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女特工穿越为妃不为王

正文 第十七章 尸案结 初见端倪(一)

书名:女特工穿越为妃不为王 作者:瞳璃 本章字数:3931

更新时间:2019年11月13日 12:30


  今天,京师召尹府衙开庭审理一年前礼部尚书安平敬历府中碧湖女尸一案。因此案涉及朝中重臣,以及南宫世家,其影响在京师近几年的大案中,已是京户皆知,然,府衙外里三层外三层的百姓们,却是因听闻在百花宴上一举成名的思澜郡主今日会出庭,而纷纷赶来,争先目睹那位才名艳艳的重生郡主……  京师召尹府的大堂上,两侧的升堂衙役已经准备就绪,一幅“正大光明”的牌匾高挂在朝南明墙之上,自生威严肃穆……  平日里清晨的昙园,这个时间,熙澜早已起床,跑步练功去了……今日,除了服侍在昙园的侍女们一如往常的忙络外,一时竟也不知这思澜郡主一大清早的去哪了?……  “你说,这郡主哪去了?往日里不都是在练功房里么?今儿个怎么不见人影呢?”  “就是说啊!听说今天京召尹开庭审案,郡主是要出庭的,都这时候了,人倒不见了。”  ……  “你们说什么呢?不知道郡主不喜欢听下人的闲言碎语么,都干活去……”  一贯侍婢立刻噤声,慌慌张张的结伴离开了……  王管家自从被安平敬历授意要对熙澜无微不至的照顾之后,倒也勤来昙园许多……之前更是送这送那,都是些价值不菲的古玩字画,饰品,绫罗绸缎之类的……今日是开案审理的日子,不去跟随尚书大人出庭,跑来这里做什么?  “管家…”  水蓝色短衫上衣,下身极地仙侠裙,同是水蓝色,中间一根墨玉腰带,斜侧方打结,墨玉腰带飘垂至脚踝处,与群同长,三千青发丝还是用一根白玉簪挽起,发丝垂至腰际……如此的飘逸出尘,干净利落,又大方得体……  此刻正左肩斜靠在昙园门房边,双臂抱胸,好整以暇的看着一大清早就跑来昙园的管家……  王管家转身便看到这样的一幕,被一双琥珀色的眸子一动不动的盯着……煞是瘆的慌儿……尴尬的笑了笑……  “郡主,老奴这不是来接郡主去府衙么?”  熙澜边听边往外走,王管家一时也不知她是何意,只得跟上去,跟着准是没错的……  走在前面的人突然停住了脚步,后面跟着的人,猛的一个趔趨,差点栽倒……身形刚刚站稳的某人,此刻捂着心口,道,“郡主,这是怎么了?”  熙澜双手抱胸,不满的开口,“长廊对面的人是谁?”  管家抬头看向对面……  一个只穿了粉色轻纱的美貌妇人和一众丫鬟婆子,好似说到什么好笑之处,正笑得开怀……那妇人粉色轻纱内身材毕露,头上戴着金银珠翠,甚是奢华,却也分外俗气……举手投足间尽显风尘,而这身穿着对一个已婚妇人来说,不是一般的轻浮……  “郡主,这是老爷半年前纳得小妾,如烟”  “哪来的?”  这…这郡主问的也真是的,还能是哪来的,还不是老爷娶进来的……  “这,是老爷…”  “她的出身。”  “二夫人是老爷在……”  “二夫人?管家,数都不会数了?”  “是是是…是三夫人,二夫人当然是郡主的生母魅夫人,是老奴记性不好,老奴记性不好……”  王管家此刻被身边人的气场压的出了一身冷汗,多跟这位郡主呆一会,他老命都得交代在这儿……  “三夫人是工部侍郎张大人在一次酒会上送给老爷的,那时候老爷念及郡主,很是颓废,张大人说如烟能歌善舞,善解人意,定能让老爷精神早日好起来……说来也怪,老爷一直忌惮大夫人,魅夫人逝后,便不再纳妾,可这位三夫人来了以后,老爷十分喜欢,宠爱异常,也不顾大夫人反对,有一次闹的厉害了,连南宫世家家主都来调和……”  “哦?南宫秋也来了?”  “可不是么,连宫里的宸妃娘娘都惊动了,结果老爷以‘出嫁从夫’为由,把南宫家主和宸妃娘娘驳了回去…最后,南宫家主也对大夫人说,哪个男人没有三妻四妾,要大夫人贤良淑德…才对此事作罢!”  ……  如烟么,这长廊可是出府的必经之路…在这儿候着,莫不是…  熙澜照着出府的路朝长廊走去……  “容妈妈,那是谁呀?”  如烟双眼含有审视意味的看着缓缓而来的女子,水蓝色的短衫长裙,一条墨色腰带长至脚踝,头上毫无装饰,只有一支白玉簪子将发挽起,如墨的长发至腰际,整个人清爽飘逸,尤其是那张精致的瓜子脸,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不施任何粉黛却是明眸皓齿,琥珀色的眼睛更是慑人心魄……  她在审视,好似以前没有见过,现在得见见自己而已,不过…,如此肤浅的勾栏女子不应该是这样无害的只是审视的眼神……她为什么想要见自己呢?  “夫人,这是原来魅夫人的女儿,现今的思澜郡主。”  “哦,是魅姐姐的女儿呀!她这是要去哪呀?”  “这是出府的路,郡主应该是要出府,听说今天京召尹要开审咱们府一年前的碧湖女尸案,思澜郡主是被邀请出庭的…”  “妈妈莫不是糊涂了,不是说那女尸不是郡主么,怎么又让郡主去呢?”  “夫人有所不知,当年那女尸从湖中飘上来的时候,早已面目全非,唯有一支木簪能辨认身份

