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现代都市 > 给我一个女朋友

正文 拜见岳母大人

书名:给我一个女朋友 作者:两点水 本章字数:9483

更新时间:2019年11月13日 12:26


  “你还真去了啊!”张仕林当然是有些震惊,按照他的理想,他的思维,丈母娘老丈人这种关系那可是相当严肃,严肃的不能够再严肃,那简直就是应该像奴才见了大臣似的。也不知道是因为他现在的酒喝多了,还是因为他确实是善于浮想联翩,或许是现在古装剧真的对人民的影响力确实是挺大的。  在张仕林的脑子里倒是像演出电视剧一样,当时便是上演了一副标准的女婿拜见老丈人的镜头,只不过是出现在了古代而已,也就是人们经常说的那种所谓的驸马爷拜见皇上一样。在那富丽堂皇的宫殿之中,老丈人身穿龙袍端坐在龙椅上。  这女婿便是如同大臣一样来到皇上面前数米的地方然后行了三跪九叩之礼,“小婿拜见岳父大人!”  但是现实版的却是王晓杰坐在老丈人的副驾驶上,倒是挺毕恭毕敬的,这个老丈人似乎是为了缓解这紧张的气氛,也是笑了笑:“晓杰啊,你这家是哪的?我怎么听晓天说,你是海归呢?”  “哦,叔叔,其实咱们都是北州的,我那个海归也算不了海归,也就是从蒙古国回来的。”王晓杰笑着回答,但是这种紧张的氛围必然是让人有些接受不了,其实可以很清楚的想象的出来本来就是这么回事儿,没有谁能够就是在这种环境下淡定自若。  郭局长一边把着方向盘,一边笑着对王晓杰说道:“晓杰啊,你也不能够这么说,那海归并不一定是从大海那边归来的,只要是从海外回来的,其实那都是海归。”  王晓杰听了之后当然是心里很高兴,但是不得不说王晓杰其实还真是有些意思,平日里倒是把自己的海归作风说的是很厉害,但是真正到了这有人夸赞自己的海归作风时候,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倒也不是他这个人天生的贱骨头,只不过这种环境下其实还真是挺吓人的。  原本是自己只能够是在电视里才能够看到的那么大的官,现在自己竟然是坐在了他的车上,这也就不算什么了,紧张倒是有的,尤其是王晓杰这种,不单单是他,咱们很多的人平时没有什么事儿的话,估计应该是很难见到这么大的官,好歹那可是和副市长一个级别了。更何况这个副市长竟然都快是自己的老丈人了,而且最为可怕的是,这个老丈人似乎是根本就不喜欢自己。  “叔叔,你怎么今天突然来了,晓天呢?”王晓杰在车里憋了半天才是憋出这么句话来,其实他可是很担心,也是很害怕,但是他总是觉得如果说自己一言不发的话,那还是显得自己太不够意思了。为了缓解这种尴尬王晓杰其实还是把自己心中的疑惑给说了出来。  “我正好是有事儿到这儿来,今天把事儿办完了这不就正好来这儿看看你们,晓天和她妈妈出去逛街去了,正好我有点儿事儿想着和你说说。”王晓杰其实觉得这个郭局长可是没有任何一点儿官僚的作风,按照以往对于官员们的理解,这么大的官那一定就是厉害的不得了,说话啥的肯定是厉害多了,但是没有想到的是郭局长说的这么说的话,那其实都是在笑着说的,这让王晓杰觉得挺意外的。  不过这倒是丝毫没有让他放松,他的脑子之中似乎是有着男人的预感,这种预感似乎是挺准确的,他似乎也是看到了自己可能将和郭晓天分手的未来。  “晓杰啊,你爸爸妈妈是做什么的?”郭局长还是微笑着说道。这似乎是所有的大人都会问到的事情,郭局长虽然是官,但他也是一名父亲。  “哦,我爸爸妈妈都是做生意的。”  “什么生意啊?在北州吗?”  “不,我爸爸是做贸易的,没有在北州,只不过我们老家是北州的,不过我妈妈是在咱们北州做生意,做的是建材生意。”  “哦,建材生意,是在河东区吗?还是昌辉县啊!”  “不,在昌辉县,当然在河东区也是门市的,哎叔叔你怎么知道?”  这似乎是提起来王晓杰的兴趣,郭局长笑着说:“你不知道叔叔就是工商局长吗?如果说连这点儿事都不知道那还怎么当局长啊,赶紧着让组织换人得了你说是吧!”  