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女特工穿越为妃不为王

正文 第五章 碧湖浮尸(三)

书名:女特工穿越为妃不为王 作者:瞳璃 本章字数:3914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3:15


  在安平雨馨居住的西苑后面,有一弯碧湖,青碧色的湖水,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泛起点点涟漪,是那样的美丽,神圣……只可惜,素来平静、人迹罕至的碧湖,今天聚满了人,却不是因为它的美丽而来……  从今天早上一具尸体飘荡在碧湖上开始,整个尚书府便不再平静,突然变得人心惶惶,这似乎也预示着一场灾难,亦或是一场迟到的惩罚、、“你看到了吗?那尸身都烂了,面目全非呀!”  “是啊,是啊,难道真的是二小姐吗?”  “天哪,你们说会不会是大小姐干的?它平常就总是为难二小姐……”  “这话可不能乱说啊!”  “我看没准是夫人!”  ……  “乱嚼什么舌根那,要是被老爷夫人听去了,你们有几条命都赔不起,还不快散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是,王总管”  “切……还不让人说啦!”  “西苑那地方不干净…据说当年媚姨娘就是……”  “行了,都别说了,王总管又要骂人了……”  “走吧,走吧”  一件不好的事情发生,看笑话的,落井下石的,大有人在,这些奴婢们平日里端茶倒水,看着主子们的脸色行事,主子心情好的时候,日子或许还好过一点,心情不好的时候,动辄打骂,更是家常便饭,况且在这大户人家中,一个奴婢的生死是不会有人去关注的,左右不过是一条贱命而已,丫鬟年年都会从民间招上来,不过蝼蚁之命罢了……  王总管喝退了众丫鬟,双眉紧锁的看着刚刚被打捞上来的女尸,难道真的会是二小姐吗?只是这尸身俱溃烂,连脸都看不清,身上穿的衣服早已被血染尽,头发披散开,死死地粘在脸上,扯都扯不开,如此骇人得样子,纵使不是二小姐,可是自己管着府里的日常事宜,不管是谁,出了这样人命攸关的事,这该如何向老爷交代啊?  王总管用衣袖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珠,一身深蓝色的男士长服,中间系了一根黑色的腰带,脚着黑色的靴子,配上略显消瘦的身材,五官普通却非常端正,瞧一眼,若非眼角额头时隐时现的皱纹,竟看不出已过知天命之年,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此刻正充满焦虑……  “总管大人,老爷和夫人来了,您看……”  “混账东西,这不干净的东西怎么能污了老爷和夫人的眼,还不快……”  “王喜……”  老爷。。老奴叩见老爷,王喜说着便要下跪做辑,胳膊却被人抬了起来……  “不用了,带本官去看看那尸体吧!”  “是,老爷”  此刻,王喜心里就算有再多不想让自己的主子看到自己管理不周的那一面,也不敢忤逆自己主子的意思……  “把席子揭开”  “是”一旁的侍卫把附在尸体上的草席揭了起来……  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具浮肿的女尸,浑身都是血,脸上血迹斑斑,长长的头发挡在脸上,与血肉粘在一起,分都分不开,身上穿的衣服只是白色的亵衣,如今已被血燃红,双目睁了老大,显然是死不瞑目啊!!!  安平敬历盯着那尸体看了半响,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却在那双目中看到一丝痛楚和隐忍。。也只是一瞬,便收起了那目光,朝着王喜问道:“府里可有走失的奴婢?”  “禀老爷,没有啊!……”  “老爷,夫人和大小姐来了……”  离碧湖尚有半百米远,人未至,牡丹花香便已萦绕而来……今天的南宫月乔,身穿一袭金色牡丹长裙,头戴牡丹琉璃冠,追云髻上插了一只金步摇,描眉画黛,一张圆脸也在这身华丽衣裳的映衬下,显得娇小,右手边是安平雨馨,弯弯的的柳叶眉,两腮的梨涡淡淡的,双眼亦如弯月般,眼与眉相映衬,非常柔美,一袭粉沙百褶裙,腰束银粉色丝带,拖地长纱,没有那种惊艳,却是柔美,温柔似水般的美丽……  安平敬历看着缓缓而来的两人,目光变得幽深,却是看不出喜怒……  南宫月乔的视线一直停留在不远处的男人身上,自己是有多久没见他了,他还是喜欢藏青色,除去官服,平日里无论是宫廷夜宴还是官家私宴,永远不变的藏青色,那副英俊的面容,棱角分明,纵是侧脸,也那般英俊。。从他二十年前穿着大红状元礼服,上街游行的时候,自己只是看了一眼他的侧脸,就深深的爱上了这个男人,他是那样的俊朗,深深的住进了自己的心里。。因着南宫家是轩辕王朝仅有的两大武将世家之一,爹爹上龙神殿请旨,皇上赐婚,南宫世家长女联姻当朝状元郎,金玉良缘!每每思及此,心都不禁悸动不已,他们是那样般配。。唯一的瑕疵,就是魅邪,是那个女人,勾走了自己的丈夫,竟然还生下了那个野种,他对她的温柔是对自己从未有过的,不允许她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魅邪必须死。。等她终于让那个贱人从这个世上消失,她以为他会爱自己多一点,呵呵,十几年了,他只是对自己相敬如宾罢了。。如今,更是连这个家都不怎么回。。十几年了,他就那么放不下吗?  “老奴叩见夫人,叩见大小姐!”  “起来吧!”  “谢夫人”  “王管家,这是怎么回事啊?”