,而那木簪正是原来魅夫人的,魅夫人逝后,一直由郡主保管,郡主因此涉及此事,奴婢想郡主出庭也必是这个原因…说来也怪,这碧湖出事后,郡主也凭空消失了一年,若非百花宴出现,这整个轩辕王朝便没有这个人了……  ”“郡主也真是可怜,连生死都无人问津,真是个苦命的人啊……!”  说着说着便眼圈转红,一副伤心垂泪的样子,等熙澜走到跟前的时候,已是泣不成声,拿着帕子在脸上擦着,一张涂了厚厚白,粉的脸,此刻泪横遍布,活脱一张花猫脸……  熙澜远远的就闻到她身上的胭脂味儿,现下离得近了,味道更是刺鼻,不禁皱了皱眉头……  “夫人真是个善心的人啊!”  熙澜内力深厚,如烟所说尽数都在她耳中,不过,她不是很有兴趣……  “郡主万福!”  “郡主万福!”  熙澜走上长廊,径直朝府外走去,脸上表情淡淡的,不曾注目任何一个人,一众丫鬟婆子见郡主到来,自是行礼……如烟尚手帕晤面擦着眼泪,却不想熙澜并未看她一眼,确切的说,是没有看任何人…就这样从她身边走过……  这个如烟…有必要查一查……  ……  熙澜的轿子停在召尹府衙的时候,外面的百姓已经争先恐后的探着脑袋,挤破头想要一睹思澜郡主的风采……!  轿帘被缓缓地掀起,熙澜走了出来,水蓝色的裙摆伴着墨色腰带迎风飘逸着,一张瓜子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  “这就是思澜郡主么,真是风华绝代呀!”  “是啊是啊,真的太有气质了…”  “哇!郡主好瘦啊!…”  ……  熙澜听到老百姓这些话,只是好笑的摇摇头,世人皆道百姓无知,殊不知他们淳朴,善良……自己前世杀人无数,却从不曾猎杀这些无辜的人,上峰曾说过,这些人无知愚昧,只能当做猎杀的玩物,她却认为他们很直接,很朴实,没有像他们这种人的污浊和算计…  “思澜郡主到!”  熙澜走进衙内,此时安平敬历,南宫月乔,安平雨馨都已经到了,出乎意料的是,左相之子,上官云也在,当然,还有珠儿,今天一早就去跟她谈作证的细节,这个珠儿,时别一年还是这般天真,一见她就絮絮叨叨没完没了,恨不得一口气把一年的事都说完……不是不想让暗卫去,只是珠儿这个人死板,若不是她亲自去,估计派谁去,她都不会相信,没办法呀!  “安平熙澜叩见召尹大人”  “起身吧!”  “今日本官召郡主来,只为尚书府碧湖女尸一案,安平熙澜需如实作答。”  “禀大人,熙澜定当如实相告,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如此甚好!”  “咳咳…”  “公子,您怎么样?还好吧!”  “不碍事!”  “云,馨儿没事的,不如先让侍卫送你回府吧!”  “不碍事的,事关安平府的声誉,上官云自当尽力!”  呵呵,这个上官云,一句话划清了与安平雨馨的界限,他是为了安平府,而不是安平雨馨,即便安平雨馨是他的未婚妻,左相如今跟礼部尚书联姻,也便是做了宸妃的靠山,这么说,倒也表明了上官府的立场……  上官云天生体弱,一袭丝质银蓝锦缎,银白色的腰带,银色头冠,衬得皮肤发白的他,竟有一种孱弱的美态,尤其是那一双桃花眼,殷红的双唇,…没想到,传说中一直抱病的上官长公子,是这般美得人……  上官云从熙澜一进门的时候,就在打量她,水蓝色短衫,配上水蓝色的仙侠长裙倒是别致,腰间的墨色腰带长至脚踝,三千发丝用一支白玉钗挽起,发垂至腰际,很是出尘,飘逸…  当日百花宴的时候,自己在父亲身后坐着,看的不是很清楚,只是见她水晶衣裙,明艳的晃人眼……却不想今日再见是这般清新,超脱……  安平雨馨听到上官云这么说,脸上不禁有些挂不住……  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未婚夫长得这么美,虽是体弱之人,却是这样迷人……上次百花宴,母亲说,上官云会来,她自想不过是个病央子,有什么好见的,今日从他出现在她视线中的那一刻,她就被他吸引了,她相信自己的心已经为他沦陷,爱上了他……  “云这么为安平府着想,馨儿在此谢过了!”  说完便做了一个辑,真可谓是羞羞答答,一副女儿家的娇俏模样……  上官云却并未答话,接过身旁侍从递过来的茶,慢慢品了起来……  而熙澜在他低头饮茶的那一瞬间,却看到了眼中的一抹厌恶……反观安平雨馨的痴迷模样,看来,是落花有情流水无意呀!这联姻到底是为政治利益服务的……  其实她倒是很佩服自己这位嫡母,永远的牡丹色调的衣裙,华美高贵,不论在任何场合,都要雍容华贵如一株牡丹,今日这褚色牡丹印花裙,头戴赤金牡丹冠,身披铂金长纱,甚是高贵,全不像是一个嫌疑人士该有的装扮……安平雨馨今日亦是盛装,流珠百褶裙,镶玉朱钗,描眉画黛……如若不是亲眼所见,她到怀疑情报处提供的信息有误,这华华丽丽的行头,怎像是会去坐牢的人呢?!真是……名门就是名门,输什么都不能输气势啊!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