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仙侠情缘 > 狐如不爱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梦里梦山梦天地(二)

书名:狐如不爱 作者:宝兄荒陌 本章字数:3305

更新时间:2019年11月22日 13:08


  梦山。  卫蒙尘手中紧紧握着长剑,好像剑柄生生长进了手掌一样。他甩了甩脑袋,意识清醒了几分。微微转头环顾四周,狼群从一开始的百十只,已经缩减到三十左右,他脚下堆满了破腹开膛的狼尸。  那千年狼妖就这么冷冷地看着他,狼群在喘息,他亦是在喘息。在这一刻,竟已分不清谁才是狼,谁才是弱者。他从脚底开始,已然发麻,整条腿的血液好像凝固了起来,冰凉得不像是属于自己。而那千年狼妖,目光悠然,好像看着困兽挣扎,做一场餐前的游戏。  他知道,狼群并不可怕,那头千年狼妖,才是他真正的对手。而他现在体力已几乎消耗殆尽,没有力气再与它做正面争斗。  他闭上眼睛的一瞬,长剑在空中划出一道痕迹,简简单单的一道,并没有什么繁复的符文。而那手掌早已凝结的伤口也破裂开来,顺着长剑的痕迹飞洒出去。  “嗷呜——”  千年狼妖一声怒吼,狼群朝着血液的方向冲了过去。他一定是要朝着这破开的路逃走的,反其道而行之,便能捕获这只猎物。  卫蒙尘笑了笑,颇有些无力。在狼群动作的那一瞬,他已朝着身后的缺口逃出了好几米远。声东击西之道,还好他没有错估那条千年狼妖的判断。  双腿已然没了知觉,踉跄了好几步才跑了起来。耳畔只有风声和心脏的跳动,他好像拖着自己的腿,又好像跑得很快,他自己也不知道。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在黑夜之中奔跑,只是为了活下来。  眼前逐渐模糊,手腕的伤口好像血已流干,现在才开始刺痛。而现在,痛于他而言,所表达的含义不过一个。  他还活着。  最后几乎是拖着腿走着的,狼群的嚎叫已经远到了不知哪里。他努力睁大了眼睛,前面有一间小木屋。  这里难道还有人?  几分不敢置信,不过他还是走上前,没有力气敲门,他一把扑到门上,木门竟然开了,他整个直直地倒了进去。  一声闷响,里面的人吓了一跳。  里面其实只有一个人,一个女子,雪青色斗篷披在身上,面容苍白,乌发如墨,若是卫蒙尘还醒着,定然会认得这是他的“千姑娘”,颜又暮。  颜又暮看着大敞着的木门,又看了看倒在门口的人,终究是蹲下身去,将他凌乱掩面的长发拨开,一拨开便吓了一跳,竟是卫忆风的哥哥卫蒙尘。  本来她便在犹豫要不要救面前这个人,这样一来要走便不得不带上他了。她先是朝着外面瞧了瞧,确认无人之后,才又回来,却发现他已经醒来了。  “卫公子?”她看着他染满了血的脸,惊得退了一步。“……这是……哪……”他以剑杵地,缓缓站起身来。  “先别说话,快走吧。”颜又暮上前扯了他的袖子,朝着前面走去。卫蒙尘有些踉跄,几乎跌倒。颜又暮赶忙扶住他的手臂,出了门不知从哪里走,看了看卫蒙尘,想问也只得作罢,随意找了个方向逃去。  黑暗和恐惧团团围住了这两个孱弱的人,参天古木投下巨大的阴影。不知走了多远,渐渐听见了潺潺的水声,卫蒙尘低低地说:“……够……远了……休息……吧……”  颜又暮赶忙扶着他倚靠着树干坐下来,瞧见他手腕上的伤口,念动治愈术却毫无反应,气极了只得撕下一片衣角将那伤口缠了起来,也没有止血的药,鲜血很快便将那衣角浸透。她皱紧了眉头却无能为力。  “别……忙活了……”瞧见她的模样,卫蒙尘笑起来,在被鲜血沾满的脸上却显得柔和许多,“……休息吧……”  颜又暮用袖子蹭了蹭他的脸,雪缎的面子顿时染了几分褐红。她有几分不安,缩在一边:“那个……我要告诉你个事情。我之前骗你呢,其实我不叫千徒,我是颜又暮,就是忆风带回去的颜又暮。我……我不是人族,我是只狐狸。”  “咳咳……”卫蒙尘掩嘴咳嗽几声,鲜血溢出指缝,“……咳咳我知道……可是……你救了我……这是……第二次……”  “你知道?那你不怪我?”颜又暮蹭到他身旁,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又撕了一片衣角捂住他依旧不断流血的手腕伤口。  “……不怪……”卫蒙尘无力动作,就靠在树干上,微微闭着眼睛,“……我……如今……只有你能……救我……”  “我不能…….”颜又暮松了手,垂下目光,“当初是我做错了,是我急

