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305章想你好好的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876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4


  “知道吗?我要的是百分之百的安全。之前,因为我的疏忽,让你陷身在危险之中,如今,我不想重蹈覆辙。妆儿,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你乖乖听话可好?”  她摇头,“我不要!”  “溪哥哥,这件事与我相关,我没道理置身其外的,你说是不是?”  “何况,子萱并非无药可救,她不一定要死的。溪哥哥,如果可以的话,我更想要当面问一问她,到底为何对半与我为敌?我自认我做人并不失败,所以想要改变她,我自认我有那个能力!”  “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一旦子萱死了,那么毒王将会展开更加残酷的报复,到时候倒霉的就是无辜的百姓了。溪哥哥,那不是我们的初衷。记得吗?叔叔从小教导我们的便是,爱民如子。如今他们也是你的子民,你不能这样坐视不管!”  无疑,她的话说到了他的心坎里。这样的假设,他不是没有想到,他也没想过真的要子萱的命。其实他最想做的,不过是将她护在安全无虞之处罢了!  “妆儿,无论如何,我只是想要你好好的!”  他趁着她分神之际,点了她的昏睡穴。红妆瞪着眼,下一秒便陷入了黑暗之中。  “放心吧,生为上位者,我不会弃我的子民于不顾。同样,我是你的相公,不会置娘子的生死于不顾!”  “妆儿,天下在我眼中,不及你重要!”  “好好睡吧,等你醒了之后,什么都结束了!”  他怎么会想得到,原本想要保护她的,如此一来,却让人有了可乘之机,成了他这个完胜计划中最大的败笔!  梦连溪正襟危坐,看着身旁带着人皮面具的人,他的手伸过去握住她的,“怕吗?”  “皇兄,这是我自己想要补偿红妆嫂子的。别忘了,我也姓梦,怕这个字,对于梦氏来说,是个传说,不是吗?”  不错,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尚在病中的梦连衣。  她一早便知道了梦连溪的计划,是她求了他,参与整个计划中最为重要的一环。  梦连溪呢,看着脸色微微有些泛白,却始终挂着一抹沉静笑意的妹妹,眼底染上一抹歉意,“衣儿,抱歉,是皇兄的过错!”  “如果不是我自作主张,你也不会受到这样大的伤害!”  梦连衣只是笑笑,转头看向他,另一只手包住他的,“皇兄,你不必觉得歉疚。我都懂的。”  “你只是爱我,不想让我受到伤害,从而忽略了爱人的方式。其实,你有没有想过,待嫂子醒来,她会怎么想?在这样关键的时刻,你将她安置在局外,让她如何接受得了?易地而处,如果是你的话,你又会怎么想呢?”  “我不想教导你什么,只是想要告诉你一句话!”  “什么?”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每个人生来都是平等自由的,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对方是什么身份来历,都不会因此而有所改变的。红妆嫂子的性子我也算是了解,她同样是一个要强之人。别看我平日里大大咧咧,好像没心没肺的模样,其实你们每个人什么性格我都一清二楚。嫂子呢,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其实最为刚强,所谓外柔内刚,正是如此!像她这样的人,要么不生气,一生气的话可是很难招架的。皇兄,到时候被罚睡书房,可别怪小妹没有事先提醒你!”  梦连溪有些傻眼,这还是他那个没心没肺的小妹吗?  难道这场病烧坏了她的脑子吗?  一度,他以为她只是因为病痛而变得如此沉默,没想到,她都快成为专业心理家了。  都说伤害能够让一个人迅速成长,如今看来,果真是不假。  他的小衣衣不再是那个天真无忧的小女娃,而是一个懂得思考,懂得体谅,懂得原谅的大姑娘了。  “嗯,这件事过后,皇兄一定好好检讨!”  “你放心吧,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不会让你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没想到,小丫头撅起了小嘴,“当然,你是我哥哎,你都不保护我,我还指望谁来保护我?”  “哈哈,有个哥哥不就这点好处吗?”  她嚣张的小模样让梦连溪哭笑不得。  但,他心中也明白,过去那个乐无忧的梦连衣终究是回不来了!  祭祖,是一件极其重大的事件。需要准备三牲等一系列的祭司物品。  梦连溪跟在梦琉年身后,扶着身子羸弱的梦连衣,动作略显亲昵。在百姓眼中,这是太子与太子妃鹣鲽情深的表现。  对于唐沫柒来说呢,祭天祭祖无疑是痛苦不堪的。  抬头看了一下望不到头的台阶,叹了口气,一步一步的往上走着。每走一步,她便忍不住骂道:到底是哪个变态,造这么高的台阶,存心累死人!  再瞧瞧身边怡然自得的男人,以及自己身上繁重的后服,腿似乎像灌了铅一般重,想要抬起来,似乎有些困难。  他们并肩走着,却闻到了身后异样的气味时,皱起了眉,小声的说,“怎么回事?我怎么好像觉得站在身后的人不是妆儿,而是衣儿呢?”  梦连溪眼观鼻,鼻观心,只当做听不到,怎奈唐沫柒不放过他。  只见她的手,悄悄的伸到他的腰间,狠狠的掐了一记,口中念念有词:“我让你装哑巴,让你不理我!”  梦琉年伸手抓住她

