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7章和盛客栈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2606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0:12


和盛祥是马镇最大的商旅客栈,木一龙虽没有住过客栈,也知道赶路走大路、住店挑大店的道理。和盛祥不仅是马镇最大的客栈,也是最大的商行,据说也是全国最大的商号,不少规模较大的商队都是以和盛祥的票号为交易。 木一龙不敢多留,自家的房屋着火,虽说是自己放的,但若被报了官可是有点不太容易对付。木一龙可是听说现在的官府是不管天大地大,钱是老大,谁还任你有理无理呢? 木一龙没有住过客栈,但却知道走大路、住大店的江湖常识,于是便来到了和盛客栈,这可是马镇最大也最有名的客栈之一,位于马镇最繁华的街道玉华街的中间,据说是全国非常有名的和盛祥商行的一个分属经营点,旁边就是其大商行的一个分号-和盛祥马镇分号,距离五柳庄不足两公里。客栈老板姓戚名大雅,但有人叫他戚大牙,因为他有颗十分突出的门牙往外凸出很多,目前的嘴唇已经无法包住,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的嘴里叼着一个白瓷牙签呢。 玉华街两道正在营业的各商铺门前均挂满了五彩多样的各色灯笼,摆着各类小吃的小车车更是挤满了已经歇业的商铺门前,叫卖声不绝于耳,扑鼻而来的各色香气让木一龙的肚子忍不住咕噜叫起来。 木一龙咽了口唾液,摸了摸包裹,不说吃饭就是住店没有银子可是不行的。 木一龙把手抻进包裹里搜了搜,让他有点儿吃惊,包裹里竟有好几个硬疙瘩,估磨着至少十几两银子,那云叔为何要借马三道十两银子却还要将他作为抵押呢? 云青梅既是没有说明,自是别有用心,木一龙也自明白云青梅可不会害他的,心里忖道想一不明白的事儿等云叔叔回来自会给他一个交待的,目前还是先找个住的地方最为紧要,于是偷出一个硬疙瘩放在怀里,以便用时方便。 走进栈门,里面好不热闹,正中一条小道直通柜台,一个带着鸭舌扎顶白色尖冒的留着短须的约摸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眼睛上耷拉着一个好象随时都可能掉下的大镜片眼镜正在一个算盘上打着算珠。小道两边摆着的二十几张桌子上差不多都已坐满了顾客,几个肩上耷着已经变了色的白毛巾的小二哥在各桌间穿来串去,有的上菜,有的倒茶,有的点头哈腰地接过客人给出的东西并快速地塞进怀里,眼睛却贼留留的乱转。 木一龙在门中站了老半天,竟没有一个小二来招呼,浑身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草鞋,粗麻布衣,包裹的布料也是普通的。店大欺客,这小二虽不可能欺客,但那双眼睛也能瞧得出身份与富贵贫贱,佛要金装,人要衣装,木一龙自嘲地笑笑,举步向柜台走去。 木一龙来到柜台前,那打着珠算人只是瞟了一眼,手上依然不停道:“住店还是吃饭?” 木一龙道:“先开房再吃饭。” 算帐人眼睛往上一翻,眼镜挂在了鼻梁上,上下看了眼木一龙道:“连最便宜的房间都满了,只剩下柴房了住不住呀?” 木一龙心里不由得怒气翻涌,道:“开房吧!”掏出怀里的银锭将算帐人正在按着的记帐本上“啪”的一放,依然保持着刚才的表情很平静地看着算帐人。 算帐人一见银锭,眼镜差一点掉了下来,随即点头哈腰道:“啊这位大爷大爷,小的耳背刚才没听清楚,大爷你稍等我再看看,小春儿小春儿,奶奶的又到哪里去了。” 算帐人已经走出柜台,来到木一龙

跟前,眼睛却不离木一龙的身上,媚笑道:“大爷你可稍待,小的马上就给您安排好,小的是本店的帐房先生,姓李名永贵,大爷您贵姓?从哪儿来?哈哈大爷您住几天呢?嘿,您瞧我这臭嘴,大爷您不方便说就算了。” 这时一个小二跑了过来,李永贵冲着骂道:“跑到哪儿偷懒去了,该找你的时候不出现?还不快领着这位大爷到上等的客房休息?”转而对木一龙媚笑道:“这位爷,您就先到楼上歇息着,有何吩咐您尽管说嘿嘿。” 那小春儿自是知道李永贵在客人面前找个台阶下,“是是是”的领着老板的骂,也冲着木一龙点头哈腰,像真是自己作错了似的。 木一龙对李永贵前后的大转变瞧着也不为奇,微微笑道:“房间开好就得了,刚才那个是定金,我要用过饭后再休息,快让小二给我收拾好了。” 李永贵陪笑道:“是是是,爷,您就放心吧。”转头对那小春儿道:“还不赶快去给这位爷收拾房间?” 那小春儿将毛巾往肩一搭,高声叫道:“好了。”声音竟拖得老长,小步快跑“噔噔”上楼去了。 木一龙观察了一下大厅,想寻个位子坐下用饭,但大厅里大部分桌基本上都已满坐,右侧靠近窗户的三张桌却是被三个人一人一张桌子坐着,第一张桌子旁坐着的是位穿着十分华丽的少年,第二张是位光头,第三张客人身材瘦高男子却带着个一个斗笠。 木一龙是想着那里空位子很多,便示意李永贵将他引到靠近窗户的桌子 这是第一张桌子,对面只坐着一年轻人,差不多二十来岁,锦衣上锈着金线花纹,面部饱满红润,显见身份不俗,生活讲究。少年面前桌上已放了五个酒瓶,却没有一碟下酒菜。 李永贵用袖子擦了凳子,哈哈笑着请木一龙坐下,木一龙刚想向前,李永贵突然抱起右腿“哎哟哎哟”唉叫起来,但见刚才擦过的凳子依然完好,李永贵怎会?整个大厅的客人齐齐朝这边看来,却没有任何人敢问发生了什么事,瞧着这边并没有打架,大厅里立即又回复了热闹。 对面少年还是面无表情,眼前所发生的事仿佛与他无关,没有发生似的,自端起一杯酒缓缓送到嘴边慢慢喝下,又慢慢将酒杯轻轻放在桌子上,然后再缓缓蘸满酒杯,似是怕酒洒出一滴来,不紧不慢道:“这个……位子……已经……有人。”少年不抬头,眼睛不望谁,眼睛盯着面前的酒杯,任谁也不知这话是对谁说的。 李永贵毕竟是有经验,听得出桌上少年的意思,估计自也明白刚才腿上突然的疼痛必与这少年有着一定的关系,满是歉意地笑道:“公子实在抱歉,不知道大爷嘿嘿……您慢用慢用。”眼睛却向木一龙投来乞求的目光。 木一龙微笑道:“没关系,你去忙吧,我自个儿找位子行了。” 李永贵自是求之不得,讪讪笑道:“那……爷……小的照顾不周您多担着嘿嘿” 木一龙挥一下手道:“没事,你去吧!”少年身后有两桌桌子,也是临窗,各桌子上也是只坐着一人,于是走到最近的一张桌,就在少年的背后,坐着的是个胖的几乎圆了的光头,像是位和尚,却把面前的一只烧鸡吃得不成样子,嘴巴油光光却依然吃得满香极了…… 虽只坐着一人,木一龙有了刚才的经历,不敢轻易落坐,双手抱拳,正在打个招呼,胖和尚突然大声道:“你想干什么?没看见我正在吃东西吗?”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