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仙侠情缘 > 狐如不爱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梦里梦山梦天地(三)

书名:狐如不爱 作者:宝兄荒陌 本章字数:3327

更新时间:2019年11月11日 12:44


  潺潺水声越来越近,被枝杈掩映的溪流赫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颜又暮俯下身,伸手去撩溪流里的水,冰凉刺骨,令她忍不住一个寒战。一旁的卫蒙尘看着溪流流去的方向,被重重树林掩去,不知所终。  “若是顺着这溪流走,兴许能走出去吧。”看着他看去的方向,颜又暮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水,好像在等着他的回答。  “但是我不会离开这里。”卫蒙尘回过头,笑起来眼睛里满是破雾之后温柔的阳光,“你也一样,不是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来了梦山,可是在找到月亮之前,在找到图志上的东西之前,我肯定不能够离开梦山。”颜又暮蹭干净手上的水,依旧冰凉的手指缩在袖子里,“你呢?你又为什么来了梦山?”  “因为要活着,必须找到某个小狐狸。”卫蒙尘伸手将她的手拉出来,暖在掌心里,“而且小风不见了,我也不能够离开这里。如今你没了妖力,我一个人也找不到路途,不如就一起走。待找到了你家月亮,再从长计议吧。”  颜又暮心下觉得几分异样,躲了躲最后还是任由他牵着,走在他身旁。卫蒙尘笑了笑,逆着溪流向上走,溪畔野花摇曳,自有一番风姿,不需有人欣赏。  而他们身后不远处,立着的女子青衣肃然,面容沉静,目送着他们的背影而去,而后开口:“怎么不追上去?”  其后立着的黑衣人目光狠戾,盯了她一眼,转身幻作一头黑狼急速离去。  寻琴笑起来,眉眼全是安静。她俯身化作一只青狐,却是追着远去二人背影而去。狼族向来唯狐族马首是瞻,看来狐王也对前面那二人很有兴趣,却是不知是为了那头小狐狸,还是为了那个人。  无论如何,她已叛出狐族许多年,此刻的她,只能听从蛇族长老幽奴的命令,跟在他们身边,阻止他们见到破月霜,不惜任何代价。  四处的树林枝杈轻摇,一丝一缕的黑色气息渐渐收拢凝聚,附在那巨大的黑色斗篷上,那黑色斗篷外笼着一层模糊的黑雾,看不清中心的人。  “原是这梦山的主人设了许多阻挡鬼灵类的结界。”那声音低沉,如乌云遮掩。  “何以见得?”破月霜握紧手中的玉质扇骨折扇,眉微微凝起,一刹那眸中闪过殷红。  “千万恶灵,皆以无功而返。”恶灵之王低低笑开来,“破家小子,你可知道千万恶灵意为何物?纵是天下亿万里都应当搜出,况这梦山区区千里。”  破月霜将折扇收回袖中,淡淡一笑:“我明白了。”  “破家小子,我帮不了你。这梦山的主人,谁也不能开罪。”恶灵之王身影渐渐淡薄,稀释成一星一点的黑色,“好自为之吧——”  破月霜低眸,唤道:“杀意。”  一旁的黑影渐渐浮现:“在。”  破月霜朝着前方一指:“走吧,顺着图志的路。我倒要瞧瞧传说中梦山的主人可有这几分本事。”  杀意低头,答道:“是。”  顺着溪流,一向叽叽喳喳爱说话的女子突然好像再也找不到话来讲,手被暖热却也没有放开,谁也没有提起,好像本该如此。  “暮儿。”卫蒙尘突然顿住了脚步,“你听见声音了吗?”  颜又暮闻言也住了步,仔细分辨了一会儿:“是风声,可是有些不一样。”  “是敌人的声音。”卫蒙尘一手握住剑柄声音沉静,“暮儿,待会儿看我手势,我让你跑你就跑,别回头。”  “你会死吗?”颜又暮拉紧了他的手掌,“你还没找到忆风,你怎么可以死?”  “不会的。”卫蒙尘低低地笑了笑,“暮儿,最重要的是,你要活着,你知道吗?”  “哧——”  破空声响起。  “跑——”  卫蒙尘一把甩开她的手,另一只手拔剑出鞘,将飞扑而来的黑狼拦腰斩断,腥热的鲜血染了一脸。  颜又暮朝着后面飞奔而去,不敢回头。他说要她活着,可是为什么她要活着。“你要活着”这四个字就在她耳边不停响起,闹得她整颗心都乱着。她要活着,因为她还没有见到月亮。她要活着,因为没有她的妖力,卫蒙尘也没有办法活下去。她要活着,因为还有小起侄子没有见到,还有阿千没有道别。她朝前面跑着,身后是浓重的喘息和狼群的嚎叫呜咽,鲜血的味道一直在鼻端萦绕不去。  她突然停住了,回身朝着卫蒙尘的方向跑去。  而此刻,卫蒙尘持剑杵地,满身像

