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仙侠情缘 > 狐如不爱

正文 第二十二章 梦里梦山梦天地(一)

书名:狐如不爱 作者:宝兄荒陌 本章字数:3312

更新时间:2019年11月11日 12:44


  梦山,木屋。  颜又暮尝试过各种方式逃脱,可是这间木屋确实没有表面上看来那么简单。虽然有窗,可是却隔着栅栏,她知道窗外看似真实的美景其实不过幻影。而唯一的门好像只能够被寻琴推开,别无他法。她用火烧水淹,冰冻炎烤,用尽所学,却被木屋的封印一一弹回,最后只弄得自己狼狈不已。  颜又暮摆弄着那个人给她的银铃,银铃有两个拇指大小,看起来粗糙无比,表面黯淡,没什么特别。她不知道该不该相信那个人所说的话,只是自己被困在这里,也着实没有办法。她尝试地轻轻摇了摇铃铛。  “叮铃铃——”  铃铛响得清脆,可是却什么都没有发生。她有些不信,又摇了两下,依旧没有反应,只得气馁地将银铃放在了枕下。  “吱呀——”  木屋的门开了,寻琴款款而入,带着一碗清粥,一碟小菜。她瞧着气闷的颜又暮,笑了笑:“别耗费力气了,这木屋你是出不去的。喏,先吃些东西,别饿坏了才好。”  看着颜又暮不为所动,寻琴将一双青竹筷递给她:“算起来你在卫家庄也救了我一命,我本不该如此恩将仇报。只是仆从主命,希望你不要怨我才好。”  颜又暮看了看清粥,叹了口气,这才把筷子接过来了。寻琴看着她,便想起当日在卫家庄那个机灵又稚气的女孩子,如今竟也学会了叹气,不由得心生感概。  “当日你说,你要去寻的人叫破月霜,是也不是?”寻琴坐在她身旁,声音温柔,一如风过竹林。  “恩,他是名叫破月霜。”颜又暮抬起头,“你不是全知道吗?怎的还来问我?”  寻琴微微垂眸,笑起来:“此人我倒是有所耳闻,只是我不可说得过多。不过颜又暮,你且记着,轻信于人是错,小心便丢了性命。”  颜又暮渐渐觉得困意上涌,恍惚间记得谁也说过类似的话,到底是谁也记不清了,眼睛渐渐睁不开,手一松倒在了破草席上。  “轻信于人是错,琴,你何时竟也明白了这个道理?”  那声音温婉妩媚,带着几分勾人魂魄的味道。立在屋中的人,紫纱覆白裙,虽是不露分毫肌肤,可是却能令人感觉到其中魅惑难言,眼角眉梢均是风情无限,不是幽奴却又是何人?  “主上。”寻琴起身,低眸退至一旁。  “她如何了?”幽奴走近,看着眼前这个女子的睡颜,微微颤动的睫毛,青丝凌乱地铺在身后,面色唇上有些微苍白,可却不掩那一抹灵动清秀。  “她已服食了两枚迷失果,只差最后一枚。”  “很好。”幽奴伸手,轻抚她的眉尖,“你可知,我为何要这样做?”  像是不需要寻琴的回答,她自顾自说道:“卫家卫蒙尘闯了非白谷,带回了破月霜。而她就在此后出现,要找寻破月霜。从前遇见他们时,便未查明他们的底细,如今看来,他们便是自非白谷中而来无疑。”  “而破月霜是狐族破家的遗孤,断然不可能无故接近毫无利用价值的人。”幽奴笑起来,眸中狠戾非但没有减去她的美,反而像是花带的刺,几分艳媚,“我早便知道他与我是同样的人。虽然不知道为何他会带上这小狐狸,又是为何来到这梦山,不过我得不到的,也不能让醉里得到。再加上身后还有个坐山观虎斗的狐王,我便更不可掉以轻心。”  “琴忠于主,虽死犹荣。”寻琴低眸答道。她心下明白,颜又暮的道行已被削去一半,待到最后一枚迷失果入口,她便会被打回原形。而幽奴所希望的,并不是得到破月霜的相助,而是不将此刻的平衡打破,只要这平衡不打破,她便能有胜的把握。  而另一边,破月霜盘坐在地,如一团燃烧的火焰,红袍簇拥着他平静的面容,他眼角眉梢的那一点点清艳化作戾气,沉淀在他的每一寸皮肤,散发成方圆百里死一般的寂静。  “主上。”  黑雾缓缓袭来,化作一团人形,立在他身后。  “如何?”破月霜并未睁开眼,声音冷得如同千年雪山下的冰。  “主上,杀意无能,未能寻遍梦山。”杀意微微低头,声音里微微颤抖着,更多的却是恐惧。  “怎么能算你无能?”破月霜微微勾了勾嘴角,却了无笑意。他一扬手,眼前的黑影一下子跌出去好远,身上的黑袍被撩烧起一个大洞,空空的直通向另一边。黑影一下子缩到一团,再展开时,已淡了几分颜色。  

