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仙侠情缘 > 狐如不爱

正文 第二十六章 问君何事轻离别(二)

书名:狐如不爱 作者:宝兄荒陌 本章字数:3360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3:30


  第二十六章问君何事轻离别(二)  清晨,颜又暮醒来的时候,心中觉得很久没有睡得这么安稳过了,鼻端传来阵阵肉香,她转过头,便瞧见卫蒙尘手执树枝,上面穿着一只肥硕的兔子。  “醒了?饿了吗?”卫蒙尘抬头笑了笑,然后又专心转着手上的树枝,不时为火堆添上一根树枝,“快好了,再等等。”  “忆风有你当哥哥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颜又暮看着被烤得吱吱冒油的兔子,眼睛发亮,“看起来就很好吃。”  卫蒙尘撕下一条兔腿递给她:“快吃吧。”  颜又暮接过来,狠狠咬了一大口,虽然没有任何调料,可是纯粹的肉香塞了满嘴,混着柴火香,真的勾起了肚里的馋虫。她突然想起昨夜下雪,不知道他是从何处捉了兔子来。  “慢些吃啊。”卫蒙尘递过一个水囊,看着她狼吞虎咽,心底柔软。那些清晨踩在雪地里搜捕兔子的冰冷逐渐融化成此刻眼中的温热。  “那个……”颜又暮停住了,抬眼,“可是若是你先找到忆风的话……”  “一直陪着你找到你家月亮,可好?”卫蒙尘伸手揩掉她嘴角油渍,眼中笑意温柔。颜又暮心中一慌,却不知闪过什么,一抹红染上了耳朵。她扔掉骨头,站起身系好斗篷:“我吃饱了,你……”  卫蒙尘撕了一角衣袖将剩下的兔肉包好:“那就走吧,赶路要紧。”  出了山洞,不远处便是那小溪,潺潺水流里多了许多冰碴子,击打在石头上发出细微的声响。卫蒙尘一手拿着剩下的烤兔,一手拉着颜又暮,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雪地里前行。兜帽遮住了颜又暮的表情,只看见她鼻梁下温润的嘴唇,微微抿着像是有什么话要说却说不出口。  “暮儿。”卫蒙尘突然开口唤道,“说说你小时候的事吧,太安静了总是觉得心里不安宁。”  “那我说着话就安宁了吗?”颜又暮抬起眼笑了笑,却在触及他目光的时候略微躲了躲,随后又低下头去。  “是啊。”卫蒙尘好像假装叹了口气,“怎么办呢?你说着话好像就安宁了。”  颜又暮皱了皱鼻子:“骗人。”  卫蒙尘许久未说话,沉默里能听见鞋底与雪地的摩擦声。颜又暮刚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他才突然开口:“我小时候是被作为继承人培养的,没有去过别的地方,做过的事情除了修炼便是除妖。当小风到了家里,我便多了一件事,就是保护她,将她的坚强和脆弱都捧在手心。我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便不许我哭了,我心里一直很宁静,将所有的责任都习惯地抗在肩上。”  “我不知道我是谁,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来到我生活的地方的。”颜又暮看着雪地里微微裸露的泥土,微微扯了一下嘴角,“可是有什么关系呢?谁也不在意啊。前两百年,我只认识阿千,我的世界里只有枫树,只有无边无际的秋。后三百年,多了月亮,让我看见了非白谷外的景色。可是我总觉得我只是路人。阿千对我很好,可是阿千总是很孤独。月亮对我很好,可是……”  卫蒙尘没有再说话,只是握紧了她的手。他很想说我能够给你在意,他很想说跟我走我带你去更多的地方,他很想说责任我都放下从今往后我找到了更想要拥抱的东西。可是他什么都没有说,不过是握紧了她的手。  只因他明白她的心意,而这心意,不是为自己。  沉默是最难打破的桎梏,直到她的声音再度响起,惊喜的不可置信的声音。  “月亮!”  她那么自然地便放了他的手,朝前奔去,踉跄几次都没有停止,直直向前奔去,奔向雪地里的那一抹红。  他看见那抹红拥住了她,他看到眼前开始逐渐模糊,却也没有眨眼,手脚冰凉,冰凉透心。  “哥哥。”  突然出现的声音令他一震,回过头便见蓝袍子的卫忆风,依旧是男子一般的装束,笑起来如同一阵风拂过。  “哥哥,我一直在找你。”卫忆风摸了摸剑鞘,“哥哥,你都没有想过来找我吗?”  卫蒙尘转过身:“怎么会没有找你呢?你这两天都到哪里去了,这里这么危险还乱跑?”  卫忆风伸手抱住他的腰:“哥哥,我还以为你再也不要我了,不找我了。只要哥哥还念着我就好了,小风也不算是孤单单的一个人了。”  “小风永远都不是一个人,只要我还活着,小风就不是一个人。”卫蒙尘低眼,摸了摸卫忆风的脑袋。手却在离开的刹那顿住了,低头,腹部插着一把长剑,

