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女特工穿越为妃不为王

正文 第十八章 尸案结 初见端倪(二)

书名:女特工穿越为妃不为王 作者:瞳璃 本章字数:3588

更新时间:2019年11月22日 12:46


  “大人,是否可以开始了?”  “恩,还请陆师爷做好笔录!”  “是,大人。”  “开庭审案!”  “威……武……”  “今日本官开审一年前京师礼部尚书府碧湖女尸一案,相关人等皆已到庭,尔等不论身份贵贱,自即刻起,所陈诉的每一句话,都将作为呈堂证供,需签字画押,尔等可听明白了…”  “是,大人”  这个京召尹刑大人,之所以引导安平敬历来找他办案,也是因为他这个人只认理不认人,只要把证据摆在他面前,纵使是皇亲国戚也招办不误……  “经本官连日来仔细调查,此案最大的嫌疑人便是安平夫人,南宫月乔。”  “刑大人,这是栽赃陷害,实属冤枉啊!大人……”  南宫月乔近日来倒是消瘦很多,这声音怎么听都有些悲凉……安平敬历今日到还是平日里的那一身藏青色长衫,只是面容憔悴,眼角纹多了些许……  “安平夫人莫激动,本官自会以事实说话……”  “可是……”  “好了,夫人,让刑大人好好办案吧!”  “陆师爷,请物证”  “是,大人”  “此物乃是安平府的人员管理名册,其中有一人名叫穆巧枝,一年前此人尚在安平夫人身边伺候,然,却在碧湖惊现浮尸的同时,不见了踪影,试问何以如此之巧合?安平夫人,你做何解?”  “启禀大人,本夫人确实不知道当时她去哪里了?事后也曾派人去找寻,寻遍整个安平府也没有找到啊!本夫人实在不知,兴许她做别的事情去了呢?不能单凭一个失踪的奴婢,就说她是那女尸啊?”  “本官自是知道,单凭此物确难断定,然,开棺验尸之后,经仵作检验,其年龄,身形,都跟这位穆巧枝形容一般……从身上的特征来看,其必是穆巧枝无疑!”  “刑大人,纵使此女尸是穆妈妈又如何?只是证明了一具尸体的身份罢了,与内人又有何关系呢?”  “安平大人,问题就出在这里,据本官之前的搜查,在安平夫人的房间中搜到了此物……”  只见一个近乎透明的虫子从白玉瓷瓶中倒出,虫子在几案上蠕动着……  “这是什么?”  “此乃腐尸虫,此虫进入人体后,会在人夜间熟睡之际,腐蚀人的五脏六腑,经仵作检验,在那女尸中便有此物……这也可以解释为何只是在湖中泡了一夜而已,尸身便已辨认不出……还有那斑斑血横的由来……”  “安平夫人,此物是在你房中搜到的,作何解呀?”  南宫月乔此刻脸色已经煞白,脸上满是不可置信,身体也跟着颤抖起来……  “怎么会这样?是谁要害穆妈妈,到底是谁要栽赃陷害本夫人……”  安平敬历的眼中满是震惊,他不敢相信这么阴险的东西会是在自己妻子房中搜到的……  “呜呜…”  “珠儿,你哭什么?”  “大小姐,珠儿怕……”  “父亲还在这儿呢!你怕什么?还不快住嘴!”  “这位珠儿姑娘似乎有话要说……”  “她能有什么话说……”  “大小姐,你真的就这么狠心看着夫人被人冤枉吗?”  “你胡说什么,我当然不希望看到母亲被人冤枉啊!”  “小姐,珠儿虽然人微言轻,贱命一条,今天也要把真相说出来……”  珠儿这一声声哭腔,熙澜只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脸上的笑容淡淡的,从始至终都没什么变化……不过,这丫头关键时候,倒挺会演的……  “堂下丫鬟,你知道什么真相?”  “启禀大人,珠儿有罪呀!是大小姐让珠儿把那白玉瓶放到夫人房间的……求大人饶了珠儿吧!珠儿不知道那里面是害人的东西呀!”  珠儿一个劲的在地上磕头,整个额头已是鲜血淋漓……  “珠儿,你胡说什么,本小姐什么时候让你把那瓶子放在母亲房间里了?你这个贱蹄子,休要血口喷人……”  安平雨馨显然被气得不轻……手指指着珠儿,身体还不住的颤抖着……脸已经变得煞白……  “公堂之上,不得喧哗!”  “堂下珠儿,你还知道什么?尽可全都说出来!”  “是,大人”  珠儿的眼神瞄向一旁的安平雨馨,用恐惧而又决绝的眼神看着她……  “大人,一年前,珠儿尚跟着二小姐,也就是现在的思澜郡主,奴婢本来就是跟着二小姐的,只是,自从魅姨娘逝后,小姐就被丢弃在西苑那个荒凉的地方十几年,老爷和夫人更是不闻不问,任其自生自灭,经常是吃不饱饭,穿也就几件粗布衣服……冬天西苑冰寒,丫鬟婆子们又克扣了西苑的炭火,二小姐只能顶着寒冷就那么在西苑住着,有几次差点活不下来……要只是这样倒也罢了,至

