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女特工穿越为妃不为王

正文 第三章 碧湖浮尸(一)

书名:女特工穿越为妃不为王 作者:瞳璃 本章字数:2962

更新时间:2019年11月13日 12:30


  洗漱好的熙澜,把头发梳半盘半扎,那及长的女裙已经被她改成了九分裙,一身素白,脚穿一双短靴,显得特别精神,白皙的皮肤,身体凹凸有致,配上那张瓜子脸,琥珀色的大眼睛,明眸皓齿,集干练与柔美于一身,熙澜看着自己只觉命运无常,前世的自己在十四岁的时候,还在没日没夜的训练,杀人,今世的十四岁却是如此静谧,真是无常人间!  “小姐,东西都收拾好了”  “哇!小姐,你好……”“额……好美,比以前没,尤其是眼睛,好明亮啊!!!比以前有精神多了”  不理会珠儿花痴的表情,熙澜看着珠儿整理的包袱,看来够穷的,偌大的尚书府,留给安平熙澜的,却只有些日常换洗的衣服,和一支木簪,呵呵,好,很好,姐姐,嫡母,父亲,是吧,都该死!!!  “珠儿,我会离开尚书府,但是我不能带着你,你明白吗?”  “不,小姐,不要,不要,不要丢下珠儿,珠儿会好好听小姐的话的”  “珠儿,你性子天真活泼,要是在尚书府,方可保你周全,若是跟着我行走江湖,难保不会有我照顾不到的地方,恐有性命之忧……”  “小姐…呜呜…小姐,珠儿不怕,珠儿不怕,珠儿只想跟着小姐,只想照顾小姐……呜呜!”  熙澜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小姑娘,要是自己此去不是为了韬光养晦,不是为了重活这一世,不是为了凤凰涅槃,而是真的如前世所想的那般归隐,那么她是可以带着她的,可是,如今不能,她要重活这一世,还有安平熙澜所受之苦要报,她不能……  “珠儿,别哭了,我心意已决,按我说的话去做吧!这也是为你好……”  “小姐…”  “好了,在我离府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办,需要你帮忙……”  “什么事啊,小姐”  “之前你说,我卧病在床,是因为安平雨馨诬陷我偷了她的簪子,廷杖所致,对吗?”  “是的,小姐,”  “那,想来,这安平雨馨是很想让我死,所以下手这么重,既然这样,那我就如她所愿……”  “啊!!小姐不可呀!您刚从鬼门关里回来,不能再寻死啊!!”  “珠儿,你看你家小姐我,像是会寻死的人吗?”  “不……可是……”  “你来……”熙澜附在珠儿耳边一阵耳语,只见珠儿的那双颇有生气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嗯,小姐真是太聪明了”“那就赶紧去办吧!记着,明天请安平雨馨来碧湖一趟……”  “是,小姐”  安平雨馨是吧!既然你那么像看着我死,那我就如你所愿……  筑雨居沿着小径还未至居室门口,幽幽的牡丹香即已扑鼻而来,不入筑雨居,先闻牡丹香,筑雨居之内的繁华可想而知了,入此居内,琳琅满目的亭台楼阁,环环相扣,更有满园的牡丹,红粉相映,不俗反大雅,可见这居住在此的是怎样一个雍容华贵之人,又生得一副怎样的容貌,才能配得上这满园的牡丹……不错,此出正是礼部尚书安平敬历的原配夫人南宫月乔的居处。  民间流传,“轩辕出二女,月乔与月溪,月乔嫁尚书,月溪宠六宫,南宫家族盛,独靠二娇娃”,由此可见,这南宫家的荣宠,皆是来自这两个女儿,南宫月乔生一男一女,其女安平雨馨,在百花宴上一举成名,钦赐“轩辕第一才女”,而南宫月溪,如今则是宠冠六宫的宸妃,也是当今轩辕最受宠的皇子景王的生母……  脑子里面转着这些从珠儿嘴里听到信息,熙澜此刻正易容成一个新来侍婢的摸样,站在筑雨居外,等候里面人的传唤……嫡母嘛!她倒要看看,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女人,恐怕当年安平熙澜的母亲魅邪的死,不似表面上看起来那般,怀胎不稳?若是这位嫡母能容得下,有何来这怀胎不稳一说,这么多年,这尚书府也只出过一位妾室,便是熙澜的生母,南宫月乔的手段可见一斑。。  “夫人用膳……”