王晓杰没有说什么,只是呵呵的笑了笑,郭局长接着说:“昌辉县的建材确实是咱们北州的重要经济支柱,咱们北州市的经济其实昌辉确实是给咱们贡献了不少,不过这是这些年昌辉才是发展起来的,在早之前昌辉的炼钢厂其实不少,昌辉的发展其实靠的也就是那些钢铁冶炼,不过这些年昌辉县的环境发展挺不好的,为这件事儿其实领导们在开会的时候没有批评昌辉县。”  “其实叔叔我爸爸之前就是开着个小钢厂的。”  “哦?那为什么又去干贸易了呢?不过这个钢厂和贸易都是有着一定的风险的,有时候贸易的风险大点儿罢了。”  “就是因为那个钢厂现在的利润不怎么样,而且这些年国家对于这种企业管控的特别严,所以说这才干起来贸易,不过这贸易还是和钢铁有关的。”  “哦?”  “这样的,我爸爸其实做的是出口贸易,主要就是蒙古国的钢铁冶炼业然后这么着从那边进口过来一些矿石或者是一些的粗钢,然后再从咱们这边出口一些机械有时候也走一些小宗的货物。”  这倒是俩人的共同语言了,这个人只要是有了所谓的共同语言其实就可以不用担心那些所谓的无话可说了,也就不用担心这种所谓的尴尬了。  “那你爸爸的企业应该是做的够大的啊?”  “我爸爸那企业其实做的并不是很大,只不过是和我伯伯一起做的,他也就是和给他帮帮的差不多,不过现在的贸易也不是很好做,也就算是勉强度日吧。”王晓杰感叹地说道。不过这个郭局长似乎是感同身受似的,他也是感慨着说道:“是啊,这些年经济确实是有些过热了,不过像你爸爸他们那种企业应该是受到的牵连应该算是小的多了,毕竟蒙古国比较小而且就这么说吧,现在这么看来的话呢确实是蒙古国的经贸其实主要是中国和俄罗斯。当然不得不说咱们国家的这种经济转型确实是应该进行下去,如果一旦停止的话,那咱们这么说吧,虽然说是这种高耗能企业对于咱们国家的经济确实是有着一定的推动作用,但是如果说长此以往的话,那咱们国家的损耗,无论是对国家实体经济,还是对于这种环境的污染其实都是挺大的,所以说这种改革这种转型是要长期坚持下去的,当然也不能的过于快,也要是实事求是,这种后续的工作也是要做好,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治标不治本,而且还有可能引起一系列的问题。”  王晓杰听完了这些话之后突然间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上了政治课一样,但是他觉得这个未来的老丈人,说的确实是挺对的,他的这些话确实是在电视上,网络上不止一次的听到过,但是今天才是真正的面对面的听到了。  “是啊,您说的确实是这样,我觉得咱们现在的环境也是有些不好了。”王晓杰对于那些高深的经济转型什么的其实也是不是很了解,也就那么一说。“不过你妈妈他们那个建材市场这些年其实倒是应该有着挺大的发展的,毕竟这些年房地产发展势头不错,一定程度上来说那其实都是有些发展过热了,但是这确实是对建材市场有着很大的需求,而且咱们北州的建材市场其实那在全国都是有名的。”  这领导就是领导,这说话的语气那其实就是和一般人不一样,王晓杰这才知道为什么郭晓天的成绩还是各方面都是那么优秀了,有这样的父亲熏陶,还有那种母亲的教育,如在这种情况下那都不能够学好的话,那简直是太不可能了。说出去都没有人信,这么说完了之后王晓杰觉得自己的老丈人真的是好了不起啊。  “当年我还是在昌辉当过副县长呢,那时候其实我就是主抓工业的,当时我其实觉得昌辉县的钢厂确实是能够让昌辉的老百姓富起来,但是这早晚还是要改变这种经济方式,如果说不加以调整的话,那其实还是会遇到很多的问题,不过那时候我还是没有注意到这些问题,即便是注意到了也不能够改变,毕竟那时候的咱们的经济其实还是要靠这种这些的,你说是吧,要不然昌辉县山多可耕地太少了,老百姓们都没有饭吃了,那如果说是这样的话,那咱们还是要实事求是你说是吧!”  王晓杰现在怎么突然间觉得自己是又多了一个偶像呢,一般的时候他从来都是不喜欢这些所谓的政治课,但是他还是觉得郭局长说的实在是太有道理了,难道因为这是他的老丈人?  “等会儿,晓杰,你是不是喝高了,你说说你这刚刚是说的你那老丈人和你的岳母大人的婚事,你说说你怎么现在又开始说起来了,你老丈人给你解读的这些经济政策了。