着找月亮的下落所以才用妖力强制将你的力量和望君的鬼灵连接起来,如今妖力快耗尽了……可是我身上的妖力比你身上还弱。”  “……呵……天意……”卫蒙尘朝她伸出手,“……你……不欠……不欠什么……无需介怀……若是…….若是留下……我们便……性命相系……你离开……我也不怪你……”  颜又暮看着那只满是鲜血已看不清混乱掌纹的手,抬眸:“你真的……不怪我?”  卫蒙尘微微睁开眼睛,笑了:“……自然……”  早已失去知觉一般冰冷的手掌突然触到一种温软,如同春日里第一阵拂过坚冰的风,渐渐将什么融化流动。卫蒙尘看见面前的女子微笑着将手放在他的手掌,微微歪着头:“不怪我,我也不能走啊。”  卫蒙尘闭上眼睛,满是血腥味的世界多了一种莫名的温暖气味。  颜又暮将斗篷脱下来盖在他身上:“你冷吗?”  他摇头。  “你疼吗?”  他摇头。  “你饿吗?”  他摇头。  “你……”  “……快……睡吧……小唠叨……”  另一边,一片阴影之中,突然走出一群人。领头的是一个女子,一袭白色短打滚红边,显得干练而艳丽,长发如男子般束起,眉眼锋利,如出鞘宝剑,正是狼族族长断云墨。  “族长,我们未曾追到那男子。”一只狼自远处而来,渐渐化作人形,跪在断云墨脚下。  “这梦山……还有一支不知名的力量。”断云墨扬起头,笑起来,“从你们碰见的结界来看,绝对不是什么小喽啰。那卫家血正好能破结界,也难怪你们没有追上。”  “族长,那男子身上的望君鬼灵……”  “不急,不急。”断云墨笑得几分轻蔑,与那之前的千年狼妖竟是一般模样,“追不上便算了,赖他多活两天。走。”  “是。”一众人答道。随着断云依又重新隐入黑暗之中,仿若从未出现。  古老的梦山,谁也不知道有什么危险。  木屋内,寻琴垂手立于一旁,微微低头,看不清表情。幽奴目光淡淡落下,伸出一只手去,在羸弱的油灯光芒中显得白净纤细,渐渐凝聚着微弱的绿光,慢慢强烈起来,里面有淡淡的血红一丝一丝游曳。  “卫家……”幽奴的声音浅淡悠远,似乎歌谣,“琴,你可认得,这是谁的血液?”  “是……是卫家卫蒙尘。”寻琴迟疑片刻,这才缓缓说出。  “卫蒙尘……”幽奴微微眯起眼睛,眼睛里闪过一丝幽光,“无论如何,不能让那小狐狸回到破月霜身边。琴,你去跟着他们,若是破月霜接近,便以幻境引开。”  “是。”寻琴答道。一俯身化作一只青狐,身后六尾摇曳,转瞬间化作一道青芒消失。  幽奴捏紧手掌,那绿光便猝然碎裂消逝:“卫蒙尘……”  清晨的雾气飘荡在树林里,带来一阵冰凉。  温凉的触感,他睁开眼睛,面前的女子正用浸湿的布条一点一点蹭他脸上的血迹。见他醒来,女子笑了笑,将他扶坐起来,他手腕上的伤口已结了一层厚厚的血痂,像是一只丑陋的爬虫伏在腕上。  “千……还真是不知道怎么叫你好。”卫蒙尘笑起来,身体里虽然还是空荡荡的没有力气,但是比起昨夜的生死逃亡,经过一夜的休息,今天明显已恢复了几分精神。  蹭掉最后一块血迹,颜又暮很满意地笑笑:“叫什么都好。你看起来好多了,可惜我现在真的一点妖力都没有了,而且我也不知道怎么找到月亮。”  “叫你暮儿好了。”卫蒙尘看见被她擦净的长剑,微微一笑还剑入鞘,站起身来,将身上的斗篷系在颜又暮身上,“一夜没睡?”  “还好。”颜又暮抬眼便撞见他的目光,极淡的笑意如同落叶掉落湖中,涟漪一圈一圈荡开,轻轻碰见她的心。她心一慌,低眸:“那个……走吧。那边有一条溪流,我们顺着溪流走便不会迷失方向了。”  “也好。”卫蒙尘仿佛瞧出她的慌乱,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帮她带上兜帽,“清晨的雾太冷,别着了凉。”  “恩。”她应了一声,却好像什么都没听进去,专心走在前面。  卫蒙尘跟在她身后,好像听见了什么,脚步微微一顿,而后复又跟上,只是手握在了剑柄上,目光中多了一层坚冰般的寒意。  他身后的山林深深,掩埋着一双双窥视的眼睛。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