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仙侠武侠 > 彼岸花开艳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话

书名:彼岸花开艳 作者:査雅馨 本章字数:4098

更新时间:2019年11月13日 12:54


  花了很多心血,这篇文就此完结了,本想更加好地完善一下文章,毕竟时隔几年,作者只有不断更新修改文章才能注入新的活力,奈何此网站的后台设置无法让作者修改自己的文章,所以文章中若有错处的地方,只能敬请诸位读者见谅了,作者也很想修改完善,让读者阅读起来更加合理顺畅,但也是十分无奈。感谢所有阅读此文的人!如果您还愿意继续支持作者,继续阅读作者的更多新作,可以关注作者公众号:极物原创小说。再次谢谢各位读者的阅读!感谢您的支持!谢谢!  《文雀书》楔子盘古大神,开天辟地;天地初分,万物有灵,上古灵体清明与重阳,由天地间灵气所化,一阴一阳,顺应天地万物时节,逍遥自在,相伴而生。至女娲造人,二灵修炼人形,造福三界,为其寻主,终寻得三界之主坐上天君之位。然,天君惶恐重阳超越万物之灵力,心生嫌隙,以“邪气所聚”为由将清明囚禁,以此束缚重阳,重阳盛怒集邪气化身狂魔,誓要摧毁三界。天君借女娲神力欲灭重阳,清明为救重阳,谎称重阳不可消灭,并亲自将其封印,至此免于战火,三界太平。  二灵如此这般存活至今。  第一话琉璃瓦的屋檐上还滴着水,显露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的怡人山色……  恢弘古老的建筑群藏匿于人迹罕至的深山之巅,恍若天之上、云之端,这里叫“文雀”,是四方求仙问道人士的向往之所,奈何千百年来,若无邀请,即使你再有能耐,也只能在半山之腰止步。  这里也是信佛之人的敬奉之所,门庭有金碧辉煌的庙宇,香火鼎盛,安详静谧。  庙宇是“文雀”的客殿,诚心敬佛之人无需邀请也可到达,自由往来。  庙宇之后便是那人人向往却鲜为得见的“殳阁”,它是“文雀”的核心、主阁;或者说,它才算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文雀”。  没有人知道甚至是见过“文雀”的主人,这里更像个自由之地,却是非请不能入。所以,庙宇的住持方丈便自然而然地被世人奉为“文雀”的管事人。  ……  青鸾殿,位于殳阁隐蔽之处,暖阁之内,仙风道骨的即墨芷倚靠在窗前,一袭无尘白衣,玉足裸露在外,青丝长发随意散落,她静默地看着远山稀薄的清雾,从她那绝世倾城的容颜之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即墨芷身后洁净的地板上,一年轻小生轻声快速走来,衣带飘飘,却未让鞋底和地板发出任何接触之响,他轻身来到即墨芷身后,微微躬身行礼,略带奶气的声音轻柔沉稳,他说……  “千崖给姑娘道安。姑娘,昭世炉的结果有了。”  即墨芷微微动了动身子,坐起来,依旧背对千崖双手交叠趴到窗台之上,将下巴闲适地搁到手臂上,眨了一下眼,这一眨眼真是顾盼生莲……  她说:“何解?”  声似清泉,气若幽兰……  千崖依旧沉稳轻柔,回了八个字:“天道轮回,阴阳相交。”  即墨芷不耐烦地眨了一下眼,“说人话。”  千崖面不改色,道:“姑娘怕是走不了了。”  即墨芷扭头看他,他不动声色地保持着一直以来的姿势,眼神自然而然地停留在即墨芷榻椅之下的地毯之上……  即墨芷不紧不慢地转过身来坐好,双脚放到地毯上,双手自然地放在两侧的榻椅之上,看向千崖:“怎么说?”  千崖道:“师父说,昭世炉的名单上,有您的名字。”  即墨芷顿时皱眉……  她在思索,这是为何?然而这是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疑惑……  千崖道:“姑娘您看,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师父的意思是……”他有意省去接下来的话语,顺便等候即墨芷答复……  疑惑在即墨芷之处仅维持了片刻,随即消散,这是她无所谓的事情,既来之,便对之,她向来是云淡风轻之态,疲于对未知的事情费神,懒于对未发生之事担忧,于是说:“好,我留下。”  千崖微微一笑,颔首离去。  即墨芷看千崖走没了影,抬手伸了个懒腰,起身换装去了。  一天前……  晨起后……  即墨芷一身飘逸白衣立于桃花树下,繁花还未落尽,她微微仰头,看这一树春色无奈却也安详地缓慢飘落……  惹人怜,落香安得美人眷?  无心恼,春光秋色两相恋。  “姑娘……”身后女童细声轻唤,“晨早露水重,姑娘多添衣。”  即墨芷微微一笑,转身看她……  女童豆蔻年华,宛若新生青竹,一身白衣道装简单清爽,甚是惹人怜爱……  即墨芷微笑言语:“青竹,一年一度的昭世收编快到了吧?”  “嗯。”青竹点头,“听长老们说,就在今天,名单应该快出来了。”  “今年……不会又是幌子吧?”  青竹微微动了动身子,掩饰内心的不安,较之刚才,语气稍微细弱:“不会的,师兄们说,今年一定会有了。”  即墨芷一笑,转回身去,仰头看向桃花……  青竹越发不安,她明显感觉到即墨芷的不以为然,看向即墨芷道:“今年一定会有的!”  即墨芷依旧笑着,缓缓道:“你别急啊……”  青竹顿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不由自主地收回了眼神……  “你对我这个外人担忧什么?”  青竹的头又低了些……  “我无所谓的。都一百年了,人们也都习惯了吧……”  “可是……”青竹