你这说了半天是瞎说呢,还是真有这么回事儿啊!”张仕林看着这确实喝的有些多的王晓杰说道,因为王晓杰这种所谓的性格还有这所谓的言语,这些事儿,怎么听起来怎么都像是在炫耀,如果说这种所谓的炫耀真的是有用的话,那还是可以,但是现在这么说来说去,还是没有扯到为什么分手啊,有时候其实还真是让王晓杰重新高考一次,他真的是很不适合来这个学校,或许是这个专业,他真的是很适合到那中文系或者是那种什么影视学院,这家伙简直是太能够吹牛了,这几乎都是可以写任何一种题材的小说了。无论是主流的还是非主流的,无论是主旋律的还是这种校园啊,都市啊,还是官场的,其实那都是适合,没有别的什么说的,其实那就是适合这个词语可以形容了。  “晓杰,你说说这都是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是和我扯淡啊,难道说你连我都不相信了吗?当然即便是你之前不信任我,这也就是算了,但是现在咱们俩来说的话,那其实简直就是半斤八两啊,你这是分手了,我也是分手了,我其实是比你还惨呢!”张仕林确实是有些激动,因为他原本是想着和王晓杰谈谈这些伤心的事儿,如果说能够说得好的话,那可能还是能够把自己心里的委屈都倒出来,或许这样来说对他们俩人都是好事儿,但是现在想不到的是,竟然王晓杰到了现在还是这么死要面子。  不过说实在的人嘛其实都是这样,当自己在倒霉的时候,如果说听到了一个比自己还倒霉的人,那其实还有些同情心的。王晓杰听说了张仕林还不如自己当时其实救来了兴奋劲,他笑着说道:“怎么了,林哥,你怎么不如我了,难道说你比我还是倒霉?”  看着王晓杰这份得意的样子,张仕林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不过他确实是觉得现在这么说这些废话没有什么劲,既然是王晓杰现在还不愿意说的话,那其实没有办法了不得不说了,可能是这个小子还真是有着不少的顾虑,如果说是这样的话,那也行,那就自己先说,反正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再说了张仕林看看王晓杰现在这个样子其实还是觉得即便是把这些事儿告诉了他之后又能够怎么样呢,那弄不好这个家伙都不会记得,现在就醉成这个样子了,那一旦是酒醒之后估计也就是忘得差不多了。  这次该张仕林了,他端起面前的那杯伏特加,然后一饮而尽,然后便是侃侃而谈他的恋爱经历。“你说你这是让我从何说起呢,我这都是没有办法说啊。”  王晓杰笑着说道:“怎么了,林哥,难道说你也不知道怎么说了,还是不好意思说了?如果说实在是不好意思说,或者是怕我给说出去了,那咱们就这么着吧,你就和我似的,编一个得了,是吧,反正我也不是你们的当事人,林哥你说是吧!”  这可真是酒后吐真言啊,没有想到这一杯酒下肚了之后王晓杰还真的就把自己的那些藏在独子里的话给说了出来了,张仕林这才明白原本王晓杰这还真是怕丢人啊。他笑着说道:“你看王晓杰,这就是你不够意思了吧,你这还是担心我说出去啊,你看看你可真是够不实在的。”  听了张仕林这种所谓的指责之后王晓杰其实便是觉得有些诧异,其实他早就有些糊涂了,他哪里会记得自己的那些酒后之言,不过这么一提醒,他倒是觉得可能真是自己这嘴巴刚刚没有听从大脑的指挥似乎还真是说了些不该说的话,但是这转念一想怎么不是自己喝多了,再说了张仕林那个家伙其实喝的也不少,他还不定能够怪罪自己呢。  “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啊!”王晓杰笑着说道,“林哥,你可是不能够诬陷我啊,你这么着,那可是对我的很不尊敬啊!”  王晓杰这话说着就费劲,当然张仕林也没有怎么在意,他仍然是笑着说道:“你说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算了不管你那是怎么回事儿了,反正我是不在乎了,不过我还是要和你说啊,不行啊,我说晓杰,我这不知道从哪开始说,然后说什么

