模样,似乎不太喜欢跟着乳娘。不如将她们放到内室吧,派人照看着!况且,我们就在外面,想来也不会出什么差错!”  两个小丫头立刻抬起头来,黑葡萄眨巴眨巴的看着他们,一人亲了一口,似乎是表达自己内心的高兴!  “呵呵,还真是人精呢!”  梦连溪远远的站着,看着红妆井井有条的照看着两个小娃娃,心里一阵柔软。  看起来,她是真的很想要一个孩子。  耳边,想起的是母亲的告诫,“臭小子,现在你们都还小,尤其是妆儿,不适合生孩子。最早二十岁,那时候生孩子对女子的伤害相对来说小一点。”  “知道为何女子的寿命总是会这般短吗?一定程度上,与怀孕过早有关!”  这些话,他记忆如新。  或许母后有危言耸听之意在其中,可细细想来,其实又何尝没有道理呢?  女子生孩子,无疑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他不舍得她过早承受那样的疼。他,不能接受任何一丝一毫失去她的风险。  可她若是执意想要……  别人或者不明白她,他还不了解吗?若是不说明原因,她怕是又会胡思乱想了。  “妆儿!”  他将手伸过去,示意她过来。  红妆安置好孩子之后,起身走了过去,不时还嘱咐一句,“好好看着公主,不得懈怠!”  “是!”  将手放入他的大手中,回首望向床中间两个大闹嬉戏的人儿,“溪哥哥,你瞧,她们多可爱!”  他颔首,的确很可爱。有时候也可恨!  现在他终于知道,幼时的自己,其实也这般,让人又爱又恨吧!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