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59章印格兰人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864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09日 10:31


人群里一阵骚动,有人发出惊呼,但又瞬间消匿,归于压抑的平静,只有个别干干的咳嗽。 木一龙收住声,抖擞着身子,观察背后没有拿刀的地方,抱膝蜷缩。 潘红花眼睛依然紧注面前人群,一如先前的表情,也如先前船舱内的表情,满脸冷酷,将个大活人生生扔进河里,似乎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木一龙心道:“没想到潘红花心竟这么狠……来头像也不小了,五柳庄更是不能小视了,不知潘红花是五柳庄人还是另有附属?” 潘红花忽然转身,目视前方,陡听轰隆之一身,船板破裂,陷出一个窟窿,一人跃出,竟是那中年妇人。 客群里立即发出惊呼,那些拿刀者马上呵斥“不要吵不要吵,谁吵宰了谁!” 客群里懂事多了。 潘红花似是早有准备,听到后面响声,立即转身。 看到中年妇人破船而,将屠娇妮拉到身后,目注其身。 屠娇妮懂事的后撤,在客群跟前停下。 船板何其实厚,中年妇人竟能穿破而出。木一龙吃惊不已,暗道看不出那中年妇人铁人不成?但中年妇人窜出之处带起的碎屑而非木板,像是草芥之类,显见中年妇人并非撞破船板。 木一龙仔细回忆先前在客舱时所观察到的情形,并未发现顶上船板有草芥遮盖之处,那中年妇人怎会发现?不可能只是因为她比自己早到?既能这样飞出客舱,武功不低,这中年妇人就不可能是先前认为的行路坐轿、娇惯、纤弱、风骚卖弄的纳小之妾,而那老头呢? 老头没有出现,中年妇人未落船板,潘红花已到跟前,挥掌拍出。 中年妇人身在半空,见潘红花掌来凌厉,躲闪不及,只得出掌迎接,“啪啪”两声脆响,掌分人分,中年妇人落船,双脚蹬蹬蹬后退好几步,一手扶在船板身子方才稳住,这是人已到了船板边沿。 潘红花落下虽稳,右手握成拳状,显是与中年妇人对掌时并未占到便宜。 潘红花盯视中年妇人,左手伸出,声音冰冷,“拿来,饶你不死。” 中年妇人啐出唾沫,“什么东西?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哼哼……嘴是很硬,真是可惜。” 中年妇人道:“可惜什么?” 潘红花道:“可惜如花年龄,却过早凋零。” “咯咯……”印格兰笑道,“可惜的是,此前的努力都是白费!” 潘红花轻笑道:“既然知道白费,何必如此周折?” “周折?咯咯这些年来什么是周折你应比我更为清楚,若怕周折,你还会追要什么东西?” “哈哈……”潘红花显得极为兴奋,“你到底还是承认了?那就是交出来吧?” “承认不认承认,是谁说的算?恐怕你比我更为清楚吧?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与你们有仇吗?” 潘红花道:“你我远日无冤,近日也无仇。我们是什么人,你心里自清,还用问吗?” 中年妇人人道:“既然你我远日无冤,近日也无仇。那是为何如此对待我们?” 潘红花笑声更尖,“印格兰呀印格兰,说你嘴硬你倒喘起来了,现在何须废话,多言无益,东西是交还是不交?” 木一龙看到中年妇人脸色已变。猜测中年妇人显然即是为印格兰,木一龙在五柳庄时不曾听到人叫这个名字,或是五柳庄过大、人多,自己不知谁是印格兰并不奇怪。潘红花曾在五柳庄,是否真属于五柳庄人,或与马义荣同道尚属疑问。 潘红花让其印格兰交出东西,莫非印格兰偷了五柳庄东西?是何贵重物品让五柳庄如此劳师动众?又莫非两人口中的东西便是锦盒,或是与岭南三鬼有着关联? 这时船舱内传来的打斗声更巨,似也加杂兵器相碰声音。 印格兰慢慢直身,“交出东西该如何?” “规划你应该知道,何必问我?” 印格兰勉强哭笑,“横竖既然都是死,何必再要东西?” “哦……”潘红花冷眼看去,“看来你是心意已定了。” 印格兰道:“定与不定,你现在还不明白?” “哈哈……”印格兰男人似的笑起,很是放松的样子,“既然都是死,何必拉个同路的?” “你……”潘红花气道,“看在往日情义的份上,我会好好料理你的后事。” “后事?我还有何后事?还把当成三岁的小孩子是不是?咯咯……这样听话的三岁小孩三十年前就是了,何必等到现在?出招吧!”印格兰虚势已待。 潘红花不再说话,右手成掌,依然拍出。面前却忽然大响,先前印格兰跃出的地方,一人被跑出,竟是那老头的身体。 老头不是昏死,更已死亡。被抛上来落到船板时,身板挺直,硬落船板。落下后动也没动。 钱格兰叫道:“连这个一个手无束力的老人,你们也下得去手?” “传说印格兰、胡官平情义叠加,生死不分,没想到都是私下藏有新欢。”声音低沉,浑远,像从地下发出。 印格兰、潘红花目光均盯向那个船板上的窟窿。