欲维护自家荣誉,却又无从辩驳……  即墨芷感受到了青竹的急迫,转身看她:“你急了?”  青竹更是着急……  即墨芷一笑,走向她,在她面前站定脚,道:“你师父怎么教你的?”  青竹顿时觉悟!  “他人之态,怎可扰乱自身?”  青竹顿觉惭愧……  “殳阁之事,纵然世人如何议谈,也切不可为之所侵扰。你方才却为了我的一个反应,如此慌乱失了分寸欲与之劝辨,看来,清虚子没有把你教好啊……”  青竹吓得“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即墨芷崩溃地一闭眼:“又跪?”  “姑娘见谅……”青竹迫不及待地开口,“青竹犯错,与师父无关!姑娘切莫怪罪!”  即墨芷无奈一叹:“我什么时候怪你了?”  “呃……”青竹慌乱……  “我跟你说啊……”即墨芷俯身凑近她,“你现在还小,对我跪一跪呢也还可以,但是你身为殳阁弟子,清虚子之徒,不要随便见人就跪,知道吗?”  青竹赶紧点头……  即墨芷立直身子:“那还不起来?”  青竹赶紧站了起来,低着头不说话……  即墨芷无奈地摇了摇头,迈步走出:“我去看看清虚子……”  “姑娘!”青竹吓得叫住她,欲跪又不敢跪,急得跺了跺脚,“请姑娘不要把刚才的事告诉师父!”  “啧啧啧……”即墨芷停住脚无奈地咂嘴,“看看清虚子都把你们教成什么了?”然后扭头看她,“放心吧,不说!我就是去找他下棋,你玩去吧,啊!”  青竹心有余悸地点了点头,那表情,断定了此刻不点头就是不礼貌。  即墨芷无奈地一笑,转身走了。  青山灵雾,香灯古阁……  即墨芷来到清虚子的暖阁,门口的侍徒恭敬颔首:“仙子。”  即墨芷微笑着随意地点了下头:“我来找清虚子。”  “仙子稍候。”侍徒进门去了……  即墨芷略显无聊地随意看了看四周,在门口的廊台上坐下来,头靠着廊柱无声等候……  过了一会儿侍徒出来请进了即墨芷……  即墨芷进门,绕了一段空幽曲折的小路,来到暖阁前,檀香迎面而至……  暖阁内的清虚子早已恭候,他一身白衣,鹤发童颜,英姿挺拔,由内而外的从容淡定,虽为耋耄之年,却未显半点衰老之感,亦是一身的仙风道骨。他见即墨芷走来,忙拱手前迎:“仙子。”  即墨芷笑迎:“你忙吗?”  “不忙,仙子请坐。”  暖阁中央,茶点棋盘已摆设齐全,二人对立而坐,清虚子为即墨芷倒茶……  相较于清虚子的规矩席坐,即墨芷则是随意坐下,道:“我听青竹说,今年,昭世炉会有名单了?”  清虚子倒好茶,略微深呼吸了一口气,道:“昭世炉内灵火复燃,若不出意外,今日之内,最迟明日,便会有名单现世。”  即墨芷喝了一口茶,放下后不紧不慢道:“不是我不相信你啊,这昭世炉在上次名单之后已隔百年,你能确定吗?”  清虚子也依旧不紧不慢道:“文雀一年一度昭世名单从未间断,可不知为何自上次后突然百年中断,直到现在我们也未得其所因,好在如今灵火重燃,希望从此返回正轨……”  即墨芷拿起棋盒里的黑子放了一颗在棋盘上:“这炉子是女娲补天时从天上掉下来的,掉落此地就从未挪动过位置,随那炉子一同掉落的补天灵石修炼成仙,在此处创立文雀。你们这个开天祖师的传说,你们自己信吗?”  清虚子颇感讶异地望向即墨芷:“为何不信?”  即墨芷怕他较了真而劝辨,忙胡乱地点了点头,可这并没有糊弄过去,清虚子果然认真道:“仙子这番言辞,是何见解?”  即墨芷顿时心内一阵崩溃……这老头的敏感神经啊……  “何况仙子所言差矣,这是事实,何来‘传说’一词?难不成仙子对此事持怀疑心态?”  即墨芷真是十分崩溃,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怀疑什么呀!我这就是随便一说,你这人老了神经也敏感了是不是?闲聊知道吗?闲聊!你整天绷着个神经不累啊?放松一下行不行?放松……”  清虚子松下一口气,微微嗔怪道:“怎可开祖师爷的玩笑?别人不知,难道仙子还不知吗?”  即墨芷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无奈道:“你翅膀硬了,你现在是要教训我吗?”  清虚子道:“清虚不敢,仙子恕罪。”  即墨芷再次崩溃地一眨眼嘀咕:“罪个屁啊……”  清虚子指中的白子掉在了棋盘上!他忙捡起来……  即墨芷看着他:“动不动一口一个罪一口一个恕的!我跟你说过你一把年纪了不要随便跟我道歉啊什么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个没教养的地痞流氓呢!”  清虚子咽了咽口水……  即墨芷无奈道:“你这里真是越来越不好玩了!连个开玩笑的人都没有!一帮老头沉闷也就罢了,你看看殳阁那些年轻的弟子,被你们教得小小年纪就小心翼翼的,一点活力都没有!一片死气沉沉……”  “这可是清修之所,若非如此静谧,仙子怎生呆得住?”  一句话噎得即墨芷无言以对,只能瞅着清虚子……  清虚子装作没看见,故作认真下棋,扯开话题道:“仙子暖阁内的檀香用完了吗?茶水是否还入得口?”说完暗自好笑。  即墨芷白了他一眼继续下棋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