啊!”  “你不说,那我就是来和你说,我来问你来,你来答怎么样?林哥?”王晓杰现在也是五迷三道的了,他这么说那张仕林也就是顺着开始说了。  王晓杰看到了张仕林点了点头,他便是用力的一拍那张桌子,其实这喝酒喝高了的人还真是下手够种的,也似乎是这种大脑似乎是被这酒精给迷惑了一般,王晓杰这么一说倒是让没有吓到张仕林,反而是觉得自己的手怎么这么疼呢。但是他还是没有顾及到那些,他便是继续地说道:“堂下可是那胆大妄为的张仕林!”  听了这话张仕林便是觉得可笑,他笑着说道:“晓杰啊,你这说的也不是啊,你这可是把我给定罪定的打发了,我这怎么到了你这儿便是这胆大包天了呢,你说说我这也没有做出来什么过分的事情啊,让你这么一说怎么就这么邪恶了呢!”  “哦。”听了张仕林的话之后王晓杰倒是愣了愣神然后笑着说道,“嘟,我说你这个胆大包天的王晓杰,不对,我这怎么说起我自己来了,嘟,你这胆大包天的张仕林,你说说你为何要至今还是如此的狡辩啊,你现在还不从实招来,如果说你不这样从实招来那本官可就是要大刑伺候了,哎呀呀呀呀……”  王晓杰这滑稽的表演似乎是还真的是给张仕林弄乐了,他赶紧着说道:“我说晓杰啊,你这是不是想着真的要去当回演员啊,你说说你这不光是编剧的水平忒高了,你这演技也实在是可圈可点了,这要是真的到了这个地儿,那个地儿,你还真的是能够获得一些所谓的什么奖项,比如说……”  张仕林的话还没有说完,没有想到的是王晓杰竟然是就站起来说道:“不玩了,不玩了,林哥你说说你这也是你就配合下呗,你说说这也没有真的给你大刑伺候,你怎么就这么没有表演细胞了呢?”  “好好,行,我那就配合你,不过我配合完了你,你可是要配合我啊!”张仕林义正言辞地说道。不过说听了这话之后有时候还真是的觉得这种所谓的感情还真是有些意思。“行,你放心,我这肯定是要配合你啊,你说说我这不配合你,那你说谁还能够配合你啊,那其实就是我配合你了!”  “行啊,那你就开始吧!”  “嘟,我说你这色胆包天的张仕林你竟然是如此的行事,你怎么不说说你这如今的样子呢,你说说你这是该当何罪!”  “大人啊,小人着实的冤枉啊,大人还望您明察啊!”  “让老夫明察倒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你这可是要必须的配合啊,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你便是说出大天来,我这也是没有办法明察你啊!”  “不知道大人让小人如何配合啊!”  “那你便是将你二人的故事从头说来。”  也就是在他们俩人正在这么戏剧性的说话的时候,这时候其实李子琪可是正在做着自己的春秋大梦呢,李子琪的家里殷实的家底儿确实是能够支撑着这个小子在这儿的这些开销。当然那些女孩儿其实还真是挺喜欢这个帅哥的,当然不完全是因为她的钱,更主要的是她各方面其实都很优秀。  原本着何琳琳其实会以为李子琪会来西双版纳找自己的,没有想到她真的是失算了,失望的何琳琳似乎是觉得整个世界都抛弃了自己一样,尽管这西双版纳的天是蓝色的,但是她心中的阴霾似乎是遮掩了这座祖国西南的边陲,即便是在这个四季如春的城市里,何琳琳还是觉得自己的心里似乎是刮着刺骨的寒风,她更是觉得如果说没有了李子琪的日子里这些所谓的生活怎么就那么的无聊,西双版纳确实是自己心中理想的度假地,曾几何时自己是多么希望在这里穿上洁白的婚纱,嫁给心爱的李子琪,但是这些计划渐渐地随着这种李子琪的没有任何回信而变得这么没有任何的可靠因素,似乎是能够支撑着自己梦想的支柱真的是距离倒塌不远了。  何琳琳其实还是很生气的,他想着是自己不能够就这么轻易的放过李子琪,他想着是自己在这座距离李子琪几千里之外的城市之中通过玩乐消遣来排解自己心中的苦闷,常言道女人的心情嘛,三分天注定,七分靠shopping(购物)。但是这西双版纳的购物似乎是根本就不能够让她觉得任何一点儿的快乐。  最终她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是给子琪打个电话了,不过这个电话不打还好,因为这个电话她原本的行程可是就彻底改变了。  