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女特工穿越为妃不为王

正文 第六十章 月姬之死

书名:女特工穿越为妃不为王 作者:瞳璃 本章字数:3767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3:15


  “尊主,咱们就这么走了……”  “不然呢!你还想呆在那树林里啊!”  魅影无语的撇了眼一直跟在她身后的芷卿……  “芷卿啊!你现在的武功可是不如从前了,走两步就一副要命的样子,是不是在神莲国这几年当王子养尊处优,都没有战斗力了!!!”  “尊主!不是属下武功不济,实在是您最近的功力大增,内力比从前更厉害,属下实在是……”  芷卿无奈地看着身边的女子……  也不知道她到底练了什么功夫,内力竟如此厉害……!  看来冥凰给的内功心法真的有让人功力大增的效果,好吧!又欠了他一次,讨厌这种总是还不清的感觉……  烦死了……脚步不自觉的加快……  这是怎么了,要走也不用这么急吧!芷卿使出内力,赶紧追上去……  怜月堡一众侍婢站在堡门口,都低着头,战战兢兢的站着……国王的坐撵停在城堡外面,两边站着的还有国王的亲卫队……  这里应该发生了什么大事……蓝若和飞舞听闻月姬娘娘身体抱恙,特来看望,不想,苍云国国主早已在堡内……  “你觉得她会死吗?”  “不知道,应该会吧!”  “这么肯定!”  “是啊!护法应该知道,拓跋玉的毒,见血封喉……”  “呵呵!那咱们可要好好看一看!”  白纱下隐约可见的绝色容颜,两位佳人,白衣白裙,还似天女候选人的装扮,正相携在怜月堡外等候传召……  “陛下,蓝若姑娘与飞舞姑娘求见,已在堡外等候……!”  贴身侍从附在国王耳边耳语……神色不见喜怒……  “传!”  “是!”  “传两位姑娘觐见!”  一位小侍从领着蓝若与飞舞进入蓝若怜月堡……  国王重莲今天不再是素日里的红衣,而是换上了一袭白衣,白衣之上纤尘不染,白如白莲,色泽纯净……映衬着那本邪魅的脸,也显得正派了很多……  “飞舞见过陛下!”  “蓝若见过陛下!”  “起来吧!”  “是!”  床榻之上,面容姣好的女子面色惨白,白得可怕,原本圆润的身体,此刻已经瘦如枯木……俨然气息恹恹……性命不保……  “太医,爱妃如何了?”  “启禀陛下,月姬娘娘是中了绿石毒,此毒霸道异常,一滴便可取人性命,娘娘此状,已是殁了……还望陛下节哀……!”  太医长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明显看到衣袖之下的双手颤抖不堪……是啊!月姬是国王的宠妾,还没治就死了,又怎么会有好下场,他说与不说都是死路……  不过有些奇怪,王堡之中无人不知他们的陛下宠爱这个月姬已到了椒房之宠的地步……月姬出事,他也是第一个来的,怎么现在,虽然双目一直看着床上的人,双手也一直握着那愈加化黑的双手……可为何会如此冷静……就算是装的,也不应该啊!  蓝若扫向着屋子中的每一个人……除了侍从奴婢之外,国王,王后,蝶姬还有纳兰子君以及焰绝都在场……这些人,脸上都是哀伤……装的确实像那么一回事……不过蝶姬未免哭的太过分了一点……而且素来打扮的像一个花蝴蝶的她……此刻却是一身素服……好吧!人家早就知道了今天会死人,提前就给戴孝了……这个女人的头脑啊!拓跋玉会用她,怕也是情非得已……!  就在蓝若观察众人之际,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国王重莲,轻轻地把床上女子的双手放入被褥当中,本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也有了些许能让人看得到的悲戚……  “传本王旨意,厚葬月氏,还请王后费心操办后世……!”  王后纳兰盈香姣好的面容此刻也是泪流满面,一直拿着帕子在擦着脸上的泪珠……听到重莲的旨意,才从哽咽的状态下,慢慢回过神来……  “是,陛下!臣妾定当妥善处理好妹妹的后世……”  重莲似悲伤过度,不再看床榻之上的人……转而看向站在一旁的王后和纳兰子君……  “如此!本王就交给王后了!纳兰国主实在抱歉,莲本想在堡中设宴,不想今日竟出现此事,王堡在这段时间要办丧事,若是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国主海涵……!”  重莲的态度言语,都很有人情味……看纳兰子君的样子,也是颇动容,亦是行国主之礼……言道,“陛下多体恤,子君感激不尽,子君不叨扰陛下便已是万幸,还望陛下节哀!”  “如此!莲便放心了!”  重莲与纳兰子君说完,便与一众侍从奴婢离开了怜月堡,临走之时,下的最后一道命令便是处死太医……  哭叫着祈求饶命的太医被卫士拖了出去,就地正法……  为王者,其悲喜嗔怒之变幻皆是寻常……!  国王的玉辇已经远去,从王殿而来的侍从奴婢也已退出……一时间怜月堡内,只剩下了这男男女女一干人等……  飞舞用胳膊肘碰了一下蓝若,蓝若点头示意,二人心下了然……

