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仙侠情缘 > 狐如不爱

正文 第十五章 一镜湿云青未了(二)

书名:狐如不爱 作者:宝兄荒陌 本章字数:3409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3:38


  第八层很安静,这安静不是血池旁的诡异,亦不是第四层的荒凉,而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平静安详,好像夕阳下的光辉淡淡晕染在雕花的窗上,浅浅的痕,缓缓的时光。  可是这里没有夕阳,没有雕窗,有的只是时光流逝,年复一年,缓缓老去。  昏暗,毫无光亮。他们默默立在台阶最上面一层,亦没有出声。突然有什么东西袭来,疾如风,瞬间便至眼前。卫蒙尘抬手接下,是一只打磨光亮的石子,上面有个小小的凸起。  “迟诺,怎么了?”  那声音温柔安静,好像溪流一般安抚人心。虽是有了问句,可是没有人回答,黑暗中只听见“吧嗒”一声,像是硬物相击。  “是有客人来了吧?怎么不掌灯?”那刚刚出声的女子又道,声音分明带着微微笑意,明明不是特别迷人的声音,可是偏偏令人心生好感。  “哧——”  火折子亮起,点亮了仅有的油灯。他们终于看清,在那昏暗的角落坐着一名荆钗布裙的女子,她静静坐在那里,青丝委地,蜿蜒如溪。她的面容从前许是姣好的,可偏偏现在生满溃烂的脓疮,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味。但她面上的表情是如此平静,甚至在她溃烂的嘴角还带着笑,那笑安逸而满足,教人看着竟心生歆羡。她纤长白皙的指尖夹着一颗石子,在桌上摸索许久,终是落下。  “啪嗒”。  与方才的声音一样。  而与她对坐的男子,面上尽是刚毅之色,眉宇间几分英气傲然,唇紧抿,手中石子跟着落下,而后瞧着对面的女子,余光却瞥着旁边那些不相干的人,像是在怪他们扰了自己与这女子之间的平静。  “迟诺,不好好下棋,又在琢磨什么劲儿?”那女子微嗔,伸手去拍男子的头。男子却也不躲,反而将脑袋放在她能打到的地方,挨了一下,那冷凝的唇角竟有了笑意。  “好奇怪。”颜又暮见了,嘟囔出声。  “姑娘,可是有什么疑问?”那女子站起身,朝着众人走过来。男子一见,赶紧拿起一旁的那副铁质双拐,急速“走”到女子身旁,众人这才瞧见,那男子的双腿是生生拖在地上的,在地上刺啦出一阵声响。  “我听说……你们是人族?”早便听卫蒙尘说过第五层与第八层均为人族,可瞧见这女子的模样,颜又暮还是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  女子却笑了,不甚在意的模样:“是的,我们是人族。几位好不容易来到这里,我们也上百年没有见过生人,不如坐下聊一聊?”  男子警惕地看着众人。女子没有回头,拍了拍他的手,他这才收敛起些许的敌意,一根丝线飞来缠住了女子的袖角,而后牵着女子向那石榻旁移去。  众人虽是疑惑,却也都跟着二人到了石榻旁。那石榻旁有大大小小的石头,均被打磨得光滑如镜。男子示意众人坐下,随后才随着女子坐下。  “不好意思,萧娘眼睛不好,迟诺又不良于行,若是有招待不周之处,还望诸位谅解。”唤迟诺取来一壶酒,名唤萧娘的女子为众人一一斟上,“这是百年前我们进来时偷偷带的,百年间已留不下多少,好在迟诺有驻留之术,这才将这酒留下了。”  那浓烈的酒香一下子弥漫开来,便只是闻闻也能醉倒。萧娘的声音平静安和,带着微微笑意,好像对现在暗无天日的生活无比满足。可是她那么平静地说出自己眼睛的事情,就像是在说另一个人,让众人都微微一怔。这个女子不仅失去了容貌和自由,还失去了眼睛。  饮下烈酒,身上都微微发热起来。萧娘再为众人斟上一杯,而后对迟诺道:“迟诺,今日的棋便下到此处吧,明日我再与你下棋。”迟诺点点头,将那桌上的石子一一收起来。破月霜瞧见,那石子有的有一点凸起,有的有一点凹下,显然是因为萧娘眼睛不好而做了改动。  “我知道来这里的人都有很多事情要问。”萧娘眼睛里虽是没有光彩,可那眸子偏偏像装了一整个天下,太安静,“如各位所见,萧娘看不见,还生着骇人的脓疮。迟诺也是行动不便,不能说话。我们活着,活了一百多年,我们是活了一百多年,被关在这阴暗角落的怪物……”  这话本是哀怨的,可是由她说来,却如同陈述着花的形状一般安静,没有起伏,好像根本就不在意一般。  “而我们这样的怪物,本来不止我们两个。”萧娘笑起来很温柔,可是在那些散发着恶臭的脓疮中显得几分狰狞可怖,“可惜,其他的人,都死了。万幸啊,我们还活着,是不是,迟诺?”  她向着迟

