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仙侠情缘 > 狐如不爱

正文 第十三章 歌尽桃花扇底风(三)

书名:狐如不爱 作者:宝兄荒陌 本章字数:3343

更新时间:2019年11月13日 12:46


  那大长老心中恼怒,面上却也并不显露。他不能看出眼前二人的底细,但至少这二人想要杀他,易如反掌。于是他也顾不得脸面,转身便化作青芒遁去。  “姑娘。”那女子回过头,对着阿扇微微一笑,“我看出你刚刚的招数全是玉石俱焚之法,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令姑娘如此不顾性命?”  阿扇低咳几声,吐出一口血沫,才道:“你喜欢你身侧的这个人吗?”那问话极为认真,认真到那女子都忘记了自己先提了问题,而是有些慌乱地理了理鬓发,垂了眸。  阿扇笑了笑,只是那染着血的唇角无论如何看起来都是悲凉:“那么,若是有一天他离开了,天人永隔,你会怎么办?”  那女子认真想了想,身侧的男子好像也等着她的回答,所以并没有插话。那女子抬眸,却看向男子,笑得温柔缱绻:“若是他离开了,天人永隔,我便随他而去,黄泉碧落,誓不分离。”  阿扇好像早便料到了她的回答,指着地上躺着的,已然失去呼吸的炎夏:“那便是我此生唯一的家人。我该不该替他报仇,该不该随他而去?”  “不该。”女子还未回答,那男子便开口了,声音很凉,却很温柔,透着夏日里薄荷一般的气息,“他既是你的家人,便一定希望你好好活下去,而不是背着仇恨过一辈子。”  “可是……”阿扇伸手捂住脸,珍珠从指间滑落,掉入尘土,“……我永远失去他了。”  她甚至在想,若是她没有跑出去,若是她答应了他,若是他们能够结为夫妻,若是他们能一生一世守着他们的家,那么,也许她会活得很快乐,最重要的是,他还会好好活着。  那男子叹了口气,幽幽道:“那人,你的家人,魂魄还未离身,我能勉力将他救醒一刻,只是这一刻之后,便再也无力回天。你想说的话,便能告诉他了。”  那女子看向男子,笑起来很温柔。她挽住男子的胳膊,好像此生此世都能永远拥有。  阿扇点点头,于是终是来到已逝去的,炎夏身侧。看着这个给了她一生最重要的东西的人,她只觉得亏欠,她欠他太多,最后还连累了他的性命。他本不该如此的。想起他的微笑,想起他右颊的酒窝,她便觉得心脏撕裂一般的疼痛。  “阿扇……”炎夏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暖彻骨,只是他面目苍白,泛着微微青色,声音细微到她凑在他唇边才能听见。  “他说……你是……鲛人……”炎夏的声音断断续续,可是很努力地说着每一个字。阿扇身子一震,并没有答话,口中微苦,开不了口。这毕竟是她的欺骗。  “可是啊……阿扇……我不在乎……”炎夏努力笑着,扯起嘴角,“你知道吗……我从好早……就想问你……可是只有行了……冠礼……才能……所以……就算骗我……也好……阿扇……你愿意嫁……炎夏……为妻么……”  阿扇不敢看他的眼眸,伏在他身上,拥着他的肩膀。  “阿扇一直是炎夏的,从炎夏收留了阿扇,给了阿扇名字开始,炎夏的家,也是阿扇的家,炎夏是阿扇的家人,也是,阿扇最爱最爱的人。”阿扇不敢落泪,她怕那一颗一颗的珍珠,打散了面前人的微笑。  “阿扇……好好活……下去……”炎夏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断了呼吸,身体早已冰冷。阿扇却一直伏在他身上,久久。她怕自己一松手,又失去了什么。她太后悔了,那样的愧疚与懊恼扯痛了她每一寸皮肤,她心中一痛,面前已是漆黑一片,她已软倒在炎夏身上。  再醒来是,面前是救了她的一对男女。她翻身下跪:“阿扇谢二位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请二位留下阿扇,阿扇愿当牛做马,以报恩情。”  女子微微笑道:“当牛做马倒是不必,留下你也是可以的。只是逝者已矣,还望阿扇姑娘过好现在。”  “过好现在?”阿扇喃喃念道,“可惜恩人不明白。只希望二位恩人……永远不要明白。”  “然后呢?”颜又暮追问道,“可是你并没有说你是怎么进了罗刹寺的镇妖塔,也没有说为什么要等我。还有,你的恩人呢?你本是跟随他们而去的,你在此处,那么他们又去了哪里?”  阿扇冰凉的眸中悲悯一闪而逝:“这些你都不必知道,你只要知道,我现在是为了报恩,因此毫无害人之心便可。你若是信我,便随我来,那托付我找你的人,有东西要我给你。”  颜又暮点点头:“我自是信你的。你若是想杀我

