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302章舆论的力量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878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4


  “在想,什么?不会,是想,男人吧?”  这话他本是玩笑话,却不想红妆居然正儿八经的点头……  “是啊,我在想元清哥哥在这里多好?”  怎么又扯上他了?  如今,他除了等诗诗,还有别的事情可做吗?  “你知道的,元清哥哥的医术不差,肯定能够很快治好你的。我知道乔哥哥也能,可他太坏了,不要也罢……”  梦连溪玩味的看她,“怎么?心疼我了?”  红妆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这不是废话吗?  “我是心疼我自己,行了吧?”  这话,摆明着口不对心,梦连溪只是笑笑,一把拉过去,对着她的小嘴,咬了上去……  有句话叫做,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这话,应用在梦连溪的身上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一夜之间,齐淑云那句戏言不胫而走,成为市井闲谈。  这件事,起初没有传到宫里。这消息还是乔书剑告知他们的。不过,已经是五天之后的事情了。  那时候,他的下巴早已消肿,除了说话还有些不利索之外,疼都是不疼了。  梦连溪听到乔书剑的话是,眉头都未曾抬一下,“聊就聊呗,我孟国还没有限制百姓舆论的律例!”  “连溪,难道你不知道这件事的影响力可大可小吗?”  “你与红妆赐婚之事在即,现在传出了这样的谣言,或许你不在意什么,可你不能不为她去想。她将来可是要母仪天下的,这样一来,文武百官会如何想她?”  “你知道那些人都是怎么说的吗?说红妆是妖女,是妖孽,会祸国殃民……”  “这样的舆论,足以毁了一个人,你不明白吗?”  梦连溪眯起眼,他以为这种是传的应该是他,怎么会扯到妆儿身上?  “看起来,我有意的放纵,并没有让那些人适可而止,反而是变本加厉了!”  “本来,这事儿我可以视而不见的,毕竟嘴长在别人身上,怎么说话我管不了。可是这事儿事关妆儿,我却不得不管了!”  “书剑,你这样……”  乔书剑附耳过去,听着他的话,满意的点了点头。  “好,我这就去办!”  “乔哥哥,慢着!”不知何时,红妆端着药碗,站在了门外。  梦连溪皱眉,这小横子当真是越来越懒了,妆儿来了这里,居然也不知道通报一声。  “你别怪别人,是我没有让他通报!”  “这是药,你先喝了!”  他本能的皱眉,看着这黑不溜秋的药,顿时连说话的欲望都没了。  “现在还热着呢,我一会儿喝!”  红妆可不依,“不能凉了喝,这药就得趁热喝!”  “对了,乔哥哥,这事儿咱们就翻页吧。有些事,别人爱怎么说怎么说,我不并在意的。以后,我会用行动告知天下人,我有资格站在他身边!”  红妆说的不卑不亢,言语之中甚至是自信的。  这样的她,令乔书剑与梦连溪皆是一愣,随即莞尔,这才是她嘛!  算了,由她去吧。既然她不想追究,他随了她的心愿又何妨?  低头喝药,觉得药味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  只是,这件事情在后来,终究还是掀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  那日之后,子萱与行堑似乎是回到了过去的模样,陌生的熟悉之人,言语动作之间却又透着一丝亲密无间。  这样的发现对于子萱来说,是难以接受的。  她一度以为自己不会再对男人有这样的感觉的,谁知道居然会在这个男人身上再度出现……  对于行堑的印象,她一直停留在儿时。那时候的他,虽不爱笑,可是总能够从他身上感受到一丝温暖。现如今的他,一丝温情都感受不到,一点都没了当年的感觉。  如今这样的转变,对于她来说,有些无所知从——那年被抛弃之后,她告诉自己,这世上她再不会相信男人所谓的情爱。有些伤害,生平一次便难以忘怀,那样的痛,她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不过,这样的日子,快要到头来。过几天,便是他们婚期公告天下之时,那时候一片喧闹,正是下手之际。  她不是不知道那日会是抓她的最好陷阱,可她这样做,义无反顾。不论成败,她无愧于心。至于说对行堑的感情,就随着她的死烟消云散吧!  可眼下看来,他将她看的这般紧,便是害怕她做傻事。如果她想要离开他的视线,怕是要另外想办法——只是,他是毒王,对于药物有着天生的敏感,她要怎样做才能将他制住呢?  行堑发现子萱越来越不对劲,她常常会发呆,一愣就是半天。或者说,她是盯着他发呆,每每看到她这样的眼神,他并不觉得高兴,而是有一种被人算计的如芒刺背的感觉。  他只是有这样一种感觉,并不靠谱。毕竟这几天以来,她表现得很安静,没有丝毫想要违背他意愿的事情。  对此,他是满意的。可又隐隐不安。  他觉得她不会如此安分!  只是,他却看不到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只因,此刻她的心,平静无波,看不透任何想法。  怎么说呢,这是他的读心术第一次失灵——不得不说,这还真的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所以,他想要看出她心里的想法,唯有令她的心神大乱,然后他再趁虚而入,便能