剑柄握在卫忆风的手中。  “哥哥,你骗我。”卫忆风笑着,浅而淡,如她平时一样,只有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红光。  “……小风……”卫蒙尘不可置信地看着她,看着她缓缓抽出长剑,上面沾满血迹,很快就覆上一层薄冰,看着她伸手缓缓拂去冰与血,手指上沾满冰凉的红,看着她转身,声音冰冷好似从未相识:“你不再是我哥哥。”  卫蒙尘眼前一黑倒在雪地里,血一丝一毫地抽离身体,带走温度,留下致命的冷。他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儿力气,没有办法抗拒生命的流逝。而此刻,一道声音温柔地响起。  “你唯一的亲人误会你……离你远去……”  “她不再留在你身边……她不再认同你的保护……不再是你的血脉至亲……”  “你的暮儿……声声呼唤……却还是奔向别人身边……”  “你什么都没有……这世上的一切都抛弃你……”  “为什么还要活着……”  “归来吧……归来吧……”  那声音非男非女,带着魅惑,如同勾在他身上的丝线,教他抽出背上的长剑,剑尖冰凉地抵在自己的心脏。  “刺下去……一切都结束了……再也没有人抛弃你……再也没有人……伤害你……”  当剑尖划破皮肤的那一刻,他猛然意识到什么,反手用长剑划破了自己的手掌,鲜血淌出的那一刻,耳边响起尖利的笑声,几乎穿刺耳膜。他下意识地捂住耳朵,鲜血抹了一脸。  低头那一刹那,腹部哪有什么伤口?他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冷冷道:“是幻魔?”  “哈哈哈哈哈哈……聪明。不过你不死,却不一定救得了她。”那声音猛地变大,充斥在天地间,“心魔不亡,我便不死。”  卫蒙尘凝神,瞧见颜又暮便倒在不远处的雪地上。他奔了过去,却见颜又暮浑身并无伤口,只是面色苍白,身体只有一丝温度。他将颜又暮横抱起来,这才听见她翕动的双唇喃喃着三个字:“……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他不停地朝前奔去,寻找着一处遮风的洞穴,口中不停唤道:“暮儿,暮儿,快醒醒,都是幻境,不要相信,暮儿,暮儿,你能听见我吗?”他不知道颜又暮的幻境是如何,因他并不明白她的心魔。他只能不停地叫着她的名字,希冀她能够听见,转醒过来,发现一切不过都是幻境。  另一边,花云起跟在破月霜的身后,嘴里不停碎碎念叨着什么。破月霜只是一直沉着脸,一言不发。  “哎,我说,你不是有个什么破图鉴吗?咱们走的这路是对的吗?”花云起被横亘的树干绊了一下,一个踉跄扶住了一旁的树干,“这梦山可是横亘敬天与妖战,占地面积可大了去了。你要找小狐狸,不会要整个翻一遍吧?”  “我并未求着你跟我,你大可以自己去找。”破月霜头也不回,声音淡漠疏离。  “哎,那可别,到时候我找着了小狐狸也没用,也没法儿回去啊。”花云起拍了拍手掌,继续跟在他身后,“虽然我不太相信这样无头苍蝇似的能找到小狐狸,但是我好歹也得留着命去找师兄啊。”  破月霜脚步顿了顿,仰头看向天边最后一抹灰色,即将沉入黑暗的灰。他握紧了手中的图鉴:“找到了,又如何?找不到,又如何?”  花云起愣了愣,转而追到他身边:“你在跟我说话?不会吧。找有什么意义?找就是穷尽力气,豁出命来,黄泉碧落,非要求个亲眼所见才好。没什么意义,那是对你而言罢了。于我,便是全部。”  “大多人都以为,自己所要找的,才是想要的吧。”破月霜收回目光,继续往前走。  “喂喂,那你呢,你为什么非要拉上小狐狸?”花云起侧头看着他的表情,却发现什么都看不出,“她于你而言,又是什么?”  “天生你多管闲事嘴。”破月霜并未作答,只是噎了他一句,“若是有闲心,管管后面的事就好。”  “什么?什么后面?”花云起回头望了望,只瞧见愈发浓郁的夜色里渐渐又飘起的雪粒,“喂,你不要以为我跟小狐狸一般好骗。”  破月霜却突然顿住脚步,一刹那消失,只余空气中的一串幻影。花云起再次回头,却见破月霜手中扣着一个黑衣人的脖颈。  “你们的人……见过颜又暮?”那一刹那他的声音温柔而诱惑,连花云起也不由得晃了晃,定睛再看去时,那黑衣人已软软倒地。  “呵,不到最后,谁知道谁是网中之鱼。”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