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309章鬼谷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933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4


  当时的他,想的是,能够在昏迷之际还如此心心念念一个女子,想来也是至情至性之人。就算是为了小雪,他救他也无可厚非!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他一直照顾着这个受伤的年轻人。  在他梦中的呓语中,他惊觉他们竟然是同道中人,都是为情所困,皆是为恨所累……  许是这股惺惺相惜吧,他冲动之下,用了自己三分之一的内力来救他。此刻的他,怎么会想到,自己救的那个人会是一个恩将仇报的小人呢?  听到这里,红妆忍不住瞪起眼,“没想到他居然是如此小人!”  看着小女娃气愤不已的模样,原本心中的怒意突然之间就一拥而散了。  也罢,就当是讲故事吧。至少还是有人愿意听听那段过往的。  红妆呢,不是没听过毒王圣手的名号,只是觉得此人擅于用毒,太过狠辣,实在是有违做人的根本。  现在听来,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一段凄惨的故事。  也是,没人生来就是残暴不仁的,或是周围的环境熏陶,或是被逼无奈,或是仇恨所致……眼前的他,人人口中的恶魔,曾经不也是个爱情至上的纯净之人吗?  “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之后啊……”  行堑睡了一个多月,方才醒来。  醒来之时,环视周遭的环境,居然如此陌生。多年的经验让他顿时警觉起来。  这时,鬼圣从外面端着药碗走了进来,“你醒了?”  “你是谁?”  一个多月没有说话,这声音自然是暗哑无力的。可他的气势依然不减。  鬼圣呵呵一笑,“这里是鬼谷。你受伤昏迷,被我带了回来,知道吗?你已经睡了一个多月了,居然还有力气拿剑,功夫当真不错!”  “不过,我若是你的话,一定会放下剑,乖乖的喝了这碗药,以补充自己的体力。”  “你到底是谁?”  行堑眯了眯眼,眼前这个人亦正亦邪,可他在他的眼中又看不出任何坏的心思。他是一个身怀血海深仇之人。为了这仇恨,他放弃了生命中最宝贵的人,怎么能因为掉以轻心而白白葬送了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命?  “听说过毒王圣手吗?”  鬼圣将手中的药碗放在他身旁的桌子上,淡淡的问了一句。  “你是毒王圣手?”  行堑神色一敛,反问道。  “难道不像吗?”  “小伙子,老夫一生是杀人无数,却从不杀无辜之人!你放心吧,我如果想要你的命,不会傻了吧唧的给你治好伤才动手!”  行堑似乎是不太信任他的话,可转念一想,也是。他都昏睡了那么久了,他如果想要杀他,早就杀了不是吗?还会在这里与他磨叽?  “你救我,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  心中的疑问一直盘旋着,令他不得不一吐为快。  “救人罢了,难道一定得有目的吗?”  “我做事,想来随心所欲,高兴救便救,不高兴便不救。如今,你该庆幸,你是在我心情尚佳的情况下遇到我的,否则此刻的你早已曝尸荒野!”  “晚辈多谢前辈的救命之恩!”  他挣扎着下拜,对着鬼圣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向来,他的膝盖跪天跪地跪父母,这是第一次,他跪了父母之外的人。  “举手之劳而已,不必言谢!”  “这一个多月来,我从你的呓语之中,隐隐猜了个大概。怎么,想要报仇?”  行堑点点头。  他真是没用,这么多年了,他的大仇始终报不了。  “仇人是什么来路?”  “我叔叔!”  鬼圣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去问。  他只能说,这个世上存在着太多的变数,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其实少的可怜!  “愿意说说吗?”  行堑撇过脸,这事儿他连萱儿都没告诉,怎么会告诉一个外人?  “既然不愿意说,那就把药给喝了!”  “自己的身子都不调理好,谈及报仇,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不愧是毒王圣手,上一刻还和颜悦色的,下一秒就多云转阴了。  他背着手,步调生硬的走了出去。  那一刻,没人知道,他内心的翻腾——只因,他想起了曾经的最爱,那名叫做小雪的女子!  行堑,终究是留了下来。  原因无他,他想拜他为师!  对于收徒,他是没有兴趣的。可想着如果这一身的本事后继无人,那该是怎样的悲哀?  最后,抵不过内心的渴望,他于半月之后,正式收行堑为弟子,他一生中唯一的弟子。  至少,当时他是这么认为的。  作为师父,他无疑是称职的。他毫不保留,将着一身的本事尽数传给他,只因他的弟子身负血海深仇!  他敢如此做,是觉得行堑是个正义的孩子,在他的眼中,没有看到那种贪婪的目光,更没有算计。  练功,又岂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呢?  好在,行堑也算是努力,每天除了练功之外,再无别的事情。而他这个师傅,居然还苦逼的要伺候他的一日三餐!  因为他发现,他这个弟子在做饭方面居然没有一丝天赋,完全就是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少爷……  为了他的厨房不再被荼毒,还是让他伺候他吧!  日子过的很快,如此,三年便过去了!  行堑不管是功夫还是用毒,都已更上一层楼。如今的他,早已今非昔比,甚至在用毒方面还青

