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仙侠情缘 > 狐如不爱

正文 第十四章 一镜湿云青未了(一)

书名:狐如不爱 作者:宝兄荒陌 本章字数:3300

更新时间:2019年11月22日 13:08


  贪嗔痴傻是罪,爱恨纠缠必有相欠。贪婪是错,足以致人于死,背叛是错,足以打碎一切。若是身负背叛,心怀贪婪,那么便药石罔效,神仙难救。  罗刹寺,镇妖塔,第七层。  那黑影渐渐在面前凝起,渐渐清晰,竟是个黑衣的男子,黑衣紫发,面容苍白阴郁,眼角有一道暗色的印记,隐在额发中看不太清晰,那目光阴沉若云,唇紧抿,黑衣单薄地贴在身上,隐隐得见肌肉的轮廓。  破月霜微微朝前一步,将颜又暮挡了挡。卫蒙尘亦是站在破月霜身侧,目光紧紧随着这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笑起来,可是眸子却愈发沉了:“阿扇那死丫头倒是好运气,已经走了吧。”他伸手,状似无意地拍了拍卫蒙尘的肩膀,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可卫蒙尘额上浸出淡淡一层冷汗,他已经不能动了。  破月霜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勾唇一笑:“是的,堕仙大人。”  “哈哈哈哈……”那黑衣男子仿佛心情很好的样子,笑得肆无忌惮,“许久未听见这个称呼了。那一年……那一年……背叛是错,可是我不在乎……哈哈哈哈哈……”  “五百年前,仙妖大战,堕仙一百一十五名,其中,紫发黑衣的,只有一名。”破月霜的目光依旧妖娆如斯,笑意俨然,“我说的对吧?苍年大人?”  “苍年?”黑衣男子突然不笑了,喃喃念着,“谁是苍年?苍年是谁?”  破月霜走上前,颜又暮扯了扯他的衣角,破月霜回头朝她安慰一笑,继而伸手指着黑衣男子:“苍年就是你,就是当初讨伐妖军的将领苍年。就是为了一支妖雾莲,背叛仙界的堕仙苍年。”  苍年微微闭上眼睛,一行眼泪就缓缓落下来:“妖雾莲……可惜她不要……我不再是仙,我堕落为魔……可惜……她不要。”  破月霜收回手,卫蒙尘已恢复了行动能力,却并没有对破月霜所说有所质疑,只是仍然戒备地瞧着那个流泪的黑衣男子,微微退了半步。  “你们中一定有那个人吧。”苍年睁开眼睛的时候,面上还有泪,可偏偏他笑得几分怪异,像是几分餍足的野兽,“若不然,那阿扇也不会离开。”  破月霜微微顿了顿,而后道:“不知堕仙大人说的是谁?”  苍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能一直闯到这第七层来,若不是那个人,又怎么可能?只是那个人的气息被掩去了,我如今寻不到罢了。但若是我寻到,必定——要他之命。”  卫蒙尘微微一怔,而后道:“若是寻不到呢?”  苍年目光阴冷,敛了笑:“寻不到,就要你们所有人的命!”  话音未落,颜又暮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扯了扯破月霜的袖子:“我……”  这微弱的动作却惊动的苍年,苍年挥袖之间,一道劲风袭来,破月霜不得不举扇相迎。一步一步之间,破月霜被微微引离了原来的位置,一直被他挡住的颜又暮露出了半张脸。  “呼——”  另一道劲风袭来,却被卫蒙尘一剑打偏。而后面的花云起已明白过来,扯过颜又暮掩在身后,手提重剑横在胸前。  卫蒙尘回头望了一眼,那目光深如海,不知里面藏了多少汹涌。只是他面色苍白许多,许是那一击之下,受了些伤。  “啧,你这小子有些意思,难道是你们全部都要为她陪葬?”苍年笑得如同指甲刮过镜面,刺耳尖利。他袖一甩,直直袭向花云起。花云起随着重剑被那劲风甩到一旁,转瞬之间,颜又暮已到了他手里。  “你……”颜又暮微微颤抖着,刚说了一个字,怕泄露自己的害怕而紧紧咬住了嘴唇。苍年却瞧着她,那目光中的探究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几分狂热,阴郁被染红一般落在她脸上。  “呵……真是像。”他喃喃道,一手扼住她的咽喉,一手抚过她的面颊,“妖雾莲……我取来了……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  颜又暮心下一惊,她明白过来,他是将自己瞧作另一个人了,瞧作那个害他堕落的人。她不敢答话,只怕说错了什么,他一个恼怒便杀了自己。  “我却忘了……你爱的是他,你愿为他生下这冤孽……你还求我……你明知我肯定不会拒绝你的……”那苍年的目中渐渐浮现一种悲伤,悲伤到绝望,可是偏偏只有这悲伤才能填满心扉,于是便饮鸩止渴,不能停止,不能自已。  “木头,快,杀了他。”一支玉质扇骨飞来,她

