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仙侠情缘 > 狐如不爱

正文 第二十章 一蓑烟雨任平生(二)

书名:狐如不爱 作者:宝兄荒陌 本章字数:3331

更新时间:2019年11月22日 13:08


  一骑尘,桃夭阁。  “我刚回到王城,就被囚禁了。”弥夜终是改回了自称,也好像是放下了什么似的又为自己斟上了一杯酒,“暗无天日,什么都没有,直到有一天,我收到了一只传音鸟……”  “是善卿。”卫蒙尘瞧着他拿酒壶的手,想要阻止却最终作罢。  “是的,是善卿。”弥夜瞧了他一眼,“善卿说,他被困在了卫家庄中,好不容易放出了这只传音鸟给我,告诉我卫家庄已经被卫澜轻侵占,她说你是叛徒,已被逐出卫家庄。善卿让我找你,找你去救卫家庄……”  “但是我被囚禁着,我送出的传音鸟都有如石沉大海。我不知道你在哪里,我很担心……”弥夜的声音微微颤着,开始带着几分恨意。  “于是你弑父夺位?”卫蒙尘轻叹了一口气,“弥夜,你错了。”  “什么?”弥夜猛地抬起头,眸中几分探究几分不甘。  “你有没有想过,若是善卿只能传出一只传音鸟,为什么不给我而给你?”卫蒙尘蹙起眉尖,有些无奈地笑了,“我没有收到过一只传音鸟,我对这里一无所知。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父王要召回你,囚禁你?为什么……给你机会杀了他?”  弥夜一怔:“你是说……”他突然想起那个男人死在自己的长剑下时,脸上也是无奈的笑容,好像说了孤欠你一件事。他一直以为是自幼将他抛弃的事,可没有想到,竟是这件事。  “若是没有纪姨,你今日便闯下大祸了。”卫蒙尘声音微微严厉起来,“那人便是知道你与善卿兄弟情深,知道你性格莽撞,这才选了你。能做到这一点的,一定不只是卫澜轻,她背后还有一个人,可惜我们现在暂时还捉不到……”  弥夜有些懊恼地捏紧了酒壶,却听见纪姨哈哈笑起来:“听见没,要谢谢纪姨我,还不给纪姨我敬一杯酒?”  弥夜尴尬地笑笑,赔罪一般为纪姨斟上酒,又将卫蒙尘的酒杯倒满,这才端起自己的酒杯:“今日是弥夜的错,弥夜便向各位请罪,还望各位原谅。”  三人碰了杯,卫蒙尘回头瞧见卫忆风垂眼坐着,好像什么都没有在听的样子,他便笑起来:“所以,善卿可能……不,是一定,善卿一定还活着。”  卫忆风蓦然抬眼,目光中终于透出光来:“哥哥,这是你说的,善卿一定还活着,一定。”  “恩。”卫蒙尘瞧见她从悲伤里脱离出来,颇有些欣慰地点点头。  “好啦好啦,事情说完没有?说完了让上菜哪,想饿死纪姨我啊。”纪言饮尽杯中酒,狠狠将酒杯放在桌上,“好不容易来一趟,真是的,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卫蒙尘笑了,看见了门边挂着的一串银铃,起身,拉响了铃铛。不一会儿,便是开始的四个小丫鬟手中托盘摞得老高,却走得极稳,有条不紊地将所有的菜全摆在了桌上,渐渐摆满了一桌。最后一个菜放下之后,四个小丫鬟一同行礼,转身离开,掩好了房门。  纪言开始闹着要吃,现在菜到了,却突然叹了口气。  “纪姨,怎么了?”卫忆风夹了一筷清烧肚条放在纪言碗里,“先吃些清淡些的吧。”  纪言微微垂下眸:“小尘,你有没有怨纪姨?”  卫蒙尘笑着替她斟上温热的梅子酒:“纪姨说的哪里的话?我们三个人都能拍心口说,纪姨对我们绝对是全心全意的,除了爹娘,谁还比纪姨对我们更好?”  “小尘,其实……纪姨当初发誓再也不回卫家庄,可不是当真想这么久都不来看你们的。”纪言咬了一口肚条,却又放下了筷子,叹了口气,“只是……这些年真的一言难尽。”  “纪姨,什么都别说了。”弥夜用自己的酒杯碰了碰纪言的,“今日一醉尽欢,我们就当我们都还是当初的我们。”  卫蒙尘也随着一口饮尽了杯中温酒,才道:“纪姨,我决定,不回卫家庄了。”  “为什么?”纪言有些惊愕,随后才苦笑一声道,“我以为你很在乎的,你不是为了当初的真相还去了非白谷吗?”  “我在乎的不是卫家庄。”卫蒙尘笑了笑,眸子里淡淡的安定的情绪,“我在乎的不过是当年爹的执着。而现在,答案就在梦山,就在那只狐妖身上,我已经想好了,既是卫澜轻想要卫家庄,那么,就给她好了。”最重要的是,自己的身体表面看不出异样,可实际上已经非常虚弱了,他急需找到那只狐狸,知道当初那件事的真相。  “可是