一个年龄差不多四十多岁的妈妈,身穿褐色牡丹锦缎,脚穿钏金枝的绣鞋,头戴翠玉冠,面容颇具威严,进退有度,呵呵!熙澜心中不禁冷笑,这样识礼的人,又怎么会出自是普通的官宦人家,纵是贵为六部尚书之一的礼部尚书府,也难有这般气度,南宫月乔有个好妹妹啊!此等人,只能是深宫内院之中在严格的宫规之下,训练出来的人。  侍婢们一个一个鱼贯而列,在庭前分列左右两排,每排有八个侍婢,分别拿着不同的银器食盘,最后两边的侍婢则拿着泉水和痰盂…一共一十六个,怕是皇家贵人用膳也不过尔尔……  “禀夫人,膳食已经传上来了,您可移步用膳了”  “嗯,穆妈妈,可派人传话给老爷了……”  “这……禀夫人,已经派人去传过话了,老爷说今个晚上在外面应酬吃过了,身上还有公事要办,就不过来了……”  “拍!!!”  挡在贵妃塌前的水锻帘子被一双涂着红指甲的手大力扯开,旁边的琉璃花尊被生生摔碎了……  “夫人息怒!”  穆妈妈,众侍婢跪了一地。。  熙澜所在的角度,正好是侧着贵妃塌,她缓缓的抬起头来,看着这个女人,不得不说,虽然已经年过四十,但养尊处优,后天保养得宜,南宫月乔的皮肤还是很细腻光滑的,一双眼睛,犀利而有锋芒,五官端正,圆脸,若是不发怒的话,还是有几分温柔,只是此刻的表情竟是有几分扭曲,这样一副容貌,这样喜怒无常的性格,如何与那名震京师,而又性格温婉的魅邪相提并论,可她却在园中满栽牡丹,只怕是空有此追求,而无此风华吧。  如此想这副身体生母当年的死,与这个人是脱不了关系了……这么想着,熙澜看南宫月乔的眼神愈加冰冷……似感受到一股冷意般,南宫月乔转身朝这边看了一眼,只是彼时熙澜已经收起目光,低下头去了……  “怎么会有一股冷意,难道是我出现幻觉了……”  “夫人,夫人息怒啊!气坏了身子可就划不来了!”  “哼!穆妈妈,你也看到了,本夫人老了,留不住老爷了,当年一个魅邪就把他的魂儿给勾去了,好不容易那个狐媚的贱人死了,现在,纵是这府中只有本夫人一房,他也还是不肯来……”  “夫人,这……”  穆妈妈朝南宫夫人使了个眼色……  “好了,本夫人乏了,你们都下去吧!穆妈妈留下”  “是,夫人”  看来这南宫月乔和这穆妈妈是有话要说,南宫月乔只是一个被娇纵惯了的贵妇,谈吐举止,一副官家小姐的做派,倒是这个穆妈妈,尚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想来,在宫里的那位宸妃娘娘,也是对自己这个姐姐不放心,故派了这么一个老妈妈来提点……既是这样,那么魅邪身上的债,她也多少有一点吧!那就从这个穆妈妈开始吧!  在侍婢慢慢退出去的时候,有一个小侍婢不小心撞了穆妈妈一下……  “大胆!!!”  “穆妈妈,对不起,奴婢知错了,奴婢不是故意的!”  “还不掌嘴!!!”  “穆妈妈,您饶了奴婢婢,奴婢一时不小心……”  “小小的奴婢,还敢还嘴,怎配在这筑雨居当差,去领二十大板,到柴房去!”  “是…是…”  小侍婢战战兢兢的退了出去,只是到了没人的地方,这个小侍女脸上充满了嘲讽和冷意,伸手把脸上的人皮面具揭了下来,竟是一张标准的瓜子脸,琥珀色的眼眸,眼睛如雾,明眸皓齿,嘴角挂着淡淡的笑,这便是安平熙澜。此刻的熙澜浑身透着冷意,眼神变得嗜血,二十年的特工杀手生涯,这是前世的Vera杀人前的冰冷……虽然她现在能力不济,没有人脉,情报去查明一切关于她自己和魅邪的真相,洗刷安平熙澜在尚书府所受到的羞辱,但是,在她要离开韬光养晦之际,总要为自己的离开打好掩护,而死亡就是最好的掩护……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