少二小姐还能在西苑平安度日,可是,大小姐时不时就派人来把二小姐毒打一顿,终于有一天,大小姐借口二小姐偷了她的白玉琉璃簪子,把二小姐打了五十大板,而这一次,二小姐并没有熬过来,二小姐疯了,整天胡言乱语的,还失去了记忆……就在碧湖发现尸体的前一天,二小姐便失踪了……珠儿没有办法,只能去找大小姐,结果大小姐说,只要奴婢把二小姐的随身物放在那女尸上,让大家都以为死尸是二小姐,她就要了奴婢,许给奴婢温饱,是奴婢不好,是奴婢为了自己就出卖了小姐,小姐只是发疯了跑出去,找不到了,并没有死啊!……大人,奴婢说的句句属实啊,请大人明鉴啊……!”  原来这几年来,她过得是这样的生活,自己对她的疏忽,竟让她……澜儿失踪一年,原来是因为她已经神志不清,她已经疯了……这一年来她又是如何过得……才有今天这般……  上官云听完珠儿的叙述,眼里满是震惊,原来眼前这个飘逸出尘的女子,曾经竟是过得这样不堪的生活……她竟然疯了,失忆了……如今这般,她又遇到了什么样的事情……  熙澜脸上的表情依旧是淡淡的,丝毫没什么变化,殊不知,她心里面,已经惊涛骇浪的翻滚着……她并没有授意珠儿说这一段,纯粹是珠儿自己自作主张,不过,她也算解了安平熙澜的过去,难怪午夜梦回的时候那股怨气那么浓厚,仿佛要将整个人撕裂一样……  “你胡说,你这个小贱人,本小姐什么时候让你……”  “拍!”  “够了,逆女!还嫌你自己丢人丢的不够吗?”  “父亲父亲,你相信我呀!不是馨儿,不是馨儿做的……”  安平敬历看着跪在地上,脸色煞白,抱着自己的女儿,沉痛的闭上了眼睛……  “安平熙澜,这珠儿所诉可否属实?”  “启禀大人,熙澜早已失去记忆,不记得当年之事……不过,这并非本案的重点,纵使珠儿把那支木钗放在女尸上是真,但那女尸,也就是穆妈妈,到底是谁杀的呢?”  “恩,据珠儿所言,这腐尸虫是安平雨馨放在大夫人房中,蓄意嫁祸,那穆妈妈之死必是安平小姐所为了!”  “不,大人,你不可听信那个贱人那……雨馨没有啊!”  此刻的安平雨馨仪态已失,早已没了曾经是‘京师第一才女’的风华……匍匐在地……惊恐万分,一张圆脸白的吓人,那一双酒窝因哭喊太大而被生生扯出来……  南宫月乔从刚才的恐惧中渐渐平息了下来,不忍心看着女儿如此,似想要说些什么……却收到了安平敬历警告的眼神…是啊,现在至少受到处罚的是馨儿,即便定罪了,他们还可以从中斡旋,要是让官府一直揪着自己不放,那南宫家以及宸妃都会受到牵连,而穆妈妈是宫里派来的人,这中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要是被人查出这些,必是一大丑闻那……只是她的馨儿……馨儿欺负那野种是真,但这杀人栽赃陷害的事是不可能的……南宫月乔阴狠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珠儿,毫不掩饰的恨意……这件事情一定跟那个野种有关,看向坐在对面的熙澜,眼中满是怨毒的恨意……  熙澜当然感受到了南宫月乔的眼神……今天的事,算是为真正的安平熙澜报了这十几年来在安平雨馨身上受到的屈辱,至于南宫月乔么,魅邪的死,就让她自己为自己做下的事买单吧……  “本官宣判,一年前礼部尚书府碧湖女尸一案,实乃安平府大小姐安平雨馨所为,丫鬟珠儿从犯,如今人证物证俱在,将安平雨馨以及珠儿打入大牢,即行收押。因此案在京师影响重大,本官需进宫面见圣上,息听圣裁!退堂!”  “威……武……”  “不,不,不,大人,我是被冤枉的,我是被冤枉的呀!父亲,父亲,救救我呀父亲,母亲,救我呀!母亲。我没有害你呀!母亲……”  安平雨馨跪在地上,拉扯着她的父母,而安平敬历和南宫月乔只是表现的痛心而已……  “云,你救救我吧,我是你的未婚妻呀!啊?”  上官云只是看着跪在自己眼前的女子,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来人,将两名嫌犯带下去……”  两个衙役驾着安平雨馨离开了,唯有那凄厉的哭喊声还在耳畔……  珠儿走到熙澜身边的时候,熙澜看了她一眼,让她安心…  至此,一年前的碧湖浮尸案就此告破……京召尹虽据理力争此案按法死刑宣判,然皇上感安平敬历为官多年,衷心耿耿,特赦安平雨馨免去死刑,前往灵泉寺落发出家,一生不得再入京师半步……  虽说此事死的只是一个奴婢,然因其连带关系甚广,加之皇上当年对思澜郡主的误判……对安平雨馨的处罚,也算是法外开恩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