是在血里泡过一般。而他的前面,青衣女子如一道风,轻轻拂过乌压压的狼群,当女子落地时,鲜血才喷涌而出,染红了地面,狼群里顿时嚎叫一片。只是女子面覆轻纱,看不清面容,也无力辨认。可卫蒙尘就是觉得这女子太熟悉,可是她是谁,到底想不起。  “寻……”颜又暮却认出了她,因为她身上散发出的强大的六尾力量太过于独特。  “快带他走!”女子回头瞪了她一眼,一头狼便已扑到她面前。她下意识伸手去挡,手上被撕下一大块皮肉。她一踹,将那头狼踹出老远,再不敢分神,只是大吼:“快走!”  颜又暮也不敢犹豫,扶着卫蒙尘便向反方向逃去。  “逃?哪有那么容易。”  那声音冷冽带着几分艳丽,颜又暮顿步,抬目便见面前立着一名女子,白衣短打滚红边,眉眼锋利,带着几分英气,嘴角笑意轻蔑,青丝高高束起,如男子一般。  “是……是你?”卫蒙尘握紧了剑柄,蹙起了眉。  “小狐狸,你身上早已没了妖力,反抗也是枉然。”断云墨低眸看着自己殷红的指甲,双手成爪,“留下他,你可以离开,我没有意见。”  “我不能走,不能把他留下。”颜又暮拉紧了他的手。“暮儿……”卫蒙尘看着她的眼睛,里面有他从未见过的,或许是一种光彩,一瞬间将他的心柔软。  “你不是说过,我们从此性命相系吗?”颜又暮笑起来,“所以我们都要活着,一起活下来。”  “那你们就一起死吧。”断云墨余音未落,化身为一头雪狼,直直扑向颜又暮。颜又暮第一次没有闪躲,她放开卫蒙尘的手,将他推到一旁。当雪狼的利齿穿透她的右肩的时候,卫蒙尘手中的长剑也穿透了雪狼的腹部。  “嗷呜——”那雪狼痛呼一声,放开颜又暮退到一旁,一双绿眼恶狠狠地盯着一旁的卫蒙尘。卫蒙尘手中长剑几乎脱手而出,虎口早已裂开鲜血染红了衣袖。  颜又暮跪倒在地,右肩疼痛剧烈,整条右臂都已经麻木,心脏剧烈跳动,好像能够听见血液流出身体的声音。  “砰砰——砰砰——砰砰——”  “叮——”  细弱得几乎被忽略的声音,却真实地在每个人耳边响起。那雪狼一伏身,又是一个俯冲而来。这一次却被真实地撞开,被一股大力阻止,直直撞到一旁的树上,掉落下来吐出一口血来,想站起来也没了力气。  “小丫头,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还将头抵在地上抵消肩上的疼痛,颜又暮便听见这句话,声音有些耳熟。接着她的伤口好像被温水浸泡一般逐渐消失了疼痛,身上所有的困倦都被消退,妖力也重新回到了身上。她吐出一口气,从地上站起来,立在她身旁的便是当初在木屋遇见的怪人,当初没有看仔细,如今在阳光下看时,却见自己只到他腰间,他全身的硬毛虽是黑色,却在阳光里泛着异样的金,醇正温和。而他眼中当初的那抹血腥也消退了,取而代之的是光芒和笑意。  他伸出手,颜又暮迟疑了一下,将手伸给他。在掌心接触的那一瞬间,颜又暮忽然感受到了强大的力量,一下子全部涌到了她身体里。同时,那颗小银铃沾着她的鲜血飞出,落在那怪人的手上。  “小丫头,从这里往后的路,你只能一个人走了。你要小心,我等着你从梦山走出来。”怪人哈哈大笑几声,转眼间便消失在平地。  同时消失的,还有那只雪狐。  颜又暮有些不明就里,回头一看,那青衣女子与狼群都不见了。她只得扶住卫蒙尘,让他先躺下来。她盘坐下来,口中默念治愈术。眼睁睁便见卫蒙尘身上的伤口渐渐愈合如初,她松了口气,又松开发辫,取下发带,轻轻覆在他额上。  而她口中念咒,一条紫线蜿蜒着爬上了发带,随着咒语不断生长,最后一个音节落下,发带上赫然出现的是一个深涩难懂的图腾。  一时之间,紫光大盛。  她一如虚脱一般额上有细密的汗珠。而卫蒙尘未睁开眼睛,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暮儿……”  “我没事。”颜又暮也顺势便躺下来,闭上眼睛,“刚刚那个怪人恢复了我的妖力。原来那铃铛是要用鲜血启用的,早知道我当初……哎,可是我当初用了,便见不到你了。”  “这样啊,咱们就能接着去找月亮和忆风了。真好,咱们都没有死。我就知道,我们都不会死的。”  “小……唠叨……”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