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310章师徒情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957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4


  眼下,他只能尽己所能的护他周全,哪怕离开之后再做解释也成。  鬼圣呢,不知道他心中作何感想,心中涌起一股剧痛,几乎要湮没了他。一直以来,除了小雪之外,他再未相信过任何人,只有他。  可现在他被一群所谓的江湖正义之士围堵,却是拜他最信任之人所赐。想来,还真是讽刺!  “小子,何必假惺惺,放马过来吧,我毒王又有何惧?”  今日过后,他与他自此恩断义绝,再无师徒情分。而今日,他也不会对他手下留情!  行堑从他的眼中看到了绝决,心知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可他还不能够死,因为他答应了一个人,一定会回去的……  紧了紧手中的长剑,行堑缓缓的对众人说着,“你们都退下,让我来与他一较高下!”  “如此甚好!行公子作为我们武林同道的领先人,能够身先士卒,真是令我等敬佩不已!”  这话,听得他眉心紧蹙,果然是一群自诩正义之士的卑鄙小人。  “师父,今日一战,已在所难免。不过,我会想办法将您救走的!”  他用内力传音,瞒过众人的耳朵。  鬼圣不屑的一笑,同样已内力回他,“不要叫我师傅,以后我们再无师徒名份。”  “今日若我不死,他日定取你首级!行堑,算是我鬼圣看走了眼,错把坏人当好人,还传授你一身本事!”  “动手吧!”  二人皆是高手,还未动手,身旁早已风起云涌,衣袂翻飞,唯有两人眼神相对,丝毫不为所动。  内力一震,长剑出鞘,剑光微闪,直指对方喉咙之处。  鬼圣亦不示弱,轻易闪过他的攻击,反守为攻,一记小擒拿,顺势而上……  两人棋逢敌手,不知不觉,早已不下百余招。在场之人,无不拍手叫绝。  鬼圣生气之余,更多的竟然是欣慰。不愧是他教导出来的弟子,功夫已是与他不相上下……或许是私心里并不想真的要他的命吧,一直没有使用藏于袖中的毒。  行堑本是精明之人,不是看不出来鬼圣对他的手下留情。否则,依着他的毒术,他早已被他擒下了。  只是,今日之事,势必得有个结果。  心一横,只能牺牲师父了!  他卖了个破绽,鬼圣一时不察,失手被擒行堑顺势点了他的穴道。  众人自然是想要杀了他,以绝后患。可行堑未曾同意,暂时押在牢中。  谁知,有一人,出其不意的挑断了他的脚筋,再想挑断他的手筋之时,早已被行堑打了出去。  他冷冷的扫了众人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心思。这个人,本公子说不能动,那便不能动。谁若是再敢伤他,休要怪我不留情面!”  无视众人难看的脸色,他将鬼圣背在背上,往府里而去。  脚筋挑断,意味着这一生便是废人了。  他不怨天尤人,只怪自己瞎了眼,信错了人,才让自己有了今日之祸。  “你要么杀了我,否则终有一天,我会取你首级。毒王一言既出,必成事实!”  “既然如此,那你刚刚又何必对我手下留情?”  “难道你不是故意被我擒下,想要替了圆了那谎言吗?”  他撇开眼,不说话。  行堑叹了口气,“师父,等这里的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弟子带着您一起回去鬼谷隐居,到时候你要杀要剐,悉随尊便!”  “不管如何,今天是我对不起您!”  “我从没有想过,要算计于您。只是,没想到,您会出了这鬼谷,打乱了我所有的计划,而我为了稳定局势,只能如此……”  鬼圣抬眸看他,行堑的眼神很是真挚,没有一丝说假的成分。  只是,他们又怎会想到,这一段对话,被有心人听在了耳中,成了他们师徒一辈子的隔阂?  鬼圣再次睁开眼,已经是在悬崖之下了。  脑子有那么一刻的不清明,似乎是不记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  只一瞬间,所有的画面便回到了脑海中。  几日之后,他被一个蒙面人从天牢之中救出,他以为那个人是行堑,没有防备,却不想被对方点住了穴道,动惮不得。  他一愣,的确是行堑,却是一脸阴险的看着他。然后扛起他,几个跳跃,离开了牢里,将他带至了悬崖处……  “师父,如今我已经是武林盟主,那日答应你的话,便不能做到了!但是你会是我一统武林的绊脚石,为了我的大业,也就只好牺牲您了!”  “你……”  一样的脸庞,不一样的表情,他虽然觉得眼前这个人有所不对劲,却因为他的话而忽略去辨别真伪。于是,他被“行堑”打落了悬崖。  自崖底醒来后,他内伤眼中,脚筋已断,行动自是不便。只能就近找了个山洞,慢慢调理着身子……  大约三个月之后,他被下山打猎的猎人救起,离开了崖底。出来之后,他发现满城贴的皆是捉拿他的悬赏令……  若非此刻的他,因为长时间食用崖底的野草,导致容貌尽毁,又怎能逃得了这无敌追杀令?  那一刻的他,想过要报仇,可他的内力早已被打散,能够用的只有毒……  如此,怎能逃脱?  为了养伤,他开始寻思着地方——鬼谷肯定是不能回去了,行堑一定早已在那里守着了……  那么天下之大,何处才能容身?  于是,他想到了皇宫。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么一住,居然住