出于蓝!  学成,下山,他得为亲人报迟来已久的大仇。  身为师父,他是赞成的——他自己本就是个嫉恶如仇的人,有仇不报,岂非禽兽不如?  行堑离开鬼谷时,他告诉他,必要之时,可放出他的名号。想来,没人敢过多的纠缠。  自他离开之后,他又恢复一个人的生活,每日里,练练功,制制毒,心里头,却多了一丝牵挂。  他想,或许他是时候该出去游走一番了!  避世多年,他不想太过惹麻烦,于是易了容出谷,往行家而去。  江湖之上,行姓并不多见。而武林第一大家在十年前被灭门,独留公子在世间奔走。想来,行家唯一的遗孤便是行堑吧?  这些年来,他的性格变幻不定,对于身边的人或事,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关心了。但是对于这个弟子,他无疑是上心的。  他们约定好,一旦他报了大仇,便回来隐居,两人相互切磋,一起研毒。不求独步武林,但求无人敢欺!  可他怎知,这次的行家之行,居然是他的大劫!  一路之上,故意重游,脑海中想起的是多年前与小雪的美好回忆。  这么多年了,他的脑海中早已忘了小雪长得什么模样,记得的,不过是曾经的那份美好。  往事已逝,他告诉自己,不去想了。以后有他的弟子陪着,想来也不会太过于寂寞。  他苛责了自己几十年,是时候放下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往,好好的颐养天年了。  如此想着,心中隐隐升起一股激动,想要早些寻到行堑,然后与他一同回谷……想着那样的未来,脚下生风,眨眼之间便来到行府门口处。  四周太过安静,一点喧闹声都没有,让他不禁心生警觉。  前段时间,他听说,毒王圣手重出江湖,掀起一段腥风血雨,而他首当其冲收拾的,是武林第一大家,行府。  众人皆言,这行府当真是倒霉,十年前,惨遭灭门,行府大公子不知所踪。之后,行家二老爷重整行府,又复往日风光。没想到,今日又被这毒王圣手以毒灭了全家,无一生还。  当时,他点头,还真是有他的风范。  如今想来,隐隐觉得不对劲。眼前的一切安静的令人发慌,潜藏在骨子里的那份警觉油然而生……  “不好,中计了!”  他闪身欲退,却被突然从四面八方涌来的人给围了个水泄不通。而站在最中间的人俨然是他一直担心的徒弟。  这个时候,就算是傻子,也明白了事情的始末缘由。  “毒王,江湖传闻,你退隐江湖多年,何以又出来为非作歹,残杀无辜?”  “哼,老夫做事,还用与你们这群人交代吗?”  他这个人便是如此,凡事不爱解释,哪怕是别人冤枉了他。  想来,行堑便是知道他的脾气,才敢如此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他面前吧?可那又怎样,他控制不住自己这个倔驴脾气。  “你……”问话之人气急。  许是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小瞧于他吧。  “既然如此,血债血偿。你杀了行府满门鸡犬不留,那我们这些人便要为行府之人报仇!”  他不屑的冷嗤一声,“卑鄙小人而已,死有余辜,留在这世上也是作恶多端!”  “像你们这种自诩是正义人士,你们的身上又有几个人是干净的?”  “罢了,何必浪费唇舌与你们说这么多的废话。既然要动手,那就开始吧!”  这时,行堑走了出来,双手高举,“众人听我一句,如何?”  在场所有的人皆附和,“既然是行公子之言,我们理当遵从!”  “各位,毒王圣手虽然作恶多端,但也算是为我行家满门报仇雪恨,还望各位能够网开一面,既往不咎!”  “行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行堑脸色一正,神情略微痛苦,“相信大家都还记得十年前行家被灭门的惨案吧!那是我叔叔所为,也是现如今行家的当家人!”  “我虽然不赞成他的手段,但毒王也算是为我行家报仇,还请各位看在已故先父的薄面之上,放过毒王圣手……”  “这怎么可能?”  “是啊,绝无可能。众所周知,毒王圣手恶贯满盈,杀了他那是给天下人除害,岂有放过他之理?”  “两位先不要激动!”  “我们所知道的,不过是江湖传言而已。传言是真是假,其实我们都不知道。”  “的确,他当年杀了许多人,但是据我所知,那些人皆是该死之人。既是该死,杀了又有何妨?难道留着他们,贻害苍生吗?”  行堑的话,令众人陷入了沉默中。  此刻,鬼圣也糊涂了。  行堑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他敢肯定,眼前的这一幕,一定是在他的算计之中。那么,杀了他,以绝后患,他便自此高枕无忧,何必又多此一举,替他说情呢?  行堑看着鬼圣眼神之中的困惑,不予多解释。  这一次,他承认自己当了卑鄙小人,将自己所做的一切尽数嫁祸到了他的头上。  其实,他想的是,就算是嫁祸给了师父,依着师父隐居之处,外人是不可能找得到的。谁能想得到,他居然出来找他了?  一个多月前,他听手下的人来报,已经追踪到了毒王圣手的下落。当时他听了,觉得是天方夜谭,可证实过后,他不得不相信。  于是,不得已改变计划,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