下意识握住,不能回头去看最想看的人现在的表情,是自己惯见的担忧么?  “不……你不是她……你的眼睛……”苍年渐渐清醒过来,却已失力,眼睁睁瞧见那狐族的小子将手中的女子夺走,搂在怀中。他低头,胸口插着一支玉质扇骨,鲜血正欢快地涌出,他的一生,前半生不知为谁而活,后半生不知为谁而守,背尽罪孽,最后竟死在毫无还手之力的她的手中。  颜又暮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不知自己做了什么一般。  苍年却又大笑起来,笑得弯了腰:“死在……你手上…….也算是……安心……”  颜又暮一惊,抬眼瞧去时,却发现苍年已倒在地上,那额发一乱,便显出他眼角的暗色印记,是一道闪电一般的痕。  “好奇怪。”颜又暮喃喃道。  破月霜低眉,瞧着她,声音微微宠溺:“怎么了?”  颜又暮歪着头:“怎么这次没有拉着我讲故事了?之前的两个故事好像都跟我没什么关系,好不容易有个有些关系的,却又就这样死了。”  “木头对这些故事有兴趣?”破月霜笑起来,眼角微微上扬。  颜又暮还未回答,却听见一声哀伤至极的轻呼。  “……师兄?”  她回过头去,却见花云起拄着重剑立在那里,低咳着,唇角淡淡猩红。而他的前面,分明便是个背对着他的黑袍人,从头到脚隐在黑暗里,散发着愈发绝望的味道。  “咳咳……不要走……不要……”  花云起伸出一只手,去够那黑袍人的袍角。  卫蒙尘在一旁微微蹙眉,像是有什么要问,却终是没有开口。  他太努力前倾,以至于重剑啪嗒一声落在地上,他也随之往地上倒去。  可是他没有倒在地上,而是倒入了某个冰凉的怀抱。那味道熟悉得让他心惊,他反抱住黑袍人,埋首在他怀中,肩膀微微抽动着。  破月霜微微勾起唇角,笑意渐渐凉了几分。  可惜啊,他什么都留不住。  黑袍人如同一道黑烟般消失,一如他无声无息地出现。花云起跪倒在地上,重剑倒在一旁,像是刻着属于谁的无助痕迹。  “为什么啊……”颜又暮扬起头,有些好奇,更多的是难过,替花云起难过,“虽是不知道从前小起侄子做了什么,可是他师兄为什么永远不原谅他?我知道小起侄子很难过,比我找不到月亮还难过……”  破月霜顿了顿,伸手摸摸她的头,目光却落在跪倒在地的花云起身上:“木头,这世间有很多东西,不是你想要,不是你努力,便能够有的。况且他师兄并不是没有原谅他……要有一天他自己想通了才能够走出来,只有自己才能救赎自己。”  颜又暮听着他的话,好似听懂了,却又有些不知所云。她垂眸,想起之前种种,自己身上的力量这一次并没有迸发出来,她不知道那是来自于哪里的力量,好像是来自于自己,却又从来不为自己所用……若是从来都在自己体内,阿千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呢?  不知过了多久,花云起拾起重剑,缓缓站起身来,朝着第八层的阶梯走去,什么都没有说,可是那深蓝背影里分明写满落寞。  “卫公子不好奇么?”破月霜不知何时走到卫蒙尘身旁,看着卫蒙尘望向花云起的目光,笑问道。  “卫某只取还魂玉,其余的事,卫某并不挂心。”卫蒙尘收回目光,朝着破月霜淡淡一笑,随后跟在花云起身后踏上了阶梯。  “月亮,还魂玉是什么?”颜又暮在一旁听见他们的对话,于是问道。  “于我们无用的东西。”破月霜拉住颜又暮,“他要救他家妹妹,便要用到这东西而已。说到底,我们之间只是合作关系,我想他也许一直都很明白。”  颜又暮抿紧嘴唇,她对于合作关系这四个字很不是滋味。卫蒙尘虽是抓了月亮在先,可是她也骗了卫忆风,骗了他,说起来也是扯平了,认识一场或许还是朋友,她从来没有想过是薄凉的合作关系。  阿路一直以来都很安静,安静地跟在他们身后。他好像一直以来在乎的不过是颜又暮一个人,只要让他跟着颜又暮,他便不吵不闹,乖得不像个孩子。  破月霜曾在他身上嗅见过一丝奇异的味道,可是他从未说穿。  猎物么,总有一天会暴露的。他有的是耐心。  三个人各怀心事,跟着前面的花云起与卫蒙尘,已然踏上了镇妖塔的第八层。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