!  “王后娘娘,月姬娘娘遭此不测,奴婢们心下难过,但是奴婢与蓝若姑娘不能离开天女下榻处太久,还请王后批示,先行离去……!”  飞舞半蹲行礼,一套动作说辞下来中规中矩……而王后悲戚的样子依然如是……手帕挡在脸上,看起来甚是悲痛……  “两位姑娘身份特殊,自当如此……!先行退去吧!”  一边哭泣,一边声音哀伤的说着……且不说王后与月姬素日来的不和,人死之后,这般模样,也真是耐人寻味……!  “是!奴婢告退!”  飞舞与蓝若相继离开了怜月堡,堡内只剩下了纳兰子君兄妹与蝶姬,再加一个带剑侍卫焰绝……  “咱们走这么急干什么?不看另一场好戏了?”  飞舞看着在旁边一直低头深思的蓝若……  “深宫内院,戏多的是……只是,我很疑惑,王后今天的表现,不像她平时那般……!”  “嗯确实是这样!以纳兰盈香的头脑,月姬出事她应该高兴才对,就算是演戏,也有点儿过了……”  飞舞一双凤目瞥向蓝若……与蓝若看过来的视线正好相撞……  “王后身边的奴婢!”  “哈哈哈……!”  “英雄所见略同啊!”  “错了,应该是美人所见略同!”  “那么……姑娘想要如何呢?”  “我记得,王后身边的陪嫁丫鬟叫秋儿,是苍云国的人!如果是她一直在旁边提点王后,那么,杀了就好了!可是,我看今天王后的表现,怕是纳兰子君授意秋儿这么教纳兰盈香的……”  蓝若神情自如,时不时把玩着一块挂在身上的玉佩……悠然自得的跟飞舞分析这人事……  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子……对任何事情都这般风轻云淡,似乎一切事情在她这里都是有办法解决的,是的,就是这样!她不怕事……!  “姑娘是否对苍云国主有不一样的情愫呢?”  蓝若抬头,看着一本正经的飞舞……  “当然!他是我要的猎物!!!”  什么?她把纳兰子君当猎物,那宫主呢?宫主怎么办?而且她就这样承认了,丝毫不加掩饰!  “姑娘难道忘了那个救姑娘于断崖之下,让姑娘起死回生的人了吗?他对姑娘一片真心,处处帮扶,姑娘怎可这般冷血,就这样公然追求别的男人,弃他于不顾!!!”  飞舞俨然被气得不轻,为护冥凰,这般据理力争……蓝若很无奈的看了飞舞一眼,转身离去……  “小心拓跋玉!!”  白纱划过枝丫,佳人已远去……  小心拓跋玉!什么意思?难道拓跋玉把主意打到她的身上了?她这是在提醒自己!怎么会?自己怎么会被拓跋玉看重呢!应该是蓝若才对啊!  目光追随着离去的方向……不管怎样,既然拓跋玉存了这样的心思……那么此事想必没那么简单……还是禀告宫主为好……!  “是她说的?”  “是的,宫主!魅尊主让属下小心拓跋玉………我们是不是……杀了拓跋玉?”  绯舞绯衣裙钗站在赤殇宫的内殿中央,七星琉璃宝座之上,是那个叱咤整个轩辕大陆的男人,以嗜血残忍扬名,却又美艳绝伦……世人一直想要目睹赤殇宫宫主的真容,然其红玉遮面,独一双紫眸便已让天下任何一位女子为之疯狂……更相传,赤殇宫宫主不爱女人爱男人,赤殇宫内的男子都是绝色美男,皆为宫主冥凰的男宠……又闻,冥凰所练奇功,已是刀剑不穿,不死之身……外界虽知赤殇宫财大势大,却无人知道赤殇宫的所在……不得不说,这个如同神一样存在的男人……早已成为神祗……  每次面对他的时候,都是她最为幸福的时刻……即便她永远只能是他的属下,但是只要能跟在他身边,她就知足了……  “不必!她要是真想让他死,早就动手了!不会借你之手!”  “那……魅尊主的意思是……绯舞不解,还请宫主指点……!”  “呵呵!她不过是想让你小心一个觊觎你姿色的男人罢了!”  “宫主!属下绝没有背叛宫主!”  绯舞跪在地上,宝座之上的人似乎很生气……难道她惹宫主生气了……怎么会,她从来没有用姿色迷惑过任何一个男人啊!怎么会有这样的的事……  “你当然没有背叛本宫!但是,本宫的女人却心思他处!……”  一直在手中的酒樽砰然成灰……  “怎么会,宫主,魅尊主不会对任何一个男人动心的啊!”  “她若不是天天想着别的男人,眼睛总往别的男人身上看,又怎么会警告你小心拓跋玉呢!哼!”  宫主这是……吃醋了……!  “宫主……”  “不用说了!你先回王堡!按她说的做!本宫亲自去找她……!”  红莲闪过,主座之上的人已经不见……徒留跪在地上的女子,满目的失落……  是啊!这世上能让宫主这般患得患失的,也只有魅尊主了……不过,只要是宫主所爱,绯舞必会像对待宫主一样对待她……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