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303章生病了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924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4


  “何况,这些年来,她一直被我们所有人宠的无法无天,从来没有经受过这么严厉的责骂,估计是一时之间难以接受,赌气了吧!”  “母后,待见到她之后,说几句软话即可。应该出不了什么大事的!”  ……  唐沫柒却没有他这么乐观,不知道为何,越靠近涟漪宫,她心中的慌张感越来越厉害。  “溪儿,你即刻派人将乔书剑父子请进宫,以备万一!”  “好!”  “我这就派人去!”  其实,不仅唐沫柒有那样的感觉,他也有。他总觉得会有事情发生……  那么强烈的预感,似乎是有所示警。  果不其然!  待他们到达涟漪宫门口处,看到跪了一地的宫人们。梦连溪连忙从轿辇中跑下来,“起来,我问你,公主呢?”  那个被他一把拎着的小太监,战战兢兢的回答,“公主,她,病了!”  “一群废物!”  “那怎么不告知于我们!”  “禀告太子殿下,是,是公主她不许我们说!”  梦连溪那个气啊,一群贪生怕死的东西,他一把甩开他,“若是公主出了什么事,本宫定叫你们陪葬!”  唐沫柒怎么都想不到,短短半个月,她活泼可爱,机灵顽皮的小女儿居然瘦的那么厉害,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紧逼着双眸,小小的脸上只剩下巴掌大,眼窝凹陷的厉害……  她撇开眼,不忍心去看——这些都是她的错!  一把将梦连溪抱在怀中,怀里的身躯烫的吓人,“溪儿,让你去传的乔氏父子到底来了没?”  “衣儿,衣儿,你别吓娘亲,娘错了,娘不该对你那么凶的……只要你醒过来,不论要娘亲怎么做,娘亲都依你好不好?”  “衣儿,醒一醒,你醒一醒!”  梦连溪心疼的看着他的妹妹,如果不是今天他们偶然想到她,是不是她一个人病死在这里他们也不会知道?  心中恼怒万分,他恨不得将那群贪生怕死的人给生吞活剥了!  “来人,去看看乔书剑来了没有?”  “我来了来了,你催命似的催什么催呢?”  说曹操,曹操到。  乔书剑独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老神在在的,一听就让人忍不住想要抓狂。  “你还磨磨蹭蹭的做什么,还不快滚进来看看衣儿!”  顿时,一道紫色身影飘了进来,“公主怎么了?”  他瞧了一眼梦连衣的情况,低呼一声,“天,她烧了半个月,居然还没变傻?简直是奇迹!”  梦连溪抬脚踹了他一下,“废什么话,还不快给她治病!”  “我告诉你,要是我妹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拆了你的招牌,扔进大海里喂鱼!”  乔书剑眼皮也不抬一下,“放心吧,三天之后,我一定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梦连衣!”  他别有深意的看了唐沫柒一眼,随即撇开眼,有些沉重的开口,“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常言道,心病还须心药医,我能医得了她的身体,却医不了她的心病!”  心病?  梦连溪对于这个词似乎有些不理解。  乔书剑呢,好心的替她解释,“在这之前,她被你们保护的太好,她想要的那些所谓的自由,都是你们预先给她安排好的。连溪,你有没有想过,衣儿当真需要这样的保护吗?你有没有想过,她有一天知道了真相,承受的该是怎样大的打击?”  “梦氏女儿,天生傲骨,怎么可以接受这样一个虚假的人生?”  “后来,她又遇到了妆儿的突发事件。那件事,几乎成为了她的噩梦!”  一席话,令梦连溪一瞬间白了脸色。  他不过是想要保护自己的妹妹,难道这也做错了吗?  可是有一句话说的他没说错,梦氏女儿,天生傲骨,哪怕再不济,也不会接受嗟来之食!所以说,那一天衣儿所有的坏情绪皆是来自于此?  唐沫柒却听得云山雾罩的,“溪儿,书儿,你们这话是什么意思?”  “母后,衣儿如今这样,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是我疏忽了!”  “溪儿,告诉母后,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她理解能力有误吗?  她怎么好像听出来衣儿在宫外的一切竟然是溪儿一手安排的?  “母后……”事到如今,他能够说什么?  将衣儿害成这样,是他的过错!  “溪儿,你的事情,母后很少过问,只因你从小便懂事,需要我操心的事情不多,我也就自然而然的放任你一个人做你想要做的事,从而疏忽了对你们的教育。其实这些是母后的失职!”  “如今,衣儿这样,我也难辞其咎!”  “只是,溪儿,人不要害怕犯错,犯了错,那就认识并改正,保证从此不再犯……对于你们兄妹三人,母后其实很不称职。诗诗的失踪,你的情醉,衣儿的心伤,这些都是母后不够关系你们……”  梦连溪摇头,略显单薄的身子有些无力的靠着唐沫柒,像小时候一般,“母后,你别这么说。能够有你这样的母亲,我和妹妹们都很幸福!”  “书儿,衣儿的病情如何?”  “寒毒侵体,因为拖得时间久了,太过于严重,导致昏迷。不过,再过一日,怕是大罗神仙,也难以挽留她了!”  众人皆是一阵后怕。  乔书剑奋笔疾书的写了一份药单,交给梦连溪,“这是药单,一日煎服三次,如此三日,病