  “禀夫人,禀大小姐,今儿早上,在碧湖飘上一具女尸来,尸身已经浮肿了,推断时间也有一晚上了,浑身是血,面目全非,死不瞑目!老奴估摸着这碧湖离西苑最近,莫不是二小姐?”  王喜边说边看着站在一旁的安平敬历。。看对方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心下也有番计较,看来老爷对二小姐这么多年来不管不问,似也并不在乎她的生死……  “历哥,你看这……”  “夫人,注意礼数。”  南宫月乔尴尬的笑了笑,他连自己这么称呼他都不愿意了么……  “既是这样,伺候在二小姐身边的奴婢是谁?”  安平雨馨一听父亲这么问,立马说到,“回父亲,是珠儿,今个儿清晨,珠儿哭哭啼啼的跑来兰馨轩,说是妹妹如今性子大变,不仅毒打了珠儿,还疯了……”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疯了!你胡说什么?”  安平雨馨听父亲动气的质问,一时也慌了,自己故意把事态说严重了,就是要抹黑那个野种,这下……  “父亲,馨儿怎敢胡言乱语,馨儿有人证的,珠儿,你还不快过来,你告诉父亲,二小姐是不是疯了……”  安平雨馨边说边向珠儿使眼色,安平敬历的目光也落到了珠儿身上,这个丫头穿得只是粗布黄裙,发上没有任何配饰,脸色蜡黄,面容憔悴,明显是饥饿所致,熙澜身边的人都已是这样了吗?安平敬历的眼光更加幽深了……  南宫月乔一直注视着他,他真的这么平静吗?看到珠儿寒碜的样子就一点都没有动容吗?当年那般钟爱那个贱人的野种,自己真实越来越看不透他了,曾几何时,他们之间的距离这样远……  一旁的珠儿收到安平雨馨的警告,心想,小姐说的果然没错,先用苦肉计得到大小姐的信任,大小姐一定会倒打小姐一耙,然后再在大家面前指证那具尸体就是小姐,这样就可以掩护小姐离府。。小姐说得对珠儿留在下对小姐是好的,珠儿要借此机会得到大小姐的信任,留在府中,等有朝一日小姐回府的那一天,把小姐和珠儿这些年所受的屈辱都还给这些人。。。  “禀老爷,大小姐说的句句属实啊!我家小姐确实是疯了,而且从昨晚就不见了,奴婢找了一晚上都没有找到,奴婢本想找夫人和大小姐帮忙,又怕打扰到夫人和小姐,今天天一亮珠儿就去找大小姐,让大小姐帮着找。。”  安平雨馨听到珠儿这么说,心里放心了,这珠儿果然好收买,这么快就帮着自己说话了,平日里护那个野种护的紧,也是,左右是下等人,谁给好处就听谁的。。  “父亲,你听到了吗?妹妹确实是疯了,而且从昨晚就不见了。。没准这就是妹妹呢?”  “尸体已经面目全非,如何能辨认?尔等莫不是妄加揣测!!!”  “老爷,馨儿说的不无道理,依我看,珠儿是二小姐的贴身丫鬟,对二小姐是很了解的,不如让珠儿去辨认一下,您看……”  “老爷,夫人说的是啊,不如让珠儿去辨认一下,不是就算了,是的话,咱们也好早日安葬二小姐啊!”  王喜在旁边附和着。。想来这王喜平日里倒是收了南宫月乔不少好处。。  “那好吧!你过来看看吧!”  “是,老爷!”  珠儿看着眼前的尸体,捂着鼻子,说是觉着那味道难闻,不如说是藏着嘴角的笑意。。也不知道小姐从哪弄来的这么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除了那只木簪,什么都看不出来。。  “禀老爷,这尸体已经面目全非,珠儿实在是辨不出来,不过,这只木簪确实是我家小姐的。。”  “哦?拿来我看看”  王喜从珠儿手中接过木簪,递给了安平敬历……  在接到木簪的那一刻,安平敬历的身形恍惚,这是…这是当年自己为魅儿亲手刻得……他的魅儿,没想到……十几年了,自己还有再见到这物件的一天,原以为她怨恨,不想她还留着……魅儿啊……不,澜儿,爹对不起你呀!!!  众人看着安平敬历神情恍惚,表情悲痛,心下各有计较……  ‘这不是红木簪么,果然还是忘不了那个贱人。。’‘看来小姐说的对魅姨娘当初那般荣宠,赏赐一定很多,独留这支木簪,必定是因其意义重大,能让一个女人念念不忘的,除了子女,便是爱情,所以用这支木簪做戏,会很有看头。。可惜小姐现在已经离府,不然看到老爷悲伤的样子,是否会有些许安慰呢?’“老爷,您可识得此物?”  一旁的王喜出言道。。  安平敬历的思绪被这一声打断,收起情绪,沉声道,“吩咐下去,礼部尚书府二小姐安平熙澜,不慎落水而亡,于轩辕正黄历日下葬,所陪之物皆按礼法。。王总管去办吧!”  说完,拿着红木簪,看也不看众人,朝书房的方向走去……  明明是七尺男儿,健硕的背影在这晨光中,竟是如此孤独……  轩辕四百七十年,礼部尚书安平敬历次女安平熙澜早夭,礼部尚书悲伤过度,终日困于书房中,多日未上朝,皇帝轩辕懿德感其思女心切,念其有功于社稷,又是宸妃外戚,特追封安平熙澜为思澜郡主,位于公主之下,世家女之上,一时,朝野上下,感皇恩浩荡,呼声日盛。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