诺说话,迟诺瞧着她的模样,眼中化出许多温柔与疼惜。  “可是,为什么?”颜又暮忍不住问道。  萧娘微微歪着头:“因为我们都是孤儿,是从城外破庙中的乞丐中选出来的。我当时那么高兴地跟着那个人一起到了我从来没有住过的房子,还有我从来没有吃过的东西,可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这不过是因为,我们即将成为试验品。”  “试验?”卫蒙尘眉微微一蹙,好像想到了什么。  “是的。”萧娘点点头,“对了,你们一定遇见了那个叫安子染的人,我们所做的试验便是与他有关的。”  破月霜眸子一暗,笑容更冷了一些:“你是说……关于长生?”  “这位客人倒是聪明。”萧娘朝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笑起来,缓缓道,“是的,是长生。他们想要研究长生之法,于是搜集了许多生辰八字奇异的孩子以各种怪异的方式养大,以求长生之道。或者说是,起死回生之道。而我们,就是其中之一。我们被留下来,不仅仅是因为我们活了下来,更是因为,我们有一对孩子。”  “一对孩子?”颜又暮惊诧道,“你们原是夫妻?”  “许是当得起夫妻二字吧。”萧娘缓缓“看”向迟诺,唇角微笑微微扯裂了暗疮,鲜血微微浸出,“百年来,只有我们两人,下着永远下不完的棋。我看不见他的模样,不能听见他的声音,只有他伸给我的手是暖的,我记得最清楚。”  众人默然,百年相伴,究竟是怎样的情,谁都说不清了。  “可是,是谁做了这样的试验?竟是要那么多无辜的生命陪葬?”颜又暮微微叹息,她许是不明白那样的感情,可是她能感受到那两颗紧紧相依的心,一颗默默无声,一颗微笑无畏。  “木头,这是在哪里,是谁做了这样的试验,你还不明白么?”破月霜伸手摸了摸颜又暮的脑袋。好像自从她遇见他开始的那一年,他就喜欢这个动作,喜欢将她当做小孩子,当做跟在身后的小尾巴。颜又暮闻言默然,自己果然还是想得太简单,还是不愿去深究。  “所以……你们那一对孩子……”卫蒙尘突然想起之前安子染所说,寂蓝活了百年,可是他的容颜也没有老去,“是寂蓝与寂初?”  “原来他们现在叫这个名字啊?”萧娘笑起来,意料之外的满足,“他们从被生下来就被夺走了,我看不见,也不能给他们取上一个名字,现在想起来……或许没有我们这样的父母,他们活得更好一些吧。”  颜又暮好像突然明白过来寂初眼中那样的平和安然是遗传自谁了,那样的微笑与萧娘竟是如出一辙,果真是血浓于水呵,就算从小两地分隔,却从来没有割断他们的联系。  而自己呢?自己身上,许是,也有那未曾谋面的爹娘的影子吧。这样想想她也笑起来,鼻子微微皱着,几分满足。  “不过,这个试验好像从来都没有结束。”萧娘说到此处,语气渐渐淡下来,像是溪流到了更加宽广的地方,便少了几分激浪,“因为人族从来不能依靠这样的邪法到达长生。”  众人闻之几分怔忪,好像不能理解为什么她作为一个人族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都说人是受神仙庇佑的,可如此看来,还不如做妖。”颜又暮终是第一个开口,颇有几分愤懑不平。  “其实,几十年的时间已经够了。”萧娘微微笑着,那生满脓疮的面容此刻竟像是迸出光华无尽,“太多人将时间用来犯错,执着,后悔,再错,然后回不了头,所以他们才会觉得几十年远远不够。萧娘与迟诺,这一生之中都在不停地见证着死亡。今日与你分糖的伙伴,明日也许便躺在白布之下,永无声息。于是萧娘倒是觉得,人生几十年,已经足够了。”  破月霜微微抬眸,笑意深藏:“若是天下人都有萧娘如此想法,便不会发生如此惨绝人寰的试验,萧娘也不会流落至此,耗尽一生。”  “萧娘有迟诺相伴,并不孤苦。”萧娘笑起来,意味深长,“倒是那些塔外之人,不懂得怜取眼前人,一生追逐虚无之物,才真真叫人难过。”  颜又暮瞧着萧娘,觉得她这话好像是专门说给谁的,可是说给谁呢?她却也不明白。  “我知道你们是为什么而来,你们要的东西就在第九层,这就可以去。”萧娘微微垂下双眸,迟诺握住她的手,目光坚定温柔。  “我只有一个请求。”萧娘的声音依旧平和安定,“出塔之后,请各位务必救下用作试验的孩子。”  “好。”破月霜应道,唇角微微一勾,笑意渐染。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