随着几声滴滴的声响之后便是从电话的那头传来的女孩儿的声音,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何琳琳什么话也没有说便是将电话给挂了,随着电话挂断的那一刻,他知道听和李子琪的爱情也就是这样的挂断了。  谁都是能够把决心很轻易的下了,但是没有几个人真的是能够把这种所谓的决心彻底的执行下去,并不是说每个人都是有着那种一定要怎么怎么样的心里,至少何琳琳这个女孩儿是没有这样的勇气,尽管是说她还是真的有些埋怨李子琪,但是李子琪毕竟是太优秀了有时候不得不说这种所谓的优秀其实还真是让她难以忘怀,就像是那些男孩儿很难以拒绝一个美女一样,很多的人,哪怕是那些所谓的一直是标榜着清高无上的那些所谓的富二代们,那其实都不会拒绝一个不是任何的一人让他们不满意的人一样,何琳琳虽然是很优秀,而且她那种条件的其实是并不缺男朋友的,如果说她愿意的话,那男朋友可是能够排队的,但是古人说的好,这曾经沧海难为水,毕竟是像李子琪这种在各方面都是有着优秀甚至说是很优秀的标准。  “不行我倒是要看看李子琪到底是在做些什么!”何琳琳当即通过宾馆给她预定了回去的班机,当天下午其实便是有一架飞机,何琳琳打车到了飞机场,按理说她这也是够累的了,无论是从身体上还是从心里上,但是不得不说他这种累似乎是并没有让他进入到了梦乡,她现在想的就是自己能够回到李子琪的身边,到底是要看看他现在究竟是在干什么,虽然说她的心里确实是在怨恨着李子琪但是毕竟这些天的交往,李子琪毕竟是在自己的心里深深的扎下了根甚至是不能够,她现在其实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能够在往这种所谓的爱情里给站起来,有时候这确实是挺讽刺的,当初确实是自己对李子琪爱的死去活来,李子琪确实是没有怎么向自己表白,也就是那么意思了意思,但是即便是这样自己还是很爱他,有时候不得不说一个女孩儿如果说真的是爱上了一个人,那么她的心里或许是只有这个人了,再也没有给别人的位置了,何琳琳的心里现在也确实就是光李子琪了,她现在开始后悔了,后悔这么做了,因为她确实是太爱李子琪了,如果说是因为自己的这种不信任或者说是自己的小性子让自己失去了子琪,那其实自己还真的是接受不了。  现在她坐在飞机上,他不禁地开始琢磨着这种所谓考验是不是真的有意义,如果说是真的可能的话,她真的是愿意在李子琪的身边,无论他是不是那么百分之百的爱自己,那自己情愿是这么浑浑噩噩地过下去。但是眼看着李子琪可能是连这种浑浑噩噩过下去的机会都不给自己了,有时候不得不说这种所谓的生活其实还真的是停让人觉得不知所措的,不管是不是曾经的深爱,但是一旦这么分手了,那可能以后还就真的会后悔,他现在真的是在考虑着自己是不是太傻了。  “子琪,我爱你,即便是你不在爱我了!只要是你能够在我身边,我什么都愿意,真的,我甚至是愿意和别的女人来分享你!”何琳琳现在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或许是她真的太爱李子琪了,以至于都可以接受和别的女人分享这种爱了,她知道李子琪的优秀肯定是不会因为自己的好而让别人无法得到李子琪了。  或许是因为李子琪实在是太优秀了,很多人很多的女孩子都会是能够接受这种所谓的分享,何琳琳其实在现在已经是没有了这种所谓的生气,倒是她觉得如果说能够有李子琪这种男朋友倒是自己的福气了,能够有那么多的女孩儿喜欢李子琪倒是能够证明一点儿自己是幸福的,自己的男朋友是让人羡慕的。有时候求全责备是那么的不应该说,但是有时候还真的就是这样了,自己的男朋友那么优秀,自己还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呢,即便是他真的没有百分之百的把心思都用在了自己的身上,至少是自己还是拥有着他的,但是这冷不丁的这么一弄这俩人倒也是觉得了几分的委屈了,出去的时候自己的手其实是可以挽在他的胳膊上,但是现在这一切似乎是都那么的不清楚了,而且如果说弄不好的话这一切似乎是都要成为了泡影,这么说了之后其实何琳琳还是越想越担心。  