,又何必废这样的功夫?想到之前的几层,关押着的,好像都是这样的可怜人。”  阿扇带路的身躯微微一震,而后便道:“可怜?世间可怜的人何其多,又岂止是这镇妖塔中这寥寥几个?”她不知从何处取出一个小小的方盒,盒子是梨花木制的,刻着细致的花纹,想来做这盒子的人费了不少心思。  “这是什么?”颜又暮见那木盒,不由得好奇起来。  “这便是给你的东西。”亦是抗拒命运的利器。阿扇咽下后面一句话,打开木盒,那锦缎衬着的,却是一只羊脂白玉镯。  阿扇拉过颜又暮的左手,将那玉镯套了上去。玉镯微微闪过一丝白芒,之后颜又暮试着动了动,却是取不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颜又暮微微有些恼怒,阿扇的动作不容抗拒,她甚至不知道这玉镯有什么不同之处。  “这是不容拒绝的东西,注定是你的。”阿扇微微笑了笑,替她理好衣袖,遮住了那只玉镯。  “好了,那外面的人也该等睡着了。”阿扇牵起她的手,“我们也该出去了。”颜又暮挣扎了几下却没有挣脱,只好任由她将自己抓着跃入水中。  冰冷刺骨的水漫过她的身体,她屏住呼吸,直到终于忍不住的时候才吸了一口气,发现并没有呛水。她竟是……能在水中自由呼吸?  她一脸惊诧地望着抓着自己手腕的阿扇,阿扇仿佛感应到她的目光,回头笑着指了指她腕上的玉镯。她低头看着那玉镯竟在水中闪着幽蓝的光芒,心下一怔,原来如此。  浮出水面时,破月霜便在池边,一把将颜又暮拉上来,红袍将湿透的她全部裹住,伸手拧了拧她滴水的长发。那指纤长白皙,映着黑发,显得几分惊心动魄的美。  一旁的阿扇瞧了却笑起来,冰凉的眼眸多了一丝温暖的意味:“小丫头,你还活得不够久,若是活得久些,自然才会明白有些道理。”  “切,就会教训人。”花云起在一旁见颜又暮上了岸来,毫发无损,松了口气,拍拍她的肩膀:“狐狸,你可把我们都吓坏了。回来了便好,回来了便好。”  阿路扯了扯颜又暮的衣角:“暮儿姐姐,你还好吗?”  颜又暮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恩,我很好。”她收回手的时候,下意识地摸了摸左手腕的玉镯,心神恍惚。  “好了,该说的话我也说完了,该做的事我也做好了。”阿扇回转身,伸手朝着那池水。那池水烟雾一般缓缓升起,涌向她的掌心,不到一刻那池子便已空空如也。  “你们好运。”阿扇微微一笑,双腿幻作鱼尾,一跃之间,直直扎向了池底。  颜又暮低呼一声,冲到池畔,却见那池中什么都没有,显然阿扇已离开。  “这鲛人本是可以离开的,不知为何竟在这里守了百年。”卫蒙尘叹了一声。  “许是如她所说,有什么话要说,有什么事要做吧。”破月霜微微拥着颜又暮,眸中带笑,却深沉得看不清内里的东西。  “好了,如今她也走了,我们也该去第七层看看了吧?”花云起有些不在意地指了指那池水消失时缓缓浮现的木制楼梯,直直通向上一层。  “第七层……”卫蒙尘微微眯了眯眼。寂初对这镇妖塔也无甚知晓,只是从前的人,都对第七层讳莫如深,至于第七层之上的八九层,更是一无所知。他只知道,他一定要那一块还魂玉,他一定要小风活过来。  他第一个踏上第七层的时候,一道劲风袭来,他侧身一避,而后大叫一声:“小心!”  紧随其后的破月霜袖中扇骨飞出,带着微微红芒,直袭那劲风而去。那劲风一转,已到一旁静下,瞬息之间,便是悄然无声。  颜又暮探出头来:“怎么了?”  破月霜却是勾起了唇角:“竟是堕仙。”  “堕仙?”卫蒙尘一愣,微微垂眸思索起来。跟上来的花云起双手搭在头后,一脸无所谓:“反正打不过,不如我们便回去好了。”  低沉的笑声传来,好像被人捂住嘴的闷响。  “月亮,堕仙是什么?为什么小起侄子说我们打不过?”颜又暮穿着破月霜的袍子,衬得她身形愈发娇小。她仰起头,如是问道。  “堕落之仙,半魔之身。”破月霜拢了拢她身上的袍子,“半仙半魔,都不是我们这些妖类与人族能敌得过的。”  “说的极是。”  那声音很低,带着几分回响,听不出情绪。  颜又暮抬眼,却见一团黑影朝着他们飘来。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