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仙侠情缘 > 狐如不爱

正文 第十九章 一蓑烟雨任平生(一)

书名:狐如不爱 作者:宝兄荒陌 本章字数:3514

更新时间:2019年11月13日 12:46


  一辆马车疾驰在官道上,赶车的男子一袭蓝衣,形容匆忙,却将马车驾驶得无比平稳。车帘微微被风撩开,里面的人微微动了动手指。  “哥……”  那声音轻微得几乎被风声掩埋,可赶车的男子还是停下了马车,眸中带着错愕与惊喜,撩开车帘,便见那蓝色布裙的女子半撑起身体,看着他的眼睛,好像突然安心起来地笑了:“哥……我们要往哪里去?”  卫蒙尘上前扶起卫忆风:“我们回家。我们许久没有回家了对不对?小风想回家吗?”卫忆风点点头:“哥哥的事情办完了吗?”  卫蒙尘微微蹙起眉尖,手指渐渐冰凉:“你……你不记得发生什么事了吗?”  卫忆风微微歪着头:“会发生什么事?不是哥哥去办事情了小风去找哥哥,然后小风不小心睡着了吗?”  卫蒙尘暗暗叹了口气:“是,是这样的。”随之又想起什么,问道:“小风,你还记得你带回的那个女孩,那个颜又暮吗?”  “颜又暮?谁?是我带回来的?”卫忆风有些微苦恼地皱眉,好像什么都记不起。  “好了,我们先回家。你睡醒了便好,一路上看看风景。”卫蒙尘拉起一旁的袍子将她裹起来,“你睡了太久了,别着凉。”  卫忆风点点头,有些歉意地看着卫蒙尘的背影。颜又暮?她真的记不起那是谁,难道是很重要的人?  安东城,卫家庄。  马车靠近的时候,卫蒙尘看见了围住卫家庄的大队士兵,为首的一个身着墨色丝袍,上绣金色龙纹,长发箍起,不怒自威。可那面目却偏偏是熟悉的,曾是带着几分嬉笑的,带着关切的,少年独有的骄傲着的……  “弥夜!”卫蒙尘跳下马车,缓缓走到那高头大马前。弥夜微微垂眸,瞧了他一眼,那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冷漠:“卫庄主,有什么事么?”  卫忆风也撩开车帘跳了下来,走到卫蒙尘身旁:“弥夜?你……不是弥夜吧?”  “恭喜卫庄主将令妹救回。”弥夜看也不看卫忆风,只对着卫蒙尘道,“可是,孤的兄弟,善卿死了,卫庄主可知道?”  什么?!  卫蒙尘怔住了,微微退后一步,而卫忆风亦是不敢置信,仰起头看着弥夜,希望他给出解释。她从来不相信,那个一直微笑着从来待人温和进退有仪的人,那个默默一直在她身边的人,就这样消失了,就是那个像弥夜的人一句话,他就消失了。  “孤今日便要夷平卫家庄,为善卿报仇!”弥夜眼中闪过一丝恨意,拉开弓箭,那弓弦都深深勒进手指,浸出鲜血,可他浑然不觉。  破空之声响起,那长箭狠狠扎进卫家庄的牌匾,牌匾一下子燃烧起来,像是这一刻他的眸,里面的理智全然烧成灰烬。  “呵,不知陛下驾到,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那声音轻盈,带着几分轻视。谁都知道,敬天千越山,罗刹寺,卫家庄,哪一个都可以凌驾于皇权之上。  随着声音而来的,是一袭淡蓝烟拢云袍的卫澜轻,青丝绾作精致的发髻,斜斜插着几支簪子与步摇,本是俗艳至极的颜色,在她身上偏偏显出无限雍容。  “把善卿的尸首交出来,孤能留你全尸。”弥夜恶狠狠的目光割在她面上,可她好像浑然未觉,只是淡淡笑着:“可惜,陛下要的全尸,已经没有了啊。”  话音未落,自她身后走出一个人,竟是同样盛装的卫嫣然,只是她面上却是铁青的,带着狰狞的笑容,口中“嘎嘣嘎嘣”嚼着什么,鲜血顺着嘴角流下来,看起来诡异万分。  弥夜握紧了拳头,狠狠地,他眸中满是狠戾,手高高扬起,身后的军队便如潮水般涌入。  而卫蒙尘与卫忆风就站在一旁,像是无关的旁观者,看着一场戏,看着他们一起生活的家人一般的人将要毁了他们的家。  可是,这个人还是和他们一起生活的那个人吗?  可是,这个家还是他们的家吗?  没有回答,于是他们静静站在那里,看着面前的一切,喧哗好像突然都不见了,只剩下宁静与无措,像是一场默剧。  突然,一道人影穿梭在士兵之间,所有的一切好像都凝固了,在瞬间只剩下了几个人。眉皱的更深的弥夜,心头一震的卫蒙尘,渐渐微笑的卫忆风,后退一步的卫澜轻有些不情愿地扯着卫嫣然。  还有一个,一个女子,一身浅色绯衣,青丝梳作妇人髻,面容原先许是极清秀的,如今添了几分风霜憔悴,却更显得成熟了些,静静立在那里,好像一片坠落的黄叶。  可是她一开口,就全然破坏了形象。  “哎呀小尘小风,好久不见。”她一下子笑起来,一笑起来眼睛就明亮了,“弥夜,你小子不认识我