她下来飞机之后根本就没有考虑打车到底是花多少钱,现在这么看来这些所谓的城市公交系统已经是停止了不少,地铁已经在两个小时之前就停止了。公交车其实也就是一个小时前逐渐地开到了各自的停车场,也就是那稀稀疏疏的出租车还是在叫喊着乘客,以期盼是能够找来更多的生意。  这个城市并不是像北京上海那种大都市似的,他确实是存在着很多的拼车现象,但是何琳琳潇洒地走下了飞机之后便是赶紧着走上了一辆在这个城市里比较高级的出租车上。那个司机其实是很想着让这个女孩儿拼车回去。  “小妹,你等我一会儿,也就是几分钟,我再拉个,然后这么着你也便宜,我也……”还没有等着这个出租车司机把话给说完了何琳琳便是很霸气地说道:“怎么了,难道你还怕我付不起你车前,快走!”  出租车司机看了看这个穿着便是不一般,但是确实是显得有些温柔的女孩儿,他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么厉害。他看着何琳琳从自己的那个迪奥的挎包里拿出来了三百块钱扔到了他面前,他便是笑着说道:“小妹,其实我并没有别的意思,我是觉得那样一来,你不是也可以省钱吗?”  他的这种盛情似乎是何琳琳根本就不买账,何琳琳用她那戴着美瞳地双眼恶狠狠地看了看这个出租车司机说:“大哥,我现在很着急,如果说我老公有时间的话,我一定不会是坐您的车的,如果说你现在不想着走的话,那我就去找别人了!”  “别别啊小妹,咱们这就走。”说着他便是把这辆车给打着了火,一脚油门便是开走了。其实在这个出租车司机看来,这个穿着打底裤超短裙的女孩儿,虽然是画着挺浓的妆,但是这么看来的话也不像是结婚的女人啊,不过他又转念一想现在这女孩儿倒是开放多了,也就是说这个所谓的老公的称谓或许也并不是那么严肃了。  但是这个尽管说是染发的女孩儿是有些前卫,上身的T恤还是能够依稀能够看出来这个女孩儿的热情,但是这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傍大款的主儿啊,因为那些傍着大款的女孩儿其实自己还是见到过不少的,因为毕竟自己是开着这种高级的出租车的。  在这个城市里其实是有着几款不同的出租车,他既是有着一般城市里的那种捷达,伊兰特,什么的,当然还是有些国产的比亚迪,奇瑞,当然还是有些中高档的皇冠,帕萨特,这个城市里其实还是有着自己的特色出租车,那就是奥迪。  当然这种车的价格确实是要比一般的出租车要贵,但是还是吸引了许多的人光顾,这确实是这个城市的特色,开这种车的司机其实也是经过了严格挑选的,一定程度上这个车的司机其实还是人品还有各方面都过硬的人。当然这个车的价格也是要比普通的车确实是要贵大约一倍左右,这个司机师傅其实倒是见惯了那些所谓的不正常的关系的人,但是这个女孩儿怎么也是不像啊。  “小妹,你这是去哪啊?”  “金泰嘉园。”  “嗯,这是刚下飞机啊。”这个司机师傅其实是好意,他就是想着和这个小姑娘乘客说说话,这也是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不过何琳琳似乎是并不愿意搭理他。  “嗯,师傅,我能不能麻烦您快点儿!”何琳琳虽然说是有些不耐烦,但是她现在的心思可是都在李子琪的身上,现在当然是想着赶紧着见到李子琪看看他究竟是在干什么,他现在的心里可是全部都在了李子琪那儿,他现在已经是百感交集了,她不知道现在到了李子琪面前应该怎么回答他,但是不得不说现在他真的是恨不得飞到了李子琪的身边,这些其实并不是说说,她真的是想着这么做,她真的是恨不得让这辆奥迪车插上翅膀,但是没有办法的是这个车已经是到了他的极限了。  何琳琳没有注意到现在的脉速表已经是到了一百二十公里,如果说那是一般的那种小型车或者是紧凑车,现在可能都已经是发飘了,但是她似乎还是有些不满意,司机师傅只当是她有着什么急事儿便没有告诉她其实她这是在高速上。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