果不其然,一个从窟窿里跃出,竟是船主。 船主的双脚未落定,印格兰双脚踢出,直逼船主头部。 船主本是背对,似是未曾料到印格兰会突然出手袭击,脸上依旧挂满自信的微笑。 潘红花右手已出,变掌为钩,锁向印格兰喉咙。 印格兰双脚未踢中船主,直接转上,踢向潘红花腹部。 潘红花赞声“来得好……”,右手下沉,快速抓向潘红花一脚,左手也如钩,一同钩出。 脚与脖子毕竟有些距离,潘红花速度较快,但印格兰双脚早已先于踢出,潘红花左手未能击到,印格兰已踢中潘红花腹部。 潘红花仰面向中,凌空一个后翻身,身子勉强落地,后蹬几步后还是一如先前对掌情形,勉强站稳。 印格兰此时也落到船上,看到潘红花脸色,勉强挤出得意之色。但两人下重之力,震得船只一阵摇晃,连同隔壁相联船只,碰得两船船帮咯咯磨响。 船主上来扶住,问道:“怎么样?” 潘红花勉强挤出声音,“还好……” 木一龙看到船主如此关切潘红花,船主右手已绕过潘红花肩部,两人关系定是非一般。但在木一龙的印象里,五柳庄时潘红花分别是屠仁军的夫人,至于真假不曾知晓,至少夫妻之名存在过,而此时……木一龙此时忽然想到了屠娇妮。 屠娇妮还是站着未动,一如先前潘红花对她的态度,看到船主这样搂着母亲,屠娇妮也无动情表,目光呆滞般。 “难道这船主才是潘红花的夫君、屠娇妮的父亲?那五柳庄的屠仁军是谁?何身份?只是他们口中的所谓组织到五柳庄以夫妻名义从事潜伏任何之人?若果真如此,这样的假夫妻还有多少?除了胡官平之外?潜伏的地点还有哪些?目的如何?潜伏的任何如何?这样判断下来,他们的组织与五柳庄马义荣、彭州彭万方是否道同目归?”类似的疑问在木一龙的脑子里不断的出现,这样的组织不是过于简单,便是恐惧的严密与复杂了。 船主放下潘红花,说:“小心点……”便移步走向印格兰。 后面上来几名手上执刀之人,船主挥手,示意退下。 几名刀手点头不语,右手执刀,收于背后,左手下垂,悄退原位。 木一龙随同客群一起后移,但无人出声。 刀手们也未反对,似是有意给船主、印格兰两人腾出地界,易于打斗。 印格兰后退两步,脚尖在船板上微动,全身紧绷,似要放手一博。 木一龙暗道:“为何印格兰不让那船主报出姓名?难道此前认识?” 船主左手后背,右手前伸,像是邀请印格兰出招。 印格兰脸无表情,两人间的船板上有个大窟窿,谁要先攻,必要跃过,那也必然身子腾空,自个儿暴露,交出破绽,等于劣势。印格兰不傻,定不会冒然前攻。 船主见印格兰不出手,脚下用力,壮实的身体像根柱子似的砸向印格兰。 印格兰身材轻盈,左闪右躲,跳开跳去,或掌或脚,均不与船主正面对攻,显是惧怕对方脚拳硬实,避重就轻倒是明智。但印格兰毕竟女性,腾挪过频,体力消耗自是不少。几十招后,速度渐缓,肩头中了船主多拳,头发凌乱,脸色渐白,招架不攻也难维持不久,处处时时险象环生。 木一龙猜测,不出十招,印格兰怕是要被船主的重拳打倒了。虽对印格兰并无好感,却也不曾有仇。重拳之下,不知先前还风骚卖弄的印格兰惨场如何,木一龙心里倒担心起来,也为她捏了把汗。 木一龙心里默数,但十招已过,印格兰犹如劲风残柳,樱唇紧闭,面色苍白,嘴角挂血,东倒西歪,却未倒下。 船主显然心中气闷,大吼一声,一拳猛出,犹如千斤,铁锤似的砸向正在低头躲闪的印格兰。 印格兰面部朝下,哪里瞧得头上危险。此拳若被击中,印格兰只不怕不死,也是极重负伤。 客群连同木一龙同怀怜悯,揪心暗呼,捏出冷汗。有些女客人甚至惊出声来,掩面转身,哪里敢看。 此时怕是那船主也在得意、要松气,终把印格兰拿下。 岂知这时,身后船板上的窟窿里闪出一道光束,“当啷啷”一阵动,金属划破木板的声音。 众人但见一条血冲天,那船主与印格兰同时惨叫,分不清谁声。 印格兰扑通趴下,软如烂泥,鲜血立即浸漫开来,不知是头破还是脸开。 船主则是迅速转身,抓起印格兰身体抛进船板上的窟窿,自己飞速跃到潘红花身侧。 木一龙看到那船主屁股上衣服尽湿,双脚微颤,所站之处散有血滴,显是臀部或是腿上受伤。 窟窿里传来一阵响动后,又是“当啷啷”响动,再闪出几道剑光,窟窿更大,周围船板不断外翻,四测开来。再“轰隆”四声,一人抱着印格兰站到了船板,一人侧手把长剑,冷眼望来,立在此人身侧。 看到两人,木一龙吃惊不小。 钟宾抱着印格兰,手执长剑的则是何江。钟、何两人均是圆目怒视船主、潘红花。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