了么?怎么不叫我姨?以前可是巴巴地等着我给你买糖吃呢。”  弥夜差点儿从马上跌落下来,好不容易维持的威严形象一下子跌落谷底。  “纪姨。”卫澜轻瞧着那人,心下恨得咬牙,面上却还浅浅笑着。  “哎呀你贵姓啊不好意思,人老了就是记不清。”纪言笑嘻嘻地瞥了她一眼,随后扯过卫蒙尘与卫忆风,“来来来,我好不容易来一趟,你们总要请我吃一顿好的才行。”  走出好远了,她才突然回过头:“弥夜?你不要来吗?我们一起宰小尘一顿才好啊哈哈。”  弥夜一头黑线,却只好乖乖下了马,跟了上去。  后面的一群士兵,一群黑线。这一下形象已经不是谷底了,可能是……不好说。  士兵已调转方向回营,卫澜轻站在门前,手捏得很紧,指甲深深嵌在肉里。  “轻儿,怎么了?”  一双手轻轻搭在她的肩头,那个让她恶心的妹妹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她心中深深畏惧的,身后的这个人。  她微微垂眸,随后扬起一个完美的笑:“无事,走吧,我们回去。”  醉里伸手搂着她的腰身,朝着屋里走去,最后深深看了一眼那四个人离开的方向。  安东城最大的酒楼,如今便是幽奴的一骑尘。  刚刚踏进拥挤热闹的大厅,便有小二一脸歉疚地迎上来:“客官,不好意思,我们已经客满了。”  卫蒙尘目光扫过二楼的某个地方,低眉对纪言说:“纪姨,既然已经客满了,我们便去别家吃好不好?”  纪言眉一竖,语气严厉:“怎么可以?纪姨这么久没见到你,你要请纪姨,当然就要请最好的。”  卫忆风瞧见纪言的模样,微微弯了嘴角,却发现笑不出来。弥夜在一旁远远站着,换去了外袍,现在的他却与从前的他再也不同了。  “这句话说的极是。”那声音妩媚婉转,透过喧哗的人群,一如丝绸般滑过耳畔。卫蒙尘抬起头,那是个盛若花开的女子,雪缎长裙,暗纹精致,上覆紫色薄纱,绣着大片的花开,藤蔓枝桠,无不清晰。而她的面容更是举世无双,眸子不笑亦含情,鼻梁如悬玉,唇抹了脂,更显得颜色分明。  “妾身幽奴,一骑尘的掌柜。”幽奴朝着几人盈盈一拜,随即抬眼笑了起来,“不知故人来访,未曾远迎,幽奴失礼。”  周围的人瞧见这一幕都窃窃私语起来,谁都知道一骑尘的掌柜是个倾城倾国的大美人,可见过的人却少之又少,今日他们得以一见,明天又有了谈论时直起腰杆的资本。  “故人?”卫蒙尘瞧见这女子时微微蹙眉,那淡淡飘在空中的香气像是脂粉,像是香囊,却偏偏扰乱了他的嗅觉,“卫某却不知何时见过掌柜?”  “卫庄主贵人事多,自然不记得妾身。”幽奴朝着小二唤道,“来一桌红尘万千,送到桃夭阁。”  小二愣了愣,才应声。要知道桃夭阁是掌柜为自己留的雅阁,一般的人是不能去的,却不知这人是什么来头。听掌柜的叫他卫庄主,难道是……哎呀,不可说。  纪言自然是欢喜万分地跟上了幽奴,卫蒙尘几分无奈地走在纪言后面,身旁是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卫忆风,而最后远远跟着的,是同样心情复杂的弥夜。  桃夭阁在第二层最里面,雕花门很窄小却很精致。幽奴推开门,站在一旁:“请。”  四人一一走入那桃夭阁,方知里面是别有洞天,梨木桌在中央,木椅整齐摆在两侧,一旁有矮桌,上有精致陶制茶具,而最里面则是垂了淡淡的桃色轻纱,隐约可见里面有一架凤尾古琴。  待到四人刚刚坐上木椅,四个凉菜便被四个机灵俏丽的小丫鬟送上来,放下后便行礼离开。幽奴掩上门,转身道:“原是卫小姐不记得妾身了,那不知,卫小姐还记得颜又暮吗?”  卫忆风被点到名,愣住了,微微摇头。为什么都要问她记得颜又暮吗?那难道真的是很重要的人?可是自己为什么偏偏不记得。  “妾身明白了。”幽奴朝着她悠悠一笑,“几位慢用,妾身还有事,便不作陪了。”  “掌柜请便。”卫蒙尘朝着她微微示意。  幽奴离开了,可卫忆风的眉头却没有舒开。  “她怎么了?”弥夜瞧着,终是不忍,偏生装的声音冷淡地开了口。  “先不说这个。”卫蒙尘站起身,朝着弥夜走过去,“那天在柳香城你们离开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不是回了王城吗?为什么会到安东?军队和帝位,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你最关心的,不是善卿的事吗?为什么不直问?”弥夜叹了口气,坐下来,自斟自饮了一杯冷酒。酒入腹中,是冷的,是暖的。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