作乱的手,心下又气又无力,这个女人,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还是这般孩子气,想到一出是一出。  “沫儿,这里是庄严之地,注意你的身份!”  唐沫柒不乐意了,“梦琉年,你别以为今天是重要的日子我就不敢跟你闹,惹毛了我,照样让你下不来台阶!”  所以说,女人不能宠,一宠就上天了。  她的脾气一上来,就算是梦琉年也拿不住她。无奈,只得软言相劝,“乖,有事我们回去说!”  “回去说就晚了!”  “你告诉我,你儿子到底在闹什么幺蛾子?这么大的事情,他居然让衣儿代替妆儿。”  唉,她这鼻子十年如一日的灵敏,一闻那药味,她便知站在梦连溪身边的女子到底是谁了。  梦琉年蹙眉,“这小子,亏他想得出来!”  “不过,今日这事完了,他怕是没得好果子吃了!”  语气绝对是幸灾乐祸的。  “看来,你似乎对他的行为了若指掌?梦琉年,你丫的最好给我从实招来,否则我不介意你今晚睡书房!”  梦琉年脸色一变,顾忌着旁人,将声音压得低低的,“为什么啊?”  “哼,隐瞒实情,知情不报,你说为什么?”  梦琉年能说什么?  分明是她懒,什么都想到了,却故意压着不说。而他不过是派人证实了一下而已。  不过,睡书房便睡书房,偶尔换个地方,也是别有情趣的。  唐沫柒若是知道此刻他的心中是这样想的,怕是要一脚将他踢到台阶下了。  梦连溪距离他们并不算远,将他们的对话全都听在耳中。转过头看梦连衣,嘴角处噙着一丝笑意,“看来,我们拖累父皇了!”  “那可真糟糕!”  “不过我相信父皇的能力,一定能够逢凶化吉的!”  梦连衣凉凉的说着。瞧,前面那两个身影正暗自较量呢。  她顿时有中国扶额的冲动,这么庄重的场合,他们两人居然还在那里打情骂俏?他们就不怕老祖宗们在地下跺脚吗?  梦连溪伸手,将她冰冷的小手握在手心,“一会儿出来的时候,记得跟在我身后,知道吗?”  “我知道你的功夫不低,可你别忘了,你是个女孩子,还生着病。该示弱的时候还是得示弱的,懂吗?”  “这就是你和红妆嫂子的相处之道?”  她不怀好意的笑望着自家兄长,毫无歉意的揭他的短。  他倒也不尴尬,大喇喇的承认了,“是啊,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嘛!”  另一只摸摸她的头发,“以后我们的小衣儿也会找这样的相公,然后疼你一辈子!”  “嗯,我就以哥哥的标准找,要是不满意的话,我便一脚踢了他,然后再接着找……哈哈,我的要求会不会太高啊?”  “万一我嫁不出去了,我赖着你可好?”  “哥哥用来做什么的?不就是用来赖的么?”  “衣儿,记住,以后不要再委屈了自己。哥哥知道你在强颜欢笑,但至少眼下你还笑的出来,那便说明你没有太大的事情,只是需要一段时间调节一下自己的心情。”  “我的妹妹向来是聪明的,为兄希望看到你真正笑出来的那一日!”  梦连衣垂着头,“嗯,我会努力的。等这事儿过了之后,我想要出去历练一番。”  “好!”  盯着她观察了许久,梦连衣的眼神中充满了坚定之色。他想,出去历练一番也不算坏,最低限度,她能够找回失去的自己!  如果说红妆有什么地方值得她原谅梦连溪的,恐怕也就是这一环节了。  每个人都像打了一场败仗似的,浑身累散了架,偏偏还要装成若无其事的模样,一步步的走下山去。  当繁重的缛节过后,当他们踏上回程的道路时,一群蒙面人从空中跳了出来,直逼梦连衣!  子萱深知,现在是她唯一的机会,如果现在不动手的话,那么她就没有机会了。  于是,她出手了。  梦连溪站在轿辇中,看到未曾蒙面的子萱,“终于等到你了!”  “衣儿,你小心一些,我去会会她!”  梦连衣颔首。  几乎是在他离开后不久,梦连衣便察觉身后有人,待反应过来之时,眼前一黑,便陷入了昏迷状态。  来人正是子萱。  她看着陷入昏迷中的女人,本想着要一刀毙命的,现在想来确实是太便宜她了。于是,她想到了更好的办法!  梦连溪一跳入战斗圈时,便心知不妙,他暗道,“不好,中计了!”  回头之时,他看到“红妆”正闭着眼,被子萱勒住了脖子,动惮不得。  他手一抬,所有的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打斗,“停!”  “子萱,你最好是放了她,否则我会叫你有来无回!”  梦连溪冷冷的看着她,他根本没想到她居然会使了障眼法,用一个替身来吸引他的注意,从而劫走衣儿。  “梦连溪,我本不想与你为敌,可你步步紧逼着不放,我也无可奈何。如今,我只想要这个女人的性命,不想另外再生枝节。今天,不管怎样,她是死定了!”  她的手下一用力,便看到梦连衣的小脸瞬间皱了起来。  他急忙喝止住,“你住手!”  他的身后,同样传来一阵冷冷的声音,“子萱,你到底要执迷不悟到何时?”  是乔书剑。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