……”卫忆风有些为难地开口。  “自然,要先救出善卿的。”卫蒙尘笑了,他的笑容一向平稳安和,卫忆风抬头一见便知他知道了自己心中所想,于是赶紧低了眸,害怕泄露什么似的。  纪言满意地笑起来,她知道,这个当初在自己眼里小小的人,如今已是堂堂一家之主,有了自己的威严,她觉得很欣慰,虽然他们不是她的孩子,可毕竟他们都叫她一声姨。  “几位,对幽奴这里的菜还满意吗?”幽奴叩门而入,笑意盈盈。  “掌柜年纪轻轻开得安东城最大的酒楼,自然是无可挑剔的。”卫蒙尘取了一只空杯,斟上一杯温热的梅子酒,“外面冷,掌柜的不如与我们一并喝一杯暖暖身子?”  “那幽奴便恭敬不如从命了。”幽奴莲步轻移,缓缓靠近,接过卫蒙尘手中的酒,长袖轻掩,一口饮尽,轻轻按了按嘴角,“幽奴这里的梅子酒最是受欢迎,想来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今日喝了卫庄主的酒,便也要送卫庄主一份大礼才好。”  “卫某早已不是庄主,掌柜的如此说倒是折煞卫某了。”卫蒙尘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她口中的大礼,不知为何。  幽奴垂眸:“还请卫公子跟幽奴去一处地方,去了卫公子自然便知晓。”卫蒙尘点点头:“也好。”于是起身,准备朝外走。  “等等。”卫忆风也突然站起身,“哥哥,我跟你一起好不好?”  纪言笑嘻嘻地站在了卫忆风身后,望着卫蒙尘。而弥夜也站在了卫忆风身旁:“一起去吧。”  卫蒙尘颇有些为难般看向幽奴,幽奴却不甚在意地笑了:“不过可惜了这一桌菜。几位跟着幽奴去便好,幽奴会让后厨替各位留好的。”  “那就更好了。”纪言笑起来,对着幽奴更多了几分好感。  跟着幽奴穿过了喧闹与拥挤,到了后院。一骑尘的后院较之前厅与雅阁多了几分清幽,朴素至极,细细看时,却是将那奢华敛在内里。  幽奴“吱呀”一声推开一扇门,而后站在一旁,示意跟来的几个人进去看看。卫蒙尘第一个跨进门去,却愣住了,就怔怔地站在门口。  卫忆风有些焦急地凑过来:“怎么了?这……”  卫蒙尘回过神,朝前走着,走到那床榻前。床上躺着的人,赫然便是面色苍白的善卿。卫忆风也跟了过去,心下那瞬间竟分不清是欣喜还是心酸。弥夜站在他们身后,瞧着自小一起长大的人如今昏迷不醒,虽是没有生命危险,却不知要到何时才能醒来,也默默地叹气。  “掌柜的为何要救善卿?”卫蒙尘回过头,看着站在门前的幽奴。  “幽奴瞧见有人对他格外看重,要囚着他。”幽奴掩嘴笑起来,“幽奴偏是喜欢与那人对着干的,于是顺手救了他出来。今日遇见卫公子才知道原来竟是卫公子的朋友。”  “多谢掌柜的。”卫蒙尘转过身端端正正地行了个礼给她,善卿于他而言是师弟,胜过血亲。不管怎样,至少他还活着。自己如今的身体,若真要去卫家庄将他救出来也是要费一番心思的。如今幽奴帮着他做了这事,叫他如何不心存感激?  “卫公子年轻,未来的路还远。”幽奴也心安理得地受了这一礼,而后道,“卫公子如今不过是失了卫家庄而已。幽奴能看出,公子绝非池中之物。幽奴是个商人,商人便是满身铜臭的,公子莫怪。幽奴救了这人,还望公子今后能为幽奴做一件事。”  “但听吩咐。”卫蒙尘应声道。  “小尘,你不是要去梦山么?”纪言瞧着善卿,几年不见,当初的小大人如今也长成了这清俊模样,“弥夜,你不是要会王城么?那,善卿……”  “这位公子就留在幽奴这处修养吧。”幽奴打断了纪言的话,笑容温柔毫无恶意的样子,“幽奴绝不会为难这位公子的。卫公子何时想过来见这问公子便何时过来,幽奴随时欢迎。”  “也好。”卫蒙尘微微眯起眼睛。他知道幽奴这是要留下善卿做质了,只是自己梦山这一行真的不能带上他。想到去洪城时,下落不明的寻琴,他突然暗了眼眸,身边的人一个一个都这样消失了啊。  纪言觉得几分无趣,打了个哈欠:“小尘,既然你们都要走,那我也就不留在这安东城了。”  卫蒙尘有些好笑地看着这个从小带着他玩到大的女子,打趣道:“怎么?纪姨有兴致与我们一并去梦山?”  “我……”纪言抬眼,几分尴尬几分无奈,“我要回妖战。”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