够看出她心中想的什么。  其实,他还是了解她的。纵然她将心思掩藏的再好,又有何用?他还是能够想到一个大概。可他不愿意那么武断的往下判断。  行堑想的是,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他也不愿意冤枉了她。  如果,他在她的心里有一丝地位,她也不会那么鲁莽行事,那么想要,自投罗网。  她是聪明的。纵然一开始被怒意埋葬了理智,事后她也该猜得到,那是一个专门为了他们而设置的陷阱。  那样的显而易见——婚事公告天下,这事儿是前所未有的。她不傻,若是看不出来,那是不可能的。可若是看出来还执意如此,那她根本就是找死!  皇宫。  又是一个无聊的日子。  对于伟大的皇后娘娘唐沫柒来说,无聊便意味着要命啊!  原本,她可以逗逗女儿玩的,可自从回了宫中,她的一双女儿除了要吃的时候搭理她,别的时候都要溪儿抱着,还一手一个……  可怜她们的爹娘都被她们给抛诸脑后了。  对此,梦连溪是既高兴又头疼。  高兴的是,妹妹们居然如此喜欢他;难头疼的是,这一双妹妹太顽皮了。显然,他有些招架不住。  当然,红妆是高兴的。  妹妹的存在缓解了她内心的紧张,让她闲聊的日子终于有了一些乐趣。  这一日,被遗忘已久的梦连衣终于被唐沫柒想起来了。  此刻,她正悠闲的翘着二郎腿,眼神略带羡慕的看着不远处吐着泡泡的女儿,嘴里不住的嘟囔,“都说女儿是娘亲的贴心小棉袄,这话一点都不对。这两妮子一点都不亲我,不会是生她们的时候被调包了吧?”  梦连溪没好气的瞪着自家娘亲,“母后,我觉得你就是太过闲了,才会想这些有的没有的!”  “何况,您的女儿只有这两个吗?”  “就算是诗诗不在你身边,衣儿又不在吗?你说说看,你有多久没有看到她了……”  这句话,他本是想着问的玩的。可他也猛的意识到,似乎真的是好久没有看到她了。  之前,她哪一天从外面野回来,不来他宫中报到的?  笑意,猛的从嘴角收回。他看向唐沫柒,“是啊,衣衣呢?”  唐沫柒也不由得敛了笑,“这妮子似乎是有些日子没有见到她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众人仔细想了想,居然是半月之前,红妆受伤开始,便再也没有看到过她了。  唐沫柒的额上冒出一丝冷汗:她这个娘亲似乎不太称职,居然连女儿的下落都不知道!  “来人,去涟漪宫!”  梦连溪想了想,“母后,我陪您一道去吧!”  他怀中的娃娃似乎是比较兴奋,一个劲儿的闹腾着。他有些无力招架,“乖,别闹了,我们一起去看姐姐,好不好?”  似乎是听懂了他的话,他怀中的宝宝眨巴着大眼睛,盯着他一个劲儿的笑着,时不时拍着小手。  红妆抱着另一个也跟着起身,却被梦连溪止住了,“妆儿,你昨儿夜里没有睡好,还是留在宫中睡会儿吧,我陪着母后一道去便可。”  这话,本没有什么,可听在唐沫柒耳中,却是别有一层意思。  她回头,眼神略带深意的扫了一眼红妆的腹部,心道:死小子,动作这么快?难道她就快升级了?  嗯,瞧着那丫头一脸懵懂的模样,想来,还没领略过来她家这个坏儿子话里真正的含义吧?  她心中念着梦连衣,也就没有多说,只吩咐了一句,“妆儿,后天就是你们的大日子了,还是留在这里好好休息,养精蓄锐。到时候美美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唐沫柒的话都这样说了,红妆除了听命,似乎没有别的选择了。  抱过梦连溪手中的娃娃,她亲昵的亲了一下,一手一个,走进了内室。两个娃娃呢,十分乖巧的在她的臂弯里,很快就沉入了梦乡。  不远处,依稀听到唐沫柒不满的抱怨,“我那么辛辛苦苦的生下她们,真不知道谁是她们的娘亲!”  坐在她身旁的梦连溪不住的翻白眼,“母后,你连女儿的醋都吃,这样真的有意思吗?”  唐沫柒随手给了他一巴掌,“死小子,翅膀长硬了是不是?”  “我告诉你,你节制一些,妆儿尚小,还不适合当娘亲!”  这话之后,梦连溪连翻白眼的心都没了,只能无力的撑着脸,语音不详,“母后,您确定您是个女人吗?说这些话,难道不觉得很难为情吗?”  “嫌弃我了,是不是?”  “我告诉你,当心我让你再等上三五年才能娶到她!”  对于他来说,这是个死穴,百点百中!  于是,梦连溪惨败,闭口不言。  “衣儿最近怎么了?怎么变得如此安静?”  “刚刚我让人查过,近来她不但没出宫,甚至连涟漪宫的大门都没出过……”  梦连溪皱眉,“这是怎么回事?”  “上一次见她的时候,不还是活蹦乱跳的吗?”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正色的看向唐沫柒,“当日,妆儿出事,你有说过她什么吗?”  唐沫柒脸色微微泛白,她是说过几句,可……  梦连溪从她的脸色中猜到了一二,不忍心她担忧,“放心吧,她会没事的!她是我的妹妹,您的女儿,再不济,又会差到哪里?”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