“虽说梦山很大,可是要找一个人也不是什么难事。”破月霜站起身,负手而立,一瞬间风扬起红袍,列列如火,“最怕却是,捣乱的是熟人。”他缓缓睁开眼睛,目光里是化不开的煞气:“杀意,将恶灵之王唤来。”  杀意微微颔首,手指微动,结了个印。  转眼间,一个巨大的阴影出现在面前,仿若是个模糊的人形,披着乌云般的斗篷,遮天蔽日,湿朽的味道扑面而来,压得人喘不过气。  “破家小子,上次你还未告诉我实话,你让我阻止的那个三尾狐狸,究竟是谁?”那声音很低,低低地砸在心上,沉闷地激起一阵尘埃。  “你什么都别问。”破月霜又仿若恢复了从前的样子,眉间却隐隐有一抹火一般的红,“你记得她的血的味道吧?”  “哈哈哈哈。”他的笑声如同乌云盖顶,一层一层积压下来的阴翳,“这辈子都别想忘记。不过破小子,你答应我的事情你没忘记吧?”  “怎么敢忘记?”破月霜淡淡一笑,“若是你帮我找到了她,酬劳加倍。”  “成交。”恶灵之王斗篷一卷,即刻消失。  破月霜瞬间敛了笑,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微微蹙起的眉。他声音依旧毫无起伏:“杀意,随我一并找找去。”  杀意愣了愣,随后答道:“是。”  “小风。”  卫蒙尘驾车而行,在梦山脚下停住。  “怎么了,哥哥?”卫忆风撩开车帘,目光触及那一片葱茏的时候一顿,“到了?”  “是的。”卫蒙尘跳下车,将卫忆风接下来,“接下来的路,咱们可能只能够步行了。你要不要休息休息?”  “在车上都已经睡够了,哪里还需要休息?”卫忆风笑起来,只是在望向山林的时候,目光有些异样。  卫蒙尘仿若毫无察觉,也好像忘记问自己的妹妹如何知道自古一条路的梦山有另一条上山的道路,他只是栓好了马匹,回头笑了:“走吧小风,咱们快些,兴许能赶得上他们。”  “小风?小风?”他回头的时候,身后空无一物,风起,扬起地上的落叶。他突然想起什么,转头看着面前的梦山,被云雾环绕的梦山。  他闭目,微微有些晕眩。再睁眼时,已踏出了第一步。无论如何,梦山,必须闯。  入山,山中古木参天,云雾环绕,如若置身仙境。只是偶尔如目刺背的感觉提醒着来人,这里不是世外桃源,这里是危险重重的梦山。  一剑刺穿了修行百年的狼妖,他气喘吁吁,越来越感觉到体内力量的不断流失,若是不尽快找到那只小狐狸,他也许下一刻就会葬身于此。  “不用下一刻了。”他心中苦笑。狼血的腥味引来了一众狼群,有的修行百年,有的修行数十年,领头的一只,赫然便是千年狼妖。  莹莹绿芒闪烁,一如引魂的冥灯。他提剑,眼前一阵晕眩。便是在失神的刹那,狼群蜂拥而上。  “破——”  他狠狠划破手腕,鲜血如幕,顿时铺天盖地,以他为中心,方圆一米,狼群似乎被烫到一般嚎叫着退后。  他喘息着,脑袋开始混沌不清,鲜血顺着指尖流到长剑上。他的长发披散开来,凌乱地落在腰间,目光开始微微涣散。  周围的淡淡血雾开始缓缓变淡,淡得几乎融入在越来越深的夜色里。  那千年狼妖眼一眯,身旁的一只狼妖便疾冲而上,狠狠撞在卫蒙尘的身旁。  卫蒙尘的身形颤了颤,以剑杵地,吐出一口血沫。  以那只狼妖为首,周围的数只狼妖飞身而上,张口朝着卫蒙尘而去,近得好像都能嗅见他们口中的腥气。  卫蒙尘提剑,剑身莹白如玉,却又染着淡淡猩红,将他一张脸照的格外陌生而狰狞。  “哧——”  剑身入肉的声音。那只狼还保持着前扑的姿势,却已经断了气,圆睁着眼睛。还来不及喘息,另一只狼已咬住了他的臂膀,他手臂一抖,狼被甩飞,虽然撞飞了另一只扑上来的狼,却也生生撕掉了他一大块皮肉。  鲜血不止,狼群仿佛毫不恐惧,而他也不后退,一把长剑生生逼退了狼群。他脸上已全是血,眼睛里是一片赤红,分不清是自己的亦或是狼群的,流进嘴里浓烈的铁锈味道。  他意识逐渐模糊,眼睛里的血红有点点莹莹绿光,最显眼的便是那头千年狼妖,冷静而轻蔑。他知道自己不能倒下,若是倒下,有太多不能够放手的东西便只能放手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