了这么多年。而复仇的心,也早已被淹没了。  红妆听着他的故事,眼里流露出一丝迷惘,“前辈,您当真确定当年那个人是行堑吗?”  鬼圣一听,语言一窒,诚然,这个问题是他没有想过的。  或者说,是他避免去想这个问题。  “虽然我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却也觉得,您的徒儿并非卑劣之人。这当中,可是有什么误会?”  鬼圣好奇,“你何以这样认为?”  “在我看来,他当时说的那些话,定是出于真心的。至于后来发生的事,怕是另有隐情!”  “冒昧问一句,您现在知道他处境如何吗?”  鬼圣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我在这里住了这么久,从未出去过,怎么会知道?”  红妆耸耸肩,“好吧!”  “其实我更想问您的是,您都上过一次当了,怎么还想着收我为徒?”  ……  鬼圣连翻白眼的心都没了。  现在他要考虑,到底要不要收这小丫头为徒了。不然这受气的岂不是他自己?  唉,他这是造了什么孽?  “小丫头,你当真不要考虑一番?”  “你要知道,我这毒术可是独步天下,当真不心动?”  “其实,练毒不一定是用来害人,也可以用来救人的!”  无疑,这句话触动了她的心弦。  拜他为师,也不是不可以。毕竟,听着他的过往,觉得他这人虽然不是好人,可也算不上一个坏人。  想必,有这样的师父,她日后的日子也不会太过无聊!  “拜了那么厉害的师父,你这毒术怎么还是这么……惨不忍睹?”  梦连溪听着她的话,忍不住打趣道。  红妆娇嗔的瞪他,“我实在是没兴趣,学的时候可谓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哪里能学得了什么?”  “毒王圣手岂不是要被你气死?”  她笑着趴在他的怀中,“可不是?”  “你都不知道,每次师父看着我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我就想笑!”  “你还有脸笑?”他宠溺的捏捏她的小鼻子,语气温柔。  “不过,想着有行堑那样的师兄……我怎么都觉得心里不舒服!”  “唉,现在我都相信,当年将师父打落悬崖的人是他了!”  这个男人做事太过狠辣,行事剑走偏锋,细细想来,当年他还真是做得出来那样没有人性的事情。  还好,师父已经过世,所谓真相,不知道也罢。否则,又是一阵心伤。  没想到,梦连溪居然反驳了他的话,“我倒不这么认为!”  “什么意思?”  她坐起身,难道当年的事情真的另有隐情吗?  “你想啊,照着毒王前辈告诉你的话,那么现在的行堑应该是一统武林的武林盟主,怎么会盯着毒王的名号,不人不鬼的活着呢?”  “我想,当年他们必定同时遭到了围攻,导致两人同时恨上了对方!而行堑呢,为了练毒功,不惜自毁容貌来增加自己的功力。当然,我好奇的是,当年的他,是如何逃脱的?”  “那人将鬼圣前辈打入悬崖,定然没有想过,前辈还有生还的可能。同理可证,那人一定也不会让行堑有活着的可能……那么,他能够活下来,到底是谁救了他呢?”  红妆顿时眼前一亮,“所以,他背后的那个人便是当年救他的那个人?”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那么,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梦连溪沉吟,“你在这里休息,我先去天牢里看看他!”  “嗯,我会让人给你备着一碗清火的茶,回来的时候记得喝!”  这个小没良心的,就那么喜欢看到他被人气吗?  “去吧去吧,我睡会儿去!困了!”  看着她进入内室的背影,蹙眉,最近她是不是太能睡了?  天牢里。  行堑被铁链捆绑着四肢,动惮不得。  听到门口处有响声,他本能的抬起头,看到梦连溪似笑非笑的倚靠在门框上。  “行公子,怎么样,可曾想好,是否一并交代了?”  “哼!”  他冷哼一声,转过头,不去看他脸上让人忍不住想要扁他的笑。  “这样吧,我来给你讲一个故事,如何?”  行堑并不上当。这么多年的江湖生涯,并不是白混的。  “好吧,既然你不想听,那我也不勉强。只是不知道阁下是否还记得鬼圣这个人!”  梦连溪清楚的看到行堑的身子狠狠的怔了一下,然后他狼狈的转头,“你怎么会知道他的?”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我只问你,现在还有兴趣听听我的故事吗?”  行堑眯了眯眼神,黑纱之下的他,显得特别的危险。  他清楚,眼前这个少年并不好对付,但是如今的他,早已是阶下之囚,还能够有何作为?  就绑着他的这铁链而言,是千年玄铁所铸,开锁之法极其繁琐,若是手法不当,这辈子怕是都只能在这里待着了。  “说吧。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能说出多大的花儿来!”  梦连溪的脾气好的很,优哉游哉的打开门,走了进去,挑了个最近的位置坐在他的对面,“我今天来给你讲的故事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梦连溪双手一摊,表现的十分无辜,“我首先申明一下,我所言句句属实,并没有挑拨离间之意!”  “嗯,该从何说起呢?”  “从你拜师说起,如何?”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