即可痊愈!”  “此外,这三天之内,她周身会不停的冒冷汗,到时候用热毛巾给她不停的擦拭,将寒气驱离体内。如果做不好的话,日后她有了经期,怕是那疼痛会跟随她一辈子了。”  “这事儿好办!就我亲自来办吧!”  唐沫柒一力应承了下来。  “溪儿,这涟漪宫的宫人另换一批护主的,至于现在这一批,打发出宫去罢了。”  “哼,当真是以为宫里的俸禄好拿呢,一个个懒散怠慢,狗眼看人低!今日如果不给他们一个教训,他们岂不是翻天了?”  唐沫柒鲜少生气,但此刻她是真的生气了。她可以纵容自己的儿子犯错,却不会放纵他们。  有时候,一个人可以接受得了亲人的错,却始终难以忍受外人的错!  梦连溪对于唐沫柒的话,自然是听的。  乔书剑呢,站在一旁,耸耸肩,心道:幸好惹上他们母子俩的人不是他,否则不定怎么死呢!  红妆陪着两个娃娃,一觉睡到天黑。  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被禁锢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下意识的想要挣脱,却被他拥得更紧。  这时候,红妆发现了他的不对劲,有些紧张的问,“溪哥哥,你怎么了?”  梦连溪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将她抱在怀里,下颚抵着她的额头。  通常这种情况下,红妆便知道他不想说话。于是,回抱着他,将自己所有的柔情都倾尽而出,只因他眼下心情不好。  她想,他的坏情绪多少与衣儿有关系的!  这半个月以来,没有看到衣儿,她便隐隐觉得不妥。只是他们不提,她也不好说出口。  良久之后,她淡淡的出声,“饿了吗?”  “你睡了一下午,是不是饿了?”  “我还好,我在问你呢!”  梦连溪摇头。  “妆儿,我是不是做错了?”  “我以为那样做,只要不告诉她,让她活在一个虚假的空间里,至少她是安全的。只是我忽略了一件事,才造成了如今对她的伤害!”  “说起来,半个月之前,你的昏迷不醒,责任在我,不在衣衣!”  红妆怎会听不出来他话里的意思?  嘴角一扯,“梦连溪,你觉得我是那种小气的人吗?那件事不管责任在谁,在我看来,不过是一场失手。”  “还有,我想说的是,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走的路。当初,之所以我没有反对,是因为你的出发点是好的。这个世道太过残酷,若是能够保有一丝天真烂漫,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可你我都忽略了,纸终究包不火!你给她营造的世界再现实,终究是假的。是假的,就有会被戳破的那一日。差别,不过是时间的早晚而已!”  “是啊,差别不过是时间的早晚而已。早一点,就早受伤害,晚一点,便晚受伤害!”  “妆儿,如今衣衣昏迷不醒,高烧不退。书剑告诉我,她的情况不容乐观!”  “我没能照顾好诗诗,如今又险些毁了衣衣……怎么办?如今的我,似乎变的有些迷茫了!我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去辨别对错,辨别是非!”  “溪哥哥,你别这么说!”  红妆最是不喜看他如此迷茫的模样。  她抱着他,细细的在他耳畔低语,“溪哥哥,这世上本不存在对错,如何辨别,重在人心。只要你觉得这件事对别人是有好处的,哪怕它同时存在着坏处,但只要好处大于坏处,它就不能称作是错误的!”  “我的溪哥哥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一定不会被迷住的。”  “其实,你只是自责,觉得衣儿的病,过错在你。”  “只是,有一点我们都要清楚,每个人生来都是独一无二的,走的路自然也是。我想,衣衣不会怪你,因为她知道你是爱她的!爱一个人没有错,若是方式错了,那也是值得原谅的,不是吗?”  她明显的察觉到他的身子一僵,于是伸手拍拍他的后背,大有安慰之意。  不知是她的话起了作用,还是他被她的柔情打动,僵硬的身子慢慢的变的柔软。  “妆儿,饿了吗?”  “嗯,我们一同起来去吃,好不好?”  他的心情似乎是变得好了,坐起来,将她也扶起身,“妆儿,我想吃桂花糕!”  他与叔叔一般,独独爱吃这一种糕点。  红妆任命的下!床,“那你再陪一会儿她们,我做完叫你!”  不知何时,那一双宝贝已经睁开了双眼,正咬着手指看着他们,眼神里带着困惑,还有一丝新奇。  她忍不住惊叹,“生命真是奇迹,从这么小的孩子长成我们这么大,然后一日日的变老!有时候,我总在想,人活一世,到底是为了什么?”  梦连溪点点她的额头,“小脑袋瓜里面,一天到晚想的什么呢?”  “嗯,不想了,我去给你做桂花糕!”  待红妆起了之后,他逗弄着一边的两个奶娃娃,脑子里不禁想起了刚刚红妆问的问题。这个问题,看似很傻,何尝不曾透着高深莫测呢?  深究一下,是啊,人的一生,到底是图了什么?  荣华富贵?  功名利禄?  妻妾成群?  不,这些在他看来,都是浮云,微不足道。  那么,他这一生到底是图什么呢?  此刻,同样在深思的人,还有唐沫柒。  刚刚,她被梦琉年从衣衣的宫中抱了出来,一直就那么呆呆的坐着。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